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50年代末云南边防那人那事二》--不期而遇的金钱豹

父亲说他当兵经历中最让他难忘和害怕的事情就是在站哨的时候遇到野生金钱豹,有人可能会问我岗亭怎么可能遇到金钱豹?这里我和大家说说50年代末的云南,听老辈人江5、60年代滇西南的临沧、普洱、西双版纳等地方人少地广,加上森林植被好,城周围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几人都围不弄的大树随处可见,所以野生动物经常误跑到城里,我奶奶就告诉我,有一年一只豹子跑到城里困住了,当时的人没有保护意识,观念上都认为野生动物是会伤害人的,所以被人围住打死了。我小的时候家里大人就警告不要随便跑到山里玩,山上有“老灰”(狼),老灰会抬人的(叼走),那时真的不敢随便跑到山里玩。

言归正传还是说父亲站哨的事情,父亲所在的部队边防部队,连队大多都很分散,离团部很远。那时主要防的是国民党流落在缅甸李弥残部,当时蒋介石经常叫喊反攻大陆,所以战备很紧,要求警惕性很高。父亲所在连队在边境线上,有时候巡逻不小心就过界,踏到缅甸去了。站哨大多是观察哨、潜伏哨,哨位设的地方也特别讲究,一般人看不到,但是站哨的人可以看到四周的情况。有天晚上轮到父亲站哨,哨位设在一棵大树上,大树的树尖被锯掉,锯掉的周围长出行动树枝,把哨位紧紧的围起来,在大树下、四周是看不到站哨的人。那天晚上据父亲讲夜色好极了,月亮特别的明,哨位周围上百米有什么动静都可以看见。父亲站的是夜里两点的哨,当时四周出了昆虫的鸣叫和时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没有其他声音。站了快半个小时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突然四周一下静了下来,父亲第一反映就是有情况,忙隐蔽好自己,仔细观察周围,远处没有发现什么,眼光扫到哨位30米前的地方时候,父亲一下寒毛立了起来,只见一头和小牛犊大小的金钱豹躺在那里在梳理毛发。这时金钱豹的也发现了父亲,只见它发光的眼睛和父亲对视着。父亲那真是急呀,害怕,同时大脑也在紧张的思考如何应对?有的人可能会想开枪呀,送上门的野味。可是开枪是不允许的,那时枪声就是命令,边境上响起枪声,特别是晚上,大家想想是什么后果?晚上如果有枪声,不仅仅是自己的连队要紧急集合赶往枪响的地点,周围的其他连队都要动起来。就这样父亲和金钱豹对视着,金钱豹也没有走的意思,父亲想这样耗着也不是事情呀,接哨的时间也快到了,万一接哨的战友和金钱豹撞在一起,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那就惨了。再说金钱豹这个东西会上树,假如它正饿着,眼前活生生的人面前,难保它会不会打主意。父亲想到这里,就想到拉枪栓,推子弹上膛,哗啦一声响,本来很静的夜晚被枪栓打破了。只见那金钱豹一声长啸,眨眼的功夫,几窜就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中。这时父亲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湿透了,手把枪捂得紧紧的,那时父亲才刚满19岁。

现在想想当时的云南真的不愧是动物的王国、植物的王国。现在虽然植被逐步在恢复,但是野生的动物越来越少,参天大树要到很深的原始森林里才能看见。许多当年珍贵的野生动物永远已经消失,亡羊补牢还不晚,管好自己,做好宣传,爱护森林、爱护野生动物。不要嘴馋,野生动物也是生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