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枪”热映,评价一下张艺谋的昨天、今天、明天

从《三枪拍案惊奇》的上映,回顾一下张艺谋导演的昨天、评论一下他的今天、关注一下他的明天

引子

17日晚上8:00,无意间看了北京科教频道《非常故事汇》之《张艺谋、赵本山、崔永元的昨天、今天、明天》。平心而论,这期节目从主持风格、内容设计上来讲还是不错的。按照片尾MV中,制片人徐滔的说法:“昨天是指张导与本山最初合作的故事,今天是他们俩合作合拍《三枪拍案惊奇》的故事,明天就是指二位英雄明天的打算和追求以及他俩成功的故事给当下年轻人的启示。”

在这里,我丝毫不想抨击BTV的低俗,但还是忍不住想说几句,原因有二:

一是“三枪”首映前,媒体狂轰滥炸式宣传是有原因的。张伟平请全国院线老总看完“三枪”样片后,在场的老总没有一个人相信这部从人到景到后期制作得影片能耗掉一个亿的成本。而此前张伟平在不同场合均声称这部电影是投资过亿的大制作。其实,明眼人一琢磨就明白,“三枪”走的是可口可乐的路子,成本1元,超大豪华首映,狂轰滥炸的广告宣传,媒体跟风炒作,网络视频冲击等费用共花费99999999元。既然这些炒作是计入发行成本的,在首映后快一周的今天,“三枪”的思想性、艺术性及故事性被洪晃、韩寒为代表的大批网友痛批的情况下,北京科教频道在不拿一分补贴的情况下(姑且这么认为),还请来张导和本山做节目,如果是之前录播,无话可说,如果是首映后录制的,我就要问了,这到底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呢还是想蹭点儿“三枪”身上的土呢?!

二、记不清是那位经济学家还是某位娱乐界老总曾经说过“电影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领域,花钱、砸钱、烧钱、赚钱都是市场说了算(意思大概如此)。”但是,我要说,请大家不要忘了电影是有教化功能的。赵本山、张艺谋在崔永元采访时不时强调“取宠观众是不下贱的,观众来影院是花钱买乐来的。” 张导还爆料说爱女张耒在剪辑录制了三十遍的视频材料时(演员多敬业,以前张导是拿日本人的钱浪费胶片,现在是拿演员的精力来抓拍所谓的即兴式表演。)乐得舍不得剪。但张导还是相信张耒,理由是她不懂二人转、不懂春晚,所以她的剪辑能代表80后的价值取向、欣赏水平。但这又恰恰证明张导错了,因为她的不懂也恰恰证明了她代表不了中国的80后,中国的80后又一次被张导及闺女代表了。

以上这些例子更本质地说明,电影业已经在中国沦为房地产式的圈钱工具。我们一代代电影人和观众精心培育起来的市场就要被这些资本大鳄毁于一旦了。不是有个别娱乐界的老总口出狂言吗?“我投的钱,我想咋干就咋干,你管不着,至于你不看有人看”(引申义:哼!有大牌明星加盟并在影片中担纲主角自有粉丝捧场,我数钱就行)。可是,我提醒张艺谋、赵本山不要忘了,小时候露天电影也教育过你们,你们也恰恰是在电影中人物的指引下喜欢上了电影,成为了当下电影界的名人。因此,电影的教化功能不是不提倡,而是拒绝说教。这种教化功能在影片的题材遴选上应该是体现公平、正义、真、善、美等人类的普世价值。这种体现人类普世价值的思想性极强的文艺片,广电总局不去提倡,不设立拍艺术片的奖励机制,而任由资本的力量在中国电影市场肆意横行,该管的不管,不管的瞎管(《蜗居》禁播就是名例)。真到了电影市场崩盘的时候,想管就来不及了。

回顾张艺谋的昨天

说实话,艺谋与我是同乡,这位老乡从出道以来我就很关注,当初看《红高粱》时,确实看不懂(那时候我上中学),但还是很兴奋,感觉陕西老乡获金熊大奖了,心里很美。这么一路关注下来,一直想给他建议点东西,可一直没机会,这次“三枪”上映了,我想既然外界褒贬不一,我与爱人商量去看一看,自己鉴别一下(其实,许多进电影院的张迷们都是这样的心态)。于是,12月13日晚8点20我们走进了北京某影院看完了这部电影。看过之后十分后悔,花了120元不算,我觉得不写点东西对不起张导,更对不起陕西老乡,更更对不起广大网友,我要说些什么呢?还是从昨天张导从文艺片向商业片转型的故事说起吧!

