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在陆军版面上看到很多当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老兵们发文纪念那场三十一年前的战争,缅怀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怀念一起生活和战斗的战友,此情此景让人感动,在对革命先烈进行怀念的同时,也引伸出了许多战后的故事,比如此战为我军和平年代三十年以来的第一次成规模的战争,是我军在和平时期进行的惟一一场有规模的战争;比如战后总结此战暴露出了我军存在的一些实战缺点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再比如战后我军对战术训练大纲的改进,各兵种的协同作战条例的制定和一系列的军事指导思想的转变等。

同时,这场战争也给我军提供了一个实战的经验和经历,记得某领导曾经说过,经过这场战争,我军三十年都不缺军事骨干。

果然,此后的三十年间,得到提升的军内干部,不管是高级指挥员还是基层的领导干部、还是军队中的中坚份子,都是从那场战争中走过来的骨干份子。(这其中包括以后的两山轮战经历者)

当然,由于我军的任务分散,驻地和防区有别,很多军迷朋友就不可能完全的了解战后部队和军事骨干的一些情况,所以,我们希望能在回忆那场战争的时候,能不能再写一些战后成长起来的军事骨干的事迹和他们在军事上的建树和在军队的成长历程。

其实,在我的家乡驻地,就有这么一个英雄的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941部队第446团,驻地在我们县里,离县城约五公里,在岷江河畔的平坝子上,而这个团的战术训练场就设在营区外面的岷江河滩上。

我家离这个部队大约7公里路程,但直线距离可能只有五公里左右,部队在上游我家在下游,每天早上,部队进行训练时,早上出操的口号声我在家都能隐约听到,当时这个部队的兵大都来自河南、广东东莞、云南、贵州、成渝等地,所以有说四川话的,有说鸟语的,也有带着“中不中”腔调的中原兵。

我小时候最激动的是部队实弹射击时,那步枪和机枪的声音传很远很远,这个团是全训单位,就是说一年四季都在全训,而不像北方的部队有气候不好的时候就没法军训,我们家这边气候条件非常适合居住,那些从太冷的北方过来的兵和从太热的最南边过来的兵都能适应,所以,此部队一年四季都是高强度的全训单位,军训水平在全军也是算得着的先进单位,后来的实战经历也充分的证实了这一点。

上小学时,我就喜欢周日,不上课就跑去部队外边玩,因为我父亲就在部队旁边的朱石滩嘉阳休养所工作,和部队是近邻,所以我在周日就老往我老爸那跑,但只是吃饭时去老爸那里吃,吃完了就跑去河滩上446团的训练场看战士军训,战术训练、在河滩上成连成排的战士或在练战术、或在练工兵排雷、或在冬天的甘蔗地里练打坦克。我还记得从甘蔗地里传出的声音: “目标正前方,距离XX米,瞄准自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还能看到时不时的有班长带着两三个兵在也收获过后的甘蔗地里练低姿运动等项目。

最让我激动的是实弹射击,在部队的靶场上,我不知和多少战士一起迎来了多少个太阳,送走了多少个黄昏,从实弹射击一练习开始,到班用轻机枪的练习,最后在重机枪阵地的考核,我都喜欢在一边看,其中对那挺重机的威力实在是惊奇,我记得一个小个子兵初上实弹打靶时,对重机的震动估计不足,又手握住机柄没有用力,一击发,整个人的身子被重机的震动摆向了一边,把边上的大约是排长吓得一哆嗦一把推开了这个兵,因为重机一摆动,枪口就离开了射击正界,脱离了靶场的角度,搞不好就会出事故。

还有就是在训练场看新兵投弹,看工兵埋地雷,整个小学阶段下来,我都熟记了一些军事动作和要领,所以,当我后来在北方当兵时,射击和实弹投弹我都是非常熟练地完成了整个动作,因为对这些我太熟了,一般新兵只进行三个月的训练,而我可是整整五年的跟进啊。

这个部队有名还在于它是全军的团级单位的“群众工作模范团”这在全军还是不多见的。

平时刻苦的军训最后是结出了丰硕的成果,历史上该团在1962年的对印自卫还击作战中打出了威风,打得印度阿三找不着北,打出了中央军委命名的“杨延安班”一些战斗英雄还被选拨到军区的其它单位任职,成了种子团队,在学校的时候,学校请该部队的战斗英雄和讲解员来为我们作过几次报告,我的从军梦想就是从那时培养起来的。

这只英雄的部队不仅在中印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建立了功勋,而在以后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也是保持了英雄本色,再立新功,扬威名。

那年我上初二,每天从报纸上看到我军的英雄事迹,为我军的英雄事迹所感动,所激动,而老师就抓住机会做我们的指导工作,教育我们要学好科学文化知识,才能掌握先进的武器,才能打击敌人取得胜利。

战后,我们全县掀起向英雄学习,向英雄致敬的拥军活动,全县各机关单位捐钱买慰问品送去部队,各乡镇更不是甘落后,民众自发的送猪送羊送牛去部队,最初是送鸡和鸡蛋,然后是送猪,我们当地是生猪养殖区,有着质地优良的生猪,平时出口俄罗斯等国家,于是大量的生猪就被送到部队慰藉英雄的解放军,村民们说得很朴实:亲人解放军为保卫祖国流血牺牲,我们送点农产品慰问你们是应该的!

