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苏州市藏书镇善人桥北面的马岗山上,有座长眠着1932年抗日阵亡的十九路军、第五军78位将士的英雄冢,有座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中为国捐躯的千余无名将士的迁葬墓。可惜,英雄们长眠的马岗山现在几乎被掏空,眼见崖危峰圮,英雄冢、无名英雄纪念碑濒临滑坡的险境。《南方周末》在《不该忘却的英雄冢》的报道中批露:“千余名抗日阵亡将士安息之地岌岌可危”! 抗日英雄的英灵不得安宁,读者的心情也惴惴不宁,愤愤不平! 抗日将士的亡灵在上世纪60年代就被惊扰

过。1963、1964年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毁林倒碑,将灵墓夷为平地,垦为桑园。大概那是“阶级路线”的“左”思作怪,只见是“国军”不见其抗日,就平墓倒碑,以示革命吧。眨眼20年,直到1981年10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后,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了,吴县县委统战部、吴县文物管理委员会方修葺英雄冢,收集抗日阵亡将士的忠骨,埋入墓穴,加高封土,扶正墓碑,整修墓道,使英雄们归墓重安了。 眨眼又是20年。其间虽在1998年,英雄冢被列为藏书镇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一直人迹罕至、常年荒寂,只有野草与忠骨相依,山风与忠魂相伴,当年的“烈骨满山香”竟成了烈骨满山荒,好不凄然。中国人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英雄啊!倘若就这样,倒也好,英雄们当年为国捐躯,并未指望有什么回报,能够安静地长眠也就罢了。然而,马岗山西侧的一家采石场,距无名英雄纪念碑只有数米之遥,天天开山采石,将原本苍松覆盖的马岗山,挖得千疮百孔,崖危峰圮。而从藏书镇繁华的街道到英雄冢,则是一条旁边垃圾成堆的狭窄土路,整日价货车辚辚,喇叭啸啸,尘土滚滚;在用生命捍卫的土地上,抗日阵亡将士身后竟难拥有一方安息之地,这怎不令人愤然?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8月15日,日本靖国神社,拜鬼的人摩肩接踵,热闹得可以。发动侵略战争的战败国公然为侵略战争而亡的士卒招魂,被侵略的战胜方却对自己的卫国英雄们不祭不拜,冷落得连墓葬都将难以完存,这反差何其强烈。胜利者不能忘记胜利的来之不易,不应忘记为胜利捐躯的民族英雄,如果其中有自己的亲人,会这般无动于衷吗?如果其中有自己的先人,会容忍惊扰英灵、危及墓室的开掘和采石吗? 民族复兴不能忘记为民族危亡献身的民族英雄,赚钱发财不能忘记保卫国土的抗日将士。在《永远的丰碑》中,无论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还是当时国民党领导的国军,只要为抗日建功立业捐躯献身的,一皆碑上有名、文中有绩;在对待历史、对待先烈的有关事务中,同样要用这样的胸怀和标准来处事。有名的抗日英雄我们要记住他们的名字,更多的无名英雄我们更要记住他们的业绩,维护他们的遗冢,纪奠他们的英灵,宣传他们的精神。60年代知青的那种傻事和左思,连影子都不应当让它存在。 两个文明建设成就可观的苏州,不至于不知道从藏书镇到英雄冢没有一条好路吧,不至于不知道英雄冢、无名英雄纪念碑濒临滑坡的危险吧,不至于不知道利用本地爱国主义教育的资源吧。如果不知道,那不是官僚主义,就是形式主义,乃至欠学少知。李根源先生的义葬、张治中将军的碑文、徐悲鸿先生的《国殇图》,无疑就是十九路军淞沪保卫战和“八·一三”淞沪会战的善后和史铭,既然无名英雄纪念碑、英雄冢已列为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那就要把基地建设好,让英雄冢英烈的爱国精神和建英雄冢的义行善举永远传承;不能给个名字,挂个牌子就了事,直把挂牌当“化牌”,挂了就了了。这方面,当地政府有责任有所作为。 数典忘祖、冷落先烈的忤逆之事,并非马岗山独然。类似的事情同样令人唏嘘。《法制日报》就曾整版报道过江西、福建一些地方老红军烈士身份难证、陵墓难修、凭吊难施的窘事,足见民族精神的铸造和弘扬,还有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要做。让先烈陵园恢复它的庄严肃默吧,让英雄冢的英雄们安全地长眠吧。谁要再做让抗日将士的英灵不得安宁的事,谁就是大逆不道的不肖子孙。 中国人拍拍自己的胸口想一想今天你们之所以没有沦为日本的奴隶是为什么?还不是60年前千百万抗日将士舍生忘死换来的,做人不能没有良心,中国人不能这样对待为了民族生存而死的英雄们,不能让他们在地下流泪!!没有千百万军人的死,大家还能活在21世纪的今天吗?我们宁可不要自己的生命也不能做对不起英雄们的事!!请全国人民都好好想想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