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月2日夜里,德军两架海-111式飞机再次满载物资飞到斯大林格勒上空。但是,无论怎么寻找,下面都没有动静。因为战斗已经结束了。

苏军航空兵在斯大林格勒会战中积极而坚决的作战行动,使得苏军在战役的反攻阶段再次夺得制空权。苏军的雄鹰在斯大林格勒上空又得以自由翱翔,对苏军包围并最终消灭德军第6集团军旗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对从根本上削弱德国空军的力量,夺取苏德战场战略制空权创造了有利条件。德国空军作为一支所向无敌的武装集团的形象,从此无可挽回地破灭了。

斯大林格勒会战之最后较量与结局

苏军统帅部在防御阶段就制订了反攻计划,其企图是:从谢拉菲莫维奇、克列茨卡亚两地 域的顿河登陆场和从斯大林格勒以南的萨尔帕湖至巴尔曼察克湖地域分别实施突击,粉碎德军各突击集团两翼的掩护军队,并沿卡拉奇、苏维埃茨基向心方向发展进攻,围歼直接在斯大林格勒附近作战的德军主力。反攻开始前,苏军在斯大林格勒方向展开的兵力有西南方面军(近卫第1集团军、第5坦克集团军、第21集团军、空军第17集团军,司令为N。F。瓦图京中将)、顿河方面军(第65、第24、第66集团军,空

军第16集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第62、第64、第57、第51、第28集团军,空军第8集团军),总计110.6万人、火炮和迫击炮15500门、坦克和自行火炮1463辆、作战飞机1350架。苏军当面之敌是德军“B”集团军群(司令为M。von魏克斯元帅)所属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德军第6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总计101.1万人、火炮和迫击10290门、坦克和强击火炮675辆、作战飞机1216架。双方兵力对比,苏军人员比德军多10%,火炮和迫击炮多50%,坦克和自行火炮多1.2倍,作战飞机多10%。

合围德军第6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一部:11月19日,西南方面军及顿河方面军之第65集团军从谢拉菲莫维奇和克列茨卡亚地域实施突击,揭开反攻序幕。至日终前,西南方面军前进25~35公里;第65集团军因遭敌猛烈抵抗,仅前进3~5公里。20日,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第57、第51集团军及第64集团军左翼各兵团从萨尔帕湖至巴尔曼察克湖地域开始反攻,突破德军防御,保障快速兵团进入突破口。上述两个方面军的坦克和机械化部队向卡拉奇、苏维埃茨基方向迅猛对进,并在拉斯波平斯卡亚地域合围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一部(23日投降);近卫第1集团军、第5坦克集团军、第51集团军则向西南面和南面发展反攻,对整个德军斯大林格勒集团构成合围的对外正面。23日,西南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快速兵团在卡拉奇、苏维埃茨基、马里诺夫卡地域会师,合围德军第6集团军全部和第4装甲集团军一部共22个师另160多个独立部队,总计33万人。苏军步兵兵团到达后构成了绵亘的合围对内正面。30日前,苏军压缩合围圈,但由于兵力不足,未能从行进间分割和歼灭德军集团。与此同时,向西南和南面进攻的苏军沿克里瓦亚河、奇尔河、顿河、科捷利尼科夫斯基镇以北一线构成了500余公里的合围对外正面。

粉碎德军救援集团:12月12日,德军统帅部集中第57装甲军另4个步兵师和2个骑兵师从科捷利尼科夫斯基镇地域实施突击,以解救其被围军队。苏军随即发起科捷利尼科夫斯基战役(12月12~30日),将这股援军全部击溃。顿河中游的苏军为发展反攻,于16日发起顿河中游战役,歼灭5个意大利师另3个旅,击溃5个罗马尼亚师和1个德军师,重创德军4个步兵师和2个装甲师,迫使德军统帅部最后放弃解救被围集团的企图。至12月底前,沃罗涅日方面军左翼、西南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在合围对外正面击溃了驰援之敌,并将其残部击退150~200公里,从而为歼灭被围于斯大林格勒附近的德军创造了有利条件。

