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欲借6月G20峰会压中国升值人民币

加拿大财长23日公开宣称,人民币汇率问题将成为今年6月G20峰会的讨论内容,这一表态使加拿大成为第一个公开支持美国对人民币施压的国家。加拿大在世界舞台上没有明显的影响力,有网民讽刺这如同“蚊子想非礼大象”,但由于加拿大是今年G20峰会的主办国,所以在议程设置上有一定主动权,加拿大媒体援引北美观察人士的话说,G20峰会上可能出现世界联合向人民币施压的场景。中国将人民币汇率视为内政,如果在G20峰会上被孤立肯定是一种难堪。中国国际问题学者袁鹏24日对《环球时报》说,“中国在G20峰会上不太可能被孤立。”他认为,现在政府高官公开压人民币升值的声音只出现在北美两个国家,欧洲、拉美、中东以及中国所在的亚洲都是平静的,加拿大的冲动肯定会增加G20峰会的失败风险。

如同“蚊子想非礼大象”

加拿大在外交上常被视为处在美国的阴影之下,但加拿大财长弗莱厄蒂23日关于人民币汇率的讲话看上去好像要大展拳脚。该国《环球邮报》24日说,2009年全球衰退最严重时,G20宣布取代G7成为全球经济政策决策的主要平台,这是“历史性的变化”,而加拿大处在“特殊的位置”,它不但要主办今年6月的G20峰会,还将主持今年的G7峰会。

据加拿大CBC广播公司报道,弗莱厄蒂表示,加拿大将在6月举行的G20会议上向中国施压,促使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在G20峰会前的部长级会议上,人民币汇率问题将被提交讨论。弗莱厄蒂称,人民币汇率被低估导致“重大的国际贸易不平衡”,这一问题对全球经济至关重要,不应继续回避下去。CTV电视台称,弗莱厄蒂的言论表明,一些工业化国家在中美争执中开始押宝站队。报道认为,在G20这样的场合挑起如此棘手的话题争论,也许是“危险”的。或许出于平衡考虑,弗莱厄蒂还说,中国的关切在G20峰会上也必须被考虑,比如应该“坚持不懈地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今年有两场G20峰会,加拿大主办6月份的峰会,韩国举办11月份的峰会。与加拿大在中美汇率争执上明确站队不同,韩国在谨慎计算。韩国《中央日报》16日说,如果韩国对中美汇率之争抱着“袖手旁观、坐享其成”的想法,那相当于韩国没有摆脱“小国本性”、“没有大国未来”,应该争取用“汉城共识”解决中美汇率之争,但不是单方面压中国。该报6天后的另一篇文章说,如果中美贸易纷争这个摩擦点不能快点结束,11月的韩国G20峰会可能难以正常举行。

路透社加拿大分社的文章称,弗莱厄蒂的言论表明,中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将承受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德国《欧元》杂志24日说,人民币汇率升值不是一块“顽石”,G20会议上在各国的争议中中国可能会做出行动。路透社23日则援引“G20官员”的话说,在6月峰会甚至11月会议前,G20可能不会就外国汇率明确表态。报道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中国会极力辩护。他们不能被看作受到强迫,从而失去面子。”加拿大CBC网站上,网民Strathcona123写道,弗莱厄蒂要压中国人升值人民币。这看起来可笑,如同蚊子想非礼大象。做梦吧。别忘了,我们的总理上任头4年甚至没访华,而中国人根本不在乎。

中国会被孤立吗

将中美的人民币汇率争吵交由G20,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克林几天前也提出过,但没明确表示向中国施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24日对《环球时报》说,G20会议上,中国不会被孤立,欧盟与美国的立场就不同,G20不是G7,西方国家说了算,它需要充分考虑新兴国家的立场,而发展中国家没有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表态或炒作。袁鹏认为,去年的G20峰会上人民币问题不是主题,在世界性峰会上推动人民币话题对中国来说是不利的,中国应该在会议议程设置等方面据理力争。

《环球邮报》24日说,弗莱厄蒂的上述言论也许未必符合一些G20成员国的心意,种种迹象表明,许多G20成员希望在6月的峰会上抛开棘手的人民币汇率问题,确保G20在经济复苏问题上统一立场。

