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序幕:哈尔可夫之战

莫斯科会战后,1942年春,随着泥泞季节的到来,漫长的苏德战线相对稳定了下来,但双方都在秣兵厉马,准备更大规模的战役,以争夺战略主动权。鉴于德军已无力发动全线进攻,希特勒打算集中兵力在战线南翼发动局部攻势,以夺取高加索的石油,并切断苏联与美英等盟国联系的物资供应线。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将军建议,如果再要发动攻势,就应针对莫斯科。然而,他的建议对希特勒已不再有多大份量。1942年4月5日,希特勒发布了第41号训令。训令规定:“一俟天气和地形条件具备,德军指挥官和部队的优势必将再次赢得主动权,迫使敌人就范。……坚持关于东方战局原来的基本方针。在中路放慢进攻速度;在北面,应攻陷列宁格勒,并与芬兰军队建立陆上联系;在战线南翼,应突入高加索地区。考虑到冬季会战的后果,可能使用的兵力兵器和运输状况,上述目标只能逐步达到。因此,目前应把所有可以动用的兵力集中到南段主要作战方向,旨在歼灭顿河前面的敌人,接着占领高加索地区的油田和通往高加索山脉的通道。”

为实施上述战略意图,德军最高统帅部对南线兵力进行了重组,撤消了原南方集团军群番号,新组建了A、B两个集团军群。A集团军群由利斯特元帅指挥,下辖克莱斯特上将的第1装甲集团军和鲁夫上将的第17集团军,由空军第4航空队进行空中支援,其任务是攻占高加索地区;B集团军群由包克元帅指挥,下辖霍特上将的第4装甲集团军、魏克斯上将的第2集团军和保卢斯上将的第6集团军,由空军顿河地区航空队进行空中支援,其任务是攻占斯大林格勒,掩护A集团军群的北翼。在A、B两个集团军群的后方,又有第二线兵力,由匈牙利第2集团军、意大利第8集团军和罗马利亚第3集团军组成。此外,在克里米亚地区,还有曼施泰因上将的第11集团军和罗马利亚第4集团军。总兵力计60个德国师,其中10个装甲师、6个摩托化师,另外还有43个师的附庸国部队。

按照希特勒的要求,德军最高统帅部拟定了1942年夏季南方作战计划,代号“蓝色作战”。其主要内容是:利斯特A集团军群以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团军为左翼,鲁夫第17集团军为右翼,分别从哈尔可夫南面和塔甘罗格北面向东和东南方向进攻,占领顿河下游的罗斯托夫,向高加索进军;包克B集团军群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和魏克斯第2集团军为左翼,保卢斯第6集团军为右翼,分别从库尔斯克南面和哈尔可夫北面向东和东南方向突击,占领顿河上游的沃罗涅日,向斯大林格勒前进。

苏军最高统帅部同样也在加紧准备1942年夏季战役。斯大林及苏军最高统帅部判断,1942年夏季,德军可能在莫斯科方向和南方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并以莫斯科为主要突击目标。因此,苏军最高统帅部决定将预备队的大部分兵力集中在莫斯科方向。苏军的战略意图是:近期进行积极的战略防御,但同时必须在克里米亚、哈尔科夫地区、利戈夫-库尔斯克方向,斯摩棱斯克方向,以及列宁格勒和杰米扬斯克地域实施一系列进攻战役。在讨论具体作战计划时,斯大林对西南方向总司令铁木辛哥元帅提出的西南方向进攻计划很感兴趣也全力支持。苏军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却表示总参谋部不同意这一计划,并说大本营不能,也没有足够的预备队提供给西南方向。斯大林立即打断了他的话,说:“我们岂能坐等德寇首先突击!必须在宽大的正面上先敌实施一系列的突击,这样才能摸清敌人的准备情况。我看,朱可夫提出的在西方方向上展开进攻,而在其它方向上实施防御,我认为这是个不彻底的治标办法。”最后,斯大林批准了铁木辛哥以西南方向兵力先敌实施哈尔可夫进攻战役的计划。该计划规定,从沃尔昌斯克地区和巴尔文科实施向心突击,一举夺取哈尔可夫并为解放顿巴斯创造条件。

1942年5月8日,曼施泰因上将指挥的德第11集团军首先在克里米亚发起了攻势,一周后占领了刻赤半岛,俘虏苏军17万人。7月4日,守卫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近10万苏军被迫向德军投降,德军占领了整个克里米亚。

5月12日,当刻赤半岛正在激战之际,铁木辛哥元帅指挥西南方面军和南方方面军,分别从哈尔可夫的东北和东南两面向哈尔可夫发起进攻。进攻开始时发展顺利,突破了德军防御,并于3昼夜内前进了25-50公里。斯大林很高兴,并据此谴责总参谋部,说险些因为总参谋的固执己见而取消了一次如此顺利的战役。但斯大林没能高兴多久。5月17日,德军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团军在第17和第6两个集团军支援下,从哈尔可夫南面向苏军侧翼发起反攻,并于5月23日合围了苏南方方面军的第9、第57集团军、西南方面军的第6集团军和博布金战役集群。至5月29日,被围苏军大部被歼。苏军西南方面军副司令员科斯坚科中将、第 57集团军司令员波德拉斯中将、第9集团军司令员戈罗德扬尼斯中将、战役集群司令员博布金少将阵亡。苏军共25万人被俘,损失坦克1249辆,火炮 2026门。

