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軍隊:

没有饭团就会战斗力大减的日本

日本新兵的伙食看上去很不错,但实际上後来就变得极为磨练人了。一位入伍前在横滨当造船厂工人的新兵说:在我入伍的第一天,我们吃到了一顿特殊的美餐,红小豆煮黏米饭,但是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上司发话说:

这是你们吃到的最後一顿好饭了,从今之後一切都会变得严酷起来。

後来,陆军和海军新兵们通常所吃的早餐就是凉米饭加咸菜以及一杯冰冷的茶,而且要极快地吃完,以便赶回去继续军事操练。午餐可能是米饭加上一点肉或鱼,晚饭则不过是一碗汤加上一点点米饭和蔬菜。

日本陆军昭和6年伙食标准:

米:640克

麦:200克

罐头肉:150克

乾菜:110克

泡菜:40克

酱油:20克

盐:12克

糖:15克

茶:3克

不过中国战争开始後,部队食物配给就一个命令:现地自给

日本陸軍的行军口粮:

战时定量表(代用品):

精杂壳(杂粮) 900克

粉末酱油

干燥汤

行军粮精(糖+脱脂奶粉)

行军用元气食3号(巧克力+沙糖+绿茶粉)

(压缩干粮叫精力饼,粮精和元气食都是行军途中用来含食的,因为快速行军中是不开饭的)

在前不久轰动一时的东史郎日记,其中很多地方说到,日军的战场后勤保障能力很差。在部队出发的前几天还可以就士兵自带的口粮过日子,然后就开始节食减肥。一天吃不到一合大米,(一合约0.18升),菜就是咸菜什么的,一点奶糖都是十分珍贵的,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动物食品。改善伙食只有在部队到后方休整的时候才有可能吃能按军部标准发放的基本伙食,或是部队就地”征发粮食,实际就是抢劫“。

现在看的资料上的数字只能是在后方或是在平日演习中才可能吃到的,当时前线日本士兵一个月应该配给两次奶糖、饼干和糖豆、豆包、羊羹等甜食,二战时期的日本士兵特别爱吃甜食,估计与生活贫困有关。日本当时的后勤系统相当垃圾,特别是食品配给(小鬼子们都是骂声一片啊)于是侵华战争开始后,部队食物配给就一个命令现地自给:抢!

中国老百姓的猪,鸡可就遭难了,日本鬼子在战争中抢劫可比土匪有过之无不及。日军下级军官在东南亚战场上的回忆:每次部队转移驻地的时候,一般只带上5左右天的口粮,假如5天内不能到驻地的话,那么每天下午4点就开始排人进入丛林猎杀或采集野果充饥,并且在第三天开始减少口粮配给;而且里面也写到,如果部队是开赴前线的话,那么会把驻地的牲口带上,用来提供肉食,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日军经常发生杀吃战俘,甚至是自己战友的事!

日本旧陆军的伙食较差,不过也有特例。

1944年春季某日的731部队菜单

高等官:

高等官早餐:鸡蛋豆腐,猪肉丁酱汤,烧柴鱼、腌山榆菜、咸梅子等小菜,水果,白米饭或面包,咖啡。

高等官午餐:汤或橘子汁,扒烧牛肉,炸大虾,猪肉炖牛蒡,小菜,水果,白米饭或面包,冷果子,咖啡。

高等官晚餐:啤酒或白酒,金枪鱼生鱼片,蒸猪肉豌豆豆腐,醋拌萝卜丝肉丝,小菜,水果,白米饭,甜食,咖啡。

判任官:

判任官以下早餐:猪肉丁青菜酱汤,醋拌笋、腌山榆菜、咸梅子等小菜,白米饭

判任官以下午餐:猪肉炒花生米,炖猪肉,小菜,水果,白米饭,有时有冷果子

判任官以下晚餐:生乌贼片,葱头炒鸡蛋,古老肉,白米饭,甜食,绿茶

这与731细菌战部队拥有大量做试验用的动物和食品原料,有很大关系。

日本海军二战的饮食

舰上的军官以上:

早餐

鱼乾、海苔、味增汤、腌酱菜、白饭(日本人只在生病时吃粥),如果有人想吃西式的,也可以於前一天晚上告诉勤务兵准备咖啡、麦片粥之类的英式早餐,有留洋经验的军官并不会排斥这一类西式早餐,但是大多数还是喜欢日式早餐。

