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倡议:是中国人的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在密支那的伊洛瓦低江边,向25万为国捐躯的抗日将士三鞠躬 中国远征军:无处安放的英魂

四月,我随科帕奇自由之队远行。这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联手雪佛兰组织的一次活动,重走抗战生命线“史迪威公路”。最后一站是去缅甸,追寻中国远征军的抗日遗迹。由于缅甸是军管国家,不允许媒体人员出入,于是我们一行二十四人,在办理出境时,除了身份证是真实的外,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殊身份,陈志文作为领队,理所当然的荣膺某建筑研究所主任称号,其他戴眼镜的白面书生和柔弱女子,大多是工程师和技术员。而我,凭借一身五花肉,光荣地成为一名工头。

五辆科帕奇越野车出了国境,一路上还在修路。这条腾密公路是由中国政府出资修建的,有些地方还相当崎岖难行。两千多年前,它是神秘的南方丝绸古道,是交错纵横的秘密马帮商道;六十多年前,它是史迪威公路的重要路段,穿越莽莽原始丛林,成为中国抗击日军的后勤战略供应线和运输大动脉。天没降大任于我,照样劳我心智,苦我筋骨,幸亏了科帕奇良好的越野性能,让崎岖成为一种懦弱的障碍,连天空都差点潸然泪下。晚上我们穿过伊洛瓦低江(Ayeyarwaddy)的铁桥,抵达缅甸北部重镇密支那市。

第二天上午,恰好是缅甸的泼水节。二战史研究专家戈叔亚,带领我们去寻访中国远征军的抗战足迹。密支那是缅甸克钦邦的首府,是当年日寇在整个缅甸战区的指挥中心司令部所在。1944年5月17日凌晨5点,由史迪威将军总指挥,中美联军代号“威尼斯商人”的抗日大反攻战役,就是在这里打响。中国远征军协同浴血奋战,8月5日,盟军完全攻占了密支那。听着戈老师描述远征军痛击日寇的情景时,我站在密支那的街道上,想像脚下这片土地上曾经的快意恩仇,总是血脉贲张,不知不觉地发出原始的豪情。

然而所经之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因为我们的足迹,遍布了许多依稀尚存的战斗地点,却没有发现一处中国远征军的墓碑或者纪念遗迹,反而随处可见日本的一些组织,打着兴建路标、佛寺的旗号,在密支那兴建的“慰灵塔”、“招魂碑”。特别是在伊洛瓦低江边的睡佛寺,有一个日本幸存老兵坂二,居然厚颜无耻地声称他们当时“手无寸铁”,在这里专门修建了祭奠室,里面供奉着一些日军阵亡士兵的牌位,被当地人称为“小靖国神社”。不同的屁股锁定不同的脑袋,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但却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嚣张倍感愤慨。哎,令人痛心那。于是,在所有人都离开这间小靖国神社后,我把一只脚踩在了他们供奉牌坊的供桌上。2008年4月13日上午,密支那的天空飘荡着不及格的白云,我忍不住非常英俊地笑了起来。

我为中国远征军无处安放的英魂哭泣。当天晚上便买了一堆蜡烛,拉着另一个南京朋友蔡明,来到伊洛瓦低江边,用蜡烛栽成了一个大大的“魂”字,可惜江风太大,许多蜡烛点起来就被风吹灭了,最终连打火机也失踪了。没了火,我用来祭奠的那包烟,陡然成了一座孤儿院,二十根遗孤抱成一团,欲哭无泪。就在这时,《东方早报》的记者赵昀和旅游卫视的一帮哥们,找来铁锹加入战团,挖出一道道小战壕,拼成“6万”死难将士的字样,终于将所有的蜡烛点燃了,在夜空中明亮地闪烁着。

望着手中点燃的蜡烛,我突然觉得,这是我向老天求的一支上上签。因为,中国远征军在这个曾经浴血奋战过的异国他乡,虽然他们的英魂无处安放,但是,我希望我们这个举动,一定能够引起两岸人民的重视,就让这个夜晚的燃烧,成为一座墓碑的虚拟奠基仪式吧,一定会有更多的中国人参与进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签。

倡议:是中国人的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密支那街头日本人建造的慰灵塔

倡议:是中国人的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有良心的中国人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倡议:是中国人的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鄙视这个建造小靖国神社的刽子手坂二

倡议:是中国人的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在江边点蜡烛祭奠中国远征军无处安放的英魂 他们是是孤魂野鬼那 哎 谁还记的他们??

倡议:是中国人的都请在小日本的靖国神社的供桌上踩一脚!!

同胞们一起来帮忙,点燃起祭奠25万抗日烈士英魂的蜡烛吧!!!! 我想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看到这篇文章都一定会心痛吧??这些为了中国而死的将士的下场竟是埋骨荒野,成了孤魂野鬼,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却看着日本鬼子在他们面前为杀死他们的凶手招魂!你们能安心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