张艺谋从拍《英雄》起,我明显地感觉他拍片的立场和角度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有人说他已经成为职业经理人,有人说他从导演蜕变为摄影师,但我认为跟好莱坞式的商业电影制作模式来比较,由于有个资本运作人张伟平的加入,艺谋在片场上的角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在2000年左右,中国还是在一个市场化程度极度不高的基础上开始的商业化大片之路,资本投入后面临着难以回报的巨大风险,而张艺谋也深知这种转型失败的后果,因此,拍《英雄》时,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在文艺片拍摄中的自主权,而是在资本的力量下变得妥协。幸好《英雄》有了李冯的加入,编剧不错,故事性强,并且是张导熟悉的秦朝历史,结果票房、口碑都不错,转型很成功。

赚得盆满钵满之后,张导索性由妥协变为投机,在某些资本人的蛊惑下一心一意做起商业化大片王国的春秋大梦来。搭大唐王朝、搞人海战术、以选谋女郎为由搞商业噱头、拍《满城尽带黄金甲》,除了造就不少人造的名胜古迹之外,也背负了一身骂名。

《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失败也折射出这套电影产业运作的不伦不类:机制不灵活、不透明,现代化的管理产权不明晰。也导致了他处处掣肘,处处投机,导致了“黄金甲”的失败,但是,也因此产生了——“奥林匹克开幕式后经典奉献,国际大导演张艺谋华丽转身的扛鼎之作《三枪拍案惊奇》”(广告宣传语所云)。换用韩寒的话来讲“本山传媒的赵本山找到了张艺谋,两人拍一拍身上的土,坐在炕上说‘艺谋,我们合拍一个片子吧!你看小沈阳他们这么红,票房肯定好,正好也让他们往文艺片这方面靠靠’……”

评价张艺谋的今天

这种不伦不类的商业化大片运作手法在张艺谋获取了大量的资本之后,对影片的题材、风格、主题、人物等基本元素的把握上却草率的要命,是不是故意而为也不得而知。为了让广大网友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我姑且把这种电影制作作坊定义为一个广告公司的拍片流程。广告片独有的时效性,出其不意忌讳平庸的荒诞性,极尽吸人眼球的谵妄宣扬、夸大,都体现出了这种制作的本质:让观众忽忽悠悠中把拐买走!

张导拍片的模式主要分以下几步,一、找准卖点。名演员,网络红人加盟,或者宣称为XXX量身打造;二、翻拍名著。有时纯粹是假借翻拍之名来制造商业噱头;三、资本运作。热钱冲着张艺谋的旗号接踵而至;四、狂轰滥炸宣传蛊惑。五、压低成本,攫取超额利润;六、实现只赚不赔或者净赚少赔的目标。

这种模式的危害:一、赚到了钱却丢失了自我。正如网友所言“以前张艺谋没有钱时,拍了那么多有思想性的文艺片,现在有钱了理应拍出好片的时候却拍出如此烂的片子。”其实,不是钱害了他,不“是体制内”收编了他,而是自己的迷失,自己心灵的高度太低。

二、盲目乐观折射出张艺谋的自我否定、自我虚无。再回头看他对崔永元的说辞:取宠观众不觉得丢人。我想问张导,你的取宠这些人是不是把这些人的快乐建立在别的观众的痛苦之上呢?!我以及许多网友都是奔着张艺谋是一个思想性极强的导演去的,不是去看二人转表演去的,你取宠了某些人,却侮辱了另一些,包括我在内的观众的智商,这不就是一种犯罪吗?而仔细探寻张艺谋以前拍片的路径不难发现昨天与今天的制作程序截然相反。以前是找好本子,如莫言的《红高粱》系列,苏童、余华、陈源斌等人的作品,开始改编再去拍摄,现在恰恰相反。

这种一而再、再而三忽悠观众的行径已经引起观众的反感,正要发稿时,忽传张伟平反击网友的批评时,竟然用“你们的质疑是出于羡慕、嫉妒、恨”等刻薄的字眼。而张艺谋面对批评却很淡然,说:“只要观众看得乐呵就行”“我习惯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我都有点悲哀了。我想对艺谋说,网友多么可爱呀!他们是“哀其可悲,怒其不醒”呀!如果假以时日,观众用脚来惩罚你们的话,你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关注明天

路遥说:“作家不要用作品以外的方式跟读者交流。”希望艺谋多几分自信、诚恳、诚实,多几分坚守的信念。这些都需要你拿出沉甸甸的东西出来说话才有份量。观众关注“三枪”是幸事,他们是就事论事,张导不必紧张。同时,希望艺谋能回望一下过去走过的路,其实返璞归真也是一种美。

另外,建议没事的时候找个好翻译,带上张伟平一起去好莱坞充充电,采采风吧,也许就管用。

后记

最后,我想补充两个至今记忆犹新的故事。

一是南方周末曾经报道的,拍《英雄》时,张导聘请的日本的电影服装设计大师和田惠美会看手相,张导就让她看相,她看后说“你这个人不差钱,很成功,”但张导问“你能算算我的婚姻吗?”日本服装设计师一笑了之。

二、2008年奥运会开闭幕式获得成功后,大家都在为张导叫好,却忽有坊间传言:张导只是操盘手和顾问,大主题、大方案早已内定,他只是个执行者而已。这则传闻也未经证实,但我当时的想法是那也不赖,因为我怕我这位老乡导演负担不起失败的责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