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俄评价歼十换装太行后:转身非常干脆也非常快!!

自歼-10前年11月在珠海航展高调亮相以来,这是首次出现有关它出现问题的报道。去年,媒体对它进行了几次令人印象深刻的评价。一位俄罗斯航空记者说,歼-10是真正值得关注的飞机,尤其是它换装了中国自己生产的太行发动机以后。他说:“飞行员在展示中没有任何噱头,目前来说可以看得出,飞机的转身非常干脆,也非常快。很明显,飞机的操控还有更加灵活的余地。”但是,外交官说,花了大约20年研制的这种新型飞机仍存在问题。大部分问题是引擎问题。

到目前为止,所有歼-10喷气机配备的据说都是俄罗斯制造的AL-31F发动机。外交官说,飞机其余部件与引擎的配合有些问题,使用俄罗斯引擎可能会影响中国对外出口喷气战斗机的计划,中国目前已终获得来自巴基斯坦的40架喷气战斗机订单。

他们认为,中国一直希望在喷气机上使用自己研制的引擎,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中国媒体去年说,解放军终于自行研制出喷气发动机WS-10,也就是“太行”发动机,并开始尝试把这种发动机用于歼-10,目前这一工作进展顺利。

中国制造的引擎目前用于双引擎的歼-8,这种喷气战斗机是在俄罗斯的苏-15战斗机基础上设计的,但这种发动机要用在对动力需求很高的单引擎喷气机上还需要改进。据信,要达到与俄罗斯发动机同样的功力水平,中国发动机需要的时间是前者的两倍。然而,对于飞行员来说,一分钟即意味着生死之别。

专家说,中国显然仍在设法用国产发动机带动歼-10。这一研制计划目前的紧迫性进一步加大,因为解放军希望自己的航空母舰全部使用国产喷气战斗机。一些高级官员已经暗示,中国打造一支航母舰队只是时间问题。

在试飞中就遇到了很多困难,特别是有些风险项目,如发动机“空中停车”,发动机一旦启动不起来,就会失去控制。飞行员即使掌握空中停车的技术后,也需要很大勇气。在飞机速度飞到极限时,声音像大轰鸣,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飞行员必须紧盯着仪表盘,全身心控制好速度。有很多飞行员在危急关头,都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飞机,甚至可以置生命于不顾。

参数数据显示,“歼十”属于第三代先进型战机,特别是它的机动性十分突出,转弯、爬升转化速度快,时间短。目前我国在发动机领域也正在加快发展,实际上在研制“歼十”的同时就已经成功研制了发动机,但为了更谨慎,试飞仍使用成熟发动机。

太行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黎明发动机有限公司生产的,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台涡扇发动机,黎明公司也是新中国第一个航空涡轮喷气发动机的制造企业,该公司生产的涡喷6、涡喷7发动机就是歼六、歼七的“心脏”。发动机是机械制造方面的最高科技,决定着飞机的性能。涡扇发动机在技术上比涡喷更高出一个档次,动力强、寿命长、省油,能使飞机达到超音速巡航。长久以来,中国没有自己的涡扇发动机,如果没有涡扇发动机,中国的第四代战斗机就不可能具备“第四代”的特征,只能依赖进口发动机。

俄评价歼十换装太行后:转身非常干脆也非常快!!

珠海航展中国试飞院侧记:

试飞员严峰:“太行已经装上了歼10,正进行试飞。”

航展上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轰然爆发一声:“好!”

歼10是飞行员的骄傲

又有人问:“歼10会发展成为舰载飞机吗?”舰载机一直为航迷所关注,它意味着航空母舰的时代。

严峰说:“不远的将来会见到。”

“好!”人群中又是一阵欢呼。空军如此开放的态度还真有点出人意料。

羊城晚报记者总算有机会插问一句:“歼10飞行员是优中选优吗?”

严峰的回答很有点外交辞令:“所有的空军飞行员都是优中选优,歼10飞行员正是从这样优秀的队伍中走出来的。”接着,他谈了这几天的飞行:“歼10飞行的动作编排主要是展示我国自主研制战机的各种机动性能,比如大角度上升的能力,水平机动能力、垂直机动能力、无对称机动能力、宽广的飞行速度包线及短距离起飞的能力。我刚才开歼10表演时的过载达到了8.7G。开歼10是我们飞行员的骄傲,歼10也是中国的的骄傲。”人群中又是一阵叫好声。

羊城晚报记者再问:“数据链能使我们次一级的战机提高作战能力吗?”

