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海国记》真品珍品兼及回复红袍萤火虫博主

我这小书贩子,要忙于生计,在整理《〈海国记〉真品珍品的初步论定》小文前,仍厚脸借用名人之口,论定论定钱泳手录沈复《浮生六记》卷五《海国记》为真品珍品。

对于钱泳手录沈复《浮生六记》卷五《海国记》文献,至今已有数位名人做出如下评价:

乌丙安:“东海钓鱼台岛属于中国,由于有国际争端,所以令海内外十分关注。近期,读了有关清廷使臣200年前途经钓鱼台岛遥祭妈祖的一段珍贵史料(案:指《海国记》中的内文),颇有感触,觉得这史料很值得一读,令人信服。”

案:乌丙安,我国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笔名乌克,1929年11月3日生,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蒙古族人。辽宁大学中文系教授。 国际民俗学家协会(F.F.)最高资格会员(全世界78人,我国仅2人)、(文化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与中国申报世界非物质遗产评审委员会评委等学术职务。

鞠德源:(《海国记》)关于钓鱼台的记载,承前启后,简明、扼要、准确,在确证钓鱼诸屿为中国固有(领土)的资料中,又增加了一部新的文献,有利于保钓宣传,很有意义。

案: 鞠德源(1934-?)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研究馆员,祖籍山东文登,吉林扶余县人,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中国人民大学历史档案系毕业,毕业后留校任教。1971年调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任保管组副组长。1980年以后,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任管理部副主任,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等职。2000年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主要学术成果:独著《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上、下册);编制《万年历谱盘》、《中国先民海外大探险之谜》、《钓鱼岛正名》;参加编辑《中俄关系档案史料》等。发表学术论文和文章30余篇。(见百度百科词条)

俞国基:捧读来书及大作,敬佩不已,兄(彭令)对「浮生六记」之新发现,前无古人,可喜可贺。正如兄之所言,钱泳杂记之发现,至少有三点贡献,一是篇目较後世传诵之版本更为雅致;一是「六记」之说应可确定,後二记虽系伪作,但兄既自钱泳杂记中理出「海国记」之部分原文,则「养生记」或可於日後面世也。一是稿本较後世之「抄本」更能还原作之本来面目。

案:俞国基,1931年1月19日出生,安徽省合肥市人。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台湾师范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历任《台湾时报》总编辑,《台湾日报》总编辑,美国旧金山《远东时报》总编辑,美国纽约《中报》总编辑,美国纽约《中国时报》美洲版总编辑,《中国时报》总主笔等。现任《自由时报》执行副社长。(见历史千年>>历史名人 >>当代人物) 彭令说明:俞先生曾眉批沈复《浮生六记》,为此中研究专家。

蔡根祥:文学价值---该书(指钱泳手录沈复《浮生六记》卷五《海国记》)杂记部分,其中关于琉球风土记事之文段,当为清朝沈复所撰《浮生六记》今本佚失卷五之早期抄稿资料。《浮生六记》为我国文学作品流传海外之名著,蜚声国际间,具有多国译本;而其中卷五、卷六之佚失,诚世人所深憾;今既有此珍贵资料可为补足,实世人所翘望,文学上之大惊喜。学术价值---该书与《浮生六记》相关部分,可与今本《浮生六记》相对校,以见《浮生六记》撰写形成之过程,此诚学术研究之重点。又《履园丛话》草稿部分,亦可与今本《履园丛话》比较其异同,以关钱泳思想见解之变迁。历史价值---钱氏抄稿中有关琉球风土记事部分,乃同时期相关数据中最贴近真实之叙述记事文字,比之同时(清嘉庆十三年)册封琉球正、副使齐鲲、费锡章所著《续琉球国记略》一书,更为真实而观察入微,乃了解当时琉球国国情之第一手珍贵资料。艺术价值---钱氏抄稿中书法,本即秀劲流畅,极具艺术价值。何况钱泳本为当时书法名家,六书八体,靡不精通,号其居曰「写经堂」;钱氏曾临书诸多汉碑,出版作为学者临摹模板,可见其书法功力与价值于一斑。欲研究钱氏书法者,此抄稿当为不可或缺之重要材料。

