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电话是妈打来的,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小天,你在哪里啊,你快回来,老黑带了一大帮人来家里找你弟弟,你爸和你弟被打的都快死了..现在在人民医院抢救.你赶紧来..."

我赶紧拦了辆的士,直奔人民医院。爸和弟都在抢救..仔细询问,才知道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到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真正的错了,从头到尾,我只顾我自己的感受,从来没有把家人的安危放在重要的位置。我只知道没有人能奈何的了我,但却忘记了我还有家人,他们是弱小的..我只知道逞一时之勇。却从没考虑过后果,我甚至后悔刚才没有把老黑给做掉..我真是猪.我抱着头蹲在地上猛锤着地。过了一会,我从口袋取出银行卡,交给了妈,然后匆匆的离开了医院..

老黑,你死定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公共安全专家局长。因为刚才的事,他接到我的电话显得特别的谨慎。当得知我询问老黑的地址时,他松了口气.赶紧把老黑家的地址告诉了我,还问我要不要派警队给我一起去打黑..我回绝了。因为我不想让人看见我特别暴力的一面.

我打个的直接到了老黑家,家里没人.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和烟盒散了一地..墙上还贴着他和他一帮兄弟的合影,各个凶神恶煞。我把照片扯了下来揉成一团丢在地上猛踩两脚,在沙发的暗角里,我还发现了一包4号viper.狗日的还吸毒。人渣!

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等那王八蛋回来了。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

月高星繁,飘零无声。我叼着烟。坐在阴暗的角落,火熄烟灭。身起,我淡淡语道:“你终于回来了。”

远处老黑和3个年轻人正摇摇晃晃的过来了,我走过去,盯着他。

他一见我,酒也醒了大半。

“...你..你怎么出来了?”

“我出来要你这杂种的命..."话音刚落,我冲上去抓住他的头往地上一甩,他整个人“嘭!”的一声就摔在地上了,其他几个人立马冲上来。可是他们哪里是我的对手。我腾空跳起。对着其中一个人就是一记飞腿.我还没落地,他已经飞出去数米之远。另外两人一见这情形立马撒腿就跑了。我走到老黑旁边。他硕大的光头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明亮。他手撑着地,准备爬起来。我对准他的腰间又是猛的一踢。他的手捂着腰立马动弹不的。我把他们两人一手一个提进屋里..

“你放了我吧,我现在给你钱..."他一边说一边从皮衣口袋掏出一叠人民币。

我没有搭理他,我扯下挂在腰间的瑞士军刀..握着他拿钱的手放在桌上使劲一刺。刀,手,钱,木桌,紧紧的连在一起。他也杀猪般的忍不住大叫。

“闭嘴!”我冷冷的喝道。

“....呜.."他咬着牙不住的呜呜叫,不敢发出声音。

“怕么?”

他使劲的点头,眼里露出哀求的目光。

“怕就好!”我说完一手抓着他的头,另一只手狠狠的往他脸上锤。此时的怒气被我完全的释放出来,我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我打的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我这每一拳下去..不亚于平常人全力发出的一记脚力。想想亲人躺在医院。想想这畜生目无王法,想想他和他叔叔狼狈为奸,我的气就上来了.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以及当时他脸的形状。他的左脸比右脸起码大出2倍。血不住的从眼角和嘴角流出,颧骨已经凹下去了。我的手背也全是鲜血。刚开始他还求饶,到后来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再后来就没声音了。我放下手,一摸他的颈动脉,还有气。这时我突然质疑起我自己的实力来了。竟然没把他打死?

说实话,我当时并不想杀他。但是我一想我以后万一调回去了。他会不会找我家人继续报仇,我不能拿我家里的性命作赌注。还有他无恶不作,社会多了他要增加不少负担。他要死了他的小弟说不定就从良了。但是我不能杀人啊..这时我的脑袋一阵头疼。杀?还是不杀?最终我决定,给他脑门来一脚,他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爷的了。我把他扶正了。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坐正,我趁他倒下的瞬间对准他的脑门狠狠的一踢。他整个人直接撞在墙上,然后掉了下来。一动不动。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

“这还有个人..怎么办?反正是B社会,也来一脚吧..”和他一起被我提进来那哥们一见我朝他走过来,吓的只用头往墙上撞。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哥们,那样太疼了,我帮你吧.......

看着躺在地上的2人,。我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几分钟后,那局长带着人过来了,一看地上的场面。他旁边的小弟貌似就要将我就地正法,那局长挥了挥手,给我散了根烟,问我怎么回事。

我深吸了一口烟,说:“刚刚我路过这,看见里面2个人畏畏缩缩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东西。我心想他们是不是在干什么非法勾当?于是我进去看看。果真,2个人手里拿着一包viper,我掏出手机准备报警,被他们两个人看见了,就要过来杀我灭口。我无奈之下奋力反抗。结果就成这样了。pol.ice**,我是正当防卫啊。你们要替我做主啊。”说完我还装着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viper?”那局长眼睛一亮。我也知道,通常涉及到viper的案子都是大案子,何况那一包足足有半斤重。对于警局来讲,无非是立了件大功。

“恩,这件事我会好好调查的,你跟我回警局录下口供!”说完还朝我眨了眨眼。

2天后,电视上播出一则新闻:“近日来,警方破获一起viper犯罪案,缴获4号viper273克,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在警方的抓捕中暴力执法,被警方当场击毙。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在逃跑时从2楼坠下。伤势严重,目前正在抢救中。据医务人员称,该名犯罪嫌疑人可能会导致终生失忆。同时,go-vern-ment表彰本市市民徐先生在本次案件中积极配合警方办案,在案件处理过程中与犯罪嫌疑人展开生死搏斗。现奖励....."

看着新闻,我不禁送了口气。老黑还是没能禁得起命运的一脚..可是另外一小子怎么就能一脚被我踢成植物人呢?我不禁对自己的实力增加了信心。其实我写了这么多,总共发生的时间也就一下午。只是回忆起来感觉一丝一毫都深刻的印在脑海中。爸爸和弟弟还在医院。情况已经稳定来下了..妈妈没事每天都在医院照看,家里也因为这事用光了所有的积蓄。一直到现在,我还感觉挺抱歉的,以至于后来每次我问弟弟。你怪哥哥当时那么做吗?他都说:“怪,你当时应该带上我一起去。那混蛋死了我都没揍上他两拳,一点都不解恨!”

“......"

1个月后,爸爸和弟弟都基本康复了,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出院那天,我们去饭店好好的吃了一顿。中途,妈妈跟我说:“小天,没事去找份工作。那样的话接触面更广。找女朋友也容易点。要不女孩子看你没工作的,谁愿意嫁给你啊!”

哈,其实我每月不用工作账户都正常的多个几万块。所以我压根没想过工作的事,现在经过妈妈这么一讲,看来我还真得去找份工作了,要不她见我不工作一直有钱花,还以为我没事去干了什么非法勾当呢.哎,看来家里也不好混啊。我答应了妈妈的要求,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找份工作了。

淮海市在Z国还是属于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了。所以相对来说各行各业的竞争能力都是非常的强,没有一技之长,很难在这里容下一席之地。内江县是淮海市的中心。找工作更是谈何容易啊?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还真不知道我有什么特长,我所擅长的无非就是打架,说好听点就是格斗。卧底,这个社会有公开去应聘卧底的吗?枪械,逆境生存,窃取情报,保镖,侦查..这些东西能随随便的公开于世吗?想到这,我不禁惆怅,一直以为我是个人才,没想到连找份工作的目标都没有。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擦,不会又是什么噩耗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