“数据链是战斗力的倍增器,这方面的技术国外有的,我们有些已经拥有,有些正在研制。”

“玩飞行模拟器对当飞行员有帮助吗?”航展中展出的飞行模拟器不仅受到专业观众的青睐,也让普通观众着迷,这几日,人们排着队等候上去过把瘾。

这次回答记者的是歼8D飞行员贾斌。他说:“飞行模拟器对飞行技术提高有很大帮助,飞行员每飞一个新机型都先上模拟器,可以降低训练成本。”

驾驶新飞豹的丁星敏回答羊城晚报记者提问时说:“第二届航展时飞豹已展示过,今天的新飞豹比那时的飞豹有6项改进,性能更好,对地攻击能力相当好。对于我们飞行员来说,驾驶国产的任何机种都有一种自豪感。”

俄评价歼十换装太行后:转身非常干脆也非常快!!

“太行”比俄式发动机先进

其实,昨天与观众互动的队伍中,雷强是个重量级人物。他是歼10的第一个试飞员,参与完成100多项重大科研试飞项目,取得40多项科研成果,填补了我国战斗机试飞史上的多项空白。他也是全军三角翼飞机、K8教练机尾旋的首席试飞员和教员,带教过20多个国家200名飞行员,驾驶过苏27、苏30F16等12个机种34个机型。羊城晚报记者当然要盯住他:“你飞过那么多飞机,如果让你选美,歼10排第几?”

雷强:“越漂亮的飞机也一定是性能优越的飞机。我认为歼10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飞机之一。”

记者追问:“排第几?你用什么词来形容它?”

“是最漂亮的。优秀。”

记者:“你飞过多种飞机,你认为装了‘太行’发动机的歼10比装俄式发动机怎么样?”

雷强:“‘太行’发动机比俄罗斯的AL-31F更先进,推力大了700公斤。”这似乎意味着装上“太行心”,歼10可增加1吨的武器和油料,战斗力更强。

记者:“既然‘太行’和歼10都这么优秀,应该可以飞出眼镜蛇机动和尾冲机动,为什么没在航展上表演呢?”

雷强:“歼10的确可飞眼镜蛇机动和尾冲,没有表演是动作编排的原因。歼10的眼镜蛇机动可以比苏27飞得更好,因为歼10的可控性更好。苏27是靠速度来控制,我们是自己控制,想如何就如何,想多大速度就多大速度。我们的迎角可以拉得更大。”他飞过172次尾冲,44次眼镜蛇机动,成为中国试飞员中深谙这一秘诀的第一人。

记者问:“开歼10和苏27,哪个感觉更棒?”

雷强:“中国人的身材不太适合苏27,而歼10是为中国人设计的。”

歼10试飞从没掉过一架

雷强是极富传奇色彩的飞行员。他父亲就是抗美援朝的飞行员,一家出了4个飞行员。雷强从小的愿望就是像父亲一样开飞机。从航校毕业时,学校想留他当教员,八一飞行表演队也向他招手,他却一门心思要进入前线作战部队,结果如愿成为那批学员中唯一分配到前线作战的人,而且很快成为全师响当当的全天候飞行员。上世纪80年代初,他又追上了另一个梦———试飞员。

1983年,是他事业的三岔口:师里要提拔他,试飞局看中了他,空军司令部要调他去当训练参谋。空军司令张廷发拿着试飞员名单在雷强的名字上画了个圈:“他最适合干试飞,除了他换下谁都行。”有人认为雷强是飞行天才,最难的科目都留给他。像歼10这样的三角翼机的失速尾旋是世界试飞领域公认的“死亡禁地”。失速尾旋,就是飞机在空中失去速度,呈螺旋状加速下坠的一瞬间,飞行员稍微操纵不当,就难逃脱厄运,仅美、俄在这一项目的试飞中就损失过几十架飞机,数十名试飞员付出了生命。我国从没有人尝试涉足这片禁地,所有新机种定型时都不得不留下这个尾巴,严重制约着航空工业的发展和部队战斗力水平。在俄罗斯学习时,雷强驾驶苏27打破教科书禁令,将规定不能超过4圈的失速尾旋飞到了6圈,创造了一个纪录。雷强试飞歼10四百架次,占了全部试飞的1/4,飞出了歼10的所有优越性能和品质,而且歼10在整个试飞过程中没有掉过一架飞机,包括尾旋试飞。俄罗斯国际试飞院的院长对雷强的评价是:“能把飞机飞得跟玩具一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