案:蔡根祥,1956年出生,现为台湾高雄师范大学教授。研究《浮生六记》一书,出版有《<浮生六记>后二记<中山记历>、<养生记逍>考异》专著,在大学里专门开设有“《浮生六记》赏析课”,并曾在大学教授书法课程。

彭凯雷:钱泳手录沈复《浮生六记》卷五《海国记》原件堪称千古奇珍,当代和氏璧。

案:彭凯雷,资深媒体人,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辑。

回复红袍萤火虫新浪博主:

您的真实情况,会有朋友尽力尽快查清,以便多多当面请益。

谢谢赐教!先生所言,不无道理。首先闲言,彭令反复公开申明过,我只是一个小书贩,一位农民,不是学者,从来都是自食其力,无水平无精力无时间刻意于学术。不过,知名文献学家、大著《古籍版本学》作者黄永年先生,还是很看重我们这些买书卖书的,曾戏言;“就实际情况来说,对于古籍文献的鉴定,所谓挂牌子的专家学者,若高高在上,不狠下功夫,有不少是靠不住的;而买书卖书之用心贾人,花的是自己的钱买书,大多狠下功夫,练就‘火眼金睛’,甚至不用打开古籍旧本,即能初断真假。”(大意,非原话)当然,我远远达不到黄老所奉承的水平。

胡新认定伪造或质疑的所谓“八大证据”,全部似是而非,骗骗外行还凑合,在古籍文献爱好者与《浮生六记》爱好者看来,全部是“对你(彭令)已经仁至义尽”、批判“一心学术为政治服务 ”,彻底搞个“那就网上见”,纯属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有书法爱好者还加了一大证据:“九,钱泳手迹确系伪造,为今人挖出清人钱梅溪所抄。”

尽管这样,台湾蔡根祥教授还是很有耐心,从学术角度,撰有《抄稿〈海国记〉真伪辨析─对郑海麟、胡新的回应》大文,近期还会发表早已脱稿的《对胡新「〈海国记〉确为伪作」说之再评骘》一文;我这小书贩,也随心所欲,计划到时“借花现佛”,整理篇《〈海国记〉真品珍品的初步论定》小文,以正视听。

此外,文化部由社会文化陈胜利处长负责,自2009年12月上旬,媒体报道《海国记》定位“钓鱼岛属于中国再获文献证明”以后,即组织大批据说十分够分量的国家级专家,对《海国记》进行全面、深入、细致地研究,在2010年上半年之内,应该会权威公布研究成果。

我一个小书贩,“湖南出生的农民”,开国领袖伟人毛泽东的无比热爱者与崇拜者,针对胡新的一切,都是起源于“‘……中国不需要毛泽东毛泽东完全就应该被鞭尸。’(2009年10月22日,胡新在邮件明确告诉彭令)”,牢牢抓住“‘……认为毛泽东对中国的贡献比不上李鸿章对中国的贡献’(2009-12-22 20:27:00 ryukyu1879即胡新在天涯网上公开留言)与‘我再次重申 开过(国)领袖是国父孙文先生’(2009-12-28 23:45:24 ryukyu1879即胡新在天涯网上公开留言)”

作斗争。其它,对于我来说,一切自会有公论,以我这样的农民水平,只需凑凑热闹,炒作炒作(宣传宣传)即可。

目前,我们(包括其他许多红色文献征集者)的核心任务是为了毛主席的威望,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尊严,在中国法律许可范围内,千方百计、百计千方与胡新“拼杀”到底,“血战”到底!看不清这点本质的人,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批评赐教,我们仅仅会洗耳恭听,恕难从命。

2010年02月03日整理

《海国记》真品珍品兼及回复红袍萤火虫博主

图片说明:

图一,钱泳手录沈复《浮生六记》卷五《海国记》

图二,钱梅溪自撰笔记条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