午餐-

按照汤、鱼、肉次序上菜的西式全餐,不论寒暑用餐时需要穿上外套、并且按照英式餐桌礼仪用餐。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是在自己的私室中用餐,有勤务兵随伺在旁,有时也会在司令官厅用餐,同时招待舰队要员等一同进餐(按照礼仪,司令长官坐於桌子一边中央,参谋长跟他对面而坐,其它有资深幕僚人员、副官、舰队译电长、舰队气象长、舰队轮机长、舰队主计长、舰队医务长、舰队军法长、旗舰舰长等)。

军官分高低阶分别在军官室跟基层军官室中用餐,联合舰队司令官用餐前五分钟,军乐队集合在後甲板,演奏半古典或欧美的流行音乐,而非军歌军乐等,即使在战中也保持这项传统,这也算是乐队每日的练习时间。官兵们多半尽快吃完午饭,到後甲板享受音乐。不过这只有在舰只锚泊的时候才会举行。

晚餐-

日式,包括生鱼片、腌制蔬菜、烤鱼、蒸蛋、味增汤等日式料理,在军舰位於不同地方时会有当地风味菜,如龙虾、鲷鱼等。晚餐後吃不饱的军官会向勤务兵要剩饭,事实上是伙房特地多煮一锅来应付这些军官,另外在加上几个荷包蛋跟酱油、乌醋等当作第二顿晚餐。舰上的菜色随军舰的大小各异,越大的菜色越好。海军中以「大和旅馆」的菜色最好,但是山口多闻却抱怨量太少(他是出名的大胃王)。

军官必须自付伙食费,年轻的军官们往往花钱如流水,有家计的特务军官(从士官升上来的军官)相较之下比较懂得节约。

一般士兵:

没像军官一样必须吃全套西餐,但是菜色中也是和洋并有,奶油炖鸡、咖哩牛肉等洋菜、味增汤、鱼、腌酱菜等日式菜。主食是混了大麦的米饭。早餐也以饭、酱菜为主,七点半用早餐,但是在吹起床号前就必须起床值日的时候,为了先填饱肚子,会跑到厨房先要些吃的,通常厨房给他们大麦饭、油豆腐碎片、伴上酱油跟酱菜的杂菜饭。

一个近似笑话的故事可以说明日本海军的伙食待遇之高

迁政信在瓜岛上饿个半死:

此人是个特别粪的皇道派陆军下级军官,非常敌视海军,专门跟海军捉对。

军舰上的人也非常讨厌他,于是招待他吃饭的时候存心捉弄,给他最差的标准来的一顿。

吃东西,感动得不得了,结果离舰的时候都哭了,哽咽地说道:“我以前没少骂海军,可是我还得到如此隆重地招待,我为以前说海军坏话而感到羞耻……”

海军的人已经发晕了,迁政信继续流着泪说道:“想到海军将士只能吃咸罗卜和海带汤,却用这么丰厚的伙食来招待,我实在太不好意思了……特别是还有鱼,真是是以前说过的话万分抱歉……”

海军军官这才想起来,陆军士兵似乎过年才能吃到鱼,至于军官就不清楚,不过迁政信最后的话把海军将士都给吓了一跳,他说道:“海军方面对我实在太热情……得到比皇族还要高的招待,实在是万分感激,请多多关照……”

比皇旅还要高?最后海军总算弄明白了,在横须贺炮术学校,校长和皇族天皇的弟弟(副校长)每天可以加菜一个鸡蛋(正常的菜可想而知),结果皇弟宣布要和将士同甘共苦,不吃,人家校长也就不好意思吃。于是一天两个鸡蛋就由其他军官轮流享用

得知陆军的待遇之后,海军军官一致的意见就是:“绝对不能让我的儿子去当陆军!一定要送到江田岛去!”

瓜岛的陆军撤上驱逐舰的时候,海军给每一个陆军士兵两个掺了青豆的饭团,陆军士兵边吃边哭,发誓要把自己的儿子以后送到海军当兵…………

日本军队和军事学校里,平时的伙食定量标准是让人吃七八分饱。日军首脑们一直抱有这样一套“理论”,认为军人在战时的忍饥耐寒能力是靠平日训练出来的,人在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下才会有进取心、攻击性和勤奋的工作。他们的这一家之言,很受一些人的赏识,青年时期的蒋介石在日本学习军事时,就曾对此非常欣赏。

他看到日本军人平日喝冷水、洗冷水澡,而且每顿饭总是千篇一律地只有薄薄的几块腌鱼片、一点儿蔬菜和一小铁盒白米饭,便得出自己的结论,认为中国人和中国官兵之所以懒怠、爱生病,都是因为图舒服、太爱吃饱的缘故。后来他将此全盘引进到中国军队里来,结果面目全非,做大官的放肆侵吞粮饷,照旧不怕损害健康而大嚼大咽,做小兵的却得忍饥受冻.

