扫码订阅

很多年以前,当这些人还年轻的时候,他们不得不自相残杀,这在他们的记忆里再也无法抹去。胜利日(俄罗斯胜利日-每年5月9日)前夕,谨奉上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活到今天的一组人像以及当事人的回忆。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弗雷德里克 雷纳德 本特利

1924年生,英国

我的眼睛被德国人的手雷炸瞎了,其他人扔下了我。这确实有过,人们不救助伤员,你必须自己救自己。我是自己找到了自己的队伍。如果当时被德国人找到,当然,早把我杀了。残疾了的士兵就没有住的地方,直接被活埋了。要是我是个健全的士兵,也会这么做的。没有打过仗的人对这些是无法明白的。每天二十四小时你都出生入死。话说回来,受伤以后,对我来说,战争是结束了。我在LEYLAND工厂找到了一份工程师的工作,在那里待了33年。我把车床研究得底掉,结了婚,生了四个孩子。二战以后,我的生活非常美满。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宝琳娜 斯维塔戈尔

1925年生,苏联

开战之后,我就想为反法西斯斗争出力,但是那时候没有要我,因为那时候我只有16岁。铁路化部队驻扎喀山的时候,我到部队上说:“就招我入伍吧,我是护士。”但是他们觉得那时候的我还是太小了。我继续求他们,当时还是没有带我走。后来德国人在铁路上埋了地雷,事情也就随之多了起来。我就开始做外科医生的助手。我参加的第一个手术就是腿部截肢。医生把截下的残肢交给了我,我再递回给他,就说:“把腿再接上去?”。医生告诉我,应该把残肢给埋掉。我带着残腿走出手术室,就开始哭。后来有的战士看到了,就把残肢带走埋掉了。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巴克 多森

1920年生,美国

战后,一切都在一瞬间松了一大口气。我们和苏联人在易北河会师了。在我们来之前,他们已经喝伏特加喝高了。这些苏联人都是很棒的小伙,但是我们也不赖。庆祝的时候,苏联人放着空枪,真是和(美国)西部那边一样。我们也想显示一下,我们也不是盖的。有个哥们想在苏联人面前表现一下怎么跳伞。他从大本营的3楼上跳下来把脚踝给折了。而苏联人开着大卡车从山包上冲下来翻了,有人受了重伤,但是苏联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严重的。生命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也可能他们是喝得太多了。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克里施托夫 格雷弗-洛夫却弗

1923年生,波兰

德国人比什么都坏。他们像杀牲口一样杀我们。杀男人、孩子和女人。我亲自杀了17个德国人。杀第一个的时候,他当时想掐死我。但是我用手指戳他的眼睛并用膝盖狠顶了他的蛋。他松开我后,我就开枪把他打死了。我的战友开玩笑说,那个德国人长得比我帅 —— 当时我的脖子上还有他的手印。他当时带着勋章,现在挂在我的卫生间里。我卫生间里还挂着一个勋章,但是我是从另一个战死的德国人身上取下来的。现在我们那的小孩子们,知道了这些勋章的故事以后还专门跑到我的卫生间里来看呢。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普拉斯科维娅 阿巴丽辛娜

1922年生 苏联

当时的人在大包围的时候都快饿死了。有一天我看到街上一个女的在街上摇晃着坐下来就死了。我当时是部队的接线员,可以得到300克面包,而不是像一般老百姓一样只有125克。每天我都留下一点吃的,到周末的时候就带回到市里去,拿给家里人吃。为了回家我当时要走路走15公里 - 有轨电车那时候都没有了。但是我一个兄弟的未婚妻还是饿死了。她的丈夫,我的亲兄弟尼古拉,当时已经战死了。我妈妈把他们留下的孩子收养了过来。当时我回到家的时候,他们总是躺在床上 —— 饿得皮包骨瘦。我负过两次伤,装了假腿。战后我没有找人结婚。我必须要照顾侄子侄女还有跛脚的妈妈,我跟哪个男的都不行。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爱德华 哈密尔顿

1917年生 美国

要我说 —— 胆小不如去死。我负过三次伤。最后一次负伤 - 一块单片击中了我的脸。我在的那个营里有的兵为了回家,故意把自己弄残了。有一个对自己的脚趾头开了枪。我就是调查那些对自己开枪的人,以便审判他们再送去劳改。有个军官不知怎么不想当兵了。他说,他本人是很勇敢的,但是他很不忍心看到自己的部下战死。我把他降了级,并派到先头部队中去,以便他能展现自己的勇猛,而不需要为别人而承受太多。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谢尔盖 洛扎诺夫

