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七 集结水头 补充兵员

之七 集结水头 补充兵员

天亮了,今天是1月28日,大年初一。没有在内地时的起床军号声,耳边响起的是副连长清脆的起床哨音。

当我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环境时,与昨晚在月光下的夜景差距是那么的悬殊。这里的地形属于丘陵地带,除了一片片的橡胶树林以外,还有许多让我们这些内地长大的人,根本就叫不出名的各种灌木丛和热带芦苇与芭蕉,在离山沟不远的一座山上,长满了参天的竹子,这在当地的橡胶园林里,不能不说是一道靓丽风景。

环顾四周,放眼望去,见不到当地一户人家。经过了解才知道这里是是国营农场,农场职工都是集中居住。也许是前一天的过于疲惫吧,我和很多的战友一样,对昨夜热带蚊子的攻击没有太多的注意,现在发现身上到处是被热带大蚊子伤害的红疙瘩,还能感觉到隐隐的发痒痛。

大家“起床”后,就到附近沟里还未干枯的几个水坑边洗脸、漱口。有人用铁镐把水坑扩大了好几倍就作为今后我们的取水和用水的“池塘”了。 几分钟后连长和指导员从营部回来,并立即召集各排长简单开了个碰头会。会上,连长将各个排的驻扎地点作了简要划分,按照1、2、3、连部、4排的顺序,依次从沟口向沟内,沿着沟的一侧一字排开安营扎寨。

排与排之间的间隔距离约30米。当天的任务就是以排为单位,自己动手砍竹子,把宿营的住房搭建起来。

使用材料,就是到200米以外那片竹林子里山砍竹子,用竹子建造竹房。

如何建房?要求大家广开思路,相互学习,相互帮助。说真话,象我们这种生长在城市里的人哪会使用竹蔑呢?更不要说搭竹房,就连竹蓬也没见过是如何搭的。我把任务安排给各个班后,就随着大家到竹山上“看风景”去了。

大家经过分工后,负责砍竹子的战友们成群结队的来到这座竹山上,脚下满是青藤杂草,甚至连小道也没有。

这里的竹子也许是天然野生的,我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是什么竹类,平日里可能很少有人来过,竹子一般的高度都在10米以上,直径大多在6-10公分左右。毫无规律的成片成堆的自由生长,依稀也可以看见几棵其他的大树混杂在其中 离地1-3米高度的地方生长着各种荆棘和青藤将竹子与大树紧紧地缠绕,交牙犬错。也有不少带刺与带齿的杂草小藤,稍不留意就会把手或腿划出一道道血痕来。

要不是我事先熟悉过这里的地图,知道这片竹山方园不过几百亩,还真的以为走进了一片偌大的原始森林了呢。

战士们挥动砍刀在砍竹子的时候,大概是想起了某部电影里的某个镜头了吧“顺山倒呐!”的叫喊声此彼起伏,把大家的情绪又提高了许多。看着战士们干得热火朝天的样子,我在一旁又把今天是79年的大年初一的日子提醒给大家,目的是想让大家记住这个不寻常的大年初一。

随着抬着竹子往回走的战士们的脚步下山,我来到了我1排搭设临时住房的沟口,这时的山坡地势已经被其他战士用小镐整理出了20多米长,7、8米宽的一方平地。结果我们连队里的云南石屏县的新战士都会做竹子建房的工艺,他们就成了我们搭建竹楼新房的技术指导了。

当各个排的营房还在搭建的过程中,我接到了连部通讯员要我到连部开会的通知。 在连部的干部会上,连长杨中玖简要的把我116团在水头上寨的布署情况、主要是我2营的地理分布情况做了通报。也把部队安顿下来后继续军事训练的重点做了安排。

然后指导员朱山荣把当前的国际形势、主要是把越南军队进攻柬埔寨首都金边军事情况进行了通报。其实我们已经通过电台知道了红色高棉掌控的金边府在越军几个师的重兵围困之下,早已是频频告急。最初的“惩越援柬”的中央策略眼看已经难以实现了。

