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阿凡达》社会学和政治学上的思考

《阿凡达》给我带来了关于社会学、政治学的非常有意义的思索。

“殖民者与土著”与“拆迁队和钉子户”。

我指的当然不是以上两条。 以上两条早已无需讨论——文明理应践踏原始,自然界的规则就是弱肉强食(这个世界的权力格局,无论是平等的还是不等的,都是力量的制约而形成的,不是空讲"道理"而形成的)。

本片的主线剧情很容易使对社会学和政治学没什么研究的观众产生本片主要内容只有“殖民者与土著”和“拆迁队与钉子户”的错觉,而事实上,一些背景设定使得本片的意义与这两者完全不同。

这不是文明和原始的冲突,也并非强者与弱者的斗争,而是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讨论。

就像“原始共产主义”和“共产主义”,在文明的发展史上,存在着一些“表面相似而内部原理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周期性规律。原始社会就存在“共产主义”,这种“共产主义”是由于生产力极其低下被迫形成的,而当今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是以生产力高度发达为基础而形成的。再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两种人(或一个人在两种不同的情况下)吃素,一种是由于买不起肉,而另一种是因为吃肉太多肥胖减肥而吃素,表面看起来相同的行为,内部原因则完全相反。

与原始的自然状态相反,后现代主义所倡导的对自然的重新回归,是高度理性的回归,是高度文明的行为。后现代主义反对现代主义的“二元对立”、“工具理性至上”和“极端个体主义”。康德说“没有人,这整个世界都将是一片荒漠,是白费的和没有终极目的的”。启蒙运动的先哲提倡以人类成为世界的中心,这个世界上其他与人类共存的一切都是为人类服务的工具或资源。现代主义的存在并非空中楼阁,而是确实符合了地球的物质规律和地球上生命发展的本质规律——由于地球上的各个生命个体的神经系统相互隔离,个体主义是自然产生的;由于地球上各个生命群体的精神交流的隔离,人类中心主义也是自然产生的。

后现代主义是对现代主义所带来的弊端的克服与超越,提倡“天人合一”,“仁者爱人”、“和而不同”等思想(这些与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想通,这也是为什么潘多拉具有东方意境)。 潘多拉星球正是这样一个后现代主义的生态系统,天人合一,非常和谐。

后现代主义的设想虽然美好,但现实中完全没有可行的方案,因为存在以下局限:人类生产力的局限和上文已提到的高等生命本身的物质局限(本质局限)——神经系统相互隔离,只可感知自己所感。而《阿凡达》构造出了这样一个后现代主义世界,下面来分析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

首先,Na-Vi不是简单的土著人。潘多拉星球上的一切生物都具有一个与其他生物的神经接口,这恰恰解决了人类“只可感知自己所感”的局限,这便是后现代主义存在的重要本质基础(物质基础)。再者,潘多拉星球的“幕后”有一个超越其星球上一切意识的主体意识,这个主体意识使整个潘多拉实质上是一个整合的神经系统。且潘多拉星球上物产丰富,这又解决了生产力的问题。

由于这个整个神经系统的协调统一而带来的强大的安全保护机制(这便是为什么这并不是强者与弱者的斗争,因为事实上,地球人并非只是和Na-Vi人战斗,而是和整个潘多拉在战斗),使得Na-Vi人无需和地球人一样具有不断膨胀的安全观——生命的行为由环境决定,如果一些生命体从没有遇到过安全威胁,那么它们便不会去追求相应的安全措施,而对不断膨胀的安全利益的追求,使生物之间具有攻击性和对立性的重要因素之一。Na-Vi人也一样,所以必须有强大的力量保护,否则Na-Vi也会变成人类——为了不再遭受毁灭而不断消耗资源壮大自己、侵略别人,这是生命规律的必然。

正是这些,使得潘多拉星球能够是一个后现代主义生态系统。

写到这里,不禁感叹,卡梅隆真太博学了,实在太专业了。《阿凡达》与其他很多幼稚的空喊口号空表理想的环保主义、和平主义等电影不同,它负责任地以相当深刻的的社会学规律、严谨的逻辑构建了这个世界和故事,对人类的发展进行了较深入的思考,给人类的发展提供了较有价值的思路。

《阿凡达》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人类必将长期处于现代主义社会阶段。

本文内容于 2010-1-7 15:24:57 被indakung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