哈尔可夫之战拉开了斯大林格勒会战的序幕。德军旗开得胜,希特勒信心倍增;苏军损失惨重,斯大林懊悔莫及。

燃烧的顿河

6月28日,包克B集团军群左翼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和魏克斯第2集团军突然从库尔斯克向东攻击,直指顿河上游的沃罗涅日。6月30日,右翼保卢斯第6集团军也从哈尔可夫东北发起了进攻,向东南挺进,以斯大林格勒为目标。7月2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的前锋已逼进沃罗涅日。但希特勒突然改变了计划,决定不占领该城,他命令霍特在获得第2集团军的接替后,迅速转向南面沿顿河向斯大林格勒前进。包克元帅却想占领沃罗涅日,以彻底歼灭该地域内的苏布良斯克方面军主力,这使希特勒大为恼怒,当即撤消了包克老元帅的B集团军群司令之职,由第2集团军司令魏克斯上将接任,第2集团军司令则由萨姆斯将军继任。

高加索方向,利斯特A集团军群于7月9日发起进攻。其左翼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团军从哈尔可夫南面向顿尼兹河北岸进击。鲁夫第17集团军则从塔甘罗格北面向伏罗希洛夫格勒进攻。

由于刚在哈尔可夫之战中吃过德军合围的亏,苏军的许多部队生怕在陷入包围,仓惶后撤。哈尔德在7月16日的日记中写道:“在第1装甲集团军从西面,第4装甲集团军从北面的夹攻之下,敌军分成了几个集团,分别向各个方向逃窜,此时,在这个混战地区之东,大德意志和第24两个装甲师,正在向顿河赛跑,一路都不曾受到敌人的严重抵抗。”

7月17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推进到顿河中游,保卢斯第6集团军也前出到顿河大弯曲部。在高加索方向,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团军渡过了顿尼兹河,向顿河下游的罗斯托夫前进,鲁夫第17集团军则占领了伏罗希洛夫格勒。

然而,希特勒再次改变了计划。他认为斯大林格勒无需那么多兵力,遂于17日命令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从斯大林格勒方向南下,转隶A集团军群,以支援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团军强渡顿河下游。这样,斯大林格勒方向的进攻部队就只剩下了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而第6集团军的动量却又有赖于第4装甲集团军的合作。对此,英国军事史学家富勒写道:“和1941年一样,因为分散了兵力,希特勒自己毁灭了他的战役。1941年,他因为调动古德里安的装甲兵团去参加基辅会战,才使他未能攻下莫斯科。这一次又是因为调动了霍特的装甲集团军,从顿河中游到下游去,结果遂使他未能攻克斯大林格勒。”利德尔·哈特也在其《战略论》中写道:“假使朝斯大林格勒方向进攻的第4装甲集团军,不分兵向南,以协助第1装甲集团军在攻向高加索的路程上,作渡过下顿河的企图,那么在7月间,德军也许早已轻松的攻占了斯大林格勒……而等到第4装甲集团军再回转过头向北进攻的时侯,俄国人在斯大林格勒已集中兵力,严阵以待了。”

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继续向斯大林格勒前进。该集团军辖有6个军,其中两个装甲军,计14个师约27万人,近500辆坦克,3000门火炮和迫击炮,由第4航空队1200架作战飞机进行支援。

斯大林格勒原名察里津,1918年后改称斯大林格勒。它位于伏尔加河下游西岸,距顿河大弯曲部以东约60公里。伏尔加河与顿河成“儿”字形,左边一画是顿河,向西南注入亚速海,右边一画是伏尔加河,向东南注入里海。斯大林格勒是苏联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水陆交通的中转站,也是来自高加索的石油转运站和重要的军事工业基地,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另外,因为它叫斯大林格勒,所以斯大林决心要守住这个城市。

苏军最高统帅部于7 月12日在西南方面军原有基础上组建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由铁木辛哥元帅任司令员(7月23日起改由戈尔多夫中将接替),担负斯大林格勒方向的防御任务。该方面军编成内有从大本营预备队调来的第62、第63、第64集团军,原西南方面军的第21、第28、第38、第57集团军残部,第13、第22、第23 坦克军,以及空军第8集团军和海军伏尔加河区舰队。计12个师约16万人、2200门火炮和迫击炮、近400辆坦克和454架飞机。