在会上指导员还将我13军已暂且划归隶属昆明军区指挥的决定做了通报。并改原部队代号56035部队为35241部队, 2营为96信箱,我6连好象是938分箱。

并且可以使用新的代号与家人通信。但要求部队官兵在书信往来中不准涉及部队的有关军事动向等军事机密内容,可以称其为部队在异地进行野营拉练。

同时也给连队人员闲时活动的地域进行了划分,要求所有人员不得外出串连队或找当地老乡闲聊。 在统一了传达内容的口径后,我们回到了各自的营地。

这时的竹楼已经在战士们的双手劳作下基本完成了,整个房子足有20来米长,6、7米宽。房顶是芭蕉叶的,四周是用打背包用的草绿色塑料布围住的。

从里看这是在若干根约2米等距的2排(前排的立竿约高2米,后排的立竿高约2.6米)立竿上采用几道水平横竿绑扎起来的,底下的横竿距地面约60公分,再纵向密集的把竹竿并排绑住,这就是床了。上面一道横竿约1.8至2米高,起到固定和稳定立竿的作用,在每根立竿的位置纵向固定,整个房屋就稳固了。6 屋盖采用顺立竿纵向绑扎,因后杆高前竿低就自然的有了坡向,在绑上横竿,用芭蕉叶子密集的逐层盖起来,再用横竿压住芭蕉叶。这样房子在下午的4点左右就全部建成了。

然后以班为单位的顺序依次把被子在密集的竹竿上铺开,并且2人一铺的一字排开,一人被子当垫褥,一人被子当被盖。 当大家整理好床褥后,司务长尹庆闪挨个单位的发放了一大包蜡烛和驱蚊剂。同时还给每个人员发了一条绑腿布,要求在训练和生活中都要打上绑腿布,一来是便于行动,其主要目的还是防止亚热带地区的旱蚂蟥钻进裤子里去。绑腿虽然我们以前都没用过,但在司务长的示范下,大家很快就学会了。 吃过晚饭后,全连就以排为单位传达白天的会议内容。

钻进竹楼,全排30来个人就倦腿而坐,当我把白天统一的会议内容传达完后,绝大多数的战士们或趴在床上、或在倦曲的腿上开始给各自的家人写信了。'

没有写家信的战士有的到本连队找老乡或要好的战友聊天吹牛,也有的在规定的范围内观风景。其实据我所知,有很多的战友都没有给自己的家人写信,也许都跟我的想法一样完全是为了不让家人为自己担心而已。

就算是那些写了书信的战友,除了本身属于云南籍的有可能收到家里回信的以外。我还没有见到哪位来自云南以外的战友收到过来自家乡的回信,有的都是在战后的事了。当然也有很多战友是永远也收不到家信了!

我也和2班长唐建林、9班长程泉一起到7班长谭贤荣那里去吹牛去了,(我们都是同年入伍的城市知青当兵的,平时关系比较密切)其内容不外乎就是今天是大年初一,推测战斗什么时候会打响等等。

也就在这天我跟7班长谭贤荣定下了一条约定:要是在战斗中我牺牲了,他将到成都去给我的母亲做儿子;如果他牺牲了,我将到重庆去给他的母亲当儿子。因为当时社会上有种说法叫做“成渝不分家”两地的户口迁移不是问题。

天黑了,蚊子也开始行动了,这里的蚊子真的是非常的体大健壮,足有指头般大小。难怪云南的“十八怪里”有“三个蚊子炒盘菜”的说法,简直是名不虚传!好在我们每人发有驱蚊剂,当我们把它涂在裸露的皮肤上,蚊子真的就象白骨精想吃唐僧肉一样干着急地近不了身了,晚上睡觉都要在脸面上抹上驱蚊剂,否则你就别想睡了!只是时常也有隔着衣裤也被刺穿的时候。

为了保障部队的编制满员,提高部队战斗力,就在我们到达水头上寨集结的几天后,一批从山东省济南军区抽调上前线的老战士及时的补充到了我们部队。

这样一来,我们6连的编制就成了满员的130多人了。这批战士主要来自原济南军区某守海岛的部队,大多都是75、76、77年入伍的老战士。 我连分来的人员不多也就10多名,大多分在了4排的60炮班,因为他们多数是炮兵出身,其他班排也分了几名,我1排仅分来了一名,安排在了2班。

记得有一名叫谢培林的是76年的兵,迫击炮兵出身,他就成了我连12班60炮班的班长,也是唯一外补人员在我连担任班长职务的战士。别看他们这批老战士都是老兵了,但由于他们常年驻守海岛,对步兵的技战术训练还是比较陌生的,除了军人的思想素质比我们的新战士强点外,其他的军事素质我看也并不比我们训练了一个多月的新兵强多少。所以在接下来的军事训练中我们同样把他们按新兵的要求在训练。

已发帖子链接如下: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前言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一 部队扩编 6连受命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二 一路高歌 开赴云南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三 集结个旧 新兵到位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 连队调整 换人难题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 甩人耳光 首次犯错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六 年关将至 边境推进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七 集结水头 补充兵员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八 形势所迫 临阵磨刀

本文内容于 2009-9-30 13:33:11 被谢志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