纳豆是营养丰富的食品,对于蛋白质食品匮乏的日本军队非常重要,经过日本科学家研究100克纳豆,便可以从中获取相当于吃3个鸡蛋、80克牛肉或者120克猪肉所含的蛋白质。二战期间纳豆已经在日本是一种军人要吃,百姓也要吃的餐桌上不可缺少的食品,甚至在震惊世界的珍珠港事件中,日军为了减轻负担,每艘潜艇只带有足够的纳豆作为食物,为士兵提供身体每天所需要的各种营养,纳豆成了重要的军需产品。

由於受到传统饮食的影响,日本的军事後勤部门一直想尽一切办法改善飞行员伙食。

以执行轰炸重庆任务的飞行员为例,他们的主食是三明治和寿司,喝的是好茶和葡萄酒,以及在当时最高级的乳酸饮料。

此外每个飞行员都另外配发巧克力和优质的糖果。

日本的英美战俘:

食物方面,早餐有米饭及汤,午餐有米饭及紫菜,有时会有面包,由战俘带到工作地点,晚餐也是米饭、汤及一款蔬菜,例如洋葱、土豆、萝卜、卷心菜或茄子,每隔10天会有鱼,一个月有一两次肉。

餐饮方面,由负责管账的日本兵提供大米及蔬菜,战俘轮流烹调,

食物基本上是日式:一碗白饭、一碗味噌汤及一些泡菜。在部份营舍,一日会有一餐面包,一个月数次有肉或鱼,但随着日本食物供应紧张,富蛋白质的肉类後来就没有了。平时战俘要带着饭盒工作,在一些情况下,雇用战俘的公司也会提供一点食物。

战俘最严重问题之一是饥饿及营养不良,虽然日军声称在战争最困难时期,已经尽力为战俘提供食物,但无可否认的是,战争结束时,战俘都处於极度饥饿的状态中。战俘若偷田里的蔬菜会被严厉惩处,但捕捉蛇、龟及青蛙等就无人理会,在极少数情况下,战俘还会收到红十字会的包裹,但也有一些战俘表示,从未见过红十字会的物资。

在东南亚被俘的英美战俘受到残酷虐待,由于日本士兵蔑视投降的军人,因此残暴的行径是普遍现象,从事桂河大桥修建英美战俘,他们不得不自己做饭,大半靠日本人配给的质量低劣的稻米维生。这些稻米都已孳生了象鼻虫和蠕虫,在中午的时候勉强还可以被挑捡出来,但在早餐和晚饭的时候,因为完全是在黑暗中进食,便根本无法辨识,只能囫囵下肚了。由于无茶可饮,这些英国人要么只喝白水,要么饮用焦糊漆黑的米糠煮出来的“炭烧咖啡”。

英美平民集中营的物资供应主要由日本军事当局提供。另外,集中营内设有小卖部,有零星日用品可供购买,允许红十字会等机构邮寄物品进去。除了基本的饮食外,允许可以每月一次接受通过国际红十字会渠道转寄来的亲友的包裹。

食品按人定量供应。食堂定有食谱,品种尽管比较单调,但是如果供应正常,则基本营养还能维持。对于、病人、婴儿,还有些特殊的供应,如牛奶等。当战事吃紧,物质匮乏时,情况就很不一样了。

1945年春天,随着战争的推进,上海外侨龙华集中营的物质供应陷入困境,煤、食品、水全部短缺,1945年5月31日,

食品配额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早餐:一周四天——长柄杓绿茶;一周三天——一盎司粥。

午餐:一长柄杓水煮洋白菜和一点肚子末,一盎司马铃薯和2盎司甜菜根。

晚餐:取消。

总卡路里=300

这些饭菜由炊事班的人送到每栋房子里。一旦离开了每月寄来的包裹,外侨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关押在日本的中国战俘和劳工的伙食

日本对中国战俘和劳工极端残忍,伙食是橡子面和米糠等混合的难以下咽的食物,在巨大的劳动强度下,连基本生存都保证不了!

