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 甩人耳光 首次犯错

[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 甩人耳光 首次犯错

1979年1月下旬的一天,也许是开赴的时间已经快了,上级要求我们在保证训练的前提下,做好离开咋甸公社的准备工作。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求以连为单位(因我部都以连为单位分散驻扎),在离开前必须与当地公社或大队的社员进行一次文娱联欢活动,以表达部队对当地民众给予支持的感谢。

连队很快就把任务分下来了,要求不分形式,以个人或多人或班、排,利用训练课余时间编排文娱节目。 我把排里的任务分到了班,要求每个人都必须积极参与到这个活动当中来。就这样,有报名独唱的,有二人合唱的,有全班小合唱的,最后是全排的集体合唱。 同时我宣布了一个原则:凡是参与了文娱节目演出的人,晚上一律可以免除其他学习与训练,可以自由活动。

当即便有1班新战士自告奋勇,主动提出到时可以单独表演一个节目。我一看,原来是贵州安顺人王季,听说其父还是贵州安顺地委的一个专员级领导,在当时属于高干子弟。因其个头魁梧高大,身材壮实,身高足有1.82米,所以安排他担任了1班轻机枪副射手。

我当时考虑既然是城市兵,脑袋瓜就应该跟我们一样好用,对待这样的战士就要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引导才对。

“王季,你敢保证在联欢会上单独表演一个节目没问题吗?”我便问道。

排长,请放心,我在学校读书时就是文艺骨干,你到时就看我的吧!”王把胸脯拍得“咚、咚”直响地说。

“好!从今天开始,每天晚饭后停止安排王季的其他学习训练,就让他单独准备节目好了。”我对王季来了个网开一面,马上对着1班长说道。

之后的几个晚上,大家都在忙着排练节目,却总不见王季的身影,也没有人看见他在准备什么节目。有新战士反映说,他到离我连队2公里以外的团后勤找老乡玩去了。

“只要他能单独表演节目,就让他去吧。”由于我事前有“可以自由活动”的言语在先,就对他采取了宽容的态度。

在后来几天的军事训练中,我多次向他有意识地提及自己过去在部队的情况,目的是拿我的实例来给他启发。结果他依然如故,一到晚饭后人就不见了踪影。我在想,到时你能拿出节目还算你行。要是拿不出,看你咋个向我交代。

过了5、6天,也就是1月20几号的一天晚上8点,我们和咋甸公社当地的军民联欢晚会开始了。

就在各排轮流和当地社员表演节目的时候,还是不见王季的影子,1班长反映晚饭一完就不见人了。是他不知道今晚有联欢活动?还是有意躲避? 我马上到大院门口去跟站哨的哨兵做了交代,发现王季回来立即向我报告。

“联欢晚会”进行了近1个小时,哨兵跑来告诉我王季回来了,就在门口,说是不敢进来。我知道他去找老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要回来的,因全团今晚都在开“联欢晚会”,他老乡也不可能会离开自己的集体跟他一起玩耍的。

我边想边朝大门口走去,当他看到我来到门口时就转身想开溜。

“站住!”我一声怒吼,他没敢再走。

“为什么不进去?”我问到。

“你要批评我”他声音很小。

“难道不进去就能避免批评吗?”我说。

“你的节目呢?现在该你上场了!”我历声对他说道。

“我没准备好”他小心翼翼带有几分胆怯地回答。

“这一周的晚上你跑哪准备去了?”我一下子有了一种被一个新兵戏弄了的感觉,他也许不知道,我以前就是够扯蛋的兵了,我岂能容忍被一个新兵戏弄?

