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2年1月,莫德尔接任第9集团军司令职务。这是他第一次受命于危难之时。到任之后,莫德尔设法极大地鼓舞士气。2月5日,他在奥列尼诺和勒热夫附近同友军一起从东西两面向包围他们的苏联第29集团军发起进攻,反过来包围该部并予歼灭。此役使莫德尔在德军中被视为“转危为安”的将领,因而获得栎树叶骑士十字勋章。

此次作战期间,莫德尔首次与希特勒发生争吵。1月20日,莫德尔飞抵“狼穴”,请求增派1个集团军支援。希特勒虽同意增援,但命令该集团军在维亚济马东北的格扎茨克集结展开,莫德尔则坚持反攻突破地段选在勒热夫,援军必须在那里集结展开。两人为此争吵激烈。莫德尔对希特勒盲目干预集团军的行动很反感,讥讽道:“究竟谁在指挥第9集团军,我的元首,是你还是我?”他自信比希特勒更了解前线情况,而后者只是依靠地图。希特勒大为震惊,终于同意莫德尔的计划。莫德尔认为,一名指挥官如果失去自主权,被捆在命令上,充其量只能打顺利仗,但永远不能打赢硬仗、恶仗。

1942年7月,莫德尔在瑟恰夫卡西部地区进攻苏军防线的突出部,击溃苏联第39集团军,俘虏3万人。

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苏军在高加索等方向发起反攻,取得一系列胜利。为了夺取战略主动权,希特勒决定向库尔斯克发起代号“城堡”的夏季进攻,命令莫德尔的第9集团军从奥廖尔突出部向南进攻,霍特的第4装甲集团军从哈尔科夫向北进攻,歼灭库尔斯克突出部的苏军。战役发起前,莫德尔曾含蓄地表示,鉴于力量对比悬殊,对进攻的成败没有把握。1943年7月5日,率部向苏联中央方面军发起进攻。由于苏军已获悉进攻的发起时间,德军未达到战役突然性,进攻锐势大减,人员伤亡惨重。7月12日,苏军实施反攻,莫德尔被迫率部(包括受其指挥的第2装甲集团军),退守布良斯克附近。“城堡”作战失败后,德军再也没有重新掌握东线的主动权。

这年秋季,苏军又实施秋季攻势。莫德尔拒绝执行希特勒让其固守每个阵地的命令,又从迭斯纳河后撤到索日河的“美洲豹”防线,免遭被歼厄运。在撤退过程中,莫德尔实行“焦土攻策”,烧毁成熟待割的庄稼,劫掠大批牲畜等财产,将25万苏联平民驱赶到德军后方服苦役,协助党卫军残酷迫害犹太人和苏军俘虏。

1944年1月,苏军对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发起强大攻势,卢加地段的德军一败涂地。希特勒以擅自撤退为由,将屈希勒尔撤职,任命莫德尔为北方集团军群司令。莫德尔采取“盾与剑”方针,有目的地撤退,为将来反击争取时机,从而暂时稳定了列宁格勒方面的战局。莫德尔因而再度赢得希特勒的信任,被称为“防御勇士”并晋升为元帅。3月30日,希特勒解除曼斯坦因南方集团军群(后改成北乌克兰集团军群)司令职务,让莫德尔接任。莫德尔很快以坚定的决心、周密的措施、果断的行动在喀尔巴阡山和东加里西亚成功地建立起一条联贯的防线,阻止了苏军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进攻战役的攻势。

6月,苏军实施代号“巴格拉季昂”的白俄罗斯战役,突破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防线,德军的37个师有28个师被消灭或投降。希特勒急忙撤掉布施之职,让莫德尔接任中央集团军群司令。于是,莫德尔成为德军第一个同时指挥两个集团军群的元帅,足见希特勒对莫德尔的信任。

莫德尔果然不负所望,不等希特勒答应的援军到达,便从北乌克兰集团军群抽出几个装甲师调到中央集团军群的战区,在东普鲁士接近地、那累夫河和维斯杜拉河一带建立绵亘的防御正面,并歼灭孤军深入的苏联第3坦克军,再次暂时稳定了防线。莫德尔被希特勒誉为“东线的救星”,在德军中以“元首的消防队员”而著称,获得栎树叶双剑钻石勋章。

然而,莫德尔无力改变整个战争的结局。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后,大踏步向法国腹地挺进。希特勒于8月17日调莫德尔接替克卢格任西线德军总司令兼B集团军群司令。这时,盟军正向法莱斯进攻,准备合围德军。莫德尔立即采取措施,在盟军合围前将部分德军撤出,免遭灭顶之灾。8月下旬,法国爱国者举行巴黎起义,希特勒严令镇压。此时,莫德尔已无心顾及对付起义,故而匆忙把德军主力撤到塞纳河以东组织新防线。他认为,只要过了塞纳河,就可避免“法莱斯合围战”的厄运。9月3日,莫德尔被免去西线德军总司令职务,留任B集团军群司令。

12月,战争已逼近德国本土,希特勒为挽回颓势,决定孤注一掷,在阿登地区发动大规模反击。莫德尔认为德军兵力不足,目标超出了作战能力,因而力劝希特勒放弃此举但是未被采纳。是月16日,莫德尔率部执行“莱茵河卫兵”计划,在芬纳高地和卢森堡北部之间地带发动阿登功势。莫德尔虽然反对这个“轻率”的行动,却一反常态,怀着对希特勒的忠诚而坚决执行作战命令。初时,德军取得一些进展,将美国第106步兵师围歼在施内—艾菲尔山。12月22日,巴顿的美国第3集团军开始反攻。盟军夺取了制空权,对德军运输线进行地毯式轰炸,瘫痪了德军供给,使其机动性顿时消失。至1945年1月末,德军被全部赶到原进攻出发阵地,阿登作战遂告失败。

阿登战役结束后,盟军推进极其迅速。莫德尔意识到德军败局已定,心情极度悲观痛苦,从前那种勇猛机智顽强的指挥作风已荡然无存。过去,莫德尔从不消极防御,曾屡次拒绝执行希特勒下达的死守硬拼的命令。但是,盟军强渡莱茵河时,莫德尔却消极防御。1945年4月,莫德尔所部被盟军合围在鲁尔工业区。莫德尔既没有执行希特勒关于炸毁所有工厂的命令,也拒绝接受盟军要他投降的命令。莫德尔看着眼前的破壁残垣道:“一名元帅不会成为阶下囚。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莫德尔几次到前沿视察,想让对方子弹打死自己。4月17日,盟军占领鲁尔工业区,歼灭32万德军。4月21日,莫德尔对情报参谋说:“我的死期已到。”随后率副官走进杜伊斯堡附近的树林中。莫德尔在要求副官对他开枪遭到拒绝后说:“我从来没有这样失望过,因为我忠于德国。没有任何事情比落入俄国人手中更为可怕。我死之后,望你把我埋葬。”说完即举起手枪自尽。

希特勒对莫德尔的信任,似乎远超过,古德里安,隆美尔,龙德施泰特曼施坦因,有一种说法是因为看不惯别的将领的贵族气质和服从所以对莫德尔才如此信任这是偏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