歼灭德军被围集团:1943年1月10日,顿河方面军(辖第66、第24、第65、第21、第57、第64、第62集团军,空军第16集团军)经猛烈炮火准备和航空火力准备后转入进攻,开始歼灭被围德军。第65集团军从西面向斯大林格勒方向实施主要突击。炮兵在苏德战争中首次以徐进弹幕射击支援步兵和坦克冲击。12日,苏军逼近德军位于罗索什卡河的第二防御地带。为突破该地带,第65集团军转移到第21集团军地带。方面军各兵团于15日重新开始进攻,17日前到达沃罗波诺沃、大罗索什卡一线,遇到德军顽强抵抗。经22~25日的激烈战斗,苏军粉碎德军在该地的抵抗。26日晚,第21集团军在马马耶夫岗西北坡与从斯大林格勒迎面进攻的第62集团军会师。德军集团被分割成南北两部分。31日,德军第6集团军南集群停止抵抗,保卢斯被俘。2月2日,北集群投降。

会战结局 会战中,德军第6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罗马尼亚第3、第4集团军,意大利第8集团军被歼灭。法西斯集团损失官兵近150万人,约占其苏德战场总兵力的1/4。苏军斯大林格勒会战的胜利扭转了苏德战场的局势,不仅成为苏德战争的转折点,而且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性转折的主要标志。苏军从此基本掌握战略主动权,开始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会战的胜利坚定了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必胜信心,巩固并扩大了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法西斯集团在斯大林格勒的失败,震撼了整个法西斯德国,动摇了仆从国对它的信任。

苏军在斯大林格勒的胜利,显示了苏军不断增强的军事威力和较高的军事学术水平。苏军最高统帅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战略指导和战役指挥。在防御阶段,构筑大纵深防御体系,适时占领防御阵地;及时前调预备队,组建新的方面军;不断实施反突击和反冲击,大量消耗敌人,阻止了德军进攻,为尔后转入反攻创造了条件。反攻开始前,最高统帅部适时制定周密的反攻计划,隐蔽实施反攻准备,正确选择主要突击方向和确定反攻时间。反攻中,3个方面军先后在7个地段上实施突破,使德军不能判明苏军主要突击方向和集中使用其预备队;各方面军和集团军之间密切协同,并以坦克军和机械化军组成快速集群,同时而迅速地构成合围的对内、对外正面,并在对外正面发展反攻;首次充分运用了炮兵进攻这一形式和单层徐进弹幕射击支援步兵和坦克冲击的方法;航空兵第一次采取进攻样式,并协同高射炮兵成功地实施了对被围德军集团的空中封锁等,从而保证了苏军在斯大林格勒的胜利。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失败,其军事上的主要原因是:战略企图与实力相脱节,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兵力部署分散,形不成进攻重点;后勤供应困难等。

毛泽东在《解放日报》点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历史教训[1]

(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四日)

十月四日,斯大林在答复美国新闻记者关于“苏联所存的抵抗力量如何”的询问时称:“我认为苏联抵抗德国匪徒的能力,如果不是较大的话,也不小于法西斯德国或其他任何

追求世界统治权的侵略国。”十月五日莫斯科《真理报》社论称:“斯大林格勒的抗战,粉碎了希特勒的巨大计划。该计划原定在迅速攻下斯大林格勒后,即向莫斯科、巴库前进。”这些话到十月八、九两日就证明了。十月八日,德军发言人宣布:“不再使用炮兵与工兵强袭斯大林格勒。”原因之一,是如十月九日苏联情报局所宣布的:“苏军业已突破斯大林格勒工业区的包围线,并据守新阵地。”原因之二,是如十月十日路透电所称:“昨日德军被迫转调进攻斯大林格勒的部分兵力至西北区,因该处正遭苏联解救军的不断攻击。”所有这些,就是说,红军由城内正面与北部侧面两方的夹击,迫使希特勒绝望于该城的进攻,而不得不在事实上一天一天把自己转入防御地位。还在一个多月前,一些人们就在匆匆忙忙地讨论高加索失守后的局势,他们对于苏、德两军的力量都是判断错了的。希特勒的“巨大计划”是有的,但这个计划正如《真理报》所说,被斯大林格勒的抗战所粉碎了。

