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40天的亏本作业,6天6夜的航行,被越南武装船只无理驱赶……虽然经历了诸多挫折,可当33岁的船长裴秀昌前日终于到达西南渔场护渔编队所在位置时,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与安心。

“桂北渔62028”船长裴秀昌在整理渔获。

守礁系列

40天的亏本作业,6天6夜的航行,被越南武装船只无理驱赶……虽然经历了诸多挫折,可当33岁的船长裴秀昌前日终于到达西南渔场护渔编队所在位置时,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与安心。随着编队护渔的消息频频传出,越来越多的我国渔船南下南沙海域作业。

珠江口作业亏了10多万元

年后不久,裴秀昌就和他的“桂北渔62028”号渔船前往珠江口捕捞作业。身为船长的他深深明白珠江口鱼虾产量一般,质量更是难以让人满意。但看着身边有些广西老乡,去年在西南渔场遭遇印尼武装船只的无理抓扣,裴秀昌的老板龙光弦无论如何也不敢让“桂北渔62028”去冒这样的风险。

在珠江口的捕捞持续了大约40天,“桂北渔62028”一共捞起了6000多盆鱼虾,“质量很差,只能做鱼肥(养鱼的饲料)”,而船只每天单柴油的消耗就接近1万元。最终,这6000多盆“鱼肥”卖了30万元,捕捞的成本超过了4 0万元———足足亏了10多万元。

听闻护渔后赶赴南沙作业

就在裴秀昌心急如焚的时候,老板龙光弦给他发来消息,要求他立刻南下西南渔场作业,“那里有我们国家的编队在护渔”,老板的声音显得很高兴。

裴秀昌随即和他的“桂北渔62028”再次出发,他以前也来过西南渔场,但最多只敢在北纬5度30分到40分之间作业,这一次,他决定开到北纬5度20分,“那里也是我们的海域,还有我们的编队在护渔。”

从广西港口出发,整个航程历经6天6夜。在北纬8度15分,万安礁附近,裴秀昌决定先放一次网。可缆绳刚刚坠下,一艘越南武装船只高速贴近,对方用普通话和越南话反复大喊,声称这里是越南海域,无理要求“桂北渔62028”离开。裴秀昌感觉很委屈,这明明是祖国的海域,可他也清楚对方船上一定有武器,“只能收了网,继续向南。”终于,前天上午10时,“桂北渔62028”看到了渔政船上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这让裴秀昌和他的9名船员感到无比激动,“看见你们就放心了。”

昨天一天的捕捞,让裴秀昌开心不已,“在这里一天的渔获,顶得上珠江口三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