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担任腾冲县长期间 为抗日两年八越高黎贡山六渡怒江

滇西抗战名人中,张问德先生可谓大名鼎鼎。先生出身腾冲书香世家,自幼熟读诗书,深得春秋大义,性格刚正不阿。腾冲沦陷后,先生组织地方临时政府,率民众配合军队作战,为滇西抗战作出了贡献。在抗日期间,先生为答复日寇邀请函所作的《答田岛书》一文,义正词严,充溢凛然正气,民族气节尽显,成为当时国人传诵之名篇。

邱天培深夜逃跑 日寇占领腾冲城

1942年5月初,日军先头部队攻占龙陵、畹町等地,时腾龙边区行政监督龙纯武驻守腾冲,他不思抵抗而设法逃逸,一面加紧搜刮,一面急电昆明,请求调职,随即被命为云南警备副司令。离腾时,龙还强征马匹,为他运送上百驮烟土。其时邱天培为腾冲县长,邱看龙已走,便召开会议,言语中透露政府撤退之意,遭与会诸腾冲士绅痛骂:未见敌军,岂可撤退,当派兵驻防城外,与敌决一死战!邱看大家群情激愤,未敢多说,当下表示赞同,但到当日午夜,邱天培便携家眷逃出县城,所有自卫队和警察也随之外逃,各机关主管人员亦私自潜逃。

5月10日午后2时,区区292名日本兵,不费一枪一弹,大步洋洋,直入腾冲城。这座修建于明代正统年间的坚固石城,就这样沦陷于日军铁蹄下。日军入城后,烧杀掳掠,无所不为。被敌寇扫荡的界头、固东等各乡,庐舍为虚,民众尸骨露荒野。可怜腾冲民众,被日寇铁蹄蹂躏,不堪其苦。日军战领腾冲后,设立“行政班”,策划建立伪县政府。

张问德临危受命 为抗战六渡怒江

此时的张问德,为军政人员的畏敌如虎而痛心疾首,但先生亦坚定认为,人民可用,家园可复。遂与刘楚湘等一批爱国士绅退到腾北。6月5日,张问德先生、刘楚湘等人在腾冲江苴商议,成立临时县务委员会。6月下旬,云南省政府组织临时县政府,委任张问德为腾冲县长。7月2日,先生不顾年已62岁,于危难之中毅然赴任,在腾冲瓦甸正式就职。10日,在界头宣誓就职。

此后,腾冲县政府在界头乡成立,先生积极联络地方士绅,遴选委派腾西北各乡镇长,建立战时基层政权;接着动员各地民众出粮、出人,保证抗日部队打游击;在腾北成立战时联合学校,收罗流亡失学青年入学;举办行政人员训练班,服务参军、参战;成立物资调度委员会,抢运沦陷区的棉纱、布匹、百货等各种物资,组织调运盐巴,以资民困;将流氓、地痞抢劫犯逮捕归案,稳定抗日根据地;恢复已停刊的《腾越日报》,传播抗战消息;发动爱国人士刺探日军军情。

先生为抗战奔波,不辞劳苦,两年中八次翻越高黎贡山,六次渡怒江,辗转于腾冲、保山、大理之间。翻越高黎贡山时,路途艰险,有时数日断炊,先生有次还从马背上滚下,口鼻流血,手脱臼,但先生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田岛致函张问德 邀请先生作长谈

日军攻占腾冲后,一面烧杀掳掠,一面组织伪政府。当时,腾冲人民据守腾北山区,开展游击,阻击日军,沦陷区民众亦不屈不挠,开展各种抗日活动。日寇在沦陷区处境艰难,而沦陷区民众对张问德先生领导的县政府之信赖依然如故。无疑,驻腾日军视张问德领导的县政府为莫大障碍,军事进攻的同时,企图加以破坏。

1943年8月31日,日寇驻腾冲行政班本部长田岛致函先生,要求会晤。函中田岛语气甚是“尊敬”,借口对腾民众生活之关怀,邀先生作一日长谈,“共同解决双方民生上之生活困难”。田岛还提出,会谈地点在腾属小西乡董官村董氏宗祠,谈话范围,不涉及双方军事问题。先生读函后,义愤填膺,日寇占我土地,辱我民众,何来什么“关怀”,邀去会谈,无非是加以诱惑,离间我军政团结关系,动摇我民众抗战信心,达到统治稳定之目的。随后,先生将此函公诸于众,让大家心存警惕,以防敌人阴谋。经与众人商议,先生于9月12日复函田岛,作《答田岛书》驳斥田岛之胡说八道。

 复函《答田岛书》 斥日军滔天暴行

张问德先生的《答田岛书》一文,义正词严,慷慨激昂。先生在文中首先声明:会谈一事,无任何商量余地。而后详列日军之暴行:“自事态演变以来,腾冲人民死于枪刺之下,暴露尸骨于荒野者,已逾二千人;房屋毁于兵火者,已逾五万栋,骡马遗失达三千匹;谷物损失达百万石,财产被劫掠者近五十亿。”先生直言,凡此种种灾难,都是日寇暴行所致,作为一中国公民,对日寇所提任何计划条件,均不考虑。要使腾冲人民远离苦难,你们日本人自可放下枪械,滚回日本即可。文中,先生表明立场,将和腾冲人民坚持抗战,直到把日本人消灭,并警告日本人:你们的末日就要来了。

《答田岛书》全文共870字,读之热血沸腾,回肠荡气,字里行间,亦能感受到先生震古烁今的抗日激情,威武不屈的民族精神。读着古朴文字,仿佛看到了一位两鬓如霜老人,步履蹒跚,伫立高黎贡山之巅,带领腾冲民众,冒着战火,向自己的家园进发。《答田岛书》被当时全国各大报刊全文登载,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有民族气节的张问德。张问德先生也因此被称为“有气节之读书人”、“硬得纯正、硬得正直、硬得正气”、“英雄中的英雄,典型中的典型”、“中国县长之楷模”等多种荣誉称呼。

远征军光复腾冲后 惩汉奸辞官回家

1944年,远征军反攻,先生身先士卒,率县政府人员随军推进,动员民众出人、出粮、支援反攻。同时,组织民夫万余人,到保山运粮,当年9月14日,腾冲城光复。这是中国抗日战争中第一座光复的县城,也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全军覆没的唯一战场。腾冲城光复后,先生以军事委员会昆明行营同少将军法官身份,主张处决首恶汉奸杨吉品父子、钟镜秋、李子映等人。钟镜秋于1943年,在日本人支持下,当上伪腾冲县长,除了为日军维护社会秩序,征夫派马,筹集军粮,搜寻副食外,还倚仗日本人的权势经商暴富。而杨吉品则认贼作父,投靠日本人,成立便衣队,从事破坏抗日的谍报工作,并借日本人势力,勒索民众,短短时间,就从一个穷光蛋,变成拥有数千万财产的豪权恶霸。

当先生要求处决杨吉品等人时,霍揆彰反对处决,认为:“钟镜秋、李子映抓获后有立功表现。”先生严词申明:“钟、李不杀?那还何必抗战,还有什么民族尊严?”后报经省政府裁定,在腾冲城西门外东营召开万人大会,将上述汉奸处决。

在完成驱逐日寇,收复腾冲城40天后,张问德先生辞去县长职务,有人问他如何评价自己在滇西抗战中的壮举,他淡然含笑回答:“我只是中华民族的读书人。”这平淡的回答,更彰显受中华民族精神熏陶成长起来的读书人的浩然之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