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当海军时的故事之------码头遇险

这大概在1984年的时候的事情了,一次我们的导弹快艇到修理厂去做保养,由于我们去的时候活码头(可以随潮水上下动的)都没空位,我们艇就靠在旁边的水泥死码头上。记得那天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也正好是平潮。大家带好缆绳就去吃饭了,艇长让我和一个电航兵留下来值班。

只有我们二个人了,午饭要等他们吃好后带来,闲着没事,我们就到我的雷达室去吹牛去了,吹着吹着,感到艇有点斜了,我们也没在意,一会听到外面的钢缆发出“嘣、嘣、嘣”的声音,这时我们感到艇斜得厉害了。马上意识到退潮了,是钢缆把艇吊起来了,应该马上去放松缆绳。我们急急忙忙跑到外面,迅速戴上皮手套(因为钢缆上有油和毛刺)去放缆绳,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带钢缆时最后被绕了三个反扣,其中有一圈套到里面的钢缆上去了,现在钢缆受到巨大的拉力,外面的钢缆解不开了,二个人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这时钢缆越绷越紧,艇越来越斜,钢缆还在发出“嘣、嘣、嘣”的声音,我们二人都有点慌了,如果再解不开,后果将不堪设想。

与大海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退潮的速度是很快的。一会功夫,我们的艇已经倾斜了有三十来度了,钢缆是肯定解不开了,我们希望或者钢缆拉断,或者缆桩拉掉,但是这样的事一直没有发生。艇还在不断的倾斜,快要达到四十来度了,人快要站不住了,这是电航兵靠在驾驶室旁,脸色刷白,已经呆掉了。钢缆继续发出“嘣、嘣、嘣”的声音,在我们听起来是那么的揪心,我也手脚发抖,这个汗不知怎么的直往外冒,我人生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恐惧,而且是在瞬间发生,心里在想,今天完了,肯定出大事了,如果艇翻掉的话我们的小命难保了。

看着越绷越紧钢缆忽然想到应该把它弄断,但是我知道,那是拇指粗的钢缆,短时间内要弄断它谈何容易,脑子飞快地想,什么工具可以弄断它?刀、剪刀、锯子?一边在想一边又被自己否定,突然想到了太平斧,对太平斧,我大声的叫了起来,电航兵听到了,他好像从绝望中突然看到了希望,也不知道他哪里一下子来了那么大的劲,大叫一声:“我去拿”,只见他快速地沿着很倾斜的甲板去拿了把太平斧过来,对着绷紧的钢缆举起就砍。只听见“啊”的一声,他连人带斧弹倒在甲板上,向驾驶室滑去。原来绷紧的钢缆是有弹性的,再说太平斧也是没有锋口的,当然会弹出来。我马上过去捡起了太平斧,总结了他被弹出的教训,对着靠着缆桩的钢缆,举起了太平斧,心想:今天我们二个人的命运就看这下了。使出了全身力气狠狠地砍了下去,听见很闷的“噗”的一声,我没看清时已知道砍中了,只见钢缆顺着绕的方向像条蛇一样的快速游动,越来越快,艇也在快速下降,最后钢缆像一条挨了打的蛇一样,嗖地一下朝码头上弹了过去,艇“哗”地一下向下冲去,一股海水从码头与艇之间冲了上来,把我们二个人淋了个落汤鸡。艇晃了几下稳定了,我们相互看着对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都坐倒在了甲板上,许久才抱在了一起。

后来想想当时真是可怕,根据规定,如果把缆桩拉掉,那要算三级事故,我们肯定要背个处分回家,如果艇翻掉,那肯定要上军事法庭了,能不能保住小命,那要看造化了。之后为此事我几次晚上从恶梦中惊醒。

我以前在艇上看过太平斧,感觉它好钝的,那天用的时候我也怀疑是不是行,没想到只一下,就把拇指粗的钢缆砍断了,而且缆桩上还留下了一道3毫米的刀痕,这太平斧的钢火真是了不得,也可想象我当时用的劲有多大

当了四年海军,经过了许多事,以后我还会写一些出来,也算是回忆吧,与铁血的战友们交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