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06年底,布什向伊拉克增兵以来,成效显著。一度多达5万之众的伊拉克反美武装已减员到不足一千人。07和08两年伊拉克反美武装被捕被杀、倒戈叛变达到30000多人。

与此相比,伊拉克境内呈现出爆炸事件数量逐步减少。美军阵亡逐月减小的趋势

伊拉克大局已定。面对多达60万之众的伊拉克政府军队、警察、民众自卫武装。仅有千人的反美武装要咸鱼翻身已经不可能。即不能给美军造成重大伤亡,也不能对伊拉克政府构成现实威胁。只能搞些针对平民的恐怖爆炸显示自身存在。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伊拉克抵抗游击战争已经失败。

伊拉克游击战失败给我们些什么启示?可以得出以下几点:

(第一),新型武器技术的发展使反游击作战发生革命性转变。

伊拉克成为了美军新型武器的试验场。

首先就表现在空中平叛作战上。

以往,反叛乱战是以地面作战为主,空中作战为辅。空中打击叛乱分子意味着高消耗。用价值100万美元的巡航导弹攻击恐怖分子的帐篷,用一枚价值5万美元的杰达姆炸弹炸死一名游击队员。而地面战就意味着反游击一方将丧失非对称空中打击的优势。

现在无人机和小直径弹开创了平叛战新的纪元。

小直径弹的特点有:仅1.5米或更小,价值仅5000美元,新型战斗部令其威力相比同样的炸弹增加了四倍,具有发射后不用管的自动导向目标功能,无论对机动还是固定的有生目标都可实施超精准打击,命中误差仅1米。即使1米的误差,对于缺乏防护力的游击队员来说,与直接命中造成的损伤没有任何区分。

一架可载11吨炸弹的F-15E轰炸机,如换装11吨的小直径炸弹,由于小直径弹的威力是同样炸弹的四倍,无形中就等于携带了44吨的普通杰达姆炸弹。最多可挂28枚小直径弹,是原来普通杰达姆炸弹数量的三倍。出动一个架次可执行更多的任务。如08年1月9日的幻影凤凰行动中,美空军2架B-1和4架F-16一次出击用小直径弹空袭40多个“基地”在迪亚拉省的目标。平均每个架次执行了7个任务。节省了出动架次就是节省了空中打击的成本。

而两架“死神”无人机各载小直径弹1.5吨,威力就相当于一架F-15E战机的攻击力。而无人机机体小、更灵活、具有隐身功能,升空达1.5万米,滞空14小时。由于采用二冲程活塞式发动机,出动一个架次的成本还不及普通喷气式战斗机一个零头。与出动一辆M1A1坦克耗油成本还少。

现在的美军使用的小直径弹有专打固定目标的GBU-38、“毒蛇打击”。2004年10月初,美军首次在伊拉克实战检验GBU-38,一举摧毁一开会现场,炸死会场内所有敌军干部。而周围的民房丝毫未损。“毒蛇打击”由无人机操纵者用机上半主动激光制导,即可打固定,也可打移动。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反美武装人员采用骑摩托和丰田小卡机动。美军无人机也有专打移动目标的“发射后不用管”的小直径弹“GBU-40”和“斯基特”末敏子弹药。其中“斯基特”末敏子弹药原先是“GBU-97智能反装甲集群子母弹”所装的子弹药。美军将子弹药取出装在“猎人”和“掠食者”无人机上。一个“斯基特”仅重4.5千克,可大量挂载。一旦投射后,内置旋转火箭发动,使弹药长时间滞空,同时弹上的红外和激光双制导装置自动打开,感应车辆热量引导弹药。

AC-130生来就是反叛乱的明星,新型的红外热成像、激光、电视和雷达多种制导装置可助这种专门改装的运输机具有在夜间控制机上的火炮准确击毙敌有生力量。平均一次出击可毙50至200名敌人。。与用昂贵的导弹和炸弹不同,它用的是廉价的速射炮弹。采用老式螺旋桨发动机又能使战机缓慢飞行获得平稳的射击平台,又减少了耗油量。

美军先进完善的C4ISR使得发现、修正、追踪、锁定、开火和效果评估这一空中打击过程由海湾战争时的5小时缩小到了几钞钟。美军无人机遥控员只要坐在美国本土的办公室,就可以通过无人机摄像头从屏幕上对万里之遥的伊拉克沙漠进行监控,发现异常,然后发出攻击的决策。

