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六 年关将至 边境推进

之六 年关将至 边境推进

犯错后没几天,1月27日,我记得十分清楚的是当年腊月30的这天,部队接到了向边境推进的命令。

记得这天的凌晨我们乘汽车又到了鸡街镇火车站,在这里又上了继续南下的小火车。这次坐的小火车,比在昆明上的火车还要小一点。原来从这里开始的火车轨距由原来的米轨又变成了寸轨,其轨距据说只有70多公分了。

火车所经沿途已经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热带植物、水果和满是荆棘的山坳,气温也有了象是热天的那种感觉。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晃荡,下午5点左右,全团在一个叫马隍堡的小站下了小火车。

这个地方实际上离国境线也不过二、三十公里,而我们却是浑然不知。

放眼望去,四周全是布满荆棘的亚热带山岳丛林,还有那遍山的香蕉沉甸甸的挂在树上,让我们这些内地长大的人真的觉得十分新奇。

有几个老乡还肩挑着熟了的香蕉(或许是芭蕉),在我们军人中间叫卖。 当我整队集合完毕时,发现2班长唐建林的冲锋枪刺刀上挂了一大串香蕉,说是花3毛钱买的,我想它总还可以当做我们下一步行军时的干粮用吧。 为了避免部队过于集中带来的路途拥挤,在指定了目的地的情况下,全团在错开开进时间的时候,也选择了不同的行进路线,向着各自的目的地出发了。

连长拿给我一张地图时,我就知道今天的行军将由我1排在前面开路了。目的地在坝洒不远处的一个地名叫做水头上寨的村寨。别看路程只有约30公里,但沿途除了少数几公里可称得上是公路可走外,其余全是在丛林荆棘中穿行,甚至还要挥舞砍刀来开路才能穿越。

我随1班走在了全连队最前面,因为我有个任务就是要负责看地图,引导全连的行军路线。

开始还行进在凸凹不平,但还算是道路的公路上行进,虽然队伍不算整齐,却还能保持三人一行的队形。为了提高部队的情绪,我们起先是全连一路高歌在行进。到后来我们就以排为单位,一路行军一路拉歌,热烈的气氛把行军的疲劳都给冲跑了。

一路上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没唱歌的时候会有人把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经过“加工”讲出来当笑话,特别是云南的“十八怪”逗得大家笑声一片。

接近黄昏时,部队不得不离开公路拐进杂草茂密的山间小道,队伍就只能成一路纵队行进了,这样全连的队伍最少也要被拉长到接近1公里那么长。 而且越往里走草丛越密,青藤荆棘交错难以迈步,与其说是行进在山间小道上,还不如说是穿梭在青藤缠绕的漫漫荆棘里,我们的队伍就这样淹没在了热带丛林的浩瀚林海之中。

遇到荆棘交错阻碍前进时,我们不得不用砍刀来开路,许多人的手掌手臂,都被叫不出名的带刺青藤划出了道道血痕。

进入夜晚后,部队在白天的那种兴奋感全都消散。先前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开始随着气温的回落有些冰凉的感觉了,虽然亚热带地区夜晚的明月当空高挂,但昼夜温差还是比较大的,加上脚下的步履又是如此艰难,大家都象是被霜打蔫的茄子一样没了声音了。

为了防止人员掉队,连长专门交代副指导员安仲俭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专门负责人员的收容。并要求走在前面的我,要不间断的向后传递口令。

传递口令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能拉得过长,不然当前面的队伍钻进丛林里后,后面的人很可能就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传递口令目的的之二,就是防止夜里有人边走边打瞌睡。

传递口令的目的之三,万一有事可以把前面发现的情况及时的通知到某个人。

口令的传递方式就是由我或其他人发出简要的一句话或几个字,一个一个向后传递;也可以由后面的人向前传。

例如:“向后传,跟上!”“向后传,前面有障碍!”“向后传,连长上前来!”等等。

我们当兵几年虽然每年都参加野营拉练的训练,但象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行军都还是第一次。

当时间进入半夜的12点后,我还有意识地提醒大家别忘了这次行军的特别意义。因为今天已经是1979年的春节了啊!“同志们!现在已经是新年的春节了!都是狗日的越鬼子,害得我们今天这样辛苦哦!”我这一提,大家也就来了精神。

“到时候老子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我日他越鬼子的先人哦!” 大家你一语我一句的边走边骂开了,疲倦也跑得无影无踪了。 当到达目的地——水头上寨时,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过了,透过月光可以清楚看到这里满山遍野都是橡胶树,还有就是比人还高的热带芦苇。

我们连队被营里划分在一条干枯的山沟旁扎营。因时间已是下半夜了,我们就只能以排为单位暂时就地露宿,一切待天亮后再做安排。 当我去按班分配地域时,大多数战士都和衣倒在山坡上睡熟了。 我就在2班长唐建林的旁边躺下了,也顾不了地上的凹凸不平了,随手拣了个比拳头大的石头垫在头下,就算是枕头了,屁股正好放在一个浅浅的小坑里。

眼望着满天的星星,这辈子真的是第一次享受这真正意义的“天当被子地当床,星星与我捉迷藏”的特殊待遇!何况还是在1979年的新春佳节这一天的凌晨!也许在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旅途中也仅此一回了。今天想起来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惬意呢。

这里已属于亚热带气候,虽然在内地还是比较寒冷的时节,在这里却白天气温可以达到摄氏30度左右,但晚上又可以骤然下降到只有3、5度!加上白天行军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还未完全干透,浑身还是冷得有点想要发抖的感觉,但却都被疲劳给冲淡了许多,大家就这样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此时的我想着要不是越南的反华行径,我今年的春节应该是与家人共同团聚的啊!与大家一样,我们的家人谁又知道自己的孩子此时会躺在祖国边陲的山坡上,正眼望夜空数着星星呢?

我知道这里的地理位置,因我一直在按图认路行军(全连仅此一份,用完即缴)。这里距红河国境线最近也不过3公里多点,知道这个秘密的干部没有几个,战士就更不清楚了,不到跨过红河的那一刻,这就是绝对的机密。

我也清楚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最后集结地了,最终我们将从这里跨过红河去惩罚越南。最后我就在这样的遐想中也带着疲惫和倦意沉睡下去……

已发帖子链接如下: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前言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一 部队扩编 6连受命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二 一路高歌 开赴云南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三 集结个旧 新兵到位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 连队调整 换人难题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 甩人耳光 首次犯错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六 年关将至 边境推进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七 集结水头 补充兵员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八 形势所迫 临阵磨刀

本文内容于 2009-9-30 13:31:42 被谢志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