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评社香港2月8日电/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明报撰文说,研究大英帝国史的,都知道1707年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合一”(Union)乃是个关键年。因为在“合一”之后,人口仅百万的苏格兰遂得以进入英格兰开创的殖民市场而快速发展,当两者合一,紧张解除,经济成长,苏格兰遂得以发挥潜力,替大英帝国及全世界的现代文明做出贡献。今天许多现代文化的里程碑人物与制度,皆苏格兰人所首创。

苏格兰与英格兰“合一” 失去许多“主权”但赢得更多“机会权”

其中包括了18世纪的“苏格兰启蒙运动”,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发明蒸汽机瓦特,大哲学家休姆,以及移民美国的苏格兰人卡内基——他后来成了钢铁大王,以及苏格兰人贝尔——他是电报电话之父;甚至美国的长春藤盟校体系也是苏格兰人所创,苏格兰在1707年的“合一”里失去了许多“主权”,但却赢得了更多“机会权”,使得苏格兰人在保有“认同”的基础上,为自己,为英国,为全人类做出巨大的贡献,大哲学家休姆就说过﹕“我是苏格兰人,我是英国人,我也是世界人。”

文章指出,1707年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合一”,乃是个痛苦的过程。因为苏格兰与英格兰乃是两国,而且敌对甚强,17世纪英格兰海外扩张快速,而这些新兴市场与苏格兰无关。于是苏格兰遂想自己开创殖民市场,并于1698年经议会同意,推出所谓的“达伦计划”(Darien Scheme),要在巴拿马开辟自己的“新爱丁堡堡垒”;它于1698年派出5艘大船前往美洲新世界,但却失败而归。“达伦计划”死了大约2000人,赔掉20万英镑,相当于苏格兰三分一到二分一的年生产毛额。“达伦计划”于1700年喊停,“合一”问题开始进入历史的日程表,这也是后来学术界在谈影响现代文明至巨的“苏格兰启蒙运动”时,都把1698年的“达伦计划”和1707年的“合一”视为先决条件的原因。

300年前发生在英国的这些大事,目前正在台海两岸间以另一种方式在重现。中国的政变与和平崛起,乃是台湾最大的希望。两岸如果以某种“合一”的方式解除争端,则台湾由于统独内耗而失去的就会减少,如果台湾自己有志气,即可因此而像苏格兰人一样,透过改变自己而替所有的人做出贡献,而并不影响自己的认同。或者就是台湾像冷战时代一样,继续以前那种游戏规则!

而目前正在上演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就和当年的苏格兰“达伦计划”有相当的酷似性。

文章认为,有关ECFA的问题,乃是台湾于去年初所提。其目的乃是企图藉此而能更大的占有大陆市场,而且希望藉此而做为进入“东盟加一”这个更大市场的敲门砖,而使得“主权”得以从经济事务上开始,对于台湾的做法,北京方面当然并非毫无所觉。只是在目前的气氛下,任何一方都不适宜讲难听的真话,于是漂亮但各有盘算的动作遂陆续展开。

在台湾方面,竭力在鼓吹ECFA,而且以台湾市场很小为理由,为“只得不给”合理化,而且宣称大陆方面必须配合,才足以证明“有善意”。

但在大陆方面却警觉到﹕

(一)台湾在两岸更基本的政治共识,甚至向美军事采购问题上毫无放松的念头,于是助台湾经济壮大有何意义这个课题遂逐渐浮出枱面。

(二)正因早已警觉到ECFA有疑问,北京遂提出“海西经济区”的概念与作法。“海西经济区”乃是攻守两面的部署,它可以一方面互补双赢,但另方面也具有磁吸代替台湾的作用。

文章指出,有关ECFA的问题,过去将近半年多来,都是台湾在造势施压,北京在配合的局面,而从今年开始,由于无法再拖,继名称商讨之后,过完旧历春节,比较具体的商谈即将开始,由最近台湾这边的透露,人们已发现过去一直想掩盖的问题,已逐步表面化﹕

日前,台湾的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高孔廉已承认双方在所谓“早期收获项目”上有极大的差异。台湾由于“只得不给”,因此以进口项目来设限,多达将近500种,这等于开放项目极少且所占金额也极低,但大陆显然不愿“只赔不赚”,因而主张以贸易额来计算,互不吃亏,这也就是说“只得不给”和“只赔不赚”这种算盘已开始在拨,北京已无意继续无意义的示好。

台湾方面已开始正式面对“海西经济区”的问题。因为大陆早已明确表示,有关ECFA的问题将首先在海西经济区“试行”,既然是“试行”,它就不能算是全面生效,台湾企图藉此敲开“东盟加一”的大门就多了一道栅槛!

两岸之间的问题 更深层的乃是历史问题

因此,随着ECFA实质商谈的即将开始,特别是最近中美关系的再现紧张,尤其是对台军售问题的出现,我们已可看出北京对台的态度已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台湾“只得不给”的算盘大概已很难再如愿。两岸之间经济与政治永远不可能分开,政治缺乏互信而只想在经济上“只得不给”,这不正和苏格兰当年的“达伦计划”有一定程度的相似吗?

人们思考问题,都倾向于以自己的利益出发,而后全世界找例子来合理化自己。近年来台湾会找“欧盟模式”即是最好的例证,因为这种“欧盟模式”可以合理化“一边一国”的利益。但事实上,两岸之间的问题更深层的乃是历史问题,这也是近年来我始终关注苏格兰与英格兰经验的原因,因为那是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历史选择。而英格兰与苏格兰没有任何一方是输家,而赚到最多的乃是全人类。台湾人要学苏格兰人,道理在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