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之十八 自作主张 又犯纪律

回到周登西侧庄头,我们大家又热又渴又饥饿。我不得不把压缩饼干拿出来啃几口。水没喝几口也就完了,通讯员就把我的水壶拿去找水了。当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节10多公分长的甘蔗,边走边啃。

“你哪来的甘蔗?”我问他。

“是…是…”他支支唔晤地。我们都知道部队出发前曾经宣布过的战场纪律,他自然不敢直说。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要追究的意思,我正想尝尝甘蔗的滋味呢。

“你说哪来的!?”我又问了一声。

“2班的人给我的。”通讯员滕传胜怯声怯气的说。

2班在哪里发现的甘蔗呢?我心里在想。这时,通讯员把啃剩下的甘蔗节疤往旁边的水田里一丢。

“你咋丢了呢,拣起来!老子还想啃下哦。”我也被甘蔗吸引了。通讯员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回过神来赶忙伸手往水田里捞。

“算了,走!到2班去!”我对通讯员说。

“好个唐建林,你也不给老子拿点来?”我来到2班的地方就叫了起来。

2班的战士们都在吃甘蔗,看见我来了都想把甘蔗藏起来。一听我也想吃,就都望着我傻笑起来。

“我们那边的地里多的是!”唐建林说。

老子管不到那么多了,让弟兄们吃了再说,甘蔗是我砍的。”唐建林想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带我去看看”我说。

我们来到距2班警戒位置7、80米远的地方,这里果然有一片甘蔗地。唐给我连根拔了一根,三下五除二地除去两头,剩下50公分长的中段,递给了我。

排长,管那么多干啥哦,我们是死是活都不晓得了,犯点纪律算啥嘛。”2班长似乎在开导我。“老子还用得着你教我唆!”我边啃边说。

那甘蔗还没有成熟,不是很甜。尽管如此,我已经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甘蔗了。

我们边吃边在旁边的菜地里踏过。突然,在一片白菜地里,发现了冒出地面约3公分长的一节竹签,尖尖的就在菜叶的掩护下等着我们呢。再仔细一看,相隔30-50公分处还有好几根。嘿嘿,没想到这里还真有埋伏啊!我俩四处扫视了一下,没有发现陷阱之类越南人过去喜欢使用的暗器。

通讯员赶忙跑过去扯了一根起来。哈哈,有10多公分长,约4公分宽;以竹子的结疤部位为界,中间大,两端尖,埋入地下的部分要长得多,大概那样才有稳定性吧。伸出地面的部分,从结疤部位算最多有3-4公分,但特别的尖。

