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把自己“捐”给了中国

很多观众怀疑电影《南京!南京》里的日本士兵角川是编剧杜撰的,觉得没有必要出于理想主义而安排这样的结局,以便促进中日友好或呼唤人性。事实上,角川是有现实原型的

他叫山崎宏——一个曾亲历过侵华战争日本士兵,一个坚持每天行医诊病的百岁老人。一个胸怀大爱,乐观无私的寻常百姓。。。。。。为了赎罪和感恩。他在中国度过了70个春秋,以自己的赎罪行为赢得了中国人的尊重,也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日本士兵逃了了部队

1908年年初,山崎宏出生于日本冈山县一户农民家庭。幼年时,父母相继病逝。哥哥艰难地把他拉扯成人。因此。山崎宏对哥哥特别尊敬。

山崎宏从小就特别乖巧,长大以后,他到一家红十字医院学医。梦想着将来自己开一家诊所治病救人。可这个美好的愿望被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粉碎了.

1937年.日本发动了卢沟桥事变,从此拉开了全面侵略中国的序幕,由于战线拉得太长,兵源不足 ,日本当局在国内大肆征兵,许多青壮年男子被驱赶着上了战场,山崎宏为了不让哥哥去当兵,不得不痛苦地穿上军装.离开那个盛产葡萄的地方,来到了中国。

30岁的山崎宏在当时的日本士兵中是年龄最大的,当看到一批批手无寸铁的老人、妇女、儿童倒在日本士兵的枪口之下时,他痛苦万分。

一心想从医救人,现在却加入侵略部队。山崎宏开始失眠,深深的罪恶感折磨着他。他决定逃出军营,不再做一个人人痛恨的侵略者。1937年11月的一个晚上山崎宏蹑手蹑脚地走出营房,大概判断了一下方向,撒腿狂奔,他只有一个念头:回家,逃回家去。

他一夜没停脚,太阳升起来时就又累又饿,摸遍全身。找不出一分钱,怕军队追捕。又担心被中国人认出,山崎宏在一间破房子里躲到天黑,才继续往前走,饥饿加上惊恐,他的体力很快消耗殆尽。他只好去乞讨。一路乞讨,总有人给他一口吃的,让他得以活命,他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接触这中国百姓,越发觉得日军的行为罪恶深重。

到了第四天,又累又饿的他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做到一个村庄时。求生的本能促使他鼓起勇气敲响了一户农家的房门。

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躺在那户农家厨房的灶窝里。身上盖着露出烂棉絮的棉被。一位善良的中国妇女和她的丈夫静静地看着他。看到他醒来。他们露出了欣喜的神情。离开那户人家前。山崎宏看着那对淳朴、善良的中国夫妇。眼含热泪。深深鞠了一躬。又一次踏上了东去的路。

吃着那对夫妇给他烙的大饼。他一路往东。最后来到济南。才停住了脚步。

“鬼子大夫”的赎罪方式

那对以德报怨的中国夫妇使山崎宏心里萌生出今后要替同胞终生赎罪的念头。

到达济南后。山崎宏改名换姓。凭着自己的日籍侨民身份。在日本人控制下的济南铁路局找了份看管仓库的工作。

上班第一天。日本领班把山崎宏叫过去。叮嘱他说:“你要严加提防那些贼难改的中国人。他们经常趁夜黑风高的时候来行窃。如果发现。可以就地结果他们。”

山崎宏表面上答应着。却在暗地里帮助那些穷苦的中国百姓。一天夜里。他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了。借着微弱的路灯光。他看见两个有衣着破烂的中国小伙子。正从铁窗缝里往外拽毛毯。但毛毯被一个铁钉死死挂住了。就悄悄爬起来。把毛毯从铁钉上掀起来。然后卷起毛毯扔出了窗外。那两个年轻人以为有神相助。扛起毛毯消失在夜色中。