1942年7月17日,苏德双方在斯大林格勒远近地展开了激烈的交战,会战正式开始。德第6集团军在保卢斯上将指挥下,以第8步兵军和第14装甲军为北突击集团,以第51步兵军和第24装甲军为南突击集团,向苏军62集团军实施包围突击。同时,以部分兵力向苏军第64集团军发起佯攻,以吸引苏军的注意力。 7月23日,德军突破苏军第62集团军右翼,合围了该集团军的2个师,前出到斯大林格勒西面的顿河河岸。斯大林再也按捺不住对铁木辛哥元帅的失望,撤消了他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员的职务,由第64集团军司令戈尔多夫中将接任,并派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上将作为最高统帅部代表前往斯大林格勒协助指挥战事。斯大林还决定将预备队的坦克第1和第4集团军火速调往斯大林格勒地域,又从远东调来10个师加强斯大林格勒的防御。随后,斯大林于7月28日发布了第227 号命令,严厉要求苏军部队“绝对不许后退一步!”

7月25、27日,苏军以刚开来的坦克第1和第4集团军进行反突击。德第6集团军由于缺少装甲兵力的支援,被迫转入防御态势。

7月30日,希特勒又作了一个影响命运的决定。他宣布:“因为高加索的命运是将要在斯大林格勒决定,所以由于这个会战的重要性,遂有从A集团军群抽调兵力以增强B集团军群之必要。”于是,霍特的第4装甲集团军又归还给B集团军群,并于8月1日奉命沿科捷尔尼科沃--斯大林格勒铁路向东北方向进击,当天迅速突破了苏第51集团军的防线,占领了蒙特纳亚。8月3日,霍特攻占了科捷尔尼科沃,接着又于5日突破了苏第64集团军的防御,前出到阿勃加涅罗沃地域,但之后遭到了苏军越来越顽强的抵抗和反击,霍特只好放弃了独立攻占斯大林格勒的想法,于8月9日转入守势。

8月5日,苏军最高统帅部决定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改组为东南、斯大林格勒两个方面军,由华西列夫斯基上将统一指挥。东南方面军由叶廖缅科上将指挥,编成内有第64、第57、第51集团军,以及坦克第1集团军、坦克第13军和空军第8集团军。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仍由戈尔多夫中将指挥,编成内有第63、第62、第21集团军,以及坦克第4集团军、坦克第28军和空军第16集团军。

8月19日,保卢斯和霍特重新发起了进攻。保卢斯第6集团军从斯大林格勒西北面的特列赫奥斯特罗夫卡亚向东南攻击,22日突破苏第62集团军在韦尔加奇和彼斯科瓦特卡地段的防线,强渡顿河,占领了卡拉奇,23日推进到斯大林格勒北郊的叶尔佐夫卡地域,前出到伏尔加河,将苏第62集团军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主力分割开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从南面的阿勃加涅罗沃地区向北进攻,突破了苏第64集团军的防御,29日进至城南的加夫里洛夫卡地域,其前锋已前出到京古塔车站。9月2日,保卢斯第6集团军右翼与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左翼在旧罗加奇克地区取得了联系。与此同时,德第4航空队出动了大批飞机,将斯大林格勒炸成了一片火海。

鉴于斯大林格勒异常严峻的形势,斯大林决定给朱可夫一个副最高统帅的头衔,到斯大林格勒坐镇指挥,并决定立即调拨第24、第66集团军和近卫第1集团军开赴斯大林格勒。8月29日,朱可夫飞到斯大林格勒,立即着手组织第24、第66集团军和近卫第1集团军的反击行动。9月3日,斯大林致电朱可夫:“斯大林格勒的形势恶化了。敌人距斯大林格勒3俄里(1俄里=1.06公里)。如果北部集团部队不立即援助,斯大林格勒就有可能在今天或明天被攻占。应要求位于斯大林格勒以北和西北的各部队司令员立即突击敌人和援助斯大林格勒的军民。不得有任何迟缓。现在迟延就等于犯罪。应将全部飞机用于援助斯大林格勒。斯大林格勒剩下的飞机很少了。”

9月5日拂晓,朱可夫将3个新锐集团军投入反击。激烈的战斗持续到傍晚,苏近卫第1集团军才前进了2-4公里,而第24集团军几乎仍停留在原阵地。当晚,斯大林以强硬的口气命令朱可夫:“继续冲击,你们的主要任务是把尽可能多的敌人调开斯大林格勒。” 9月6日,苏军再次发起冲击,但是,这次冲击又一次被德军击退了。9月10日,苏军试图从北面实施突击,恢复同第62集团军的联系,又遭到失败。 9月12日,斯大林召集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开会,讨论斯大林格勒的局势,一致认为:“必须寻求另一种解决办法。”

