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为敌,美国能够与中国建立“更加稳定更加具有建设性的关系”。他的上述表示让中国人对这位美国历史上首任黑人国务卿更加产生了兴趣。布什父子对他的格外青睐也使鲍威尔本人充满神秘。]

出生于一个牙买加移民的非洲后裔,从小学习平平的他是怎样跻身美国国务卿之职?他有着哪些惊人之处呢?新近出版的《鲍威尔——美国第一位黑人国务卿》一书让人们了解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特别是他在担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期间指挥海湾战争的一些内幕。

■作战计划被丢,鲍威尔格外紧张。幸好……

圣诞节后的一天,鲍威尔的同行、英国国防参谋部副部长陆军上将查德·文森特爵士打来电话,说要告诉他一件难以启口的事。

“什么事?”鲍威尔急切地问。

“听我说,空军元帅帕特里克·海因会见首相,就作战计划事宜向他汇报。汇报之后,帕特里克把他的公文包和便携式电脑都交给了他的主任参谋……”

“后来怎么啦?”开始紧张起来。

“这个主任参谋把车停下后去买了一点东西……公文包和电脑都被偷走了。”

“里面有什么东西?”鲍威尔心情沉重地问。

“我们找回了公文包。但是,电脑里的硬盘可能存上了作战计划。”

“这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鲍威尔心存疑惑地问。

“那是我怕告诉您的第二件事,”文森特说,“大约一周以前。”

“一个星期以前!”鲍威尔说,“您到现在才告诉我们!”

此时,鲍威尔最害怕的就是英国通俗小报搞到这一消息并刊登出去。以后几天里,他的心情格外紧张。鲍威尔让他的新闻官斯马伦上校监控着英国和欧洲的媒体,看看有没有这一消息落入敌人手中的征兆。幸好没有。鲍威尔想,这个窃贼要么是一个爱国者,不为个人利益泄露陛下政府的秘密;要么是一个连报纸也不看的白痴。

■击中的汽油桶被当做“飞毛腿”的发射架,鲍威尔……

鲍威尔明白,只有把真实情况告诉迫切想了解战争情况的公众才能赢得他们信任,而他们的信任又是战争胜利的基础。他不但是这样做的,也这样要求部下,特别是施瓦茨科普夫。

但施瓦茨科普夫却犯下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在利雅得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施瓦茨科普夫放映了录像片,显示美军的一枚精确炸弹向着4个圆柱形物体疾驰而去,直接命中了伊拉克的4枚“飞毛腿”导弹发射架。一小时后,鲍威尔的情报官迈克·麦康纳尔海军少将向他报告:“主席先生,出问题了。我们认为这些东西不是‘飞毛腿’导弹,而是停在路侧停车带的4台约旦油罐车。”

“你打哪儿知道的?”鲍威尔问道。“施瓦茨科普夫参谋部的一名上尉,一位分析员说的。”麦康纳尔说。“那就让这名上尉给施瓦茨科普夫将军去电话,说他们搞错了。”“那里没有人敢对施瓦茨科普夫说他搞错了。”麦康纳尔说。“那到底怎样让他了解呢?”鲍威尔马上接通了施瓦茨科普夫的电话,并向他说明了麦康纳尔刚才的话。

施瓦茨科普夫顿时火冒三丈:“不是‘飞毛腿’!好啊!坐在华盛顿办公室的那帮懒汉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难道就不能得到什么人的支持吗?”

“别激动,”鲍威尔说,“我们的信息是你自己的参谋人员提供的。让你的情报人员再对袭击目标做一下分析,我们过会儿再谈。现在不要争论了。”

施瓦茨科普夫很快打回电话:“老天作证”,他说,“那东西的确是

‘飞毛腿’。那位分析员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他就不如其他人称职。但我告诉你,这种胡言乱语真叫人受不了,让我上电视,然后指使你的部下事后指责我。”

“这只是为了保护你的信誉,”鲍威尔说,“这是一种宝贵的财产。”

第二天,鲍威尔的空中侦察专家给他拿来了难以否认的照片,那是4台油罐车烧毁了的外壳,肯定不是“飞毛腿”导弹发射架。他未再深究此事,没有加以纠正。他知道施瓦茨科普夫身上的担子不轻,使他保持镇定自若至关重要,因此鲍威尔不想伤害他的自尊心。但是事情总会水落石出,当时恰好一位CNN摄影记者从地面拍下了被摧毁车辆的照片。鲍威尔深刻体会到与媒体打交道的另一个有效的规律:主动认错比让人抓住辫子要明智。

■花了600亿美元,运送了50万大军,布什不希望戈尔巴乔夫充当战争的仲裁者。而地面进攻……

就在这时,由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扮演和平缔造者的角色,给进攻的时间表进一步蒙上了阴影。2月18日,伊拉克外交部长阿齐兹前往莫斯科听取一项计划。根据此项计划,如果伊拉克人撤出科威特,美国将停止战争。布什总统陷入了困境:花了600亿美元,并将50万大军运送到地球的另一边,这样收场他心不甘情不愿,他更不希望让苏联人充当战争的仲裁者。地面进攻必须马上开始。