其次表现在兵力快速机动方面。

07年新型的V-22鱼鹰在安巴尔省牛刀初试,就马到成功。该机即可以有普通运输机的速度,又具有垂直起降性能,不受场地限制。可快速运兵对反美武装进行包抄、围剿、突袭,设伏。游击队传统的优点就是机动灵活性。自从直升机投入反叛乱作战后,游击战就丧失了机动能力。鱼鹰的出现使反叛乱部队对游击队的机动性上的优势进一步提高。

说句通俗的话: “鱼鹰“出现后,游击队跑半天路,美军五分钟就赶到。参战的美军人员对这种高速机动兵力的新型运输机赞有加。

再次,表现在维持治安和信息获取方面。

反美武装优势是藏军于民。美军针对性地开发了生物识别技术。在叛乱活动地区,美伊军进行人口普查,提取了当地居民的虹膜、脸部、指纹特征。然后输入到数据库。另外,对爆炸现场清理的炸弹碎片,或缴获的武器上、反美武装用过的物件上采集指纹。也被输入数据库。伪装成百姓的反美武装分子经过检查站或在面对突击搜查时,就会在HIIDE生物识别测量器下露出原形。监控人员流动使外来的反美武装在居民区内无处可藏。

在伍德沃德描写伊拉克战争内幕的书中曾说到,06年时,美国在伊拉克战场上投入了一种新的技术。可以迅速给反美武装领导人定位“斩首”。但伍德沃德没有透露细节。后来有报道称,美军发展了一种声音识别技术。美军事先将反美武装人员的音频特征输入电脑。当美军对伊拉克某一地区的所有通信进行监听时,通过这种技术。可以在几钞钟内在几万条截获的通话中检索出与反美武装具有一样音频特征的通话。使“从万人之中取上将首级”成为可能。这可能就是伍德沃德所称的最新技术。

(第二),游击战争要有民众的支持。而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战略战术和意识形态注定了要与伊拉克民众处于对立。

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战略是挑动伊拉克分裂。这与伊拉克人民经历了长期战乱和制裁,人心思定的大势相违背。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战术是恐怖袭击,用汽车炸弹和人肉炸弹造成大量群众死伤、破坏伊拉克重建进程。尽管引起了社会恐慌,但也引起了伊拉克全社会上下对反美武装的仇恨。正是反美武装自己为最后伊拉克全民反恐灭亡自己挖好了墓坑。

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意识形态是要在伊拉克建立一个以瓦哈比中的萨拉菲极端主义为根基的原教旨主义国家。而伊拉克以什叶派居民为主,逊尼派也是以逊尼派苏菲教徒为主。

19世纪20年代,信奉瓦哈比教的沙特家族将信奉逊尼派苏菲教义的圣裔哈希姆家族赶出了阿拉伯半岛上的圣地。数十万什叶派和逊尼派苏菲教徒被杀。此后哈希姆家族在伊拉克和约旦分别建立了两个哈希姆王朝。沙特家族在圣地建立沙特王国。逊尼派苏菲教徒、什叶派就此与瓦哈比教结下教仇。后瓦哈比教改革了极端教义,使自己得以融入***主流,而瓦哈比中最极端的从沙特民间中兴起的“萨拉菲”仍坚持极端主义,成为“基地”的意识形态。

逊尼派苏菲教在伊拉克有很深的传统根基。扎卡维领导的“基地”到伊拉克后,禁止苏菲教的“齐尔克“,反对苏菲教的圣贤崇拜。随意抢劫和屠杀苏菲教村民。与苏菲教的伊拉克部落格格不入。而”基地“策划炸死什叶派领导哈基姆、制造阿舍拉节连环爆炸惨案,炸毁阿里清真寺。让什叶派与之更是水火不容。

一名后来投靠美军的反美武装领导人说:“我们村里有100来人因为反抗美军而牺牲,而“基地”来了后,杀了我们476个村民,甚至当着亲人的面用琴弦剥下村民的脸皮,还有一次将一户村民除了一个小孩外满门抄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驻伊美军在拉拢人心方面比“基地”更为老套。

07年初新任美军司令彼得雷乌斯最推崇的两本书就是《孙子兵法》。研究过人民战争论。经常把“攻心为上”挂在嘴边。他要求部下每天的战斗结束后要总结“我们的敌人是多了还是少了。”

在他的指挥下,美军首先依据伊拉克部落制的特点,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笼络方法。手法有:

