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铁托:德国党卫军第500伞兵营的秘密特战任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南斯拉夫是一个特殊的战场,这里,抵抗运动的规模远远超过其它欧洲国家,因此法西斯占领军的表现也更加残忍而疯狂。从1941年开始,德、意和其它仆从国军队相继对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游击队发动了4次围剿,但是游击队顽强地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进入1944年,游击队变得比以往更强大了。

德国人策划"跳马"行动

对德军来说,1944年是相当晦暗的一年,随着东西战线的节节失利,赢得战争的希望已经相当渺茫,但是希特勒的狂热和对于战败的恐惧使得德军仍然在各条战线苦苦挣扎。在南斯拉夫,德军投入了新的部队,以加强对游击队的清剿,但这时的游击队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在英国和苏联的帮助下,战场上的主动权已落入铁托手中,整个南斯拉夫农村都在游击队的控制下,而德国人及其傀儡只能龟缩在主要交通线上的大城市里。因此,这次德军新的清剿计划只能依靠快速的突袭来解决问题。

1944年初,出于安全上的考虑,铁托把游击队的司令部从靠近敌占区的亚伊策迁到了彼德罗瓦—德瓦尔地区,这里地处亚伊策和比哈奇之间,群山错落、森林茂密,作为司令部驻地是再合适不过了,英国和苏联的军事代表团、一些记者、萨格勒布芭蕾舞团的几位演员也随同铁托一起来到了这里。铁托的司令部位于德瓦尔城外一座高耸的峭壁上,出入全靠一条沿着乌纳茨河岸的小径,能干的工匠在岩壁上凿出洞穴供铁托使用,这套房屋拥有好几个房间,甚至还有阳台,屋内悬挂着大幅作战地图。

由于5月25日是铁托的生日,整个南斯拉夫游击队上下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部队忙着筹划庆祝活动,警卫工作松懈下来,这时英国军事代表团发出警告,德国人可能会对德瓦尔发动突然袭击,而铁托对此不以为然。早在1943年,游击队的特工人员就曾报告说,德军正在训练伞兵部队,准备袭击亚伊策,结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铁托当然有理由认为这次所谓袭击也是空穴来风。

然而,身经百战的铁托这次完全错了。德国人确实在策划袭击,驻扎南欧的德国F集团军群司令部正在制定作战计划,准备对游击队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围剿。计划规定,党卫军第500伞兵营将在德瓦尔进行伞降,消灭铁托的司令部,然后,精锐的党卫军"欧根亲王"第7步兵师一部将和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一起由空军的滑翔机运送到伞兵降落地区,以巩固战果。最后,"欧根亲王"师的步兵、党卫军第13山地师(由克罗地亚的穆斯林组成)和克罗地亚部队作为德国F集团军群第2装甲军的一部分将与第15山地军一起扫荡整个游击区,把游击队主力彻底消灭。战役的代号为"跳马"。

党卫军王牌—第500伞兵营

其实早在1937年,党卫军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就想建立一支由自愿人员组成的伞兵分队,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计划一直未能实现。1943年,德国伞兵在党卫军少校奥托·斯科尔切尼的带领下成功将被软禁的墨索里尼救出,组建党卫军自己的空降兵计划才重新从故纸堆中被翻了出来,在希姆莱的亲自推动下,一个由武装党卫军成员和党卫军直属的体育运动俱乐部成员组成的伞兵部队迅速成立起来。这个部队的成员大部分来自于战斗在第一线的党卫军士兵,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像达毫这样的集中营看守部队,其中很多人有过纪律处分记录,多半是因为他们拒绝去执行一些非军事目的的行动,还有一些人曾有不支持纳粹的言论。

1943年10月,这个新成立的番号为党卫军第500伞兵营的部队在捷克斯洛伐克开始集训,首任指挥官是来自党卫军第10装甲师21装甲掷弹兵团的党卫军二级突击队大队长赫伯特·吉尔霍夫,训练的伞降科目是在马塔罗斯卡—班加进行的,1944年初,部队在匈牙利的第3空降兵训练基地完成了所有科目训练。

在所有训练结束后,这支部队被立即投入了战场,理由很简单,前线急需能够作战的军队。"跳马"行动成功的关键全在党卫军第500伞兵营的空降突击上,1944年4月,受命指挥该营的指挥官党卫军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卡特·瑞贝卡开始在他西波斯尼亚达瓦的山地指挥部调动部队,突袭将于5月25日也就是铁托的生日这一天开始,总共投入654名伞兵,一半伞降,一半乘坐滑翔机降落。按照计划,他们将被分为几个突击分队,其中110名士兵组成的PANTHER分队,按照计划要击溃铁托的卫队然后抓获铁托;40个士兵组成的GREIFER分队要去消灭当时在南斯拉夫游击队最高统帅部的英国军事代表团;50个士兵组成的STURMER分队消灭苏联军事代表团;20个士兵组成的"ABTEILUNG SVADIL"分队是一个特殊的技术分队,成员来自勃兰登堡团、党卫军"欧根亲王"第7师、还有一些来自空军的技术人员,他们的任务是消灭零星的游击队员,寻找电台密码;最后一个分队是由20个士兵组成的BEISSER分队,它必须先摧毁游击队的电台,然后支援GREIFER分队进攻英军。