在高加索方向,利斯特A集团军群以高速前进。8月9日,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团军占领了梅柯普油田。8月22日,克莱斯特的士兵在海拔18526英尺的厄尔鲁斯山峰上升起了第三帝国的万字旗。8月25日,克莱斯特部又攻占了莫兹多克,距格罗兹尼四周的苏联最大产油中心只有50英里,距里海也只有100英里。8月31 日,希特勒要求A集团军群司令利斯特元帅倾其所有的力量向格罗兹尼作最后进攻,尽快拿下油田。但德军冲击力迅速下降,进展缓慢。9月9日,希特勒免去了利斯特元帅的A集团军群司令的职务,由第1装甲集团军司令克莱斯特上将接任,第1装甲集团军司令则由麦肯森将军继任。克莱斯特上任后,虽然竭尽全力,也无法再前进一步。因为冲击力丧失的主要原因是缺乏燃油。莱斯特说:“因为黑海航路相当不安全,所以我们的补给大部分是必须从罗斯托夫‘瓶颈’用铁路运来,有一部分是靠空运,但其总量还是不足以维持前进的动量。”

此时,德军在苏联南部的战线是从库尔斯克和沃罗涅日起,通过斯大林格勒到莫兹多克,长达1250英里以上。再加上从库尔斯克到列宁格勒之间的800英里,德军在苏联的战线全长已在2000英里以上,而以德国的兵力和资源,根本就不足以维持如此长的战线。特别危险的是,从斯大林格勒沿顿河上溯至沃罗涅日共长350英里,竟毫无掩护。德国自己腾不出兵力来填补这个缺口,只得在这一线部署了附庸国的3个集团军:匈压利第2集团军在沃罗涅日南面;意大利第8集团军在东南面更远一些的位置;罗马利亚第3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正西、顿河湾曲部的右侧。希特勒并非不知道这些装备和战斗力都极差的附庸国部队是不足以担负这个任务的,但他却深信只要能迅速攻克斯大林格勒,则即可抽出足够的兵力。哈尔德却不同意他的看法,认为斯大林格勒是不可陷入的,力主放弃这个作战,并向西撤退。希特勒当然不肯听从。结果,哈尔德被免去了陆军总参谋长的职务,原驻法国的德军总司令库特·蔡茨勒上将被任为陆军总参谋长。

9月12日,希特勒从东普鲁士飞抵乌克兰的文尼察,召见了B集团军群司令魏克斯上将和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上将,命令他们于9月13日对斯大林格勒发起新的进攻,并决定从高加索方向抽调9个师加强给第6集团军。希特勒强调:“要尽快把那座城市拿到自己手里,不要让它变成人们长期瞩目的焦点,更不能让它牵扯我们更多的精力。要知道,德国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攻不破的堡垒

9月13日,德军开始攻城。保卢斯第6集团军担当主力,从城北实施猛烈突击。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则从城南推进,策应保卢斯在城北的主攻。14日,德军从城北突入市区,与守卫该城的苏第62集团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15日,德军对马马耶夫高地实施重点突击。该高地是斯大林格勒地势最高的一块地方,从这里可以俯瞰和控制全城,崔可夫中将的第62集团军司令部即设在这里。经过一天激战,德军占领了马马耶夫高地,但在16日,苏近卫第13师渡过伏尔加河进入斯大林格勒,突然向德军发起反冲击,又夺回了该高地。9月25日,德军占领了市中心,27日冲进了北部工厂区,并重新占领了马马耶夫高地,但在29日又被苏军夺回。以后的战斗更加激烈。德第6集团军的一位叫汉斯·德尔的军官在《进军斯大林格勒》一书中写到:“敌我双方为争夺每一座房屋、车间、水塔、铁路路基,甚至为争夺一堵墙、一个地下室和每一堆瓦砾都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其激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甚至第一次世界大战也不能相比。我们早晨攻占了20公尺,可是一到晚上,俄国人又夺了回去。”

9月28日,苏军最高统帅部决定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改称顿河方面军,司令员为罗科索夫斯基中将;东南方面军改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员为叶廖缅科上将;近卫第1集团军扩建为西南方面军,司令员图瓦京中将。副最高统帅朱可夫大将和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上将奉命秘密拟制反攻计划。

苏军狙击战术在斯大林格勒攻防战中达到巅峰

二次大战初期的欧洲战场,大部分时间发生的是大兵团的运动战,狙击手能发挥的地方很少,势如破竹的德军根本就没想到有使用狙击手的必要。

当德军开始入侵苏联后,苏联想尽各种办法来延迟德军的攻势。他们大量训练狙击手,用于打击德军的士气。苏联人的狙击战术和德军狙击手在一次大战中的做法类似,并不很重视600米以上的远距离狙击,而是把焦点放在中、短距离直接支援小单位作战的狙击战术

上。

红军狙击战术的成功在斯大林格勒攻防战中达到巅峰。当时他们在城内大工厂中设立狙击学校,现炒现卖,大量速成的狙击手把德军第6集团军引入巷战的泥沼中,使德军无法快速攻占整个市区,为朱可夫元帅提供了准备反击的充分时间。这时也上演了一出二次大战中最具戏剧性的狙击手对抗赛。著名的苏联狙击手——所特舍夫(242次击杀纪录)使用两人小组的战术,成功地狙杀了单枪匹马行动的德军知名狙击教官科尼格少校,对红军的士气是一大鼓舞。