后来以至于部队都无法安置这些慰问品了,因为部队是全训单位,没有农副产品基地,所以,县上就出面请各乡镇暂停送猪去部队慰问,但家乡的民众是绝对的拥军模范县,大家又送去了水牛,水牛好养,于是那些天军营中又到处能看到水牛的身影。

我们学校集中了学生们从家里送来的鸡蛋,还有六挑鸡,各班选出了优秀学生数人,一共三十多人浩浩荡荡地向部队出发,过了河口的岷江河就不远了,进到军营中校长带领我们喊口号: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我们的美女班长(现在都时兴叫校花了,现在该班长也是华西医大的主任医师了)宣读了慰问信,部队方面接待人员把我们领到会议室,给我们介绍一些情况,拿出军用的压缩饼干给我们吃,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走进446团的会议室,第一次吃军用的干粮,虽然我也在河滩上的部队训练场做了差不多六年的编外兵了,但部队一直没有关注过我,呜呜。

那年进军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军营里的伤兵,我亲眼看到营区有很多伤员,和电影里的场景一样,吊着手臂的、拄着拐杖的、包着头部的,都在阳光下晒着太阳。看着我们这一群学生敲锣打鼓送去慰问品。那一次,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战争不仅仅只有胜利,同时也有死亡。

参战回来,这个部队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整训以后,又投入到紧张的军事训练当中去了,而我从那以后就少有去部队的训练场了,因为我也经长大了,去县城读书,功课多了,没有多余的时间,尽管我时不时的还是要去我老爸单位玩,但少有去河滩上的部队训练场了,因为我记着老师的话,我要学好文化知识以后去掌握先进的武器装备,像446团的军人一样去保家卫国!

战后这个团向兄弟部队输送了很多战斗骨干份子,不仅是向军级单位,而且是向整个军区也有输出战斗骨干,因为军区的参战部队不多,各单位都需要有实战经验的骨干人员。

当时全军也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就是和平时间太久了,部队都几十年没有经过实战的磨练,所以都急需有实战经验的基层指战员来充实和引导各部队的训练,那些年军区和各军的教导队里大都是从战场上回来而且是表现英勇的战士和初级干部(排连级)。

446团是个在抗日战争时期才组建的部队,历史不久,比不上一些红军团队,也不像那些红军团队能出将军,但941部队经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还是出了一些人才,比如447团的红二连长,参战时身中几十弹而坚持指挥连队,取得胜利,战后连升几级任副团长,继而最后任某军分区的司令而退休(正师)。

现任的军队中高级领导层中,绝大部份都有过参加当年对越自卫还击或 “两山”轮战的实战经历,但是,没有人能想到,当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士,后来会成长为我军的王牌军的军长和高原雄狮的军长。

当年参战的团长、师长有一些现在也是我军的大军区级,军委级高级干部了,但我家乡的这个部队既不是有光荣历史的红军团,也不是全军的头等王牌部队,却能从那场战争后,从战斗中的战士成长为我军王牌的军级主官,实在是罕见。(而且前途无量)

自从我从学校毕业后,就入伍到北方服役了,头脑中就淡化了家乡部队的印象,直到自己退役后再次回到故乡,家居在941部队的师部旁边,才从当地媒体中看到该部的部队长就是当年我家乡那个团队成长起来的优秀军人。

虽然自己曾经服役,但系统不同,和家乡的部队没有过交往,对这个部队的现状不了解,只知道该部队被中央军委确定为当年的全军三个快反师之一,只知道这个部队成了摩托化,后又升级为机械化,只知道这个部队在军委领导的眼里很有份量。

时间再过了几年,从西陆网中看到我军高级军官人事调动消息,我家乡这个941部队的原部队长调任中国“万岁军”的军长,此军是我军公认的一流部队,拱卫京城,能任这个军事要地的部队长,前途无量。

2008年的汶川在地震中,人民子弟兵冲锋在前,抢救受灾群众,而在新闻报道中,十三军的军长许勇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从那时我才知道我家乡的446团不仅出了 “万岁军”的军长,这个许军长也是从这个团成长起来的将军。

然后在铁血上看到有战友写的帖子,才知道原来这两位现任军长都是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941部队446团的战士,许军长是步兵班,王军长是六0炮班的,不过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当年参战时都是普遍战士,他们都是在战后成长起来的我军高级将领。

我为家乡的这个部队感到骄傲,战后从这个团队成长起来了两位军长,而且是名牌部队的主官,作为一个四十年代才组建的团队,作为一个长期担任高原防卫的部队,能有如此的名誉,这恐怕在全军也是不多见的吧。

我想,现在446团的团史里应该添加了这样一段光辉记录吧:1979年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原XX班XX班从战士成长起来成为了我军的王牌军主官。

我为家乡有这样一只英雄部队而自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