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日本居住时,那里的人正在设法弄清自己的身份。日本当时已经成为了一个经济超级大国,但在政治上没有跟上,不知道如何在世界舞台上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些人认为,日本应该在不改变全球游戏规则的情况下成为全球的一个重要角色。它应该接受西方确立的国际制度。但是,一些嗓门不断提高的人则希望日本做得更多。日本应该制定一项与众不同的外交政策。换言之,现代化不应该是美国化,就亚洲自豪的、历史悠久的文化而言更不该如此。

当然,日本后来出现的旷日持久的经济衰退使得这种勃勃雄心难以施展。可是,在我看来,上世纪90年代的这种辩论本月又抬头了。

我最近在北京的知识分子中间生活了9天。如同大约20年前的日本一样,中国的经济奇迹发生的速度之快,令中国的政治家在认识上感到困惑。正如清华大学的孙哲所说,今天中国的情况让人想起中国球员姚明刚出现在NBA球场上的情景。当时球场上的姚明的信心尚不能与其2.26米的身高相匹配。如同20年前的日本一样,中国眼下也正在设法弄清自己的身份。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把西方视作样板。当时有一句流行语说:“美国的月亮也比中国圆。”但是,下述说法不知是否公正:伊拉克战争金融危机等因素加起来损害了美国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北京最近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我们学苏联,苏联垮了。我们学日本,日本垮了。我们学美国,美国也垮了。”

在中国,我发现,人们目前正在谈论清华大学阎学通教授的一本著作。该书论述的是中国的现代抱负与中国哲学之间的关系。此书的英文版中将有亨利•基辛格的赞美之词。阎教授阐述了一种或许可称之为儒家的外交政策的理论。从西方的观点看,阎学通的某些中国传统似乎是令人放心的。他援引了古代学者荀子的一些话。苟子有句话的大意是说,如果大国希望稳固如磐石的话,它就必须尊重其他国家。此外,阎还说,中国的传统要求强国帮助弱国。

鉴于美中两国不可避免地在货币、互联网自由等问题上发生争论,一些美国人会作出愤怒的反应。但是,西方最好的选择是让中国继续走自我发现的道路。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中国人必须弄清楚他们是谁,他们希望什么。接受西方的行为准则很可能证明是适合他们的。

本文内容于 2010-3-28 20:59:41 被st9552222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