当德军在东线开始遇到红军的狙击手时,他们感到的震撼不下于1914年的协约国部队。为了对付苏军狙击手的威胁,德军方面大量增加狙击手学校及狙击手的数量,并且对狙击手给予特别的奖励。例如在1944年纳粹党卫军给有50次击杀纪录的狙击手奖励一只手表,100次击杀纪录的奖励一支猎枪,150次击杀的则可以被邀请跟党卫队的头子希姆莱本人一同去猎鹿。

在盟军方面,英军一开始也不很重视狙击,直到在北非碰到德国狙击手的威胁后才开始动手弥补。不过也一直等到1943年9月才正式成立第一所狙击学校,美国陆军则根本就是放牛吃草,任由各部队自己决定狙击战术的发展与运用。这样的结果是,当盟军在意大利和法国登陆后,德军的狙击手一直是很大的威胁。不论是意大利半岛中北部的山区,还是诺曼底星罗棋布的农场果园,到处都弥漫着突然死亡的阴影。直到战争后期进入运动战阶段,德军狙击手的威胁才相对地减少。

在太平洋战场上,日军狙击手的威胁则又大大不同。由于日军狙击手常抱定必死的决心,往往潜伏在美军阵线之后,等待最有价值的目标,对于美军士气的影响极大。在草木茂密的丛林环境中,要发现隐蔽良好的狙击手本来就很不容易,而日军97式狙击枪(38式步枪的狙击型)的枪管很长,子弹的装药量却不大,在弹头出口前几乎都已经完全燃烧殆尽,枪口不会产生太多烟气或是炽焰,这使得判断射手藏身的位置更加困难。不过,日军的狙击手通常没有经过良好训练,而且他们常藏身在树上,没有退路,即使狙击成功,自己往往也活不了。

和陆军不同的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对于射击一向就非常重视,虽然没有正式纳编狙击手,却对精确射击在战场上的应用早有准备。所以,当陆战队在1942年登陆瓜达尔卡纳尔群岛之时,部队已经有了装上瞄准镜的狙击枪。只是由于丛林环境的限制,通常无法用以担任反狙击的任务,而用来掩护支援小部队作战。美军在太平洋岛屿上的反狙击做法多半是使用密集火力轰击可疑地区,例如以37毫米反坦克炮使用特制的散弹来肃清茂密的丛林顶冠就十分有效。

英军在二次大战时仍然使用P—14作为狙击枪。而日军的97式狙击枪和美军的M1903A4狙击枪,基本上都是模仿毛瑟的设计。美军后来也发展了格兰特步枪的狙击型;不过它们所配备的瞄准镜倍率只有2.2倍,最多只能进行中距离的狙击。海军陆战队除了使用陆军发展的狙击枪外,也自行选用温彻斯特M70型猎枪配上8倍瞄准镜作为狙击之用,效果不错。

除了日间狙击之外,德国和美国也都各自发展夜间狙击用的装备。德军制造了代号为“吸血鬼”的ziel8eraetl299型红外线夜视镜,可安装在StG44突击步枪上;这款夜视镜曾经在1945年初投入实战试用,不到一个班的德军在德西黑森林地区把英军整整1个排的巡逻队消灭了一半以上。美军则发展了红外线照明灯及红外线瞄准镜T—120,配备在M3卡宾枪上用于夜间狙击。这些夜视装备中,约有200具赶上了琉球登陆战;据称在开战的第一周内,伤亡的日军中有30%倒在这些配有夜视狙击镜的枪下。

虽然在二次大战中各国多多少少都承认有使用狙击手的需要,但仍然是5分钟热度,等到二次大战一结束,用生命鲜血换来的宝贵教训又被忘个精光,狙击被冷藏起来。只有苏联和英国例外。苏联基于二次大战中的经验,对狙击非常重视;在二次大战后,狙击手已经是红军正式编制中的一部分。他们和西方不太一样,通常都配备在连、排级,直接支援小部队作战。英军则在大英帝国分崩离析之际,频频出动海外作战,处处都需要狙击手。因此皇家海军陆战队与伞兵等精锐部队都还维持着狙击手的训练与编制。

飘雪的伏尔加河

苏军最高统帅部自9月底开始准备大反攻,并向斯大林格勒方向秘密调集了大量兵力。至11月中旬,在斯大林格勒地域的苏军计3个方面军143个师110.6万人,计15500门火炮和迫击炮,1463辆坦克和强击火炮, 1350架飞机。 11月13日,斯大林批准了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拟制反攻计划,并亲自给这个计划取代号为“乌兰”。该计划规定:西南方面军由图瓦京中将指挥,其任务是从顿河西岸的谢拉莫菲维奇和克利茨卡亚地域桥头阵地实施主攻,突破罗马利亚第3集团军防御,直插顿河东岸的卡拉奇;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由叶廖缅科上将指挥,其任务是从斯大林格勒南面向西北突击,突破罗马利亚第4集团军防御,与西南方面军在卡拉奇会师,完成对德第6集团军的合围;顿河方面军由罗科索夫斯基中将指挥,其任务是从斯大林格勒西北面向东南实施辅助性突击,掩护西南方面军的主攻。反攻日期定为:西南方面军和顿河方面军为11月19日,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为 11月20日

