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遗留在华的生化武器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半个多世纪,日本在中国一直遗留着大量的化学武器。1998年中国作家金雷采访时发现,尚未销毁的化学弹约200万发左右,战后直接伤害了当地人已达2000多人。当时在中国的日本遗留化学弹、剂的分布情况如下:

1 中国方面已经销毁或暂作初步处理的地区:

黑龙江省富锦县:化学弹10万发。

黑龙江省尚志市:化学弹20万发,毒剂1100余千克。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芥路毒剂4桶(约400克),1982年用化学法销毁(地下尚有埋藏,有待继续挖掘)。

黑龙江省阿城市:化学弹300余发,毒剂10余吨。

吉林省长春市、辽宁省沈阳市、风城县等地:多种毒剂10.8吨,1973年至1986年销毁处理。

山西省太原市、大同市,河北省石家庄市,安徽省蚌埠市:化学炮弹1万余发,1988年完成销毁处理。

2有关情况比较清楚,但尚未作销毁处理的地区:

黑龙江省孙吴县:化学炮弹513发,烟毒筒4箱,毒剂2桶。

黑龙江省巴彦县:化学炮弹100发。

吉林省梅河口渭津:芥路毒剂74吨(用石灰固化)。

吉林省吉林市郊:化学弹40余发。

河北省藁城市:光气弹50余发。

浙江省杭州市:化学弹33发,地下尚有埋藏,有待继续挖掘。

江苏省南京市:芥子气4桶(原有6桶,因两桶开始泄漏,于1990年用化学法销毁)。

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郊:芥子气3桶。

3确切数量有待进一步核实的埋弹地区:

(1)吉林省敦化地区:据敦化地区历史资料和参加埋弹、运弹人员介绍,该地区约有180余万发。主要品种有化学炮弹和化学迫击炮弹,还有少量航弹和其他化学弹。

(2)吉林省梅河口地区:在火车站铁路底下埋有遗留的化学弹药,主要有化学炮弹。

4经初步调查可能埋弹的地区:

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地区、齐齐哈尔地区,吉林省珲春地区、长春地区、敦化地区的秋梨沟、马鹿沟等。

广阔的中国大地下面,究竟埋藏着多少日本遗留的化学武器,目前还很难说清楚,它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国人的头上,这将给中国人带来无穷的后患!

1950年5月,在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发生了一起日军毒气弹的伤人事件,当时位于齐齐哈尔市的黑龙江第一师范学校正在修建校舍,工人们从地下挖出两个大铁桶,这是日军遗留的毒气弹,但当时工人们不知道,觉得这种桶的样子很奇特,上面有三个螺栓,工人们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就打开了螺栓,这时,一股特别的气味冒出来,当时有8人受到伤害,其中一人死亡。

1958年8月26日,中国山西省太原市兴安化工材料厂职工39人因挖掘废铁发生严重“路易氏气”中毒事件。造成中毒事件的原因是该厂工人在大炼钢铁中为更多地收集废铁炼钢,误将日军遗留的毒气弹当成普通炮弹,在回收运输过程中造成毒剂泄漏所致。一共有各种性质的毒气弹数百吨。

1959年5月,在黑龙江省富锦县东北10公里附近的一个河滩,处理了几十万发日军毒气弹。在这些毒气弹的搬运过程中,毒气曾泄漏过,工人们有明显的反应:如流眼泪和打喷嚏等。另外,大约有415名工人接触了外漏的毒液,造成手臂、胸部、大腿等部位的皮肤溃烂。

1987年10月11日,中国齐齐哈尔第一重型机械厂的工人们在工地上发现了一个圆铁桶,高90厘米,直径约50厘米。人们的第一反应这是日军留下的,许多人怀疑里面是放射性物质,也有人认为可能是细菌。公安局把它交给了第一重型机械厂职工医院职业病科进行检测。当时年仅23岁的郑超和其他两名同事及公安局的一位科长一起赶赴现场。在打开桶口的一刹那,郑超感到眼睛就像突然被强烈的电焊光照了一样,什么都看不到了。后来,他们取样拿回实验室进一步化验,一位医生将气体点燃了,刺鼻的味道迅速弥漫了屋子,有的医生跳窗户跑了出去。后来军方专家确定,这是芥子气。这时,已有五六十名医务人员被感染。

1991年5月,中国河北省藁城市藁城中学扩建学生宿舍时,挖出了日军遗留下来的毒气弹50余万发,后经检查认为是光气炮弹。搬运时因弹体内液体流出,造成二十多人中毒,头晕、呕吐、呼吸困难。致使该校两千余名师生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严重影响了正常的教学。

2003年8月4日清晨,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家建筑开发公司挖掘机在工地施工时,从地下挖出5个金属罐,除两个已破损外,其余3个中的一个被当场挖破,罐内油状物喷溅到挖掘机和司机身上,5只金属罐有4只被民工卖给小贩。这名小贩将金属罐拿到附近居民区内的废品收购站进行切割。切割时造成罐内油状溶剂外泄,现场多人被污染。同时,工地上被污染的残土被清运到几个地点,造成污染扩散。有49人受到伤害,其中有43人住进医院接受治疗,而不幸受害的河南民工李贵珍,终因器官衰竭于2003年8月21日20时56分去世。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各地不断发现日本遗留的化学武器,给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生态环境、工作秩序造成严重危害。据不完全统计,迄今遭受直接伤害者已达2000多人。更为严重的是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毒气弹仍然遗留在中国各地,据中国吉林省敦化市环保局报告,当地哈尔巴岭地区有近200万发日军毒气弹,主要埋藏地正处于一条叫沙河的源头,沙河下游20公里处有哈尔巴岭水库,用于灌溉和养鱼,一旦发生毒气弹泄漏事故,将会对5万多居民、2000余亩耕地及大量畜禽构成极大威胁。

日本人老是抓着饺子问题不放,而遗留在华的生化武器却不闻不问,我们如何制约日本人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