国民党陆军1945年伙食标准

(1斤=500克.1斤=16两.1两=31.25克.1钱=3.125克)

中熟米:27两 蔬菜:1斤 肉类:一两四钱

豆类:一两四钱 油:六钱 盐:四钱

燃料:二十四两。

中熟米:843.75克 蔬菜:500克 肉类:43.75克

豆类:43.75克 油:18.75克 盐:12.5克

燃料:750克

二战中,美国针对中国军队长期缺乏营养,体力较差,影响战斗力,

美国营养专家提出供给标准(每人每日发给):

大米:27.3盎司(850克)

蔬菜:11盎司(340克)

大豆:2.2盎司(70克)

花生:1.1盎司(35克)

肉类:1.1盎司(35克)

植物油:1盎司(30克)

盐:0.35盎司(10克)

燃料:29.43盎司(900克)

1盎司=31.1035g

1945年2月28日,蒋介石批准了这个标准。相继在贵阳、昆明、百色等军中试行。

中国国民党军队腐败的“乞丐部队”物资短缺给补给带来困难,但军队中的腐败进一步恶化了士兵们的生存环境。

即使是嫡系部队,士兵们也总是吃不饱,不光粮食,几乎所有的军需物资都很匮乏。每人一支中正式步枪,军装每人一套,但长期不换发新军装,於是有的部队行军几个月後,军装破破烂烂,被叫做“乞丐部队”。一名摄影师拍摄的中国远征军通信兵,站在路边摇电话,他的军衣肩部和腰部缝着两大块补丁,即使这样,在背部还是有一个长长的裂口,裤子又肥又短,草鞋的鞋带勒着青筋暴露的脚,只有头上戴的钢盔和斜挎的印有“US”字母的绿背包,显示出这是一个军人,而钢盔和背包,无疑都是美国人配给的装备。

士兵们脚上的鞋也是自己做。一名排长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教新兵们学打草鞋,用绳子和破布条与麻草搓成的鞋耐穿,能走两个月,如果只用麻草,这样的鞋穿三四天就散了架。於是,中国远征军的士兵们在搜集战利品时,往往连死尸上的破布条也不放过。物资短缺固然给补给带来困难,但军队中的腐败,无疑进一步恶化了士兵们的生存.

亲身感受了军队中的腐败。

1943年部队在保山驻防,准备渡江。战前分发物资,上好的美国进口卡其布制服,还有皮鞋、毛袜子,各种罐头。结果军需官给每人只发了六尺黄布,听说军需官串通一些长官把军队的物资倒卖到内地,大理的市面上就经常见到各种军队物资出售。整个部队的物资分配从不公开,完全暗箱操作,想得到好装备,就要给长官行贿。

美国人研究了中国军队的伙食分配制度后总结:

按照部队规章,每个士兵发给每天24盎司米,一份盐;每月一份全薪,如果全花在食物上,一个月可以买一磅猪肉。一个中国士兵靠这些配额可以很好地维持生活。可是,事实上他们真正得到的仅仅是分配给他们的食物和钱的一部分,因为长官们习以为常地为自己“克扣”很大一部分。结果是大多数国民党士兵营养不足。士兵的命不如一条狗,另一种腐败看上去对士兵的伤害则不那麽致命,克扣军饷是军队中常见的腐败。

在中国的日本战俘的伙食

日俘每天的粮食定量是531.25公克米、250公克面、500公克蔬菜(17两米、8两面、16两菜)

1两=31.25公克。

他们自己种菜,自己油印小报《阵中新闻》。当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在阵中而是在集中营里了。日俘患病后,轻者在营房里休息,重者则可住进伤病兵收容所。那里的伙食比集中营要好,医药治疗也很及时。病房里打扫得很干净,每一张病床旁的小柜子上,都放着一只啤酒瓶,瓶中插着盛开的菊花。日俘的伙食,与中国军人相同,副食费无论官兵,每人每天80元(法币)。由日俘管理机关支付。日俘的衣着,仍然是原来的军装。

GCD八路军的配给

应该承认GCD军队当时从统帅到士兵大体能够同甘共苦。

抗战时期,国民党搞封锁,40年後停发八路军的军饷,毛借助了古代先贤的军队屯田的法宝,向军队提出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口号,在延安掀起了大生产运动,南泥湾的牛羊、南瓜、小米饭养壮了八路军战士,也伴着他们走上了抗日的战场。

山东百姓同样用煎饼大葱供养着自己的队伍,背包上绑着几根大葱的山东“土八路”,小米加步枪”也再简练不过的形容出了共 产 党军队的形象 。

GCD,在到达延安的最初几年,迎来一段“黄金岁月”。没有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远离日本侵略者,生活安定,衣食有保障。皖南事变後,国民ZF停止向延安供给军费并实施物资封锁。边区ZF征调军队和马匹备战,然而偏遇自然灾害,粮食极其紧张。延安普通工作人员的伙食是小米饭加土豆、 白菜汤,有级别的老同志才会配给一些大米。115师的师长林彪几次请战地记者柯华吃饭,每次也不过是炖一只老母鸡。