11月19日,图瓦京的西南方面军和罗科索夫斯基的顿河的方面军在纷飞的大雪中发起了反攻,很快突破了负责掩护德第6集团军侧翼安全的罗马利亚第3集团军的阵地,一天之内向前推进了20多公里。20日,叶廖缅科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也转入反攻,突破了罗马利亚第4集团军的防线,向北直趋卡拉奇。22日,西南方面军开始分批渡过顿河。23日,西南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在卡拉奇会师,从而切断了德第6集团军的后方交通线。至30日,苏军3个方面军将德第6集团军的第4、第8、第11、第51步兵军和第14装甲军计5个军22个师,约27万人合围在斯大林格勒150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

当德军最高统帅部接到苏军发起反攻的消息后,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将军力劝希特勒下令保卢斯撤出斯大林格勒,他几乎已经把元首说服了。然而,空军司令戈林元帅却向希特勒保证说,他可以保证第6集团军的空中补给,要多少有多少。希特勒遂下令保卢斯坚守阵地,并命令他这个集团军今后改称“斯大林堡垒”集团军。

11月21日,希特勒下令将曼施泰因元帅的第11集团军扩建为顿河集团军群,由曼施泰因元帅任司令,并把保卢斯第6集团军、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和罗马利亚第3、第4集团军交与他指挥。希特勒在命令中指示:“顿河集团军群当前的任务,就是使敌军的攻势停顿,并夺回原已失去的阵地。”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曼施泰因认为,德军唯一成功的机会在于第6集团军从斯大林格勒向西南突围,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则从斯大林格勒以南的科捷尔尼科沃向东北进攻,夹击叶廖缅科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然后再旋转过来攻击图瓦京的西南方面军的右翼。但希特勒表示决不从伏尔加河撤退,第6集团军必须留在斯大林格勒,而曼施泰因必须杀开一条血路,打到斯大林格勒。

12月12日,曼施泰因元帅怀着沉重的心情,发起了代号为“冬季风暴”的反攻。德军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为先导,于12月16日突破了苏军第51集团军在阿克赛河上的防线。至12月19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所属的第57装甲军已突进到离南面包围圈30英里以内的地方。此时,曼施泰因发现自己也有被数倍于己的苏军包围的危险。于是,他决定不顾希特勒的将令,下令保卢斯立即向南突围与第4装甲集团军会合。然而保卢斯在没有接到希特勒的直接命令之前,没有突围的意图,他以燃料不足为由拒绝了曼施泰因的命令,放弃了这最后一次机会。12月27日,霍特第4装甲集团军在苏军的强大攻击下,终于退回了原来的阵地,曼施泰因的“冬季风暴”宣告失败。

12月29日,保卢斯派第14军军长胡比中将飞出包围圈去晋见希特勒,把第6集团军的情况当面向元首汇报。但希特勒还是命令第6集团军死守斯大林格勒,直到明年春天为止。同日,由于蔡茨勒的一再要求,希特勒终于同意把A集团军群从高加索撤出。

1943年1月初,天气更为恶劣,温度已降到零下45摄氏度。德第6集团军的空运补给越来越少。它每日需700吨的补给量,而戈林实运到的,平均每天不到 100吨,1月6日只运来了45吨。德第6集团军濒于弹尽粮绝的境地。口粮的分配已减到了能够维持生活的标准之下;炮兵的弹药开始感到缺乏;医药品和燃料都已经用尽;数千人患上伤寒和痢疾,而冻伤的人就更多。

1月8日,苏顿河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中将向德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上将发出最后通牒,敦促其投降。保卢斯电告希特勒,要求准予他相机行事,但希特勒驳回了他的请求。10日,罗科索夫斯基的顿河方面军向被围的德第6集团军发起了代号为“指环”的进攻。1月22日,苏军占领了古门拉克机场,第6集团军的空运补给完全中断了。保卢斯向希特勒报告说:“部队已不能支持了,继续抵抗已毫无意义,请准允我们投降。”他得到的答复是:“投降是不可能的,第6集团军应在斯大林格勒尽到其英勇的责任,直到最后一人为止。”曼施泰因力劝希特勒批准第6集团军残部投降,他说:“是该结束这个英勇战斗的时候了,我的元首!我认为第6集团军为了牵制俄军已经尽了最后的努力,继续抵抗已经没有意义了。”而希特勒向曼施泰因解释说,不允许投降,“一来即使包围圈中的德军分成几个较小的单位,也还可以抵抗相当长的时间;二来,俄国人根本不会遵守对第6集团军投降后所许下的诺言。”

