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没有正确地评估中国的潜力和野心,这恐怕是西方近20年来所犯的重大战略失误。

多年来,西方重要战略家一直在自欺欺人。“中国很重要吗?”——这是1999年美国著名杂志《外交》中一篇文章的题目,其作者是被公认为“中国通”的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专家杰拉尔德·西格尔。因此,他对“中国仍将是普通大国”的预测让华盛顿很受用。然而,中国在应对1997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表现出了超乎想像的坚决和深思熟虑。

值得一提的是,西格尔在1994年发表在《外交》杂志上的《中国正在转型》一文中写道:“如果能给香港和中国南部的经济造成损失,从而迫使中国改变有关军火贸易和人权的政策,那就这么干吧。”许多专家将这篇文章视为西方投机客在亚洲危机期间攻击香港的理论基础。但最终,中国战胜了包括乔治·绍罗什在内的所有投机客,西方期待的“政策变化”没有实现。中国没有沦为“不团结的王国”,相反,它在危机后变得更加强大和成熟。

美国人只能安慰自己:中国仍然不太强,它永远不会成为世界大国。但10年过去了,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统计,中国按购买力平价折算的GDP从1999年的4.8万亿美元增长到2009年的8.8万亿美元。中国以最小的损失挺过了2007至2009年的全球经济危机,而且并不打算停下发展的脚步。

据美国估计,它能在战争中打赢中国的最后期限是2017年。况且,如今美国根本不想与中国交战。同时,它也不知道如何用和平方式控制中国。

中国在10至20年后会成为全球领导者吗?它到底有多强大?它的弱点又在哪儿呢?

尽管经济实力令人印象深刻,但中国目前仍是一个相当贫穷的国家。2009年中国按购买力平价折算的人均GDP为6500美元,在全世界排名第127位。中国的人均GDP不到墨西哥的一半,更不及美国的七分之一。这么低的人均产值却伴随着严重的分配不均。

此外,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总之,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依然不高。这样的社会结构对人口资本的发展产生诸多限制,从而妨碍了中国向独立的创新经济增长模式转型。

目前中国依然是一个技术欠发达的国家。在诸如汽车制造等基础行业上,中国可以勉强进入世界领先行列。但它与德国的水平还相差甚远。即使是韩国的水平也不是一年就能赶上的。在全球20强企业中只有两家是中国公司,而美国有12家。中国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是在西方技术的基础上制造出来的。

中国的某种经济缺陷和发展不均衡要求北京走强硬的政治路线。否则,国内积累的诸多矛盾将会爆发。

第一是新疆和西藏的分裂问题。

第二个问题与第一个问题密切相关,那就是中亚动荡局势和毒品的输出。中国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唯一没有经历毒品化的国家。美国、欧洲、拉美和俄罗斯的经验证明,在经济发展和相应社会转型的某个阶段,人们蜂拥追逐毒品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与“海洛因国家”阿富汗毗邻,以及鸦片战争时期毒品化的负面经验更是增加了中国在这方面的风险。

第三是中国社会的信息封闭问题。北京不会让自己开放,但这在未来只能导致不稳定因素的积聚。中国共产党如何摆脱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让人不得而知。

第四是生态问题。如果中国在不彻底改变经济增长质量的情况下持续发展,这里将变成不宜居住的地方(中国的部分地区已经在悬崖边摇摆)。

由于存在这些因素,把中国建设成现代化的发达国家将是一个极其艰巨、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应该对中国精英的智慧和责任心抱有一定信心。更何况世界其它地方的问题也不少,美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其现有地位。

不论是欧盟还是美国,西方文明地区的没落将使中国更有机会在近30年内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领袖。但对这一点妄加猜测是没有意义的。眼下中国还需要好好努力。

本文内容于 2010-3-31 16:57:42 被st9552222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