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达》与《神话》有诸多相似,是抄袭还是巧合?

今儿起个大早,拾鞋穿袜子一股风赶到影院,这也体现了俺对卡梅隆和传说中的《阿凡达》发自内心的崇拜。是的,没错,《阿凡达》养眼、震撼、刺激。惊喜之余怎么赞美它都不为过。因为它在贺岁档着实给了观众眼睛一次完美旅行,给了视觉一次最强冲击。电影看完了,估计青光眼、近视眼和沙眼也给治得七七八八。之前没有哪一部电影如此色彩丰富却很养眼,在瑰丽的色彩下还有一个流畅抓人的故事、炫目的奇幻事物以及动人心魄的动作场面。上海生活信息

但我静了一下神还是认为,《阿凡达》就是一充斥高科技特效的好莱坞科幻片,用目前最先进的电影制作技术包裹了一个普通的故事——这个故事里面有爱情,有人性贪婪与毁灭,有当下最紧迫人与自然和谐话题,有宗教的醍醐灌顶和因缘果报,仅此而已,这样的故事在好莱坞大片里见识多了。上海生活信息

首先来谈一个《阿凡达》和成龙电影《神话》串亲戚的话题:不知是巧合还是谁抄了谁,《阿凡达》中地球人在地球与潘多拉星球之间的“穿越”方式和成龙主演的《神话》相当雷同。《阿凡达》中的杰克·萨利只有在梦中才会生存在“真实”的潘多拉星球中,并和他的潘多拉星球恋人妮特丽双宿双飞,这和《神话》中成龙与他饰演的蒙毅将军穿越梦境中的秦陵地宫以及与玉漱公主相见的穿越方式很相似。潘多拉星球类似于梦中的秦陵地宫,充满神秘梦幻,都有所谓的磁场和失重现象存在。《阿凡达》中的人类借助杰克·萨利成功侵入梦幻般的潘多拉星球,实施侵略,而《神话》中贪婪的考古学家也借助成龙的探险精神成功进入梦幻的秦陵地宫,妄图对秦陵中的财宝和长生不老药方进行掠夺。

《神话》中的成龙=《阿凡达》中的杰克·萨利;

《阿凡达》和《神话》中的男主人公都是要在梦中才能穿越到梦幻境界中,清醒后又回到现实!

通过梦境穿越到潘多拉的“阿凡达”杰克·萨利=《神话》中的蒙毅将军;

潘多拉星球阿凡达公主尼特丽=金喜善饰演的秦朝玉漱公主

《阿凡达》中的夸奇将军=《神话》中的考古专家孙周(都是原有文明的破坏者)

此外,《神话》中的邵兵、于荣光、梁家辉和玛丽卡都在《阿凡达》中可以找到相似职能的角色。

《神话》2004年9月开始拍摄,剧本应该在更早些时候成型,而《阿凡达》出炉过程持续了13年。但《阿凡达》前期为了开发3D技术耗费了大量时间,剧本雏形诞生于1995年,成熟和拍摄时间用了大概5年时间,也就是说,《阿凡达》开拍时间剧本成型时间也是在2004年左右;根据游戏规则,电影剧本是一级保密的,不可以随便透露出去的,除非电影拍完了或者是需要宣传了,剧情才会公布出去。对于《阿凡达》和成龙的《神话》有如此多的相似点,难道真的是一次巧合?

电影做到《阿凡达》,“一个好看电影该有的元素都有了”,此前我们给《金刚》下过这样的定义,今天一切又被《阿凡达》远远超越——是该有这样的结果了!奥运会把巨幅LED都踩在脚下了,电影技术是不应该还停留在《金刚》那个水平的。 卡梅隆13年磨一剑,估计没有一个中国导演有这份耐心,也不会有一个投资商有这样“高风亮节”的奉献精神,因为他们怕等到电影上映时自己已经化蝶了。可卡梅隆做到了,好莱坞做到了,差距就在这里,而且不是一点点!毛主席关于“认真”二字的教诲我们背得滚瓜烂熟,可横下心来至死不渝的实践者却在老美哪里,这更是差距所在。所以,我们不缺技术,也不缺人才,更不缺资金,就缺对电影事业的狂劲和至死不渝的虔诚,缺的是置钱财于身外的牺牲精神。不是卡梅隆和好莱坞有什么魔法和高招,13年呐,谁敢这样放长线赌一把?相比我们那些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就速成的大片,我们自然没有底气和《阿凡达》“华山论剑”了,更别说给人家挑刺了!卡梅隆做成《阿凡达》的秘笈很简单,就是认真和恒心,没其他高深之处!上海生活信息

《阿凡达》强烈的色彩和技术颠覆前所未有,也让观众一下子不知所措,就像无线电话第一次接通那样骇人,于是出现了磕头如捣蒜式的评论和赞美——不是服得五体投地,而是服得全身入地找不着北。差距显而易见,我们应该虚心总结,但也没有必要上升到挥刀自宫,只信上帝!看看昨天到今天的影评,一些国内影评人甚至电影导演,为了表现出对《阿凡达》的崇敬之情,不惜作践自己。言之凿凿地表示,在《阿凡达》面前中国电影和导演都成了一堆“臭狗屎”,都是庸俗和势利的投机者。导演陆川看完《阿凡达》后对影片的评价和自我反思相当准确值得肯定,但同时却又走到一个极端,一股脑地把其他人和作品涂得一片漆黑。纵使中国电影和影人与卡梅隆、《阿凡达》相比有很大差距,也不至于以狗屎来作践自己而抬高别人,这是不是很多国人惯有的奴性和卑贱思维?很奇怪的是,这次没看到陆川哭鼻子。我不否认陆川的一些观点,但他的这种态度让我对中国影人更加担忧,因为他们经常心态漂浮而又过分自卑,且常常自视甚高缺乏沉淀的理性,又怎么去磨砺《阿凡达》这样的霸气之作?要知道,卡梅隆也是在崇拜《指环王》的基础上才决定立志超越的!

还有我们那些“精英”以及影评人,开始骂《三枪》骂张艺谋,在恼怒成羞无处可依的情况下正好来了《十月围城》,于是把《十月围城》捧上天,以显示《三枪》之烂是多么令他们恨之入骨。现在《阿凡达》来了,他们又说《三枪》和《十月围城》那不叫电影,只能是小作坊里的“小儿科幼儿绘画”!于是一帮人长篇大论坐而论道中国电影的未来,一脸悲情,满腔悲观!有人干脆指手划脚建议张艺谋去拜师卡梅隆好好学学什么才叫真正的电影美学!作践自己还不算啥,那些以作践身边人和同胞的更是让人觉得悲哀。

全世界只有一个美国美国只有一个好莱坞,好莱坞只有一个卡梅隆。《阿凡达》的存在如同星星中的月亮,光芒大但也不能无视星星的光辉。中国电影尚在起步,中国影人正在努力,《阿凡达》就如同我们前进中遇到的老师,感谢他来得及时,会让我们少走多少弯路,会让我们因为榜样而充满斗志,迎头赶上。至于拿《三枪》、《十月围城》和《阿凡达》比,那不是自讨没趣吗?不同类型不同文化的电影有可比性吗?德国日本不是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大国吗,他们的电影不是也远远落后于好莱坞吗?好莱坞一家独大于世界是由各种因素促成的,不是我们也搞一两部《阿凡达》能赶上的。我们也无需因一个《阿凡达》的对比而如此垂头丧气,妄自菲薄。上海生活信息

贺岁档需要《阿凡达》,但绝不只需要《阿凡达》,没了《三枪》和《十月围城》,《阿凡达》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那我们岂不更加失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