“找老乡去了”他怯声的说了一句。

“你不是胸有成竹,没问题吗?”我严厉的喝问他。

“……”他见我毛了,就没敢再支声。

“进去!”我大声命令道,他还是没动。

我就动手去推他,他也开始反抗,说实话他那个头我还真的推搡不赢他。就这样僵持起来。 几分钟后指导员朱山荣接到哨兵的报告出来了,问明原委后,王季在指导员的掩护下进去了。

我居然被一个新兵给耍了一番,这让我一下感觉到了自己的尊严与威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王季啊王季,你戏弄人也不看准对象吗?你偏偏来戏弄我这个在116团出了名的“刁兵”? 你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非常的时机来戏耍我,马上就要开赴前线了,我不给你点厉害,让我如何去带兵打仗?如何才能打胜仗?

我边走边思忖着走进大院,院内的节目正是我们部队的3排表演的小合唱。王季竟然一个人搭拉着脑袋在宿舍的地铺上坐着,我一看心里的火气就直往头上冒。 王季一看我朝他走来,更是把头埋在了两膝的中间。

“你不是一个人表演节目没问题吗?”我挖苦了一句。

“…….”他抬头蔑视了我一眼又埋下了头。,

“给我出去!”

我边吼边把他朝大院里拖。 这时大院中间已经开始了社员和部队的合唱节目。

“都不要唱了!现在请王季给大家表演节目!”我把王季拖到会场中间的同时大吼了一声。 会场顿时一片哗然……

“全都退下去!”我继续怒吼道。

社员和部队看我怒发冲冠的样子纷纷下了场。此时的会场中央就仅剩下了我和王季2人 。

“现在你就开始给我表演!”我怒吼道。 他转身想跑,我把他又拉回到中央。他顿时用愤怒的眼光盯着我,我一下又被他的眼神激怒了。

“啪!啪!”我甩开右手掌顺势就给了他两个十分响亮的耳光。

“哇哇” 王季顿时大哭起来,全场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我。

这时的王季边哭边猛的冲进宿舍(离大院仅7、8米远)抓起一支已打开刺刀56式半自动步枪朝我冲来(当时的武器还没配发子弹)。

我也顺势从旁边一个战士的手里夺过一支同样的步枪,甩开刺刀迎了上去。`

“你才当了几天兵?敢跟老子刺刀!?”我嘴里轻蔑的说着。

这一切都发生在10多秒钟间。

“1排长!你要干啥?”当大家反映过来后,我听到连长杨中玖的喊叫声。

“放下武器!”指导员朱山荣也大喊着冲了过来。

这时,我平日里最要好的二班长唐建林和七班长谭贤荣紧紧抱住了我,指导员和几个战士一起夺了我手里的步枪。

3排长顾庭俊和副连长巩金生也包住了王季,连长杨中玖下了王手里的枪。

“1排长,你太不象话了!还敢打人?”

连长在吼我。

“1排长!你必须在全连会上做检查!”指导员也在叫。

“球的检查!”我甩了一句就朝房间里走去。

此时的联欢晚会在我的搅和下不得不草草的收了场。老百姓是怎样离开会场的我也浑然不知。

此时的王季哭得很伤心,在宿舍里副连长和副指导员加上1班长都在安慰他。

“这个排长老子不当了!”这时的我在连长和指导员的怒斥批评下越发变得不冷静了。根本没把连长指导员放在眼里,叫完便立刻倒在地铺上耍起了死皮,任他们怎么批评,我都闭着眼睛不做声,他们批评了些啥我也没听清。 大概到了晚上的10点过了,营教导员顾光选带着团部政治处的干部股长陈信仁和保卫股长欧柄光,同时来到了我的地铺前,要我起来跟他们到外面去谈谈心。

我知道连里已经把事情向营、团做了汇报,就显得满不在乎的样子跟着领导们来到了大院后面的一堆稻草旁。

坐下后,教导员顾光选先开口讲了我今天晚上的错误行为是如何的严重,在战争就要开始的特别时期,稳定军心是何等的重要,特别是对刚刚入伍的新战士采取这种粗暴的行为是要受到处罚的。并要求我就自己的错误,从思想上作出深刻的书面检查。

我一直不吭声,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干部股长陈信仁转达了团首长对此事的震惊与重视。