先通过一些小恩小惠取得部落酋长的好感。如给酋长免费看病.有的酋长病重时美军用直升机将其送到美军医院救治。为部落长老的子女买文具、玩具。

在得到部落首领的信任后,美军进驻部落区。为当地居民盖学校,建医院,打水井,提供农业指导,送牲畜。获得居民的好感。

自06年开始,伊拉克部落的民众自卫武装迅速发展壮大,仅由安巴尔省部落联盟首领里沙领导的逊尼派“觉醒运动”下属“伊拉克之子”武装短短半年就达到了7万之众。伊拉克两个最大的本土反美武装伊拉克***军和1920革命旅(此前就与伊拉克“基地”反目)也听从部落长老们的劝说,自动解散放弃武装斗争,转投入“觉醒运动”,掉转枪口帮助美军围剿伊拉克“基地”。

美军的“人民战争”的确把反美武装整得很惨。一名安巴尔省的伊拉克“基地”领导人在日记中写道,他的手下原有5个营、一个防空组、一个技术组1100多人,现在只剩下了不到20人,其中还有几个人伤残。战士被打死,被俘虏,更多的叛变加入了“觉醒运动委员会”。

典型的例子:2008年12月,16名被关押在拉马迪的反美武装人员越狱。7人被击毙, “杀手伊马德”在内的9人逃走。结果全城所有成年男子都拿起武器协助美伊军队搜捕。9名逃犯无处可藏。第二天就全部被拿获归案。

(第三),游击战争要有稳固的根据地。而反美武装在伊拉克没有立足根基。

阿富汗塔利班游击队坚持八年抗战,阵亡\被俘和投降了8万人。但经受住如此重大的损失仍然能够在阿富汗站住脚。与他们在巴基斯坦有两个稳定的根据地——斯瓦特河谷和南北瓦济里斯坦密不可分。在他们里他们可以藏匿武器、粮食,进行毒品交易筹措军费。聚集从世界各地来的圣战者,补充战场上损失的兵员。另外,塔利班在阿富汗国内还控制10%的地区。

相比在伊拉克,反美武装也曾有个根据地费卢杰。但04年被美军铲平,即众所周知的“费卢杰战役”。后来又建立了一个较小的加伊姆根据地。建立不到半年也在美军的“斗牛士行动”中攻陷。

在伊拉克难以形成敌后根据地的原因在于:一,敌我势力悬殊。无论近战、巷战都不是美军的对手。二是逊尼派三角区平原,地势平坦,无险可守。三,“基地”在根据地强行推行极端萨拉夫教义,引发当地部落反抗。

反美武装只有在流动中作战,伤员得不到救治,地下军火库接连被破获,外来的志愿者难以渗入伊拉克,即使来了也不能融入当地社会而被剿灭,损失难以得到补充。

(第四),游击战争需要外来援助。伊拉克邻国协助伊政府切断反美武装外来援助通道,令反美武装成为逐渐干涸的无源之水。

伊拉克的北邻土耳其和南邻沙特、科威特都是美国的盟友。西邻的约旦与伊拉克政府在历史上就一直存在友好关系。而叙利亚的复兴党即不同情伊拉克复兴党,更痛恨伊拉克“基地”,曾在1982年血腥镇压过“基地”的前身兄弟会在叙利亚哈马城发动的暴乱。伊朗是什叶派,拒不认同“基地”理念。伊叙两国尽管反美,但也不会扶持自己的死敌“基地”。

(第五),游击战争要隐蔽自己的战略图谋。而伊拉克反美武装战略意图泄露直接导致了战略破产。

扎卡维考虑到自己作为“外来户“,不能得到伊拉克民众的支持。所以他仔细研究了伊拉克的政治、宗教和社会现实矛盾,精心制定了战略。以恐怖袭击挑动伊拉克库尔德、什叶派和逊尼派三股势力内斗。把伊拉克引入内战陷阱,从而令美军知难而退,使伊拉克政府倒台,为最终在伊拉克建立一个极端主义国家创立条件。

可以说,扎卡维尽管一街头混混出生,其时局分析和战略眼光绝不亚于那些白宫和国会山的战略专家。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扎卡维的“战略报告光盘“在送交本*拉登的途中被截获。伊拉克政府随即将这一阴谋向社会公布。从那一刻起,扎卡维的战略图谋就注定了破产的命运。以后,扎卡维屠杀5万伊拉克人。伊拉克各派主流在对待反恐问题上总是高度一致的。那就是维护伊拉克国家的统一和完整,绝不以暴易暴,中了扎卡维的奸计。