同一天,路透社报道了拉美国家对人民币汇率的态度。文章说,本周在墨西哥举行的美洲开发银行会议对人民币这一敏感问题出现了不同观点,或者干脆回避,尽管美国正酝酿采取更为激进的立场。文章称,一名加拿大代表称他的国家对汇率操纵有“看法”,他的助理们挤成一团向记者强调这个问题的复杂性。但是,向中国出口大宗商品国家的官员,比如世界第二大产铜国秘鲁对此则轻描淡写。秘鲁财长阿劳斯说,“我们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与亚洲特别是中国协调配合,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商业伙伴,我们都必须努力降低汇率风险。”

英国《金融时报》23日写道,欧洲官员支持华盛顿的观点,但他们不愿提及汇率问题,以免破坏更广泛的关系。欧洲反应克制,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尽管对中国贸易赤字上升,但欧洲远没有美国那样的庞大赤字;二是欧洲与中国的关系不像美中那样充满地缘政治竞争。在俄罗斯,多数报纸报道中美汇率争端时都认为美国存在政治考虑。一家俄罗斯报纸22日说,廉价人民币其实使数以百计的美国、日本、韩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公司受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人民币升值20%将增加美国GDP一个百分点。但值得为此大动干戈吗?

俄罗斯Infox通讯社评论员诺维克夫24日对《环球时报》说,国际金融巨鳄一直试图狙击中国金融,但由于中国市场没有进入他们的棋局,所以他们的掌握只能是外围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对他们来说是个突破口。加拿大此举背后肯定有更多的内容,不可能只是具体哪国政府的想法,而是大银行联合体、大金融家的计划。诺维克夫说,苏联解体后,金融市场开放了,汇率让那些国际银行家满意了,但俄罗斯却经受了无限的痛苦和损失,让俄罗斯民众难以承担。这并不遥远,就发生在20年前。诺维克夫说,G20不是G7,中国在G20的影响力肯定比加拿大大,为什么中国不更主动地布自己的局呢?

中美汇率斗争陷入混沌

英国《金融时报》24日说,中美现在的汇率争吵似曾相识,2005年就是如此。那时候,威胁无果而终。但这一次他们似乎动真格了。特别是针对中国的报复正在准备,显得更加愿意拔刀出鞘。文章说,现在的大变化在于白宫和国会易主了,2005年时,布什政府反对汇率关税,并且共和党控制国会,现在不同了。

24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钟山访问美国。中国美国经济学会理事何伟文24日对《环球时报》说,钟山这次去美国时间比较短,目的是为中美贸易保持稳定增长进行沟通,就汇率问题阐明我方观点。中国在表达强硬态度的同时并未放弃通过积极对话这种建设性方式解决问题。路透社说,钟山赴美将与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和贸易代表办公室进行会晤。报道称,有中国消息人士表示,钟山并非一位贸易谈判家,他料将试探奥巴马政府对于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看法的口风。报道还说,钟山也可能讨论5月份在北京举行的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年度对话的计划。美国政府官员这几天没有就人民币汇率发表激烈言论,但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在加紧行动。路透社说,美国两名参议员23日誓言推动一项议案,压中国让人民币升值。民主党参议员舒默说,“我的看法是,除非遭受压力,否则中国不会有所行动,只要拖过一天,我们就多一天损失,不但丧失经济优势,也在流失就业”。

印尼《雅加达邮报》23日呼吁“在一场货币战争开始之前,美中应该放下他们的武器”。文章把美国在人民币汇率上的大声指责称为“扩音器外交”:总统奥巴马、美国财长、很多美国议员最近一段日子以来都对人民币大声喊叫,文章认为,美国的外交需要更安静。文章说,现在金融与贸易关系的紧张,美国和中国都有责任,建议美中都降低调门,降低对抗,组织一个包括欧盟、英国和日本在内的小型论坛,讨论如何减少全球不平衡。

中国学者袁鹏认为,中美汇率之争怎么发展目前仍属一片混沌,而G20峰会上是否将人民币列为讨论日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4月15日美国财政部是否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以及随后美国是否制裁中国,中国如何反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