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神风”一词源于13世纪,忽必烈两次亲率远征舰队攻打日本九州,皆遭遇强台风,船毁人亡,大败而归。而崇尚神灵的倭国子民,认为救日本于转瞬的暴风是“神风”。

1944年10月17日,“神风特攻”之父、日本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大西泷三海军中将抵达美军大反攻的前线菲律宾。两天后,大西泷三召集第一航空舰队第203航空队开会,组织“驾机撞舰”的特别攻击队,取名为“神风特攻”队。“神风特攻”是日本行将灭亡时的一个畸形产物,狂徒们叫嚣:“在这非凡的时代,不能不掀起一阵神风。”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笨重的日军三菱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在大势已去情况下,只能用作自杀机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日海军九九式舰载俯冲轰炸机,是作为舰攻自杀机的首选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灵活机动的日军的“零”式战斗机,经常被用作自杀机

在开战早期,日本人并没有组织这种攻击机队,的自杀飞机是飞行员所驾驶的轰炸机或鱼雷机,还有少量的战斗机,当飞行员或飞机被敌军飞机或舰炮击伤受损后不能返航时,受过武士道精神熏染的日本飞行员抱着必死之心驾机(带弹或不带弹)撞向对方大型军事目标(在海战中主要是航空母舰)。首开先例的是日军在偷袭珍珠港战斗中,日军飞行员饭田房太郎中尉驾驶负伤战机撞击美军机场机库。以后效仿者层出不穷,但是,大规模、有组织地自杀攻击,则始于莱特湾海战,首开恶端,硫磺岛战役冲绳岛战役中达到了顶峰。

“神风特攻”队的自杀攻击形式主要分为四种:一是亡命徒飞行员驾驶各种各样的飞机,甚至连木质双层翼飞机也带上炸弹,更有甚者带上汽油瓶(罐)参加自杀性攻击,主要是飞机上装载烈性炸药2200磅(1000千克)置于座舱之前,当发现攻击目标,就连人带机撞下去,机头触及目标即发生剧烈爆炸;二是“震洋”自杀艇,由一人操纵,往往利用夜幕以30节的速度冲向敌舰,同归于尽。这种艇长6米,装载两个250磅(113千克)的深水炸弹;三是“樱花弹”,长6.1米,翼展5米,头部装1200千克TNT炸药,动力为三部火箭加速器。“樱花弹”是一个单向飞行的人为操纵的滑翔炸弹,出击时,将其悬挂在双引擎轰炸机的机腹下,带至作战区域点火放飞冲向敌方目标。一旦与母机脱离,由于其速度快,体积小,几乎无法将其击落。美军称其“傻瓜弹”。四是“回天”自杀鱼雷,此鱼雷与“震洋”自杀艇和“樱花弹”极为相似,由一人操纵普通鱼雷,利用夜间高速撞向敌舰。

莱特湾海战中,日军的第一次自杀机特攻,首先被击沉的是美护航航空母舰“圣洛”号,同时被击中的还有美护航航空母舰“圣梯”号、“苏万尼”号、“卡里宁湾”号,给美军舰队带来了巨大威胁和伤害,也使美海军官兵陷入异常险恶恐惧的处境之中。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军配备的舰载四联装40毫米博福斯速射炮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舰艇57毫米防空炮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在莱特湾海战中,被日军自杀机攻击的美护航航空母舰“圣洛”号起火爆炸后沉没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航空母舰“艾塞克斯”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日军自杀飞机冲向美航空母舰“艾塞克斯”号

硫磺岛战役中,日军自杀机击沉了美护航航空母舰“俾斯麦海”号,美护航航空母舰“隆加角”号被撞成重伤,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在硫磺岛战役中, 被日军自杀机攻击的美护航航空母舰“俾斯麦海”号起火爆炸后沉没

冲绳岛战役期间,日军将冲绳之战航空兵的敢死攻击定名为“菊水特攻”,共出动特攻自杀飞机2393架,进行了十次“菊水特攻”,决心以大批自杀机去“一机换一舰,名传千秋”,企图首先摧毁美舰队及登陆舰群。

被日军自杀机击沉击伤的盟军舰船有:

被撞伤:美航空母舰“黄蜂Ⅱ”号、美航空母舰“勇猛”号、英航空母舰“不屈”号、英航空母舰“光辉”号、美航空母舰“邦克山”号、美航空母舰“企业”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美航空母舰“企业”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美航空母舰“黄蜂Ⅱ”号