每当发生针对什叶派的爆炸。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宗教礼袖就会发表讲话,呼吁教众冷静。由于政府和各教派主流的安抚。伊拉克教派冲突渐被平息。伊拉克“基地”想挑起内战的图谋最终没有得逞。

(第六),06年6月7日”斩首扎卡维”行动是伊拉克战争的一大转折。

2006年6月7日,伊拉克反美武装各地领导人举行会议,讨论下半年度的作战计划。出席会议的有领导人扎卡维、第二号领导人精神领袖拉赫曼、还有5个地区的“基地”领导人。实际上,美军无人机早就已经跟踪拉赫曼,他们放长线吊大鱼。通过拉赫曼找到了扎卡维,并对会场进行了严密监视。

就当反美武装领导层济济一堂举行“中央全会“时。美军战机投下两枚500磅和1000磅重的炸弹,当场将屋内除扎卡维外的12人炸死。扎卡维重伤不治身亡。当时美军曾想用2000磅的炸弹,但考虑到现场有极具”情报价值“的反美武装的重要文件。临时决定使用500磅重的炸弹。

说6月7日斩首扎卡维事件是反美武装走向覆灭的起始,因为:

1:情报泄露。

扎卡维死时,身上的移动式硬盘、手机和会场的反美武装文件保存完好。此后,美伊军依照这些情报,仅6月8日到9月14日,就共逮捕了1000多名反美武装骨干。其中包括12名重要干部,一名重要干部被杀。就连扎卡维安插在伊拉克政府部门中的内应也因扎卡维手机中的信息全部暴露被捕。

随着伊拉克反美武装被破获,越来越多的情报被截获。其中最重要的是06年12月缴获的一份扎卡维亲手画的伊拉克各地反美组织的联络图表。美伊军靠着这一图表,实施“巴格达新安全计划”,将反美武装在巴格达、巴古拜等城市的地下网络一网打尽,残余的武装只有逃出城镇,躲入乡村,最后又被逼到无处藏身的沙漠。美军趁势加紧围剿。将失去了民众掩护的反美武装成批成批的消灭在沙漠中。一名被俘的伊拉克“基地”干部说:“我们被赶出了城市,然后我们失去了村镇,最后我们发现自己置身于荒凉无际的沙漠中。”

2:反美武装领导层整个被“斩首”。

扎卡维的副手穆哈杰尔及时担起“总舵主”的大任。可由于当年与扎卡维一起打天下的21名干将中除穆哈杰尔外7人毙命,13人被俘。最高级领导人被“集体斩首”。反美武装无法弥补如此惨重的干部损失。组织机构陷入混乱,运作能力被极大削弱。

游击战在伊拉克战争中暴露了它在现代战争中的局限性

游击队无法集中兵力打击敌人取得巨大战果。集中已方兵力分散敌人的兵力,是亘古不变的军事原则。由于现代战争中反叛乱方拥有信息单向透明,游击队任何大规模的兵力集中都会被敌人发现转而遭到精确而又致命的打击。

越战中的新春攻势,第一次车臣战争中的格罗兹尼八月事件,就是扭转局势的典型。然而,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反美武装都没有采取过类似的攻势。并不是他们不想发动攻势。而是部队刚一集结就被侦察机、卫星发现遭到围剿。

反美武装无法将主力一下子投入战场,只有逐次投入兵力,在战场上化整为零,以小分队活动。可逐次投入兵力、兵力分散又是兵家大忌,无法形成拳头予敌重大打击。

如果反叛乱一方采用野蛮的方法扫荡游击区和根据地的村镇,宁可错杀一千不使一人漏网。游击队就难以生存。

面对如V-22等新型航空运输兵器的发展,游击战的机动性失去优势。现代正规军在信息、机动、精确火力上都大大优于游击队。

游击队对民众的依赖很大。反叛乱一方短期内增加兵力,控制村镇。将游击队与民众剥离。游击队就只有被逼在野外生存,难以长久。

游击队对气候和地形有很大的要求。亚热带和热带丛林、终年常绿的高山山脉是适合于游击战的最好地形。而在气候方面冬季对游击队也十分不利,雪地行军会留下痕迹、森林树叶脱落使游击队无法隐身,游击队很难生存。冬季高寒山区,如果游击队没有设立冬营,基本上不用清剿就会大量减员。在地形方面,如伊拉克那样的沙漠和平原也不适于游击作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