接着又给我讲起了干部与战士的关系,其实我作为刚刚被提拔为最基层的军队干部,对如何当好一名基层的军事指挥员,如何带好兵,还缺乏必须的能力与经验。毕竟我还不到24岁。

最后,保卫股长欧柄光就我作为一名老兵,特别是作为干部先是出手打人,后来竟然还敢动用枪械,讲了许多错误的严重性,就差点没有给我上纲上线了。

我当时也知道保卫股长出面意味着什么,但我并没有从冲动的情绪中平静下来。

“不就是与一个新兵打架嘛,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不就是要我做检查,向新兵道歉吗?我就不做检查也不道歉,看你们能把我给枪毙了?最多我这个排长不当了还不行吗?”当时就冲着他们叫。

“我要睡觉了!”说完,我竟然起身便走回了宿舍倒头便睡,搞得几个领导十分尴尬,最终谈话不欢而散。

这时已是凌晨的1点10多分,全连除了站岗的哨兵全都睡熟了。

我在迷迷糊糊中又被人叫醒了,这次把我拉起来的是副团长聂中富和副教导员申家寿。

我一看遭了,平日里我最尊重也是最宠爱我的两个领导都来了。一定是团里知道了先前的谈话不成功后,便把他们给派来了。

我只好起来乖乖地跟着他们走出大院,又来到了大院后面的小河沟边的草垛旁。

其实我是边走边想,这下他们一定要狠狠地骂我。但出乎我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骂我,只是你一言我一语的指出我所犯错误的根本所在,就象哥哥在教育兄弟一般,让我从心里感到了一丝宽慰。

说实话,我在部队的几年里,也只有他们才可以随便说我的。我也知道当初在部队扩编时正是他们2人的推荐,我才到6连担任排长的,今天我犯了错,上级一定要找他们拿话说的。

在他们的教育下,我答应了第二天继续履行我的排长职责,在适当的时机向新战士王季赔礼道歉,但还是坚持不写书面检查。

当着2位首长与兄长的面,我向他们做了保证,在战场上决不给他们2人丢脸,也决不给军人,更决不给国人丢脸。并发誓要做一名战场上杀敌立功的英雄,决不当狗熊!结果最终他们带着七分的满意离开了6连。

天亮了,一切照旧,就象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也通过反思自己的卤莽行为,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但我打人的消息却在6连以外传开了。据说我将被行政处分是跑不脱的了,记得还有我们1营3连副连长陈兴义,在带领部队进行60炮实弹射击的时候,把老百姓的民房打着火了,也要一并处理。

其实,我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反正都要上战场了,到时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处分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带领全排搞好战前训练。是骡子还是马,得拉到战场上才见分晓的!并不是嘴上说得好听能管用的!

结果一直到后来的战斗打响,我的处分决定都没有下来。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营里把我的处分意见提交到团政治处后,团政治处坚持要以“稳定新兵思想”为由在战前处分我,但遭到从师里新调任的团长王光泉的反对。 团长的意思是:大战在即不便处理干部,暂且给谢志熙和陈兴义把老帐记上,给他们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根据战场表现再做处理决定也不迟。

就这样,在后来的作战中由于我功大于过,处分也就免除了。陈兴义因在387高地负伤致残也免除了。

已发帖子链接如下: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前言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一 部队扩编 6连受命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二 一路高歌 开赴云南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三 集结个旧 新兵到位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 连队调整 换人难题

[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 甩人耳光 首次犯错

本文内容于 2009-9-30 13:29:32 被谢志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5楼银蛋

脾气暴也没什么,往往打起仗来也英勇!可恶的是哪些纨绔子弟,到部队也就是为了混个党票,这样的人就得揍!在家娇生惯养出了门啥也不是,不给他点教训不会成人。

顶谢连 顶老兵

26楼靓昆

我也顺势从旁边一个战士的手里夺过一支同样的步枪,甩开刺刀迎了上去。`


“你才当了几天兵?敢跟老子拼刺刀!?”我嘴里轻蔑的说着。


有个性,我喜欢~!

支持老兵!!!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