一连几次。两个小伙子认识了山崎宏。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引起了日本领班的怀疑。他把自己的疑虑报告给驻守火车站的指挥官森田中队长。森田大怒。当时派人把山崎宏关了起来。并对他进行拷打。让他招认私通八路的事情。山崎宏被打得皮开肉淀。但他咬定这些事情与他无关。

几天后他被放出来。那两个中国小伙子来看他。拉着他要结拜兄弟。他直摇头:“我是罪人。中国人救过我。我这样做是在赎罪”

“你重情义。是条汗子。跟咱山东人脾气相投。”两人不由分说。把他带回家。做饭招待他。还让家里人给他做衣服。听说山崎宏从小没了父母。家里的老人收他为义子。又忙着给他张罗媳妇。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中国人民迎来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

当时。在华的日本人都陆续回国了。山崎宏也给哥哥去了信。说明了自己在中国的情况。很快。哥哥回了信。哥哥在信里说。家人都以为他已经战死在中国。他的牌位在家里供了多年。当知道弟弟还活在世上时。哥哥催他赶快回家。

他给哥哥回信。说他要留下来向善良的中国人民赎罪。他把家安在了济南。开了个小诊所。专为穷苦百姓治病。

很多病人穷得没钱付药费。他一一拿药送出门:算了。做吧。病人不好意思再来。山崎宏关切地让妻子到病人家里问:“好了没有?”

因为常常免费送病。山崎宏一家入不敷出。病人送来一个窝头。夫妻辆分着吃一天;邻居端来一碗稀粥。一家人分着喝;有时一天没一点东西吃。他们就只能饿肚子。

1952年.山崎宏与几名医生成立了郊六区联合诊所。那时的郊六区是贫困山区。条件非常艰苦。山崎宏出诊经常要翻山越岭。深夜。只要有人来叫。他点上一盏油灯。拿根棍子就上路了。远远能看到狼眼放出的森森绿光。还要过大片大片的坟地。山崎宏把灯举在头上。把棍子挥得呼呼响。径直往前走。天亮后一身疲惫地回来。

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山崎宏退休。进了另一家诊所。因为医术精湛。很多人开着车找他这个“鬼子大夫”。方圆几里没有不知道他的。

日本大使到中国时。见到山崎宏。问他:“我听说现在还有中国人叫你‘鬼子’。你为什麽还留在这里?”山崎宏回答:“我了解他们。他们嘴上这麽叫其实心里对我并没有恶意。他们恨的是当年的日本人。就因为这样。我才要六下来替日本人赎罪。”

希望中日两国世代友好

1982年.山崎宏终于回到了阔别将近半个世纪的家乡。哥哥替他在日本的医院找了份工作。每月30万日元。希望他能落叶归根。

山崎宏一口拒绝了:“我离不开中国。”

整整70年。这个日本老人始终相信。赎罪就是“多给中国人做些好事”。

每年。山崎宏都会收到日本政府发的一笔养老金。折合人民币1万多元。他几乎每次都以各种方式把这笔钱捐出去。

2003年.山崎宏因病住院。萌生了捐献遗体的念头。他专门把山东省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请到家里。在遗体捐献登记表上填上自己的名字。有盖上印章。说:“我死后不回去了。就永远留在中国了。”但因当时没有接受外籍人士捐献的相关规定而搁置。

2008年底。山崎宏在济南度过了百岁生日。生日前夕。济南红十子会送来了他签署生效的遗体捐献卡和荣誉证书。这成了特殊而且珍贵的礼物。山崎宏很欣慰:“留在中国。就是想用一生赎罪。最后这个心愿已了。再没有什麽遗憾的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中国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了结了一桩心愿。山崎宏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那天中午饭也吃的特别香。

已经101岁的山崎宏。天天粗茶淡饭也吃得很香。每周除了一天休息。他仍坚持到诊所上班:每天早上7:30到诊所。10:30离开。每天都很准时。而且风雨无阻。

摘自《青年文摘》2010-3第464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