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引自印度专家拉曼(B. Raman)题为“中国海军的战力投射”的文章:中国渔政船从去年以来的几次大的动作,以及近期中国海军在南海和东海的演习,显示出崛起的中国海军日趋坚定而自信,这将给延续了50余年的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战略构架带来积极变化,美国和日本以及很多其他世界强国需要调整它们的视点——在全球范围内独享所谓“势力范围”的统治强权时代已经终结。

自从去年开始,中国海军已经不再对自己的雄心有所保密,那就是成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太平洋海上强国,中国已然在采取一种双重战略。这种战略以中国海军在南海和东海公开而日益增加的自信为标志,也以在印度洋和海湾地区防卫性的海上行动、海上部署能力的扩展为标志。中国在南海和东海问题上的自信还表现在,对这一地区内的领土(领海)主权的反复重申,并声明决心捍卫在渔政、矿藏、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方面的权利;中国的自信还表现在,表示(在必要时)准备动用海军来保护上述权益。

在2009年5月16日,中国发布官方的南海夏季休渔禁令。越南方面对于此项休渔措施表示抗议,称此举影响了越南渔民在这一地区传统的捕鱼权利和生计,中国对此予以驳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2009年6月9日表示,中国对包括南沙群岛、西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以及它们的毗邻海域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中国在南海海域内执行休渔禁令是一种例行的正当的管理措施,旨在保护这一海域海洋生物的可持续性。同时,中国在这些海域部署了一些巡逻舰只,以强化休渔政策的实施。2010年1月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无可争议,她还就国务院有关发展海南旅游业的指导性意见做了解释,中国将推进西沙旅游,发展无居民岛屿旅游。文章继续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CNOOC Ltd.)2010年2月9日宣布其合作伙伴哈斯基石油中国有限公司(Husky Oil China Limited)在南海再发现一个新的深海天然气田——流花(LiuHua)29-1。这是继2006年和2009年之后,中海油在南海东部海域珠江口盆地29/26区块钻获的第三个深水天然气田。

2010年4月26日,中国渔政管理部门宣布,向南海派出的两艘渔政船接替正执行护渔任务的其他两艘渔政船,开始进行常规例行护渔任务。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南海渔港监督管理局局长吴壮(音译)说,此次中国渔政301、302船将接替在南沙群岛海域自4月1日起执行护渔任务的中国渔政311和202船。他还补充说,此次派渔政船是为南海的中国渔船护渔,强化在南沙海域的渔政权力。这两艘渔政船是从海南三亚出海的。

中国在南海增强自信的同时,还在与日本在诉求和利益有冲撞的东海地区增强了“坚毅的能力”。2010年2月23日,当被问及“有报道说,日本称如果中方单独开采东海油气田,将向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起诉讼,中方对此有何回应?”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中日双方在东海问题上达成“原则共识”,中方一直坚持、维护原则共识的立场从未改变,希望日方以实际行动为落实原则共识创造良好气氛和条件。原则共识规定,日方可根据中国有关法律出资参与春晓油气田的“合作开发”,但“合作开发”与“共同开发”有本质区别。

2010年4月8日,解放军报宣布东海舰队将在东海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随后,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Toshimi Kitazawa)在4月13日宣称,解放军海军舰艇从4月10日开始,包括两艘潜艇和8艘战舰在内,穿越了日本冲绳和宫古岛之间的国际水域,航向目标指向太平洋海域。据报道,日本曾通过外交途径就此事向中国提出质询,北京方面指出,过去其他国家的海军在国际海域举行过类似的演习,言外之意,如果其他国家的海军能够在国际水域举行此类演习,中国当然也可以。日本方面对中国的动向做出解读说,这是“北京在国际海域扩展海军活动、防止外来海军力量干预的一个信号”。日本在4月21日又向中国抱怨说,中国军用直升机迫近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这是一个月之内的第二次类似遭遇事件,日本防卫大臣说,那架直升机距离日舰只有不到90米的距离,并围绕日舰盘旋两圈。

日本舰艇在监视中国的军事行动,日本共同社引用日本外相冈田克也(Katsuya Okada)的话报道说,中国舰艇的行动并没有违背任何国际法。在4月8日之后,日本外务省在12日向中国抗议说,从海事安全的角度看,中国直升机抵近日舰飞行是一项“危险”的举措,并要求中国对此调查。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说,中国的举动或许是展示力量,他还表示日本打算强化在这一海域的力量。文章提到,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黄雪平4月22日回应说,在公海海域组织军事训练符合国际法,也是世界各国通行做法,对别国不构成威胁。他还补充说,有关国家不应该对进行正常训练的中国海军舰艇进行近距离跟踪干扰。

中国的媒体对中国海军在东海和南海的动作做了积极解读,推测中国坚定自信的准备好通过现代化的海军保护上述海域的传统权益,并捍卫对领海的主权要求。文章评论说,随着中国在东亚采取更加负责的态度,中国海军舰艇在国际海域的军事演习将会更加频繁,在西太平洋地区,假如美国转移相当的战略防卫力量,中国海军力量的强化是必要的,自然而然的事情是,中国海军的转化将会给延续了50余年的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战略构架带来变化,而且变化是“积极的”,中国并未怀有在西太平洋挑战美国的意图,也没有在近海与日本进行军事冲突的意图,尽管中国将会不惜代价保护自身的核心利益;西太平洋地区对于世界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这需要所有主要国家的参与,未来的西太平洋将没有任何独占方,美国和日本以及很多其他世界强国“侵略性”地扩张海事能力,但是当考虑到中国的举措时,它们就需要调整它们的视点——在全球范围内独享所谓“势力范围”的统治强权时代已经终结。

崛起中的中国海军的目标是提供近岸防卫、保护贸易航道和全球范围内的中国公民,很难想象当今中国将依赖二战后美国打造起的海上战略体系来保护自身的全球利益,不断增强的中国海军是中国和平崛起的象征,很多国家已经承认一个崛起中的中国并未对世界构成威胁,如果它们真有此意,它们就应当能够理解一个强大起来的中国海军。中国海军继续在那里,增强着,并坚定地坚持中国权益和诉求,那是一个响亮而清晰的信号。摘评自网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