1月30日,希特勒授予保卢斯元帅节杖,以鼓励其继续抵抗下去。他对约德尔说:“在德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元帅被生俘的。”

1月31日,保卢斯向总部发出最后一份电报:“第6集团军忠于自己的誓言并认识到自己所负的极为重大的使命,为了元首和祖国,已坚守自己的岗位,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同日,苏军第64集团军的第38摩步旅打到了保卢斯的司令部,第6集团军司令部发报员自己决定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俄国人已经到了我们地下室的门口,我们正在捣毁器材。”最后用国际电码写上“CL”,表示“本台停止发报”。

苏军在地下室外叫第6集团军司令部人员投降,第6集团军参谋长施密特将军接受了要求。施密特问保卢斯:“请问陆军元帅,还有什么话要说吗?”保卢斯无话可说,只好投降。2月1日,在斯大林格勒城北的第11军残部也投降了。至此,斯大林格勒会战结束。德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元帅,步兵第4军军长普费费尔中将、第51军军长库尔茨巴赫中将、第295师师长科尔费斯少将等23位将官,2000名校级以下军官和9万名士兵被俘,约14万人死亡,只有3万余伤患者事先陆续空运撤出。而被俘的9 万多人也大部分死于苏军战俘营,能活到战后的,不过几千人而已。

斯大林格勒会战后,德军完全丧失了苏德战场的战略主动权,正如德国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将军所说的:“我们在斯大林格勒损失25万官兵,那就等于打断了我们在整个东线的脊梁骨。”

斯大林格勒会战相关资料

前苏联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曾利用老鼠作为武器

据俄罗斯《真理报》报道,人类于1911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现兔热病的病菌。人类在接触到被感染的动物后也将被感染。在感染此病后,人类将出现头疼、疲劳、恶心、食欲下降、肌肉疼痛等症状,最终会导致威胁生命的并发症。

前苏联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斯大林格勒战役对德军保罗斯军团使用过这种武器。前苏联军队使用老鼠在德军中传播兔热病。这种武器取得的效果非常惊人:保罗斯不得不中

止了对斯大林格勒的攻势。档案文件称,在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后被抓获的德军战俘中有百分之百十的人出现了兔热病的症状。不幸的是,使用“老鼠武器”来对付德军也有不利的一方面:这种疾病很快在前线蔓延,许多苏联士兵也感染了兔热病。

苏联科学家在二战后继续对兔热病病菌进行了研究。军事生物学家在七十年代使这一病菌更加完善,其毁灭力大为提高。

不过,俄罗斯医学专家并不认为兔热病病菌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生物武器,因为如果这一疾病得到及时的正确治疗,那么人体就会产生一种终身的免疫力。此外,一名感染此病的个人不会对其它人产生威胁。阳光的直接照射能够在三十分钟内就能杀死这种病菌。病菌在沸水中一二分钟内就会死亡。消毒液能够在三至五分钟杀死病茵。目前使用的抗生素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杀死病菌。

另据中新网报道,英国科这家最近发现兔热病病菌中含有世界其它有机体中没有的基因。科学家已经解密了这种基因:人类将很快研制出对付兔热病的疫苗。这将使兔热病难以成为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苏军在斯大林格勒会战中用军犬攻击德军坦克

狗是人类最忠实的动物之一。相传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用狗参与作战。公元16世纪,西班牙人成功地用狗攻克了不可一世的法国骑兵。一战中,德、法等国都建立了军犬勤务部队,利用狗夜间传递情报,充当“交通员”,保障了军情的下达。二战中,被征召服役的军犬达25万条以上,其中仅苏联就有6万多条军犬参战,还建立了4个反坦克军犬连,它们送情报、运弹药、荡除了703座城镇的地雷,营救负伤官兵达69万人次,创造了用军犬炸毁德军300多辆坦克的光辉战绩。

1942年夏天,德军在莫斯科战役中失败以后,利用英美尚未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有利战机,集中600多万人、3000多辆坦克和大量的火炮、飞机,企图发动新的进攻,夺取苏联战略要地。当时,德军除了使用飞机、大炮对斯大林格勒进行狂轰滥炸外,还以集群坦克为主要突击力量,向苏军地面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苏联军事将领们面对德军凶猛的坦克,不知所措,一时想不出对付其的良策。在这危急关头,苏军警犬学校派来了4个军犬连,共计500多条经过专门训练的军犬。于是,苏军就想出了用军犬去炸德军坦克的妙计。训练人员将食物挂在坦克下面,让狗去寻找,饱餐一顿。这样时间一长,狗一见坦克就垂涎三尺,拼命跑过去。苏军就在狗身上绑上炸药,待到德军坦克接近苏军阵地时,只见众多军犬如猛虎下山,有的直冲德军坦克,有的曲折腾跃扑向目标,还有的为躲避德军坦克火力的扫射,充分利用有利的地形和路线,秘密地接近德军坦克,将其炸毁。