希特勒的实力和他的野心之间的矛盾,是他失败的重要原因。这个矛盾,表现在他采取避实击虚政策上面。列宁格勒、莫斯科是被认为应该避开的,他就集中力量向着南线一隅。七月间他曾拼命争夺沃罗涅日,打不开,又避开它。拼命争夺克列茨基,又打不开,又避开它。于是攻击点集中到斯大林格勒与高加索北麓了,这是无可避开的了,又是打不开,又是要避开了。但这是最后的避开,就是说,被迫放弃攻势,转入防御地位,希特勒现在就是处在这样情况中。希特勒今天还没有发出停止进攻的一般声明,他也许还想最后挣扎一下,但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了。一切他所避开的地点,都成了红军向他进攻的出发点,目前红军就是从克列茨基到斯城北角一线向德军进攻的。这样将迫使希特勒最后地放弃他的一切战略进攻。

保卫斯城的直接战斗从八月二十三日德军渡过顿河河曲开始,但河曲战斗对保卫斯城的意义是极其重大的。整个七月份,德军由哈尔科夫打到顿河。这个期间,红军采取战略退却,德军毫无所得。七月三十日,柏林宣布德军在齐姆良斯克至罗斯托夫二百五十公里战线及顿河下游渡过顿河。不知是德军原先计划的,还是因渡河胜利冲昏了德将波克的头脑,他就从整个野战军中分出二十个师,向高加索方向猛追退却中的红军,八月中旬即达到库班河流域,但出于德军意外地遇到了红军的顽强抵抗。直到今天(十月十四日)德军只得到迈科普一个小油田。高加索北麓还有一个较大的油田叫格罗兹内的,同盟社还在八月十三日就说:“通至格罗兹内的进路非常平坦,目前所关心的问题,只是德军的进攻能否给予红军以充分时间彻底破坏该处油田。”可是从说这话到今天已整整两个月,希特勒对这个油田还是可望而不可即。至于为着想达到巴库一带吃这块最肥的天鹅肉,德军确曾冤枉地爬过高加索山隘。八月二十三日海通社宣称,“八月二十一日晨十时,德山岳部队在高达五千六百三十公尺的厄尔布鲁士山升起德国战旗”,表示法西斯吸血鬼们的狂喜。可是这面战旗,不知是送给红军了,还是法西斯们自己拖着溜下山去的,总之是一场空欢喜。听说波克现在被希特勒撤职了(十月九日路透电),那末,他的错误在哪里呢?或者第一条就是这个向高加索分兵吧。红军一方面坚决扼守顿河河曲,一方面却诱使波克祸水分一股流向库班河去,因此就减轻了对斯大林格勒的压力。

河曲战斗是从七、八月之交打起的,红军以极其英勇的奋战,直打到八月二十三日才放弃顿河东岸刻赤一带阵地。如果没有这一战,如果德军没有河曲二十三天的阻碍与极大的消耗,则斯城的直接保卫将是困难的。

从八月二十三日德军渡河至九月十五日德军打入斯城工业区,红军又在顿河与斯城间纵深五十至六十公里地带消磨了德军二十三天。没有这第二个二十三天的消磨,斯城的保卫也是困难的。

从九月十五日德军打入工业区,至十月九日红军路丁什夫部队突破该区德军阵线,二十四天中,是极端猛烈的巷战期间,红军以城内的巷战与北部的压力粉碎了德军的进攻。

从此希特勒整个地转入被动地位,他的实力与他的野心之间的矛盾最后地暴露出来,他将被这个矛盾所压碎。

九月三十日,希特勒在柏林体育宫演说中说到红军时,他只好这样说,“那是一个不知道慈悲的敌人,他们不是人类而是野兽”,表示他似乎曾经希望过红军向他讲慈悲似的。整个苏德战争已经证明:只要人们不对法西斯讲慈悲,就是说,多一点勇气,法西斯就会失败的,这就是历史的教训。

日本法西斯看了希特勒的惨败,将做什么感想呢?还是要到海参崴一带去碰一碰吗?那里靠得住又是不讲慈悲的。日本的实力与它的野心之间的矛盾,也是一定要把日本法西斯压得粉碎。

根据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四日《解放日报》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为延安《解放日报》写的社论。

斯大林:斯大林格勒是德国法西斯军队覆灭的起点。大家知道,德国人在斯大林格勒大激战以后,已经不能恢复自己的元气了。

罗斯福:他们的光辉的胜利制止了侵略的狂澜,成为同盟国反侵略战争的转折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