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的故事之 转业

1979年底,父亲在北方漂流了17年,有点思乡的意思了.当时母亲和我们三个子女已随军多年,母亲在部队的所谓"小工厂"上班 ,带我们三个子女.父亲已经是正营级了,当初和他一年的四川兵就他一人了.

父亲回忆,当时他常常莫名的感伤,原因很复杂.空地协同已经率先在所在部队提出来了,当时的师首长叫"夔富林"(音如此),年轻有为,一手好字,也算是我军年轻化,知识化的早期雏形吧 .一向自信的父亲感觉到了隐隐的力不从心了,他也明锐的发现自己的知识文化的局限在部队只会是逐步被淘汰的.尽管当时很多人没意识到这点,尽管父亲当时还是较年轻的正营干部,尽管父亲在一定时间内还有很好的所谓"官运" ,父亲毅然打了转业报告.

部队强烈的挽留父亲,多次的挽留.父亲去意已决!

父亲的情况较特殊,当时转业有个级别对等的问题.地方提供的职位让部队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兵,父亲所以一开始并没有走成,而是呆在家里等候消息.

父亲就是在等待的时间内,居然又爱上了木匠活.他的确悟性好,手艺搞的还是那么回事..家里现在珍藏着父亲做的写字台.现在的木匠见了都还说好,这真不是吹的.

呆了大半年,父亲主动要求回家乡,不到县城(那时的人啊.....)

真的要走了

父亲的搭档,来自辽宁的教导员当时就忍不住掉泪了.父亲和他配合的非常好,尽管父亲的资历没他老,最先他还排斥父亲,但日久见人心,他很服父亲.

接下来的半个月,父亲和教导员几乎天天下连队,每次回来父亲都很难过,毕竟这军装已经长在他身上了.脱军装就象割肉啊!

家里带东西火车托运已经搞好了,父亲把他作的大衣柜以5元的友情价"卖给了"教导员.这其实就是件战友间的纪念品

父亲决定一大早走,免得伤感..

父亲回忆,当时母亲牵着我姐姐的,父亲抱着我,刚一跨出院子,外面已经站满了送行的战友.天蒙蒙的,看不清脸庞.但大家的酸楚是明显的.父亲带出的兵有很多都有出息了,父亲从军正直无私,关爱同志,爱护下级,爱兵如子是很受大家敬佩的.(呵呵,我有点王婆的感觉了).

大家一句话都没说.父亲放下我,敬了他在部队最后一个军礼.

上车走人.

车后,传来了略带哭腔的"营长"的呼喊....

每每回忆到此,60几的父亲现在都无法自己.

父亲到地方,主动降级别到区,当了人武部长.至于后来的事情,以后再说.

来到地方,父亲的帽徽领章虽然没有了,但军装依然是最爱,走路的姿态,说话的语气,办事的作风,都改不了兵的气息 .

这当兵的气息给父亲带来了什么,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