“狗日的,他们硬是把对付美国鬼子的办法,用来对付我们了哦!”我骂了一句。

“回去告诉弟兄们,以后千万不要走菜地了!”我对2班长说。

“狗日的,越南人太坏了!”2班长也骂开了。

我们在以后的行动中,再也没有机会接触菜地了。所以,也就没哪个战士踩上地雷或掉进竹签陷阱。

这时,村子里一片嘈杂声:后运烈士和伤员的队伍正在忙碌着,近百匹骡马正在调整,3营正在收拢、调整回归的散兵。

我们连的2、3排在什么位置?在干些啥?我一点都不清楚,也许他们跟上午一样,还在打瞌睡休整吧。

下午4时过点,我正靠在一棵树上打瞌睡,1班有人向我报告说,西面的山上,好象有人影在晃动。

我翻身起来,举起望远镜看了好一阵,发觉的确有人在运动,而且就在距周登不足2公里的226高地上。

由于丛林茂密,只能从一个间断的,大约1、20米宽的树木空隙可以看到,很像是一支部队在由北向南运动,怎么看也分不清是友军还是敌军。

排长,干脆上去看看吧。”1班长周世明对我建议说。

我正有这个想法,但我对1班长不是很放心。

“滕传胜!去把2班长叫来。”我对通讯员说。

“你看见那里有人影在晃了没有?”当2班长来了后,我指着周登最西边的226高地,对2班长说。同时,把望远镜递给了他。

“好像是有人哦,还有点多哦。”2班长边看边说。

“那里是226高地。人员还很多,正在向南运动。如果是我们的友邻部队倒没事,万一是越军在对我们形成包围,那就糟了。”我把想法说给1班长和2班长听。

“那咋办?向连长报告吗?”1班长周世明说。“不忙,把情况搞清楚再说。”我说。

“2班长,你马上带2个精干点的战士,摸到226高地上去看看情况!”我对2班长唐建林说。

“好的!”唐建林毫不犹豫的说。“如果是我们的友军,就用背囊里的白布左右摇摆;如果是越军,马上退到半山腰再用白布上下向我这里摆动。”我向他明确了信号。

“知道了”2班长信心满怀的说。

“马上出发,我会一直注视你的行动的!”我说。

2班长一阵风似的跑了。

我用望远镜一直注视着226高地,人影还在接连不断的由北向南运动着。

2班长3人动作敏捷地接近了山顶,我看见他们俯卧了2、30秒钟后,唐建林站起身左手举起白布,左右连续的摇摆了数次。我悬着的心一下轻松了许多。

我看见他们又爬到了山顶,还站在原地呆了1分钟左右,才开始往回返。我便又放心的靠在一棵树上打起了瞌睡。

大概过了30分钟,2班长回来了。“排长,226高地那里通过的部队,是39师115团的兄弟部队。”2班长有点兴奋的告诉我说。

115团的?他们的行动企图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还抓到一个俘虏回来。”2班长的话音刚落,2个战士押着一个越南的壮年人,从旁边出现在我面前。

我一看,此人40岁上下,脸上还给人一种十分刚毅的表情,身体很壮实,个子约1.67米,上身穿一件洗得褪了色的草绿色军衣,没有领章之类的标记,下身穿一条青色布裤,脚下还穿了一双我们部队曾穿过的胶鞋。

“哪里抓到的?”我问。

“这个龟儿子在226高地下面鬼鬼祟祟地,肯定是个特工人员。”2班长说道。“我是老百姓。”这家伙居然会说中国话!我一下感到十分的惊愕!

说实话,我们这几天见过的越南老百姓中,就没有一个像他这样年轻体壮的,更没有他这种炯炯有神的眼睛。我立即判断他不是军人就是特工,起码也是个青年冲锋队员!我一下想起了村里那些烈士和伤员的惨景。

“2班长,你把他拉去处理了算了!决不能让这个特工人员活着回去,否则我们将会很危险!”我也想让我们的弟兄们开开荤。“好的!”当唐建林把人带走后,我心里有了一种复了仇的感觉。

我带着通讯员到了连部,把115团在226高地经过的情况,向连长、指导员作了汇报。没有呆上几分钟,又来到了村东头。

大约过了10分钟的光景。

“1排长!”连长杨忠玖来了。

“你的俘虏呢?”连长问我,跟着连长一块来的还有他的通讯员李光明。

我一惊,他咋晓得的?他妈的哪个去说的?

“已经处理了”我回答。

“处理了?人呢?”

“在2班。”我不情愿的说。

“走!去看看!”反正都没了,看就看。我一边走一边想,一定是我的通讯员刚才泄了密。

我带着连长来到2班的位置,眼前的情景把我们都惊呆了:2班长正指挥几个人在挖坑,那个俘虏的额头上添了一个大青包,嘴里给堵上了满是油污的擦枪布,鼻子还淌着血呢,双手被反绑着斜躺在一棵树下,由机枪射手王铁钢和新战士宋健强2人看守着。

他们是想把俘虏活埋了?

“拉起来,你们简直是在扯球蛋!”连长骂道。

“快拉起来!”我也赶忙命令说。

“你这是在犯错误,知道不!?现在我们需要俘虏,你真是扯球蛋啊!”连长又对我吼到。扯蛋就扯蛋!我当时心里只想杀几个越南人,出出心头的恶气;说不定哪天光荣了,连本都没捞一个,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想考虑。

“你咋不把人一枪崩了呢?也好让弟兄们壮壮胆嘛。”当连长把人带走后,我埋怨2班长。

“我想换个方法嘛”2班长说。

“连长咋晓得的呢?”2班长问我。

“我也不晓得嘛,龟儿子的哪个去说的呢?”我也在抱怨,我没有把怀疑对象告诉他。因为我不想为难我自己的通讯员滕传胜,我也不打算批评通讯员,其实他并没有过错。后来得知,是他在跟连部通讯员的谈话中无意泄露的。

我们真的是“捣蛋兵”哈,到了战场上都还没有改变捣蛋的本性。早晓得这样,我刚才就该一枪崩了算球!我边走边想着。

这天晚上虽然平安无事,却还是在饥饿寒冷及与热带蚊子的“博斗”中度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