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十七 轻信谎言 险些受骗

之十七 轻信谎言 险些受骗

“1排长连长要你去一下!”当我站在村口悲切地看着从眼前经过的烈士遗体与伤员时,连部的通讯员在身后喊道。

我马上从村口向村里走去。

“这里有个任务只有你去才能完成。”连长见了我就说。同时也把一个越南老百姓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一看这人约40多50岁的模样,1.65左右的个头,脸黑黑的,偏瘦,倒还有点精神。

“他报告我们说,附近有座越军的弹药库,昨天下午我军击的时候,越南军人都跑了。现在由他带路,你去把弹药库的军火给缴获回来。”连长向我交代说。

“副连长巩金生也随你去,顺便带上连部的翻译。”连长又补充了一句。

“在什么地方?有多远?”我问了一句。

“说是就在附近不远。”连长回答我。我知道连长这是立功心切,也许是想把立功的机会也给我一次吧。我这样想。

我迅速来到村西口南侧的树林里,集合了1排的队伍,向全排交代了马上要执行的任务。

我和副连长巩金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我的身后是“向导”与翻译。

这名翻译是我国红河县的一名土生土长的当地边民,30多岁,身体看上去比较单薄一些。他告诉我,在中越边境平静的友好时期,他们就经常通过两国的边贸口岸到越南去做生意,因此他们对越语相当的娴熟。

按照“向导”的指引,我们要去的地方竟然是外斩河坡光方向。

于是,我们按双列行军队形朝回头的方向走去,只是没有走山坡小路,而是沿着外斩河边一条比较宽阔的机耕大道走。

我们从周登村里出来,看见我们掩护的骡马大队,排成一路等候在这条大道上,一直延续到了村口的拐角。骡马队的后面是我们的3排,他们在原地或坐或躺地休息着。

“1排长!你们要到哪里去?”3排长顾庭俊看见我带着队伍从他们身边走过就问我。

“这个人带我们去收缴一个弹药库。”我指着身后的“向导”说。

“怎么样?有问题吗?”我走过7班长谭贤荣身旁时问道,我们已经2天没见面了。

“没问题,你要小心点,注意保重咯!”7班长谭贤荣对我说。

“我很好,你也要多保重哈!”我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边说着边朝要去的方向走。

“你问问他究竟有多远?需要走多少时间?”离开了村庄100余米后,我让翻译问“向导”。

“不远,一会就到了。”“向导”通过翻译告诉我。

我与副连长巩金生边走边分析着,要真是弹药库,就一定没有多少军力,最多一个班而已;即使被我大军压境给吓跑了,还是会有留守人员的。我们收拾那几个人,应该没有问题。我俩边走边商量着可能采取的行动方案。说真的,我们起初都还斗志昂扬,信心百倍。

“1排长,你们到位置了吗?”走了快30分钟,连长在对话机里问我。

“就是还没到哦,这个‘向导’说的快到了”我回答连长。

“要保持联系!”连长命令我。

“你再问他还有多远?”我再一次让翻译询问。

“快了,快了!”

“向导”的回答依然是这样。

路越来越难走,我慢慢的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和疑惑。

“狗日的‘向导’不会把我们带到他们的埋伏圈去吧?”我把我的疑惑告诉副连长。

“不会吧?”副连长不以为然地说。

“排长,还有好远哦?”

这时2班长唐建林上前来问我。

“你看这个‘向导’像不像‘王二小’?”当唐来到我身边时我问唐。

“有点像哦,狗日的,说的一会就到了,咋走了这么远都还没到呢?”唐建林对我说。

我们都是从小听过很多故事,也看过很多过去老的战争电影的。什么“王二小”、“鸡毛信”,包括越南抗美救国时期用小孩把美军带到埋伏圈的连环画的故事,我们是太清楚不过了。

“他该不会把我们带到布满竹签和陷阱的埋伏圈去哈?”我半开玩笑地说。

“难得说哦,依我看,把他整了算了!”2班长也半开玩笑的说。

我一路走,一路想,万一真的遭到越军的伏击我该怎么应对?我该采取哪些应急措施?

我想到的就是,一旦所谓的军火库出现在视线范围,先不要急于上前,无论情况如何都不可贸然行动。一定要仔细研究地形,把情况判断清楚后,部署一个班的兵力加上重机枪,首先把有利于我退出的路线给控制住,才可实施下一步的行动。

这个“向导”实在让我太不放心了,对这个人的基本情况我们一点都不了解。在这异国的土地上,还是多个心眼的好。因为,我不仅要对自己负责,更重要的是要对我40多个弟兄的生命负责。

又走了5、6分钟,已经能够清楚地看见坡光的山头了,而弹药库的影子都没见着一点。此时,我发现对话机里与连长联络的信号越来越弱。

“你再问他一次,究竟还有多远?”我再次让翻译询问“向导”究竟还有多远。说实话,我已经感觉事情有点不妙了。

“快了!快了!”回答仍然是快了。

“停止前进!老子不去了!”我大声的下了命令。

“不去了吗?”副连长吃惊问我。

“要去你去!再走我们就跟连队失去通信联络了!”我冲着副连长吼了一声。

这时“向导”见队伍停了下来,又见我有了不想再走的意思。就“伊哩哇啦”的向副连长说着什么。

“向后转,回去!2班长!把这个向导给我看好,别让他跑了!”我没有听其他人都说了些啥,又下了命令。

副连长也拿我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队伍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向导”看到我们真的朝回走了,也不得不在2班长的押送下往回走。他还在不停地说着我们根本听不懂的越语,气得2班长用冲锋枪口对准他的脑袋不停地比划,他才老实的不吱声了。

我也懒得让翻译再替我翻译什么了,我根本就不想再听他说什么。心里在骂连长真是个“草包”,咋这么容易就轻信越南人的鬼话呢?

“‘向导’刚才在说,再翻过坡光的那个山头就快到了。”副连长对我说。

“无论是真是假都不能去了,那样我会跟大部队失去联系的。万一遭到不测,我们就是孤军作战了!没有完成任务的原因,我会向连长交代的!”我一肚子怨气的回答副连长。

我带领全排重新回到周登时,已经快到下午的3点钟了。

我把为什么没有完成任务的原因,向连长做了说明。为这事,连长虽然没有直接说什么,但我看得出连长还是很不高兴的,好象一次应该立功的机会让我给放跑了。

“你们还是到周登西侧继续担任警戒任务吧。”虽然弹药库没见着,但我的心里还是有种很庆幸的感觉。

因为我始终觉得那个“向导”有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