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诺曼底登陆--作战简评

诺曼底登陆战役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两栖登陆战役,是战略性的战役,为开辟欧洲的第二战场奠定了基础,对加速法西斯德国的崩溃以及战后欧洲局势,都起了重要作用。盟军登陆成功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成功组织了战略欺骗,使得德军统帅部判断错误,不仅保障了登陆作战的突然性,还保证了战役顺利进行,对整个战役具有重大影响。盟军通过海空军的卓有成效的佯动,成功运用了双重特工、电子干扰,以及在英国东南部地区伪装部队及船只的集结等一系列措施,再加上严格的保密措施,使德军统帅部在很长时间里对盟军登陆地点、时间都作出了错误判断,甚至在盟军诺曼底登陆后仍认为是牵制性的佯攻,这就导致了德军在西线的大部分兵力、兵器被浪费在加莱地区,而在诺曼底则因兵力单薄无法抵御盟军的登陆。

二.掌握绝对制空、海权。这是登陆成功的重要原因,盟军投入作战的飞机达13700架,军舰9000艘,是德国飞机、军舰的数十倍。在登陆前空军对德国空军基地、航空工业及新武器研制基地等目标进行了大规模轰炸,严重削弱了德国的战争潜力。盟军并凭借绝对优势海空军,保障了登陆部队在航渡中的安全。在登陆前后,盟国空军对战区范围内的交通线进行了严密的空中封锁,使德军为数不多的增援部队也无法及时成建制投入反击。在登陆部队突击上陆的关键时刻,海空军更是给予了极为有力的火力支援,尤其在奥马哈海滩,完全依靠海空军火力支援才取得了成功。

三.充足的物资准备和周密的侦察保障,盟军为确保登陆成功,进行了长达近一年的准备,而且参战部队多,装备全,登陆前盟军作战物资和装备器材的准备十分充足。在登陆后,也保障了不间断的后期补给。尤其是创造性的人工港和海底输油管线,更是在保障部队和物资的顺利上陆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而在侦察保障中,一面作为战略欺骗对加莱地区组织了侦察,一面对诺曼底地区进行了大量水文、气象、地质侦察,为选择具体登陆时间和登陆地点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数据。还通过空中侦察基本获得了诺曼底地区的德军兵力部署、防御设施等情况,为战役的实施起了重要作用。

四.逼真的战前训练,由于登陆作战是一种极为复杂的作战样式,盟军在登陆前对参战部队的组织和行动进行了反复多次近似实战的模拟演练,以使部队尽快掌握相关的作战技能,提高了部队战斗力。战后参战人员对战前训练特别是汤普森的训练基地给予了高度评价。

五.恶劣天气的影响,天气是登陆作战中关键因素之一。由于恶劣天气的影响,盟军不仅将登陆时间由6月5日推迟到6月6日,而且在空降作战、海上航渡、火力准备等过程中都受到不小困难。但也正是恶劣天气使德军丧失了必要的警惕,增加了登陆的突然性。

尽管盟军登陆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战斗中也暴露不少问题。如虽掌握绝对海空优势,又在敌兵力薄弱的次要防御方向登陆,却因组织指挥不得力,部队攻击力不够锐利,使得建立登陆场的速度太慢,平均每日仅1.8——2.7公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役进程。又如侦察工作还不够及时周密,特别是未能迅速查明德军精锐的第352步兵师的去向,使得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遭到顽强抵抗,蒙受巨大的人员伤亡。再如空军兵力使用不当,造成了兵力兵器的严重浪费。在6月6日登陆前的航空火力准备中,出动2500架次重轰炸机,投弹1万吨,这种从高空轰炸小型、点状的海岸防御工事,效果很不理想。在7月7日对卡昂的轰炸中,对面积约3.5平方公里地区集中投弹达2500吨,如此猛烈的轰炸所造成的大片废墟瓦砾甚至严重阻碍己方地面部队的推进。

德军失败的原因主要有:

在战略上,兵力因受到多方牵制而不得不分散。德国在1944年6月的兵力部署是在苏联为179个师又5个旅,在北欧的挪威瑞典为13个师,在意大利为21个师,南斯拉夫为25个师,希腊为12个师,匈牙利为4个师。而在大西洋沿岸的法国比利时荷兰共60个师,约占其总兵力的18%,在这60个师中,部署在加莱有23个师,在盟军登陆的诺曼底仅为6个师又3个团,约占其总兵力的2%。虽然德军在盟军登陆后陆续由各地调集了21个师进行增援,但由于盟国空军的空中封锁,这些援兵大都不成建制的零星投入作战,无法组织起有力的反击。而在同一时期里,盟军在43天中从诺曼底上陆共9个军39个师约165万人,(在39个师中从国别上是美国20个师,英国14个师,加拿大3个师,自由法国和波兰各1个师;从种类上是24个步兵师,11个装甲师,4个空降师),物资约66万吨,坦克约4000辆,各种机动车辆约20万辆。

在战术上,指挥不统一,德军战役司令无权指挥海军和空军,也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三军协同抗登陆。即便在陆军中,也没有统一的抗登陆方针,西线德军总司令龙德施泰特与B集团军群司令隆美尔存在严重分歧,前着主张将主力配置在战役纵深,以坚决的反击来抗击登陆;后着主张凭借坚固的海滩防御工事,歼敌于滩头。这一分歧,导致了德军在法国的4个装甲师既未配置在战役纵深,也未部署在沿海地区,严重削弱了德军本已不强的防御力量,再加上德军战略预备队装甲师的指挥权又在德军统帅部,而且命令由于盟军的电子干扰和空袭,上传下达也不畅通,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时机。

海空力量过于薄弱,实力太过相差悬殊。作为抗登陆的重要力量,德军海空军实在太弱,其空军既要在广阔的苏德战场上作战,又要对付盟军对德国本土的战略轰炸,能用于诺曼底的航空兵力少得可怜,德军竭尽全力从各地抽调飞机,也不过区区400架,要迎战盟军的13000架,相差三十倍之多!怎有取胜的可能?德国空军在6月6日后的一周里出动1683架次,可以说是倾其所有,却仅及盟军一次直接航空火力准备所出动的2500架次的67%,只相当于盟军一周总出动架次的6%,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只能进行一些骚扰性的空袭,只不过显示一下德国空军还在战斗罢了。海军方面,德国海军的发展本来就不平衡,只注重发展潜艇,忽视大型水面舰艇,再经过几年战争的消耗,到1944年6月,德国海军大型水面舰艇所剩无几,只能以潜艇和小型舰艇进行抗登陆。6月6日后,德军先后出动41艘潜艇,但在盟国强大反潜兵力阻截下,损失了6艘潜艇,只有13艘潜艇进入英吉利海峡,取得击沉坦克登陆舰、护卫舰、驱逐舰各一艘的战绩。德军小型舰艇也多次出动,以损失2艘驱逐舰、1艘扫雷舰、9艘鱼雷艇、1艘巡逻艇;被击伤5艘鱼雷艇、2艘扫雷艇的代价,击沉盟军1艘驱逐舰、5艘坦克登陆舰、3艘人员登陆艇、5艘运输船。尽管德国海空军竭尽全力,但实在是实力相差太悬殊,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

诺曼底登陆的胜利,宣告了盟军在欧洲大陆第二战场的开辟,意味着纳粹德国陷入两面作战、腹背受敌的困境,彻底粉碎了德军企图以西线部队挫败美英登陆后再抽出50个师转用于苏联战场的如意算盘。到了1944年8月,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清楚,德国的最后失败已不可避免。而诺曼底的胜利,就是敲响了纳粹德国的丧钟。

作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组织最复杂的两栖登陆,诺曼底登陆战役军事历史和军事理论上,都有着极大的研究价值,让我们这些后人去研究、探讨。

诺曼底战役回放之五:举足轻重的前期战略轰炸


盟军的航空兵是登陆作战准备中举足轻重的力量,早在1943年6月英美就开始对德国的空军基地和航空工业实施战略轰炸,投弹约七万吨,给德国军事工业和空军很大打击。为确保登陆地区的制空权,在D日前三星期就对登陆点为圆心200公里为半径范围里的德军40个主要机场进行猛烈突击,共出动轰炸机3915架次,投弹6700吨,基本压制了战区内的德国空军。D日后盟国空军又扩大攻击范围,对登陆点为圆心470公里半径里的德军59个机场进行集中轰炸,使盟军完全掌握制空权,德国空军丧失了组织有效抗击的能力,只 能进行一些小规模的骚扰。

