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回忆』 虎口夺食

92年夏,那时台湾当局蠢蠢欲动。我们部队在安徽三界以台湾为假想敌,搞师进攻。

茫茫大山,望不到边际。那个地方号称亚洲第一训练基地。部队驻扎在一个叫方庄的军队林场里,场长是个老红军,全军劳模,无人敢惹。我们那个平日趾高气扬、威风凛凛的团长(庞士勇,现为江苏省军区参谋长),见了此老,十几米外就开始跑步上前,“啪”一个立正,接着一个敬礼,“首长好!”毕恭毕敬!这个场面让我们大开眼界,也很是开心。原来团长的动作也可以做得象新兵一样标准!

北风跟着连队总机班,住在林场总机房。林场的唯一的总机兵恰巧是北风的老乡,孙跃(志愿兵),整日嘻嘻哈哈,让我们笑声一片。

那日与老乡程建,文书邓益群(仪征市城北路61号)正在孙跃处侃大山。通信员万兵(我们的小弟,金寨梅山水电站)匆匆赶来汇报。刚才帮指导员整理箱子,翻出一包鳗鱼。指导员怀疑臭了,正犹豫不决。“他不懂,其实好好的!”一句话,我们的眼睛都亮了,快去!

真空包装,肥肥的鳗鱼段就在面前(肯定是哪个鸟兵探家回来时奉献的)。邓文书装模作样地把它放在鼻子下,使劲地嗅了嗅,“臭了,臭了!”“吃了肯定会拉肚子的。”北风赶快加了一句。“我早闻出来了”指导员作总结性发言,“万兵拿出去丢了!”“是!”程建躲在一旁偷笑。

在孙跃的厨房里(林场亦工亦兵,单独开伙),我们差点拥抱。万兵放哨,文书炒菜,顷刻香味飘满全屋。北风和程建去请老乡孙跃。回来时,厨房里又多了几个嘻皮笑脸的鸟兵。这该死的香味!万兵涨红了脸,文书也面露痛苦之色,但紧紧捂住锅盖。望着那几双热切讨好的目光,北风手一挥,“一人一块!”(那时北风是连队团支部书记,觉悟比较高)

众鸟兵狼吞虎咽,感激涕零,再三表示决不告诉指导员!

(指导员,丁成云,安徽庐江县水关闸山,业余诗人。经常喊北风讨论他的诗,北风每次都不懂装懂!还能记得一句“心儿挂上了树梢”以此形容他等待邮递员的心情。为了这一句,北风曾大拍其马屁,是以经年不忘。)

『军营回忆』 虎口夺食 『军营回忆』 虎口夺食

程建 万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