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蜗居》看“爱”的等级


本来这个世界是不需要等级的,但人有了思想后就不自觉的有了等级观念,分级是为了把错综复杂的观念弄得更清楚,引导自省自悟的作用。我是按照精神、物质、肉体的顺序来体现人性与动物天性的差别,再按自主、自愿、被动、被迫的顺序区分人性的自由度。再按合理、合法、合情的顺序排列——理是理智顺达而合乎逻辑,可解释可说得通的;其次是合法,法律是道德的底线;最后是合情,指人之常情,这是最主观和不可靠的,所以放在最后。

第一级:纯精神之爱。按柏拉图的话说:“爱情和情欲是互相对立的两种状态,因此,当一个人确实在爱着的时候,他完全不可能想到要在肉体上同他所爱的对象结合。它是一种持之以恒的情感”。这种爱很难得。而且合理合法合情,事实上法理情想管都管不了的,所以只好认可它。尽管很多人不能理解,但这种爱的确存在,但不存在于婚姻,不存在于任何有肉体接触的关系中,所以它并不在乎肉体的归属,但失去贞洁是爱从精神到肉体的质变形式。

《蜗居》中最接近这种爱的是美国藉的苏格兰人马克对海萍的感情。马克从未与海萍有不适当的接触。马克的高贵之处在于他非常懂得适可而止,从不越界。马克的行为表现了一种极为深厚的涵养,但这种修养绝不是简单纯洁的,它需要很高的情商和丰富的阅历,就如同释迦牟尼佛也曾经历繁华浮世一样,觉悟不是单靠想出来的。按照宋思明的话就是“一个人的伟大,是在你面对诱惑的时候,懂得放弃。”而放弃欲望相比克制欲望有质的飞跃,克制是被动自愿的,而放弃是主动自觉的。片子用大量篇幅用在这个看似跟故事毫无关系的西方绅士身上隐含有“自由民主能树立完善人格”用意。

第二级:合理合法合情,有精神和物质条件为基础的,包含适度情欲,但比较文明、理性而宽容。《蜗居》中的宋思明的妻子对丈夫的爱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素养和睿智,适当委屈自己,适当教训了海藻,适当宽容了丈夫。这种对丈夫的爱是相对宽宏的。她的阴柔之德获得了丈夫的一定程度的感激和愧疚。是未来世界的代表形象。

第三级:两厢情愿的,合理合法合情,苏沌对海萍的爱属于这种,真诚而稳定,如他的名字一样淳厚绵长。当然这里面有一半海萍的功劳,如果海萍没有达到足够“可爱”(在他眼里)的程度,他可能也会放弃海萍。从名字来看他就是一个被理想化的人物。这种爱随着年龄和婚姻的发展会慢慢消失,转变成一种亲情,或者说一种依赖感。这种爱以家庭的名义排他而独占,是为了社会稳定的功能产物。因此值得呵护和珍惜,但并不神圣也不高尚。

第四级:两厢情愿的,合理合法合情,宋思明在利用物质用交换之前对海藻的感情是这样的,那时他是的确真心喜欢海藻,而且动机比较纯粹,是一种正常的感情,对于这种感情,法理情同样都管不了。

第五级:一厢情愿的,合理合法,但不合情,小贝对海藻的爱在不知道海藻“背叛”之前是这样的,说一厢情愿是因为海藻和小贝更像是伙伴和姐弟的关系,海藻处处迁就、哄着小贝,小贝缺乏对海藻足够的天生吸引力,以及维护和培养自己人格魅力的能力。他们的感情阴气偏重,并不和谐。那时小贝对海藻的爱真诚和稳定,同样这里面有海藻一半的功劳,但当他的爱不久后就质变和扭曲为嫉妒和独占欲。

第六级:两厢情愿的,合理合法,但不合情,海萍对苏淳的爱属这种,她自主自愿,感情比较专一和稳定,克勤克俭,对家庭有奉献精神,不过这同样这有苏淳一半的功劳。海萍太小市民,最爱攀比,物质化,功利化、而且过于聪明,她的爱被贬到这层的根本原因是永远不能填满的物欲。按苏淳的话:“她就像锈一样非要把铜全部盖上”。这个家庭不是阴盛阳衰,而是阴虚阳亢,只不过是用女人的阳来冲兑男人的阳,因此吵架是难免的。所以她的爱低于第五层,不过他们还算合适,用苏淳的话说:“我不要你对我太民主,有你的专制我活得才自在。”

海藻曾问“一个嫁过来什么要求都不提的女人会爱慕虚荣吗”,答案是当然会。看看无论哪朝哪代,不都是干了大半辈子才买得起新房的,她学校毕业没几年就想买房,买得起才不正常。住在城市里不停报怨租住和共享,越是这样攀比、排他和独占,房价越高。这也是推高房价的一个原因。这些注定他们作为房奴的蜗居。事实上有个心意相通的邻居比有个好房子更重要。一个没有爱的房子和不能移动的坟墓有什么区别。