为阻止德军向诺曼底的增援,盟国空军又实施代号为“运输作战”的空中封锁,这一行动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是从D日前三个月到D日,对德国西北部的39个铁路目标和法国的33个铁路目标进行轰炸,以彻底封锁这一地区的交通线,盟军在三个月里出动2万架次,投弹7.6万吨,其中用于攻击铁路枢纽7.1万余吨,用于攻击桥梁4400吨。共摧毁50处枢纽,重创25处枢纽,炸毁桥梁74座,塞纳河上的24座桥梁中被炸毁18座。另外法国境内2000个火车头被炸毁1500个,火车车厢被炸毁16000节,导致铁路运输量下降62%,有1600列火车,其中600列满载德军补给品,因此被迫滞留在德法边境,无法进入法国。5月26日从巴黎到沿海地区的所有铁路交通全部中断,德军只好用汽车运输来替代,但白天在盟国空军猛烈攻击下,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运输。

正是这场空中封锁,使得德军修筑海防工事因缺乏钢筋、水泥等原料大受影响,并迫使德军将原用于修筑海防工事的2.6万名劳工转用于抢修铁路,从而使海防工事的进展十分缓慢一直达不到预定要求。正是这场空中封锁,使德军的增援部队无法及时抵达诺曼底,最典型的是2个从苏联战场抽调下来的装甲师,从苏联横跨欧洲到达法国,行程数千公里,才花了三天;而从法国东部边境到西部沿海地区,数百公里的路程却足足花了七天,而且是不成建制的零散进入战场,战斗力大打折扣。盟军在瘫痪了法国北部的铁路、公路交通后又建立了两道空中封锁线,重点阻滞德军第十五集团军的增援。第二阶段是从D日到D日后的55天,主要封锁塞纳河和卢瓦河,不让德军增援渡过这两条河,在这一阶段,盟军出动3万架次,投弹6万吨,不仅给德军补给造成严重困难,而且使德军的调动受到极大限制,白天无法机动整天进行隐蔽防空,夜间由于铁路中断,公路多处被毁,加上缺乏卡车等运输工具,许多部队只能徒步或利用自行车、兽力车行军,速度极为缓慢,严重影响德军战斗力的发挥。

此外在侦察与反侦察战斗中,正是由于盟军战斗机部队的出色表现,完全阻止了德军飞机对盟军登陆部队集结地区的侦察和袭扰,德军在六周里出动525架次侦察机,绝大多数遭到有力拦截,只有极少数飞临英伦三岛,但在盟军战斗机的前堵后追下,也无法进行侦察,使德军丧失了空中侦察这个最重要的情报来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盟国空军在登陆前的对德战略轰炸中,还重点对德国V-1导弹和Me-262喷气飞机的研制基地、生产工厂实施集中而猛烈轰炸,迫使德军将这两项新式武器的生产研制单位进行疏散转移,从而大大延缓投入实战的时间。V-11导弹和Me-262喷气飞机分别于1944年6月12日和1944年7月才用于实战,使德军利用这两项先进技术装备抗击盟军登陆的企图落空,艾森豪威尔在战后的回忆录中说如果德军能提早五十天将这两项武器用于实战,将对盟军的登陆准备和作战带来巨大阻碍和困难,甚至无法组织登陆。

盟军的海空军还从1944年4月17日起对法国沿海联合实施攻势布雷,到D日前共出动2艘布雷舰和6个鱼雷艇支队在空军掩护下,布设多达6859枚水雷,封锁荷兰艾莫伊登至法国布勒斯特之间的港口,以阻止德国海军可能的出击。

由此可见,盟国空军是诺曼底登陆中盟军赖以取胜的坚实基础。

诺曼底登陆的胜利抹去了敦克尔克的耻辱


60年前,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战成功,奠定了二战的胜局。60年后的今天,各国元首和二战老兵们汇集巴黎,在蓝天白云下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缅怀是役中牺牲的英灵,颂扬英雄们无畏的壮举。

多少年来,当年勇士们的故事四处流传,引发了世人无限的追思与怀念,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拯救大兵瑞恩》就是一个集中的体现。60年前盟军在奥哈马海滩的冲锋

