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由新兵训练的新奇与磨练,到进入连队的惊天与落地般的无奈,再到连队那吃饭、训练(其他勤务)、睡觉三点一线式的生活,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六个月了,也可以说,如果把当兵两年比做四天的话,已经过去了一天。参军入伍,特别在城市参与入伍的士兵,大多把部队当成一种锻练的方式,一个落实就业的跳板。但是也请不要怀疑我们,不管我们自身报着什么样的想法,客观上都是在履行着“保卫祖国”的职责。更不要怀疑我们需要我们保家卫国时、需要我们献身时,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就在我在连队接受千篇一律的磨练时,一个好运找到了我。在我入伍的第一年,正赶上部队军区五年一次的大演习,代号“前进9909”。以往一年也赶不到一次的实弹射击在那一年特别的多,一枚造价20万人民币的单兵防空导弹让我们一打就是二十多枚。演习地域从大连海边再到内蒙古草原,来来回回近四个月。只不过我并没有那么好的机会,由于前面说过的原因,等待我的是长时间的留守工作。在留守工作刚刚开始,由于团后勤部创建什么所谓的“甲级卫生单位”,需要大量的文字材料准备工作,碰巧负责此项工作的团后勤部卫生队一名姓陆的军医是我们这的接兵干部,了解到我有在这计算机使用方面的特长,所以我有幸被借用到团卫生队参加团创建甲级卫生单位的准备工作。虽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借用”,就足以让我的工作与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在最后一个月这种变化发展到了极致,让同期战友,甚至那么老兵们都羡慕不已。

变化一,工作环境变了。参与“甲级卫生单位”的创建之后,工作环境由连队、哨位、菜地、工地变成明亮的办公室,还是带空调的。每天都是在卫生队那个负责军医的领导下,完成每天并不多的工作。虽然当时的条件还无法上网,但没事时看看电视都是可以的。由于自己的环境,惹得很多人羡慕甚至妒忌。由于当时自己仍吃住在连队,只是正课时间到卫生队工作,加之连队当时各类留守勤务较多,所以在帮忙了一段时间后就明确通知我不让我到卫生队帮忙了。而卫生队这方面的工作还没有最后完成,当然我也刻意的激化两个单位的矛盾。最后那个负责此项工作的卫生队军医直接找到负责团整个留守工作的副团长,副团长亲自到我们连找我们连负责留守工作的副连长,随后连队便通知我到搬到卫生队居住,直到所有工作完成后再返回连队。回想起来,搬到卫生队的那个月,是我军营生活第一年最幸福的一个月,我清楚的刻,我搬离连队的第一晚,当在连队的战士在俱乐部唱歌时,我可以静静的躺在团卫生队户外的草坪上看星星,你说幸福不幸福。

变化二,伙食变了。虽然都是同样的伙食费,但不同单位绝对是不同的标准。团卫生队属于后勤单位,除粮食类由团后勤服务中心外,副食可以自行采购。他和连队的区别是,甚至连队主副分全部由后勤服务中心代行采购,自身没有采购权。由于在卫生队参与工作,所以很早就在卫生队的饭堂里吃饭了。相对连队伙食,不说一个地上,一个地下,但也可以说不在一个档次上的。不但菜的数量变多了,而且烹饪水平也不能连队炊事班所能比的。

就这样,我断断续续在团卫生队帮了近四个月的忙,在演习部队返回前夕我才极不情愿的搬回连队,重新回到连队工作与生活中去。虽然在卫生队的时候不算太长,但使自己有“享受”生活的同时(相对连队工作,在卫生队的日子真可以说得上是享受),又认真了许多新战友,建立了一些新的人际关系网,为自己在长达五年的军旅生活中增添了闪亮的一笔,至少我认为是这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