2月20日,施瓦茨科普夫打来电话说,地面进攻可能还得推迟,估计在2月26日。他说,他掌握着最新天气预报,预计24日和25日天气恶劣,26日可能放晴。

恶劣的天气无异于减少空中支援,而减少空中支援等于增加伤亡人数。鲍威尔的处境十分尴尬。上次,切尼接受了鲍威尔的建议。但是这一次他感到施瓦茨科普夫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再去向切尼和总统请示,先是海军陆战队需要调动,现在又是天气恶劣,说不准下一次又是沙特军队未做好准备。鲍威尔越想心里越冒火。

“注意,”鲍威尔对施瓦茨科普夫说,“你出尔反尔,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地面进攻日期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向总统和国防部长交代?他们现在遇到了俄国人一个糟糕的和平建议,需要设法规避。你总得给我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推迟理由。你不了解我现在受到的压力有多大。”

施瓦茨科普夫大发雷霆,大声吼着:“你给我讲的是政治理由,说明你不想劝阻总统去做军事上行不通的事!你懂吗?我的海军陆战队司令说我们需要等一等。我们谈的是海军陆战队士兵们的生命。”施瓦茨科普夫在电话里不停地叫嚷,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关心美国军人的生命,别人都冷漠无情。

鲍威尔深深吸了口气。他最不想干的事就是在战斗前夕把战场指挥员逼上疯狂的道路。“你没有失去客观性,”他说,“我们只是遇到了一个要解决的难题。我们这里人人都充分信任你。到头来,你知道我会把你的要求报上去的,事情还将按你的意见办。”说完,鲍威尔挂上电话,他知道再说下去只能是火上浇油。

■总统的问题是如何对戈尔巴乔夫说“不”,而又不显得丢掉一个争取和平的机会不到半小时,施瓦茨科普夫又打来电话,说24日和25日的天气不会太坏,他将原计划于24日开始地面进攻。

2月21日晚上10点半钟,鲍威尔被紧急通知去参加“八人帮”会议,对戈尔巴乔夫即将到期的和平建议做出决定。苏联领导人当晚早些时候就此事给布什打来电话。总统的问题是如何对戈尔巴乔夫说不”,而又不显得丢掉一个争取和平的机会。

“有两种选择,”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说,“一是告诉俄国人别多嘴。二是取得更好的条件加以接受。”

鲍威尔看看切尼,他正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切尼不喜欢也不信任俄国人,而且痛恨看到他们利用世界舆论对美国施压,然后把功劳归于自己。他宁愿用武力把伊拉克人赶走。

布什说:“我不想接受这笔交易,但是我也不想让戈尔巴乔夫一无所获,在他同我走了这么远之后我不想亏待他。我们得找到一条出路。”

鲍威尔举起一个手指。总统转向他。“有何高见,科林?”鲍威尔说:“我们不能让戈尔巴乔夫一无所获。”他指出,联合国要求萨达姆将军队于1月15日前全部撤出科威特,世界舆论支持联合国的截止日期。“所以我出个妙主意,让我们在戈氏建议中加进一个截止日期。譬如说,要求他们于23日中午以前全部上路撤走。如果他们走,诺贝尔和平奖就归你戈尔巴乔夫先生。倘若如我所料,他们赖着不动,那么我们就开始迎头痛击。”

“怎么样?”总统问。除了切尼外,其他人很快表示同意。“你怎么看,迪克?”总统问。切尼看上去是被人递上了一只死耗子,“我想没问题。”他勉强回答。

次日上午10时40分,布什总统站在玫瑰园中面对着摄像机,板着面孔说:“联盟限萨达姆在23日中午以前做他必须做的事,立即无条件地开始从科威特撤军。”

2月23日,星期六中午,萨达姆没有接受俄国的撤军建议,从而错过了最后的一线生机。翌日利雅得时间凌晨4时,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越过边界进入科威特,开始了“沙漠风暴”的最后阶段——“沙漠军刀”。

■插曲一:为了学位去当兵

1954年秋的一天,鲍威尔正式成为后备军官训练团的一员,领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军装。

鲍威尔之所以在大学中选择了后备军官训练团并最终走上军人道路,除了从小养成的对军人的崇拜之情外,还有一个原因鲍威尔从来没有对人提起过。参加后备军官训练团之前,他有好几门课的成绩只得了个“C”。按照市立学院的规定,学业成绩平均为“C”的学生不能毕业。而凡是后备军官训练团的成员,在4年军训中各个科目成绩均为“A”者,计入本人学习成绩,准予毕业。这无疑是鲍威尔获得学位的一条捷径。

■插曲二:四星上将修洗涤槽

这是鲍威尔退役后的第一天。与夫人一起用早餐,她说:“洗涤槽堵住了,地板上到处都是水。”

听到夫人的话,鲍威尔的第一反应是:没问题,吃完早饭给营区工程师打个电话就行了。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营区不再归他管了,他原来的几十名随身工作人员一夜之间也全部消失了。于是,这天上午的实际情况是:鲍威尔吃过早饭后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而是找来工具,自己伏在嘀嘀嗒嗒漏水的洗涤槽前,忙活了整整一个上午。最后,洗涤槽终于修好了,可鲍威尔的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插曲三:第一枚勋章

越南战场上,鲍威尔奉命带一队人马沿阿寿谷地巡逻,他脚下一空,随即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一支长长的竹签穿透了鲍威尔的皮靴从脚背中间露出来,殷红的鲜血沿着竹签往下直流。鲍威尔猛力抽出右脚,疼痛使他冒出一头汗珠。

若干年后,已成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鲍威尔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我踏上的不过是一根竹签,得到的却是一枚奖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