场面已经成为了好莱坞表现战场英雄主义和残酷本质的经典题材。

伦敦一名新的研究学者,美国史学家萨姆尔·纽兰德称从日军偷袭珍珠港到巴黎陷落、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到攻克柏林,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有任何一次战斗的意义能够诺曼底登陆相媲美。此战的胜利扭转了整个二战的战局,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也使得英国人从敦克尔克大撤退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对英国来说,诺曼底登陆的成功洗刷了1940年5月敦克尔克大撤退的耻辱。如果没有英国提供登陆的桥梁,诺曼底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是役,成千上万的美国士兵集结在英国,准备向纳粹的心脏发起攻击。那是第一次美英两国普通士兵的大范围接触,同时也让英国人感到了美国人的鲁莽、焦急和对胜利的期待。当美英士兵一同冲上海滩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只有向前,向前,再向前!士兵们的英勇表现造就了辉煌的战果,“最长的一天”也因此而被载入史册。

英国在诺曼底登陆前电子战中的出色表现也增加了战争胜利的砝码,他们成功的制造了迷惑希特勒的假象,而真正的渡海作战计划刚是随后才制定的。

战后,英国的史学家们称英国在诺曼底登陆作战中功不可没,甚至对战后的冷战世界格局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

注:英国敦克尔克大撤退

1940年5月26日~6月4日,英法联军在德军围攻下从法国敦克尔克港撤往英国的战略退却。在1940年法国战局中,德军于5月20日进抵英吉利海峡,切断法国北部和比利时境内英、法、比、荷盟军与索姆河以南法军主力的联系。英法联军虽多次实施反突击,均因兵力不足、行动时间不一、缺乏空中支援和统一指挥而未能奏效,约40万英法联军处于三面被围之势,被迫陆续退缩到敦克尔克地区。24日,希特勒出于保存装甲部队实力等原因,命令从侧后包围联军的德“A”集团军群停止前进,把围歼任务交给空军和从正面进攻的“B”集团军群,从而贻误战机。26日,英国政府下令执行代号为“发电机”的撤退计划,任命多佛尔港司令B.H.拉姆齐海军上将为撤退行动总指挥。英国、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共派出各种舰船861艘,其中包括渔船、客轮、游艇和救生艇等小型船只。撤退开始后,德军加强地面进攻,并从空中和海上攻击英法运输船队。英法联军顽强抗击,在英空军掩护下经九昼夜奋战,将33.8万余人(其中法军12.3万人)撤至英国。6月4日,德军占领敦克尔克,4万余名法军被俘。此役,盟军损失惨重:英军丧失全部重装备、物资50万吨、舰船243艘,其中驱逐舰6艘被击沉、19艘受伤,成了英国士兵心中永远的痛。

盟军双重特工曾把100万德军牵制在诺曼底之外

1944年6月6日,盟军顺利地实施了诺曼底登陆。但不为人知的是,在此前数月,另一个代号为“坚韧行动”的任务早已悄悄展开。这一行动将大约100万德军牵制在远离诺曼底的地区,从而使盟军在登陆战中取得胜利。

代号:“坚韧行动”

目的:让德军远离诺曼底

方案:利用双重间谍提供虚假情报

据《泰晤士报》6月7日报道,“坚韧行动”堪称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前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欺骗行动,其目的就是通过多名暗中为英国军情五处效力的双重特工向德国提供各种虚假情报,使希特勒相信,盟军的登陆行动将在别的地方进行,从而将德军的90个师、几乎100万人牵制在远离诺曼底的地区,等待着永远不会到来的登陆部队。旅居瑞士的南斯拉夫人马可·波波夫的父亲杜斯科·波波夫当年就是曾参与“坚韧行动”行动的双重间谍之一,在诺曼底登陆60周年纪念之际,他首次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披露了“坚韧行动”的绝密内幕。

行动主角

三名双重间谍挑起大梁

据波波夫称,在整个欺骗德国人的“坚韧行动”中,3名双重特工的作用最为巨大。其中第一人就是他的父亲杜斯科·波波夫,其代号为“三轮车”;另一名特工叫胡安·普约尔,是西班牙工业家,代号“嘉宝”;第三名特工是罗曼·加比泽尼亚韦斯基,是一名波兰官员,代号“布鲁图斯”。