1925年生 苏联

我很高兴有了新的战靴。整场仗从开始一直打到匈牙利我都穿着旧靴子,那双靴子完全都不能穿了。在巴拉顿湖车站旁的皮革厂,我的战友为我买了一双新的。我正穿上试靴子的时候,有颗炸弹就落到了我们休息的那座屋子上。三个人被炸死,弹片把我的新靴子炸废了。当时我从来没有那么难过。因为我的腿那时受了伤,部队就把我送到了医院。还发了医院的病号服,而靴子,我再也没有看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双靴子是什么样的:漂亮、光泽好、黑色的皮子。实在是好手艺。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弗雷德 布雷克洛克

1919年生 英国

我直到现在都不喜欢和我同龄的德国人。我觉得,他们应该对战争负责。当一切都还很好的时候,他们中绝大部分是支持希特勒的。而当我们参战的时候,出现了可能战败的苗头时,他们才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沃尔特说过,人就要为自己的自由而战。我们做到了,就说明,要是反对希特勒德国人也能做到。这些话我对德国同龄人说过很多次。他们当时就是被那么派出去发动战争了,但是我知道现在都不想和他们有什么来往。他们让我失去了很多朋友还有我6年的光阴。我没法原谅他们。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雷恩 容克

1916年生 荷兰

1943年10月25日,我们飞到法国,去轰炸机场。德国人从地面向我们射击。飞机中弹,我也受了重伤。左手就粘着一点皮吊在手臂上。我当时坐的玻璃炮塔被击毁,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从那里逃出来。后来我们飞到了英国。我被送进医院9个月。那时候我的朋友们不许来看我:长官说,看到我的话,他们就会再也不想飞了。算我运气好,手被接了回来。在医院里,我收到了维尔格尔米娜女王的慰问信和“空军战斗英雄”十字勋章。好几次我都觉得遗憾,因为这样的奖励都是由贝尔纳德王子或女王亲自颁发的。还好戈尔克国王和夫人探访了我。国王赞赏了我的勇猛,后来女王给我寄了好几次明信片。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戈尔哈尔德 席勒

1921年生 德国

1940年春天,我在诺曼底海滩上的掩体里。当时我们轮流站岗,剩下的时间我们就穿过雷区去海滩,游泳晒太阳。6月6日,轮到我站岗的时候,登陆突然就开始了。那么多的军舰,数都数不清。我们当时都吓懵了,我们的部队当时是在卡尔等着盟军登陆,而不是在诺曼底。有的人开始祷告,有的人因为恐惧出不了声。我被俘以后被运到了德克萨斯。在美国,我和黑人一起收棉花。战后,我们又被运到英国,参加他们所说的“重建工作”。一直到1948年,说是他们违反了国际法,所有俘虏应当在军事行动结束时释放。我离家的时候19岁,回到家已经27岁了。我失去了生命中最好的年华。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约翰内斯 诺伊伯特

1915年生 德国

我们从莫斯科撤退的时候,遇到了5个还是6个德国人。当时的气温有零下40度,他们躺在路边等待有人扶起他们,但是谁也没有去救他们。没有任何工具,徒手我们完全没法弄走他们。他们后来可能冻死了。我当时指挥一个营,但是莫斯科战败后我就开始不相信我们能赢了。我觉得,我们只能投降了,但是我没敢说出来。没有谁敢说。我见过大家唯一的反映是 —— 在军官食堂吃晚饭的时候,谁都没有在祝酒的时候说祝贺元首和统帅的话。现在的年轻人没法明白,反对纳粹在当时是根本不可能的。你反对的话马上就会消失掉。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辛纳伊答 玛姆莲诺娃

1924年生 苏联

我是在铁路机动部队里当的兵。1945年5月9日,我当时在捷克斯洛伐克,是在一个小城里,离前线就3公里那么远,我正在军部里处理文件。我当时睡着了,突然就听到枪声。我以为这又是德国人,楼梯上传来很乱的脚步声。我以为我们那幢楼被占领了,被吓得不行。差点没有从窗口跳下去。门被撞开了,我的战友闯进来。他们拥抱我亲我,祝贺着战争胜利了。战争结束了。

荣 耀 以 及 永 久 的 记 忆 (《ESQUIRE》杂志 '08年俄文版刊登)

文字部分由俄语翻译过来,由于我对二战的历史不熟悉,如有地名不准确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