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玉树:46匹军马的葬礼!

难以割舍的人马情——来自玉树骑兵连的抗震故事

红色的瓦片废墟下凌乱地堆放着几块碎石,几个水泥墩子仍然倔强地挺立着,那是饮马的水槽——地震前,这里是玉树军分区独立骑兵连的马厩。

“没有什么比群众的生命更重要”

“我的‘大头’!”地震发生那一刻,正在整理内务的26岁藏族战士昂旺求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战马。

“快去马厩了解情况!”连长李金国冲着昂旺求张吼道。

街道两旁尘土飞扬。从军分区到马厩,距离不过200米,但对于昂旺求张来说,这200米跑得极为漫长。

解放军,救命!”两位藏族妇女一把拉住了奔跑中的昂旺求张,“我们的母亲还在房子里,救命!”没有手套,没有工具,昂旺求张徒手钻进了倒塌的废墟中,一点一点地搬开了房梁,扒开了碎石,终于抓住了这位藏族老人的手。

对面废墟中传来了更凄惨的呼救声,其中还夹杂着孩子的哭声。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昂旺求张又从废墟里救出了5个人,包括一个12岁的孩子。

半个小时后,当他跑到马厩前时,昂旺求张的心凉透了。50多米长的马厩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倒塌的废墟上,连一个能钻进去的空间都没有。透过木头的缝隙,昂旺求张看到军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有的还在呼呼地喘着粗气。

但,昂旺求张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大头”。

耳边传来了更多的呼喊声。昂旺求张一边回头望着马厩,一边跑向了最近的废墟。“那一刻,一边是无言的战友,一边是哭喊的同胞,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昂旺求张看着已经成为废墟的马厩低下了头,“但是,没有什么比群众的生命更重要。”

地震当天,昂旺求张共从废墟中解救出9名被困群众。但他没有想到,也是在这一天,他永远诀别那个陪伴了自己4年的“无言的战友”。

与“大头”相处的情形总在梦里出现

“大头”,是一匹枣红色的“老兵”。

第一次见到“大头”,昂旺求张既高兴又紧张。高兴是因为“大头”是连队的功勋战马,曾多次在兰州军区比武中获奖;紧张,则是因为怀疑自己能否驾驭“大头”这样的良驹。

对于昂旺求张来说,“大头”留给自己最深的印象,就是它暴烈的脾性。4年来,昂旺求张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被“大头”摔下,看着胳膊上一块刚刚愈合的伤痕,昂旺求张难过地说:“这也算‘大头’留给我最后的纪念吧。”

震后的这几天,只要有休息的时间,昂旺求张都会去马厩边上走走。尽管放马班的战士曾多次告诉他,“大头”已经走了,但昂旺求张仍然会呆呆地望着那些死里逃生的军马,幻想着能够找到“大头”的一丝痕迹——哪怕是一撮马尾或是鬃毛。

“梦里都会想到我和‘大头’相处的情景。”昂旺求张说,“高原的太阳很毒,每次训练休息的时候,‘大头’总会慢悠悠地走过来,用他的身躯为我遮阳。”

地震撕裂了那些美好的梦。现在,昂旺求张只能看着自己与“大头”的照片,回忆起每年夏天在巴塘草原纵马舞刀的情景。

永别了!战友!

4月17日,在地震中遇难的46匹军马下葬。

下葬地点选在了玉树县扎西科赛马场附近的一片空地上——这里,曾经是它们驰骋的战场。3米深的大坑里,“大头”和它的战友们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军马一点一点地在泥土中消失,昂旺求张和战友们自动站成了一行,泪水在他们的脸庞上冲出两道泥沟。战士们不约而同地挥着手:永别了!战友!

来不及感伤,顾不上悲痛,战士们又投入到了抗震救灾的斗争中。

“我们还有62匹军马。”指导员吴永乐说,“尽管它们都在地震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它们依然是我们最好的战友。在地震、雪灾这些严峻的自然灾害考验下,它们仍然是我们最得力的帮手。”

“玉树会有新的生活,我们会有新的战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昂旺求张说

玉树:46匹军马的葬礼!

这是玉树军分区独立骑兵连震后幸存的军马。

玉树:46匹军马的葬礼!

这匹军马地震时被砸伤了肾,地震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