被撞伤:战列舰“马里兰”号、“田纳西”号、“密苏里”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战列舰“马里兰”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战列舰“田纳西”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战列舰“密苏里”号被日自杀机攻击

被撞伤:驱逐舰“基德”号、“赫•鲍威尔”号、“纽康姆”号、“柳特兹”号、“维特尔”号、“莫里斯”号、“豪沃思”号、“海曼”号、“穆兰尼”号、“罗德曼”号、“埃蒙斯”号、“本涅特”号、“韦森”号、“格里格里”号、“斯坦利”号、“杰夫斯”号、“席勒斯”号、“怀特赫斯特”号、“里德尔”号、“休•哈德利”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驱逐舰“莫里斯”号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美海军太平洋舰队驱逐舰“海曼”号

被撞沉:驱逐舰 “埃伯尔”号、“利特尔”号、“摩里逊”号

被撞伤:护卫舰“拉尔”号

被撞伤:布雷舰“林济”号、

被撞伤:扫雷舰“斗士”号、扫雷舰“霍布森”号

被撞伤:哨舰“拉菲”号

被撞沉:哨舰“普林格尔”号、“科尔杭”号、“布希”号

以上只是莱特湾海战、硫磺岛战役和冲绳岛战役中盟军部分被“神风特攻”击伤沉没舰船,而实际数字还要多。

最早日军大本营特别重视肉弹攻击方式,意欲募集亡命之徒,予以特殊待遇,编为正式部队。但鉴于此种方式太露骨,便“委由各勇士自行决定为宜”。于是决定:凡志愿特攻之义烈将士,以个人资格配属于作战部队,临时编为特攻队,以攻击美军舰船。

自杀飞机作为一种绝望的进攻方式,“神风特攻”队员临行前的情形十分凄惨,“吃的都系竹及所包之饭团,添以战时所食之粗菜,食后将自己的姓名、遗物写于身畔所带的包袱上……在指挥所前集合完毕后,又在指挥官前写下绝命书,在额头上系紧白色帕子。”

“飞行员多为18至25岁的日本青年……据闻在出发做一去不复返之飞行前,可与女子租处3个月。在出发前,被闭于机内,出发时亦不携带降落伞,飞机起飞后,降落轮即行脱落。驾机飞离地面后,将环绕机场三周,该基地的全体军事人员均对之立正行礼。”

一般由3架特攻机和2架支援机组成战术小队,升空对敌舰攻击,支援机负责领航、掩护与拦截美机作战、观察战果等任务,由老练的飞行员担任,特攻机专门从事“玉碎”。

倭国的畸形产物——“神风特攻”队(17P)

※“神风特攻”队员出征前的合影

倭军大本营准备在本土决战时,以更大规模的“神风特攻”与盟军的登陆部队同归于尽。但是,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神风特攻”也随之寿终正寝。8月15日当晚,“神风特工”之父大西泷三海军中将在绝望中切腹自杀,留下遗书《致特攻队员的英灵》,“诸位竭力善战——我借此聊表谢忱,诸位深信最后之胜利属于日本——化为肉弹,壮烈成仁!宏愿未酬,我以一死向特攻队员之英灵及遗眷谢罪!……”

日军在二战中约有3500名“神风”特攻队员战死。

这里要说明的是,盟军在二战中也有为数不少的飞行员,在无弹或人机重伤无法返回时,毅然驾机撞向敌军目标。此种自杀性行为在各国是严令禁止的,这对人才是种浪费,但在战场上是无法控制和约束的,直到现在,仍然还有不在少数的政府和军事组织,将这种自杀性行为抬高到国家英雄和民族英雄的高度,给予至高无上的荣誉,不少年轻人在无理智狂热和某种精神熏染驱使下,将生命当儿戏,走上不归路。

当我们看到“神风特攻”这种疯狂行为时,基本都会认为是黔驴之技,不可能挽救行将灭亡的日本帝国。如果单从疯狂和武士道行为看“神风特攻”就过于偏执和简单。这些“18至25岁的日本青年”由于多年的传统教育和军国主义精神的灌输,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义无反顾地舍生取义,这就是在战争中日本军人宁可冲锋战死或自杀切腹,也不愿被俘偷生。我们不是也一样吗?董存瑞、黄继光、杨根思等等,从教科书到影视作品,在我们的记忆里这样的英雄太多了。很多时候并不都是正义与反正义,侵略与反侵略,说白了,还是意识形态分歧造成的厮杀。就连“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的小小刘胡兰,以15岁的年龄慷慨赴死,国家英雄和民族英雄,你想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而我们一直在鼓励并大张旗鼓的宣传这种人和这种精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