抗大学员曾这样回忆1938年到1940年间,在抗大的生活衣服只发一套,无换洗的,只好在星期天到河边脱光衣服,一面在河里洗澡,一面洗衣服,等衣服乾後穿上才返校。每月只发一元钱零花钱。住的窑洞要自己挖,吃的粮食和烧的柴火到几十里地以外去背扛,吃的多数是小米饭和山药蛋(马铃薯,又名土豆、山药蛋,是粮食、蔬菜兼用作物)。每个学员都要剃光头,有的知识分子还为剃光头而哭鼻子。

老百姓杀猪的时候去帮忙,然後把习惯被北方人扔掉的猪大肠收起来炼油,朋友来的时候,小米饭拌猪油是无上的美味。对於边区军民来说,大生产最切实的好处是改善了生活,大生产之後军队的伙食标准是四菜一汤。大生产以後,每周末可以用羊肉汤和馒头打一次牙祭。

1944年9月19日晋绥边区行政公署颁发的供给标准为:

1.口粮(每人每天):军队系统小米1斤8两(750克);

政、民系统的干部小米1斤6两(687.5克);

交通员、战士等小米1斤8两。

2.伙食(菜金,每人每月):大灶肉2斤,油15两(468.75克),盐1斤,菜45斤,

炭45斤(烧木炭者加倍);

小灶肉4斤,油1斤8两,盐2斤,菜45斤,炭75斤(烧木炭者加倍)。

3.政、民系统津贴(每人每月):行署正副主任小米3斗(每斗26斤,共39公斤),

临时参政会正副议长、驻会委员、行政委员小米2斗。

专署专员、行署处长及其以下工作人员发本币,专员、行署处长津贴25元,

县长、专署行署科长等20元,区长、县ZF科长等15元,战士、班长等5元。

4.妇女卫生费:女干部生育时,除统筹部分发给标准布1匹、棉花2斤外,

由各所在机关自给鸡3隻、红糖1.5斤(750克)、鸡蛋60个、

麻纸300张(双生子除布、棉花外,其余加倍发给),

并在产前一个月、产后一个月,享有小灶标准待遇。

1945年1月,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规定的供给标准,例举主要项目如下

口粮(每人每天)

机关人员白米1斤8两(750克);

部队人员白米1斤10两(812.5克);

机炮部队、军工厂人员、教导队、海防队白米1斤12两(875克)。

伙食费(口粮在外)

菜金:

兵团每人每天蔬菜2斤,油5钱(15.625克),盐5钱,柴2.5斤,

烧茶、洗澡、洗脚、洗衣服用柴1斤,

也就是每人每月食油、食盐各15两(468.75克)不到1斤(旧秤1斤=16两),折价开支。

肉金:

主力兵团每人每月肉1斤,按市价实报实销。并规定每月1日、16日集体购食,

非特殊情形者不得发现钱。地方兵团主力每人每月肉12两(375克),区常备队以下0.5斤。

津贴费:

普通津贴:主力兵团每人每月按20斤米定价发给,

地方兵团主力按10斤、区常备队以下按6斤发给,

并规定每月25日发(每斤米约合今人民币1.5元)。

肥皂:4至9月每月一块,其他各月每月半块。此外,妇女每月草纸50张。

干部保健:

排以上干部实行普通保健,

每人每月供给的数目为:排级,猪油0.5斤;

连、营级,猪油1斤,猪肉1斤;

团级,猪油1斤,猪肉2斤,鸡蛋30只;

师级,猪油1斤,猪肉4斤,鸡蛋90只。

以上猪油、猪肉、鸡蛋按定价折钱,与津贴费同时发给。

服装:

根据经济条件、物质来源和部队必需之实际情形发给。

原则上每人每年发制服两套,衬衣两件,棉制服1套,棉背心1件,

被毯二年1床,饭包袋1只,弹袋1条,米袋1条,雨伞1把,

饭碗1只,布鞋6双,袜子4双,毛巾4条,

每班哨兵大衣一件,每个干部大衣一件,其他装具按实际情形补充之。

鞋子:侦察员、便衣通信员、特务长每年12双,武装通信员每年8双。

供给标准的上下浮动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某些地区和部队的供给标准有所提高。如有的地区在原有的大灶、小灶外,增加了中灶待遇,规定县级地方干部和部队的分区级政委等享受。中灶的供给标准,油、肉较大灶多一些,细粮比重也多一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