使出虚招

用帆布制造“大炮飞机”

在乔治·巴顿陆军中将的指挥下,一支号称由50个师100万人组成的“假集团军群”在英格兰东南部建立,假装瞄准法国北部的加来。盟军安排电影公司制造了大批假登陆艇,停泊在泰晤士河及东南英格兰的其他河流里,而且它们的绳索上还真的挂着一些要洗的衣服。同时,各种假的临时军火供应站、医院、战地厨房、部队露营地、用帆布制作的大炮和飞机以及脚手架,连同一个旅的充气橡皮坦克一起挤满了田野。

到1944年4月,双重特工们源源不断地报告了大量假情报给德国反间谍机关的头头们,使后者信以为真。

执行使命

登陆当天仍在迷惑德军

1944年6月6日凌晨,诺曼底登陆战役正式打响了。“坚韧行动”开始完成它最后的使命,一项代号为“托弗莱特”的欺骗战进入了实施阶段。它的主要战术是:由盟国领导人轮流发表广播讲话,通过散布真假掺半的消息来迷惑德军。

波波夫称,按照计划,10点钟,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亲自发表讲话,他把诺曼底登陆说成是进攻的“开始阶段”,并号召各国的地下抵抗力量“遵守纪律,克制等待”。随即,丘吉尔在英国下议院宣布:“今天清晨,我们的首批部队已经登上了欧洲大陆,而随着战局的进展,我们还将向敌军发起一系列出其不意的进攻。”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对全国发表讲话说:“德军正在准备应付其他地区的登陆战,让他们去准备吧,我们只需要等待战斗的结果就行了”。

胜利结局

骗局让希特勒坐以待毙

波波夫称:“‘坚韧行动’近乎天衣无缝的精彩骗局使希特勒犯下了不可逆转的重大战略错误,他把90个师--几乎100万人--全部部署在远离诺曼底滩头的欧洲各地,等待着永远不会到来的登陆部队,结果坐失了可以挽回败局的时机。”

险象环生

欺骗行动两次差点露馅

波波夫称,“坚韧行动”并非一帆风顺。文件显示,1944年4月,德国空军对伦敦的一次空袭,把负责“坚韧行动”无线电欺骗活动的军官奥斯丁炸得粉身碎骨。他手中的公文包连同里面所装的有关“坚韧行动”的文件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经过广泛调查,确认它们已经在大火中焚毁,但“坚韧”行动中的无线电欺骗则被迫停止了很长一段时间。

1944年5月,德国情报机构突然绑架了住在西班牙的双重间谍约翰·耶布森,代号“艺术家”的他受命向德国提供了许多假情报。“三轮车”杜斯科·波波夫也正是他招募成双重间谍的。后来,德军情报部对耶布森产生了某些怀疑,便将其诱捕后装在外交行李中偷偷运回德国。在德国,耶布森受到了严厉的刑讯。但是,耶布森自始至终保守住了机密,他只字未提诺曼底登陆和“坚韧行动”,直到后来在集中营中因企图越狱而被打死为止。

机智应变

双重间谍为戴高乐圆谎

波波夫称,登陆当天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意外变故差点让整个欺骗计划全盘泡汤。法国抵抗运动领袖戴高乐拒绝按照伦敦监督处为其准备的讲稿发表讲话,当晚6点,戴高乐在广播讲话中说:“最崇高的战斗已经打响了,我们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决战时刻!”戴高乐的讲话马上引起了德国最高统帅部的注意,他们开始怀疑其他登陆行动可能都是一派胡言。

幸好,足智多谋的“嘉宝”对此作出了机智巧妙的解释:“在丘吉尔发表讲话前,其好友布雷肯曾经劝告过他,不要对议会讲‘首批部队已经登上欧洲大陆’,而最好讲‘全部部队已经登陆’。但丘吉尔拒绝了这一建议,他认为以他的政治地位和身份,‘必须避免歪曲事实,更不能让自己给世界留下不诚实的形象’。”“嘉宝”还援引了一份盟国政治战委员会发出的“指示”,该“指示”要求各级领导人不要轻率地讨论还会发生另外的登陆行动。“嘉宝”说:戴高乐将军大概是惟一不折不扣地执行了这一命令的盟国领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