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敬畏俄罗斯人----写在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

小时候,我最痛恨的是两个国家,一个是日本,另一个就是俄罗斯。对日本的痛恨,是不需要在这里说原因的;对俄罗斯的痛恨,主要是因为两点:一是它占了中国最多的土地,(包括要挟中国政府,促成蒙古独立);二是在中苏交恶时期,“苏修”在中俄边境陈兵百万,对我国安全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那个时候,国人称俄罗斯人为北极熊。这个称谓里包含着很多蔑视的意味,从字面上理解,至少有两层意思:一是外强中干,二是又蠢又笨。 上大学后,先是喜欢上了俄罗斯文学,随后对俄罗斯文化产生了兴趣,进而深入地了解了俄罗斯历史。我深深地体会到:世界上很少有哪个民族象俄罗斯民族那样值得敬畏。是的,人们没有理由不尊敬这个民族---在人类文明史上,写着那么多俄罗斯人的名字,他们以自己深邃的思想、天才的演绎,成为人类长河中永远灿烂的星辰;人们更没有理由轻视这个民族,在俄罗斯人忧郁的面孔下,隐藏着无比惊人的力量,你可以选择向他挑战----只要你愿意选择毁灭;如果你胆敢向他挑战,你就不可能逃避毁灭,如果你对此表示怀疑,你可以去问一问拿破仑,你可以去问一问希特勒,你还可以去问一问在东北“无辜被歼”的日本关东军。 历史永远把花环献给最杰出的人,当拿破仑溃败莫斯科时,人们记住的是库图佐夫;当希特勒自焚于柏林时,人们记住的是朱可夫。历史对大人物是公正的,谁改变了它的方向,它就记住谁;历史不喜欢假设:如果象朱可夫这样的大人物,不是生在俄罗斯而是生在中国,他还能不能成为大人物?如果象朱可夫这样的天才,不是在苏德战场上指挥着钢铁般强硬的俄罗斯人打击强悍的德国法西斯,而是在中国战场上指挥着中国军民抗击力量远逊于德国军队的日本人,他是不是也能所向披糜? 让我们翻开卫国战争的伟大画卷,看一看这场战争的胜利,除了离不开朱可夫,是否还是更离不开的人。 让我们把眼光转回到1941年的冬天,列宁格勒。德军把这里团团围住,一围就围了900多天。400万人口的一座名城,活活饿死了100万人,每天,城里都要增加几千具饿死的者的尸体:里面不仅有正在分发面包的妇女、正在制造炮弹的工人、正在吟咏诗歌的小女孩,还有诸如文学家、音乐家、教育家、哲学家、画家、歌唱家等杰出公民。。。。。。他们面对的困境,是远远超过了人类承受力的极限,但是,列宁格勒人没有投降。他们已经冻得奄奄一息,却不肯砍伐街道上的大树用来取暖。这是怎样的国民?怎样的精神?当看着九死一生的列宁格勒军民突破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围困,咆啸着杀向敌阵、击溃德军的时候,我们应该不应该扪着胸口自问:这样的人,是不是有我们无法达到的境界?这样的胜利,我们除了为其欢呼,是不是还应该向它脱帽致敬? 1941年的冬天,俄罗斯的农村。老人、妇女和孩子们,用颤抖的手举起火把,把它们投向自家的房子。祖祖辈辈的房产,记载着汗水和艰辛的家园,在火光中,在泪花中,在自己的手中,灰飞烟灭。宁愿做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宁愿冻死、饿死在逃难的路上,也绝不给敌人留下片瓦。看着遥远的往岁异国的这一幕幕,我们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这样的百姓,是不是有值得我们敬畏的地方?这样事,是不是我们也能做到? 1941年冬天,莫斯科城郊。一副阴森的绞刑架,一个美丽而柔弱的俄罗斯姑娘。冰冷的绞索,套在共青团员卓娅的脖子上,生命即将逝去,她在微微低语,有谁能想象,这个时候,她还在吟咏普希金的诗篇。很可笑?可笑吗?只有充满诗意的民族,才会用浪漫主义的豪情,面对常人无法想象的困境。当斯大林得知卓娅被德军绞死的噩耗时,没有更多的话,他只是轻声地、坚定的传下一道命令:以后遇到这个兵团的德军,格杀毋论,绝不接受敌人的投降。想想看,抗战胜利后,我们是怎样对待日本人的?我们从中得到了什么?俄国人的做法,有没有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对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们是应该以德报怨,还是应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1941年冬天,莫斯科城。一队一队的俄罗斯人,阴沉着脸坚定地开向前线。这是一场绝望的战斗,在华沙、在布鲁塞尔、在巴黎、在鹿特丹、在基辅、在整个欧洲大陆,希特勒早已证明:没有一个城市能挡住德国军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对抗法西斯。在莫斯科城外,俄罗斯人也以上百万伤亡的代价,了解到一个讯息:不后退,就基本上宣告了自己的死亡。但是俄罗斯人已经决定不再退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身后就是莫斯科。”当俄罗斯人决定不再后退的那一刻,人类历史就只能按照他们的意志重新书写,这一页历史,浸满了俄罗斯人的鲜血,记载着这个民族永难磨灭的光荣。回想这些震憾人心的往岁,我们有没有扪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同样的选择出现在我们身上,我们会不会也和俄罗斯人一样?我们会不会说出同样的话:我们已经无路可退,背后就是。。。。? 1942年,斯大林格勒。。。。。。 1943年.。。。。。。 1944年.。。。。。。

1945年,柏林。6000辆坦克、1万架飞机、四万门火炮,200万红军,这是一支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复仇之师,这是一支有史以来最为恐怖的毁灭之师。如果把攻城的时间期限延长一些,如果象敌人围困列宁格勒一样围困它,逼它投降,红军就可以减少很多的伤亡,要知道战局已经不可逆转,战争即将结束,为了早一分钟攻下一栋楼、早半分钟占领一条街、早两天将红旗插上帝国大厦的楼顶。。。。。。多牺牲掉上10万名红军战士----就为了这几分钟、几天,值得吗?换作是我们,我们会这样吗?但他们会,因为他们的俄罗斯人。他们不仅要在战场上击败敌人,他们还要在精神上彻底摧跨敌人,在心理上吓坏旁观的人。让敌人今后一想起他们就不寒而栗,让闲人不敢轻易和他们作对。这种铁血精神、钢铁意志,事实上也保佑了俄罗斯人。当卫国战争极端困难的时候,盘踞在东北的日本百万精锐部队不敢向苏联国境迈进一步,日本人不惮于和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人开战,却不敢动苏联人半根毫毛,原因就在于:他们此前和苏联军队交过手,被痛打的记忆太深刻了,以至于恐惧得失去了理智,该出手的时候也不敢出手了。俄罗斯人的做法,有没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呢? 卫国战争的焰烟,已经成为记忆中一段模糊的风景,卫国战争中俄罗斯军民的表现,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俄罗斯衰落了,俄罗斯还会再强盛,不到迫不得已,我们千万不要去主动得罪这位邻居。中俄友好,两国人民之幸,即使不友好,也绝不能招惹它。有朝一日,我们也许应该去找日本人算算老帐,至于俄罗斯人,历史的一页过去就过去了吧----实际上,在满清之前,俄罗斯人从来就没有欺侮过我们,反而是一次一次地受到我们的打击,从唐朝时候的突厥横扫东罗马帝国,到元朝的蒙古铁骑践踏欧洲大陆。要算老帐,也说不清谁欠谁多。否则,世界上怎么会有“黄祸论”这一说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