正因为军犬在二战中屡建奇功,战后才引起各国的重视。目前,法国陆军第132团编制了“爱犬者”的部分成员。它们主要任务是在全球的战区保护重要人物、嗅查可疑人物身上的爆炸物和武器。这些军犬由军队精心挑选购入,它们一般介于18个月到3岁大,并且训练军犬时只由一名士兵发号施令,以便能建立最大的理解和使之最少机会受到扰乱和欺骗。而这些军犬的最大的犬齿通常会镶钢针。据动物牙医表示,正如人类镶假牙一样,军犬镶钢牙的原因,只是替代断裂了的牙齿。当然,动物牙医不会将钢牙磨利。训练犬所能担当的职位,就要看其性格和灵敏程度。它们普遍是担任守卫的工作和在军事区内执行监视的任务。如果有幸升职,则会成为侦察犬,其任务是在200米内嗅出敌人,追踪犬在工作时毋须用牵引带,让它们追寻最少10米外的气味,以使在任何地形都可以保持追踪,嗅探地雷。经过全部训练后,只有少数的犬晋升,执行“有吸引力”的防卫工作,所以必须配备一种用钢覆盖的武器即“钢牙”,足以让它们击倒敌人。第132团每次都会训练约400只狗,这是此团延续久远的传统。法军在阿尔及利亚作战期间,军犬的杀伤力到达了极点。当时有7500只军犬参与严峻的山区战斗,但这次战争标志着接近20年的严厉的犬只训练,终于结束。直至80年代初,人犬结合作战才再次推行,而且数目达1800只。另外,针对当前国际恐怖主义给人类造成的灾难,日本于近几年组建了“军犬反恐怖突击队”,主要是利用军犬搜查恐怖主义者活动的地点和住宅,嗅出恐怖公义携带的炸药等爆炸物品,为日本反恐怖活动提供线索,以便一网打尽。然而,狗虽然是主人最忠实的朋友,有时也会出现使其主人不满意的行为,把朋友变成敌人。二战中,苏军许多身系炸弹的军犬一上战场,面对德军坦克的疯狂射击,竟置滚滚而来的敌人坦克于不顾,反而凋转头来直奔苏军坦克并炸毁了多辆。苏军坦克不得不未战先迟。经过分析,原来这些“军犬敢死队员”只认得苏军但克,不认识德军坦克。后来苏军改变了训练方法,把其坦克模拟成德军坦克,狗才听了话。

二战中斯大林格勒会战与“黄金分割律”的关系

“0.618”一个极为美丽而神秘的数字,它是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数学家毕达哥拉斯于2500多年前发现的,古往今来这个数字一直被后人奉为科学和美学的金科玉律。在艺术史上,几乎所有的杰出作品都不谋而合地验证了这一著名的“黄金分割律”,无论是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美轮,还是中国古代的兵马俑,它们的垂直线与水平线之间的关系竟然完全符合1∶0.618的比例。尤其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国内外许多学者研究表明,“0.618”还始终与军事发展有不解之缘,而且常常与战争不期而遇。

编配结构锁定“0.618”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横扫欧亚大陆令人惊叹。经过研究发现,蒙古骑兵的战斗队形与西方传统的方阵大不相同,在他的五排制阵型中,重骑兵和轻骑兵为2∶ 3,人盔马甲的重骑兵为2,快捷灵活的轻骑兵为3,两者在编配上恰巧符合黄金分割律。

欧洲人是最早有意识地把黄金分割律运用于宗教和艺术方面的,而在军事上的应用是从黑火药时期开始的。那时滑膛枪呈现出取代长矛之势,率先将滑膛枪兵和长矛兵对半混编的荷兰将军摩利士未能突破传统阵型的羁绊,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对这种正面强翼侧弱的阵型进行调整后,使瑞典军队变成了当时欧洲战斗力最强的军队。他的做法是,在摩利士将军原来的216名长矛兵与198名滑膛枪兵混合编组的基础上,再增加96名滑膛枪兵,这一改变,顺应了科技发展和武器装备进步对战术发展的影响规律,突出了火器在战斗中的作用,使之跨越了冷热兵器时代的分水岭。198+96名滑膛枪兵与216名长矛兵之比,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了黄金分割律的神奇作用。

间瞄火炮的最大射程如果为17公里,则其最佳射击的距离在11公里左右,为最大射程的2/3。遂行进攻战斗任务时,炮阵地的配置位置距离敌防御前沿一般应为火炮最佳射程的2/3,在7公里左右,正遵循了黄金分割律。在进攻战斗中,第一梯队的兵力兵器约占兵力的2/3,第二梯队约占1/3;在第一梯队中,主攻方向所得到配属和加强通常为总量的2/3,助攻方向则为1/3。防御战斗中,第一道防线的兵力兵器通常为总数的2/3,第二道防线通常为总数的1/3,也正是在悄然重复着黄金分割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