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沈丁立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即使双方顺利执行这项新的条约,美俄各自经裁减余留下来的核武库,仍将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所有核武器的总量。因此,这一条约的执行,仍不具备使整个世界纳入下阶段多边核裁军的条件。

美俄已完成关于《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后续条约的谈判,双方预定于4月8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订新条约。去年4月1日,美国新科总统奥巴马在布拉格发表无核武器的倡议,一年后他将在这里与俄国领导人订立美俄深度核裁军的条约。

此举将对我国产生什么影响,是否可能推动无核武器的实现?

应该说,当代美国领导人能更认真对待核裁军,态度不错。而且我们要说,美国总统存有核军控与裁军之想,绝非自奥巴马始。

此前一位总统小布什,就很反感美国有那么多核武器,他2001年甫一上台就批评美国的核武器太多,一年后就与俄罗斯签署《削减进攻性战略力量条约》,也称《莫斯科条约》,规定在2012年底前,美俄要将各自核弹头削减到1700-2200枚。要是认为最近二十年美俄核裁军没有进展,并不真实,只是《莫斯科条约》因各种原因未被充分执行。

再之前的克林顿总统积极推动全面禁止核武器试验,在他任内美国与其他国家启动并完成全面禁核试的谈判,但美国以停止自己核试的代价,依然没有换来印度和巴基斯坦自愿限制核试。再往前,里根总统认为“核战争赢不了也打不得”,他同当时的苏联达成《中导条约》,禁止这两国射程从500到5500公里的所有地对地弹道导弹。再上溯到艾森豪威尔总统,他更早就提出了全面禁止核试的思想。

不过,中国于1961年10月16日提出全面禁止与彻底销毁世界上所有核武器的倡议,这是世界上有核武器国家最早提出并最为全面完整的无核武器主张。这一天,中国首次试验核武器,中国政府同日公开发出对所有有核武器国家的倡议,提议召开核武器国家峰会,讨论实现无核武器世界。

这个全面无核武器世界的主张,至今仍为我国政府所坚持。时隔45年后,美国总统接受了中国版无核观,其间时间是长了一些,但仍值得表扬。

不过无核主张说归说,重要的还在于行动。中国1955年决定发展核武器乃为美国所迫。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前后八次公开威胁对中国使用核武。

美国在小布什总统执政期间通过的《核态势评估》(内部版)中,仍表示在台湾问题危机等情况下它可能动用核武。克林顿总统在他任内批准行政命令,指定美军用数百件核武器针对中国。

相反,在我国成功获得核武器后,即使面对来自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威胁,即使面对拥有超级常规武库和核武库的美国,我国仍相当克制,坚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各种迹象表明,我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中,发展了最为有限的核力量。我国的做法,在上述核武器国家中,最符合无核武器世界准则并最接近无核武器世界目标。

美国确有不少人士倡导无核武器世界理想,包括它的一些领导。但在冷战期间,美国实际上高度依赖核威慑战略,追求核压倒性优势,与苏联长期开展核军备竞赛,先后制造了三万多件核武器,并一度部署两万多件核武器。美国试验过的核武器最大当量,达1500万吨TNT炸药,是其在广岛使用过的核武器的将近千倍。

之所以如此,在于美国主流价值观信奉霸权。相信美国应该领导世界的美国人,占美国民众的多数。不仅美国精英谋求世界霸权,多为基督徒的普通美国民众也普遍赞同美国应该主导国际社会。即使在最近的三十年中,更趋保守的美国共和党就控制了白宫二十年。

在这些领导以及支持他们的美国民众中,普遍有美国至上的优越感,而强大的美国防务力量则是保障美国安全和美国领导的必需,其中核力量所占的位置极为重要。

所以,即使美国总统派出代表与苏联谈判核军控协议,仍出现过美国代表阳奉阴违,在实际谈判中违背总统指示,故意拖延甚至破坏谈判,这是因为美国谈判代表的个人价值观与总统相悖,不认为美国应该削减自己的核能力。

即使美国政府在历史上从事过核军控与核裁军,但在奥巴马之前,还没有人作为国家理想,提出过无核武器世界。美国与俄罗斯进行核军备竞赛,是为了自身安全。

美国与俄罗斯开展核军控与裁军,共同接受核限制,也是为了自身安全。现在提出无核武器概念,同样是为了自身安全,但境界不一样,毕竟美国必须最终接受将自己已经获得的占压倒优势的一类武器完全放弃。

回到现实,要实现世界无核,先得从实现少核做起,而美国与俄罗斯是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最大障碍,因为它们现有的核武器最多并且最精良。

美俄此次将要签署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后续条约,既是通往无核武器世界的必需一步,又是非常不足的一步。

一方面,新的条约将把美俄目前现役部署的战略核武器从2000-3000件削减到1550件,是一个长足的进步,但即使双方顺利执行这项新的条约,美俄各自经裁减余留下来的核武库,仍将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所有核武器的总量。

因此,这一条约的执行,仍不具备使整个世界纳入下阶段多边核裁军的条件。

即使不考虑武器质量,美国仍将拥有的战略核武库,仍可能超过我国核武库一个数量级。就洲际打击力量而言,美国的能力甚至可能超过我国数十倍。即使我国再倡导无核武器世界,美俄下阶段的核裁军幅度仍远远没有达到国际社会多边核裁军所必须具备的均衡合理的前提。

奥巴马在表现其无核武器世界的理想主义同时,也很现实地表示过他有生之年恐怕见不到这个世界的实现。

人们看到,虽然奥巴马的无核武器观目前得到了两党精英的更多支持,但其拥护者的理由多数是出于核扩散考虑而愿意限制美国,而非出于人类道义与公正。

同时,也有众多反对无核世界理念的美国保守力量不赞同奥巴马的思想,他们认为反对核扩散的做法恰恰是继续保持美国的核威慑,而不是对扩散者讲平等。

美俄此次签约对促进国际安全有积极作用,对今年4月核安全峰会和5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会都有推动,但离无核世界还距离遥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