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苏乞儿》:街舞醉拳,唯快不破 文/Sololau

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中,火云邪神曾说过“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意思是天下间的武功,可以厉害到摧毁一切,但威力再大的武功,都可以用超凡的速度去破解。当然,人们传统观念中的太极拳等内家功夫好像是反此道而行之。但其实太极拳在实战中也是讲求速度,《太极张三丰》中李连杰和钱小豪的决战同样拳脚迅猛,不可能别人的拳头已经如风卷梨花般密集了,而你却还在慢悠悠地“野马分鬃”然后“揽雀尾”,只不过太极强调对战中“舍己从人,方能人背我顺”的变通智慧,就好像借力打力之类的技巧,其实本质上还是没逃出“唯快不破”四个字。如今看来,八爷在新版《苏乞儿》中为赵文卓量身设计的街舞醉拳,也正应了这句武学至理。

从1978年由成龙主演的《醉拳》至今,八爷已设计了不下四套醉拳,但令人惊讶的是这几套醉拳风格各异,像成龙的醉拳走的是平民化路线,招式间灵巧谐趣;李连杰的醉拳是借酒性发威,显得刚猛无匹;甄子丹的醉拳较为舒展,凌厉又不失俊逸;赵文卓的醉拳则是凶猛迅疾,唯快不破。


电影《苏乞儿》中,苏灿幻想出的武神开始就明确地点出了“快”字,也正是由于速度上的优势,武神每一招都占据着先机,令苏灿处处受制。之后3D部分的万佛崖修炼与其说他在钻研武学,倒不如说是在与假想敌对战的过程中修炼速度。袁烈的五毒邪功恶毒凶险,苏灿选择避其锋芒、以快取胜,迅疾的连续重击反而是最好的破解方法。电影的重头戏还是街舞版醉拳,未看电影之前就猜测八爷设计的这新版醉拳是怎样一番光景,会不会就像街舞一样动感十足。


现在看来这套拳法的“醉意”并无多少,与成龙版醉拳中以醉态来迷惑对手的机智或甄子丹版醉拳借酒意尽情舒展的洒脱全然不同。赵文卓的醉拳融合了街舞身法花样百出的特点,打起来令人目不暇接,看似凌乱没有头绪实则又如十面埋伏般严密,“醉”在这里有点类似于宣泄的意味,也正因此,街舞醉拳又有股力能扛鼎的霸气。苏灿最后的大战中被多位外国大力士的围攻,街舞版醉拳变化多端的同时又能做到面面俱到,在这一对多的对战中大显威力,当然不论拳脚如何刚猛犀利,还是强调“快”的特点。就算街舞醉拳打得再让人眼花缭乱,也是为了对战中抢占先机。外国大力士一身力量,可惜处处被封,也只能受挫。八爷这次算是新瓶装旧酒,街舞醉拳看起来新潮,骨子里还是正统的古老武学智慧。


单就动作设计来说,本片与八爷以往的作品相比,也不得不说是少了点灵动。电影中无论是袁烈还是苏乞儿,走的都是刚猛迅疾的路子缺乏变化,而且动作与其说是对战不如说是肉搏,招式攻守间的生死大战野性尽显,即使这种如困兽之斗般凶猛暴戾的动作再刺激,也确实丧失了传统武技的优雅和气度。如今感叹,像《黄飞鸿2男儿当自强》中,黄飞鸿与纳兰元术的激烈对战时还能听出梁宽烧错了东西的神来之笔确实难见了。


当然不管怎么说,八爷这次还是突破了自己,结合了赵文卓武术功底深厚、身法灵活的特点,将街舞元素成功融入传统意义上的醉拳当中,设计出了凶横霸气、唯快不破的街舞醉拳。试想武指行内一人能设计出四套完全不同风格的醉拳,恐怕除了风格包容、厚积薄发的八爷也确实别无他人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