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1月29日报道,“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在最近公布的一段录音带中,大肆指责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认为它们应该为气候变化现象负责。同时,拉登对美元大肆攻击,认为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唯一出路,就是停止消费美国产品,停止使用美国货币。

其实,这并不是拉登第一次谈到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2002年在致美国人民的一封公开信中,拉登写到:“你们用你们的工业废弃物和废气,已经史无前例地破坏了自然。尽管这样,你们还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这不过是为了保证你们那些贪婪的公司和企业的利润。”

当然,录音带是否真实还有待美国情报机关的认定。但即使这样,它还是在国际社会引起了不少的骚动。

法新社认为,拉登发表气候变化言论是一“不同寻常的信息”,录制时间可能恰逢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达沃斯举行。他的目的是干扰世界经济论坛对金融问题的讨论。

英国《卫报》发表署名马尔库斯·布里斯托克(Marcus Brigstocke)的文章,对本·拉登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说拉登躲在洞穴里,“很可能只有一个低碳的足迹”;拉登“将气候变化用作强制素食的借口,实在是够坏的了。” 该文大肆吹嘘了一番奥巴马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作为,为美国抱屈,意即本·拉登的指责毫无道理。

著名右翼媒体、一贯反对采取行动应对全球变暖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也将拉登的录音带当作头条评论。该评论借反恐专家伊万·科尔曼(Evan Kohlmann)之口说,拉登拿气候变化这种“平民化的、纯粹而简单”的理由来攻击美国。“这是一个左右逢源的话题”,科尔曼说,“它似乎能够吸引那些不一定喜欢基地组织但对美国和西方心怀不满的人,激起他们反对西方”并对“诸如采用暴力来对待这一事业之类的替代方案易于接受”。

事实上,全球变暖和本·拉登很大程度上都是美国人的产品。美国经济严重依赖石油,是典型的一次性消费泛滥的经济。目前,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消费国和进口国。能源总消费量约占世界的1/4,但能源产量只占全球总产量的19%,石油一半多依赖进口,而进口的主渠道之一就是中东。

“石油是自由的敌人”。美国对石油等能源的巨量消费,在石油生产国尤其是中东地区造成了“资源诅咒”。这些国家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虽然很大,但它们只能给极少数精英带来生活享受,内部收入差距十分惊人。同时,这些收入也没有动力投资于其他产业,因而使得这些国家其他产业发展滞后,出口缺乏竞争力。著名评论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曾对石油价格波动和政治变革之间的关系做了系统研究。他发现的“定律”是:石油价格越高,石油生产国越有可能转向威权式政体。政治领导人依靠食利收入来获取民众支持,由于收入巨大,它完全可以不理会反对派的意志,也可以不理会纳税人的意愿和诉求,因为石油收入足够弥补税收漏洞。

正如著名学者曼纽尔·卡斯特在《认同的力量》中指出的,由于这种“资源诅咒”日益严重,中东地区对***教的保守解释开始变得日益突出,并出现了走极端路线的基地组织

基地组织以反西方和美国为主要目标,但它采取的手段是典型的反人类做法——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9·11”事件造成了美国无辜平民3000多人死亡,其他小型的恐怖袭击造成的平民伤亡更是不计其数。这种恐怖主义行径注定要遭到全世界人民的反对。恐怖主义已成为全世界的敌人。

关于全球变暖与能源之间的关系,更加直接,本文就不加阐述了。

总之,全球变暖和基地组织一定程度上都是美国能源政策的产物。如今,它们都开始了报复行动。基地组织的报复手段是恐怖主义,由此造成恐怖主义泛滥,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威胁之一;全球变暖的报复手段是气候变化:冰川融化、极端天气增多、气候反常,由此造成气候变化日益严重,最终成为人类最大的威胁之一。

不拿以前小布什政府八年迟滞行动说事,就拿在气候变化方面还算摆出了一定姿态的奥巴马来说吧。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减排目标毫无雄心,如今连这个目标也在参议院受阻;随着参议院特别选举民主党失败,这个目标取得成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他在哥本哈根会议期间大肆宣扬自己可以通过环保局宣布二氧化碳为污染物而绕开国会进行减排的打算,如今也正在受到参议院的杯葛。无奈之下,奥巴马宣布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减排目标,即到2020年联邦政府机构的碳足迹要在2008年基础上减少28%。28%本来幅度就不大,考虑到自2005~2008年美国二氧化碳排放急速增长的事实,这一目标与美国的总目标(2005年基础上减17%)相比,其实并无多大区别。

对于本·拉登,美国人给予了坚决打击,但缺乏对自己的能源政策、外交政策的反思。对于气候变化,美国人现在受国内能源巨头和既得利益集团所累,除了做做表面文章之外,并无多大进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