第七级:两厢情愿的,合理合法,但不合情,海藻被“强暴”之前对宋思明的感情是这样的,它是真挚而单纯的,就像一个普通女孩对成熟男人的感情,但它是自愿而非自主,她是被引诱的,或者说她和宋互相诱惑,对于她来说,错就错在这是在未断绝和小贝关系的时候发生的感情。有欺骗和伤害小贝的倾向。因此不合情。

第八级:两厢情愿的,合理合法合情,爱情褪去但保有亲情。宋思明对妻子的感情是这样的,它被排在第七级之下是因为这种感情已经很淡了,但像陈酒一样价高,是以后“养老的依靠”,宋不喜欢喝但希望继续储藏下去。

第九级:两厢情愿的,合理合法,但不合情,海藻并不是真的爱小贝,只是被动的迁就和哄着小贝,她后来对小贝的依赖更像是“赎罪”。是非常被动和非理性的。但富有感恩的温情。事实上法律不会强制保护任何一方坚持放弃的关系。海藻没有义务这样哄着他。对于她,反正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只有选对自己更利的了,按她的话说:“反正青春都是要被浪费的,不挥霍白不挥霍”对于一个漂亮女人,有人爱但没爱过人,也是一种悲哀。从她和她姐的名字来看,萍浮于水面,藻飘在水中,是鱼虾捕食的对象,都是随大流飘浮不安定的命运,可谓红颜薄命。

第十级:两厢情愿的,合理,但不合法,不合情,从这一级起,“爱”不到60分而不及格。如果第一次被宋思明“强暴”不是她的过错,那第二次的性暗示就由量变到质变为罪过,她触犯《婚姻法》就是从这第二次开始的。如果说海藻在最开始接受宋思明的金钱是以借的名义的话,那她没什么错,错就错在后来直接的挥霍宋的金钱,在她姐的教唆下逐渐物质化,势利化。独特外貌和气质是吸引宋的资本。在这种买卖关系成立后,她挥霍宋的钱也是她的权力,把一些不正当的钱以这样一种方式返回到老百姓也是合乎因果的,比烂在守财奴的坟墓里面要好。

第十一级:一厢情愿的,合理,但不合法,不合情,小贝在得知海藻所谓的的“背叛”后,他的爱发生质变,因为所谓的“自卑、屈辱和愤怒”报复性的强暴了海藻,这已触犯了法律,但他知道海藻不能对他怎么样。他们的关系从此进向无尽的异化。

第十二级,两厢情愿的,但不合理,不合法,不合情,宋思明以醉酒的名义强暴了海藻,他的爱发生了质变。触犯了《婚姻法》和《刑法》,而且误以为得到海藻所谓的“贞洁”而骄傲,可笑又可悲。像他这样的人都是有预谋的,因此他以醉酒为理由不合逻辑、不合理。在动物当中,只看到雄性为了雌性决斗,但也从来没看到强暴雌性的。他的魅力力建立在较高的物质基础和社会地位之上,比较迎合凡夫俗女。而他的“爱”以肉体占有和延续为主,按他的话说:“爱一个人就应该和她有个孩子”,所以比较原始而低级。画面中,宋和海藻居住的房子门前经常出现一尊佛像,意喻强烈的对比和反讽。

尽管片子花大力用“责任”、“风度”和“睿智”来美化他,实际上是为了揭露了人性中阴暗的虚伪性。即使宋思明想那样得到海藻那所谓的“爱”,只是为了望梅止渴,自我安慰而已。好在是两厢情愿,没有进一步伤害海藻,并得到了海藻的原谅。因此他还不属于罪不可恕。从宋“思明”的名字寓意来看,一个心如明镜,思维缜密的人仍然难逃一劫,正如他自己所说:每个人都有如同“脚踝”一样致命的弱点。思考得再怎么清楚明白,关键点出错仍是全盘皆输。

《蜗居》中的对话包含丰富的细致而深入生活的思考,进而引发进一步的质疑,它血淋淋的揭示了就在我们身边的现实,批判了现实,而不是接受现实,曲从现实,同时它也是增识广闻的途径,增进了人们对社会新型人际关系的理解。可作为历史史料记录片。只要你带着积极的眼光去看它,它就是积极的。我想这才是《蜗居》主创人员的良苦用心。这个片子给我们一种感觉:好像每个人都很被迫无奈,处于焦灼的边缘,原因何在?问题的源头在哪儿?什么力量造就了这些人为的矛盾?需要引起整个社会的反思。



本文内容于 2010-1-14 9:54:17 被hifiw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