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榴莲,作为东南亚盛产的一种水果,在中国大陆、特别是内地,也只是这十年左右开始流行,在超市或普通的路边水果摊上都很容易发现,这样一种“臭不可闻”的东西,却号称是“水果之王”,真应了那句老话“物极必反”、“臭到极点就是香”,和中国内地小吃“臭豆腐”,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营养价值比臭豆腐要高的多。

为什么说到榴莲,是因为最近欣赏了一部香港电影导演陈果执导电影《榴莲飘飘》,这一部大约十年前拍摄的电影,是陈果导演的名篇之一,曾获金马奖最佳影片,女主角秦海璐还荣获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人两项大奖,不愧为获奖影片,就是现在看起来,还是让人思潮起伏,感动共鸣,经典的影片就是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这部电影的主要情节并不是围绕着榴莲展开的,电影说的是一个东北女孩,戏校毕业生秦燕,南下深圳创业,其实就是在发廊里做“小姐”,并能过“双证”到香港进行短期“卖淫”,从而快速致富,衣锦还乡,这样的故事在内地,特别是内地的农村或中小城市,其实非常之多,早已是司空见惯之事了,陈果导演讲述这样一个普通的故事,却能如此抓住观众的眼球,确实有其高明之处,可以说有化腐朽为神奇之能力了,这样的故事,其实就和榴莲一样,外表有些丑陋、还散发呕臭,但经陈大导演的演绎,却有沁人之香。

将榴莲这样的道具或者说是符号,引入这部电影,可谓陈果导演的神来之笔,我一直在揣摩出于什么样的灵感,导演想到将榴莲掺入这个“卖淫小姐”的故事中的。也许是榴莲的品质:“败絮其外,金玉其中”;或是某个夏天“榴莲”号台风来袭;或是“榴莲”的谐音“留连”,切合居中秦燕、洗碗的小女孩阿芬对家乡的留连等等,总之榴莲让观众产生了太多的遐想,让故事本身更具有渲染力,虽然“榴莲”在和故事情节的整合,还不是那么天衣无缝。

说到导演是讲故事的高手,不仅仅是在故事中加入“榴莲”这样的象征符号,而且在故事情节设计方面,为了照应“榴莲”,将故事发生地设定在香港和东北,这空间上是一南一北,时间上是一夏一冬,再通过电影手法上的差异,比方说节奏一快一慢,电影镜头的一动一静,都将故事叙述得楚楚动人、凄婉落寞。在这部电影中导演本身并没有明显地加入过多地个人判断,并不像内地的导演习惯性地用批判和教育的视点来说故事,这样虽然尊重了观众的感觉,每个观众都可以用自己的观点来阐释故事,但观众的情感得不到归宿,所以看完之后内心还是比较郁闷的,感动之余,总会揣测秦燕未来的命运,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吗?她能忘却那一段和“榴莲”相关的日子吗?

前面提到“榴莲”被导演引入秦燕的故事时,有“嫁接”的嫌疑,主要是指电影后半部分“秦燕回到东北老家”时的情节中出现的榴莲,这里的榴莲是秦燕在香港认识的朋友阿芬,过年时从深圳寄给她的礼物。这个“榴莲”在整部电影中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将电影前后两部分无缝地粘合在一起,但这个榴莲的来路却不怎么妥当,就是阿芬有没有这个可能寄榴莲给阿燕?熟悉电影情节的人也许都会抱有怀疑的态度。阿燕和阿芬在香港都是“黑户”,阿燕是一个闯世界的“捞女”,阿芬还只是一个未谙世事的小孩,再加上阿燕每天都在辛苦地赚钱,怎么有时间和心情帮助阿芬洗碗,他们之间的友谊谈何说起。我不知道中国是不是可以通过邮局邮寄水果或是榴莲,有些国家规定在旅馆、火车、飞机等公共场所,禁止携带榴莲的,主要还是那臭味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住,阿芬邮寄榴莲给阿燕的举动,老实说我觉得有些愕然。

像秦燕这样的女孩,现实社会里很多很多,他们的父母和亲人正如同电影中秦燕的家人一样,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外真实的情况,只要孩子能带钱回家,就觉得长面子,就觉得自己的子女有出息,至于她们在外面做什么,就并不关心了。我们不能将那些在洗头房、歌厅、浴室做小姐的女孩子,简简单单地全部归为“好逸恶劳”,也不能寄希望她们自己的觉悟提高,像秦燕一样自我回归,这里面包含着严酷的社会现实问题,十年后的今天其实依然存在着,所以我们需要理性地看待、分析像《榴莲飘飘》里面发生的故事。

[世说堂]品尝榴莲的神奇魅力——《榴莲飘飘》赏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