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京针对台湾的军事选择不外以下四种:攻占外岛、空袭本岛、封锁台湾、渡海登陆。至于再搞九六年样式的军事演习已经于事无补,首先予以排除。

从网上的议论来看,相当一部份人主张“首战即决战”,一开始就打大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但问题是我军从未打过如此大规模的登陆战,再加上几十年没打仗,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多无实战经验。这个仗着实不好打。兵法云“最下攻城”,而登陆战是攻城的攻城。网上一度流传甚广的“兰德方案”就是针对登陆战的,其核心是一个古老而有效的中国兵法:半渡而击。面对这样的死亡陷阱,跳进去实属下策。倘若攻之不克,“铩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则实为攻城之灾也。非万不得已,举兵登陆血战滩头还是不用为好。

对于登陆战,本人强烈的不建议。但是本人认为登陆作战的准备仍然要做,而且要做的非常充份。一来登陆战仍然是确保最后解决的要求,二来能吸引住对方的主要注意力,使得对方的准备与预期都是针对登陆的,但我们的主要打击模式却不是登陆。其实正是兰德的思维教给了我们最好的对台方略:那就是绞索战略。

绞索的收紧并不是为了损伤脖子周围的肌肉,而是彻底使对手窒息。台湾作为海岛,其周围的水域本来是台湾倚之与大陆对抗的屏障,而本人的战略正是要用攻势布雷把台湾的周边海域变成我们的一道道绞索。这些绞索纵横交织,象鱼网一样缠绕在台湾身上,越收越紧。最终使她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乖乖的听从我们的摆布。

水雷、潜艇和反舰导弹被公认为世界海军的三大难题。而在这三大难题当中,水雷是最令人头痛的玩意。

现代水雷早已不是当年“傻大黑粗”的大铁球可比,它们装备了由计算机芯片组成的大脑”,可以识别在水雷破坏半径以内的舰船,设置定时、定次、定点、定位等一系列战术,具有很强的目标探测和抗扫雷能力。先进的沉底雷能够把自己掩埋在设定深度的泥沙中,按照预编程序探测驶近的目标,决定是否进行攻击。最新式的水雷甚至不再是守株待兔的等着目标送上门,而是可以从水下发射鱼雷或导弹,给敌方以意想不到的远程攻击。攻势布雷在费效比极高的同时,省去了由军舰拦截商船进行搜查而带来的一系列政治麻烦。

历史上两次最为成功的攻势布雷战役都是由美国发动的。

一九四五年三月二十七日,美军B29轰炸机群完成了对日本关门海峡的首次布雷任务。此后的四个半月内,美军对日本港口和航道布雷12053枚,使得日本的海运完全中断。整个攻势布雷战役中,美军炸沉炸伤日本舰船六百多艘,自己仅损失15架B29轰炸机。这场““饥饿战争”使得日本的物资供应几乎崩溃。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留下来的水雷到了一九八五年才彻底扫清。

一九七二年五月八日,尼克松下达了布雷封锁北越各港口的命令。命令下达的当天,航空母舰上的A-6和A-7舰载机就完成了首批布雷任务。此后数月内,美国连续发动了“后卫一”和“后卫二”空中战役,对北越的各大城市、军事基地、工业设施和交通线进行了饱和轰炸。同时,美军在北越各大港口布雷一万一千余枚,彻底封锁了北越的海运。值得一提的是,美军还特意在部份水雷上设置了定时引信,给越南人“表演”。美军的水雷是用250公斤航空炸弹改装的,爆炸时激起五十多米高的水柱,看你的船还敢不敢走。不过有趣的是,后来美军按照停战协定为越南扫雷时,美军却扫不掉自己布的雷,中国海军的志愿扫雷队反而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

台湾的主要港口大都是“沙港”,海底的泥沙提供了水雷战得天独厚的战场条件。即使仅仅使用航空炸弹改装的普通沉底雷,扫雷也同样是十分困难的。在空中打击的基础上迅速实施大规模攻势布雷封锁台湾的所有港口,将是越南战争以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水雷战。一旦付诸实施,短期内便可使台湾的海岛型经济陷入全面瘫痪状态。以凌厉动作封闭台湾的海运之后,便可以集中兵力应对可能的外来干预,让已经布下的水雷自己去发挥作用即可。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遏制台独仅仅是一个阶段性目标,最终目标是实际控制台湾。因此,中国迟早要向台海“不统不独不战不和”的现状挑战,不是是否,而是什么时候什么方式的问题。这个大势决定了台湾将在战争与和平的边缘行走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短期内,可以用“以美制台”来推动“以台制台”;着眼于长期,则应开始认真准备以水雷战为支点的绞索战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