令人失望的"跳马"行动

1944年5 月21日-24日,分散在各个训练基地的党卫队第500伞兵营的士兵开始被运送到匈牙利南部的几个空军基地,他们将作为整个行动的尖兵首先被空投到铁托司令部的驻地,行前,每个伞兵都得到了一张铁托的照片,并被告知对此人要格杀勿论。5月23日,一架德国侦察机对德瓦尔地区进行了照相侦察,当时曾引起英国军事代表团的警惕,但游击队方面仍然无视他们的警告。5月25日清晨6时35分,"跳马"行动开始了,德国人的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群吼叫着扑向了德瓦尔,对这座弹丸之地的小城进行了前所未有的轰炸,接着,40架JU—52运输机凌空低飞,投下党卫军第500伞兵营的士兵,这些伞兵顺利降到了指定地区,10 分钟后,滑翔机又带来了大批德军的机枪手,铁托从他卧室的窗户里看到了这个惊险的场面。在那里,他们遭到游击队员的顽强阻击,伞兵们只能艰难地一边作战、一边向铁托指挥部所在的山洞进攻。

大约9时左右,德国伞兵已经占领了大半个镇子,这多半是因为游击队的主力都在德瓦尔市郊很远的地方,不过德国人也遭到了顽强抵抗,南斯拉夫共产主义青年联盟区委员会的6名成员被德国伞兵包围在一座房屋里,后者劝他们投降,可是这几个勇敢的战士选择了战斗到死,在乌纳茨河对岸,党卫军"欧根亲王"师的部队推进缓慢,因为他们受到了游击队训练营学员的勇猛阻击。

有关铁托当时行为的传闻很多,有人说他在逃走的时候摔破了脸还磕掉了牙齿,这可能是事实,但并没有确切的记载。当时德国伞兵的一个班已经推进到了铁托居住的山洞入口处,他们向里面投掷手榴弹,并不停地射击,但铁托的运气不错,因为他的房间下面正好是乌纳茨河谷,聪明的游击队员们在房间的地板上打了一个洞,然后放下一条绳子,铁托从绳子攀缘而下,来到河谷,游击队的二号人物—爱德华·卡德尔和其他领导人如密洛凡·吉拉斯、亚历山大·兰科维奇以及铁托的女秘书兹登卡(她后来成为铁托的妻子)等人也都顺利脱险,就连铁托的爱犬也被救出,一名美国摄影记者和一名英国记者因未能及时逃出被德国人俘获,但大部分来访的外国客人都逃脱了攻击,铁托一行人沿着乌纳茨河谷进入了一片果园,在那里,他们找到了通往波多齐的小路,终于逃到了安全地区。

现在,愤怒的铁托开始着手对德军发动反击,他命令驻扎在德瓦尔城郊的部队火速前来增援,大约9时许,第6利卡无产阶级师接到命令,他们从12公里外的驻地跑步赶来投入了战斗,英国军事代表团也与皇家空军取得了联系,要求他们立即派出轰炸机前来支援。越来越多的游击队员从四面八方赶来,加入了作战行列,德国人的处境变得十分危险,幸好这时候,携带第二梯队的滑翔机降落了,同时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也开始提供空中支援,第500营的伞兵们在从滑翔机上下来的战友帮助下终于冲进了铁托的指挥部,但是失望的伞兵只能在那里找到为庆贺铁托的生日,游击队的裁缝刚为铁托做的一件新元帅制服。大约中午时分,游击队投入了更多的兵力,伞兵只好抢占制高点,转入防御,以便等待援兵到来,整个夜晚,愤怒的游击队员一直在进攻这个小小的部队,伞兵们被压缩在一个墓地里,直到"欧根亲王"师的突击部队打通战线将他们营救出去。

由于党卫军"欧根亲王"师和装甲部队的到达,游击队开始撤退,德国人则四处寻找铁托,为确保铁托的安全,游击队决定把铁托转移到一个稳妥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地中海上的维斯岛,那里现在由英国人控制。1944年6月3日,铁托从姆利尼什特附近一个游击队控制的机场搭乘英国飞机前往意大利的巴里岛,6月6 日,皇家海军的猎人级驱逐舰"布莱克默"号把铁托送到了维斯岛。在那里,铁托将度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余下的岁月。在德瓦尔,皇家空军从5月26日起,开始对游击队提供空中支援,一周之内,出动了大约1000架次的飞机,游击队的主力趁机冲出了德军的包围圈,德国人精心策划的"跳马"作战计划只好不了了之。

第500伞兵营的最后荣光

在袭击德瓦尔的行动失败后,第500伞兵营继续被用于清剿作战中,到1944年6月,党卫军二级突击队队长齐格菲尔德·梅缪斯接任部队指挥官时,这个原来有1000 人的队伍只剩下15名军官,81个士官和196名士兵了。这支还有300人的部队先被计划用来占领一个波罗地海上苏联人控制的一个小岛,由于局势迅速恶化,这个计划被终止,然后它被派往东线帮助在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德军撤退,然后和其他德军部队一起抵抗苏军的进攻。1944年10月,党卫军第500伞兵营奉命从东线撤回到奥地利,在那里,它被更换番号为党卫军第600伞兵营。这个营先是做了一段时间的"战场救火队",然后一个新的任务来了,这次带领他们战斗的是德国特种作战的英雄,党卫队一级突击队大队长奥托·斯科尔切尼,目的是阻止匈牙利的独裁者霍尔蒂海军上将退出战争。

这个营的成员随后跟着斯科尔切尼服役于新创建的第150装甲旅,事实上这是一支特种作战部队,它的前身就是党卫军的奥宁堡特种训练班,也称奥宁堡部队。这个150装甲旅在阿登反击中由于个别特种士兵的勇敢和狡诈而名声大噪,阿登反击失败后,第600伞兵营被调往东线与苏军作战。1945年4月1日,它和其他德国部队被突进的苏军分割在德国北部,在那里,它一直坚持作战以掩护友军和百姓逃往西方向美军投降直到战争结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