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蓝剑军团]

上集是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战术调理员,下面请看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部队班师回营后,休息了没几天,8月9日得到通知,要求10日16时前到军侦察处报到,参加由该处组织的“外军研究集训班”学习,为期10天。

8月10日下午,我按时来到军侦察处,报到以后被安排在军招待所二楼。晚饭前,参训人员全部到齐。我们师里由师侦察科的刘作礼参谋牵头,与各团侦察股长编为一个组。就餐时与150师那个组的人一起,正好10个人坐一桌。

这次集训的日程安排很有意思:一是观看内部参考电影,二是参观德阳“第二重型机械制造厂”(简称“二重厂”)和凤凰山机场地面卫星接收系统,三是学习《苏军简明手册》,四是研究探讨苏军陆军团以下作战指导思想和编制装备情况,五是撰写苏军研究论文。

当天晚上,大家集中在侦察处的小会议室里,召开动员会,军里张长进参谋长作了简要动员,指出了研讨苏军作战指导思想和编制装备的必要性,强调了此次集训的意义和要求。我由于已经认真研究过,也就没有用心听他都讲了些什么,感兴趣的是侦察处长说要组织去观看内参片和参观“二重厂”等。

动员过后,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本《苏军简明手册》和相关用品。我顺手翻了一下那本手册,见里面讲的都是苏军团以下部分的内容,没有师的部分,心里觉得好笑:怎么军里只有这个级别的东西,我早就滚瓜烂熟了;不过,来都来了,就当休息吧,内参片和“二重厂”等总没有看过么。

刘作礼是个很随意的人,个子有1米八以上,红彤彤的大脸盘,说话声若洪钟,两个钵大的拳头,拿架作势的时候“呼呼”作响,在招待所的木质楼道里,踩得楼板“吱呷”直叫。呵呵,真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子。据说,他的硬气功了得,能徒手推砖、劈砖多块不带喘气,故而人称“刘大力”。军侦察处长挺喜欢他,两人站在一起,一高一矮,一壮一少,没大没小,嘻哈不断,颇象“哼哈二将”。我们这些人就在旁边看着发笑,觉得他俩好亲热呦。

第二天开始,我们连着看了两天两晚的内参片。

第一部是苏联的《解放》,好长呀,足足看了一天。

总共5部8小时的苏联电影《解放》,是一部全景式战争史诗片。其表现视点集中在战争的全局上,从战略的角度反映与表现了苏德战争的全貌。其特点是影片的画面广阔,历史事件繁多,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时空跨度大且长。

《解放》以若干主要战役,比如“解放基辅”、“摩尔棱斯克会战”、“列别津纳河战役”、“打出国门”、“解放东欧国家”、“攻克柏林”、“最后一击”等为主线,力求从战略高度通过高级领导人的斗智斗勇,各兵种、各军种的协同作战,以及中下级指挥人员与普通士兵在战争中的表现,反映决定战争胜负的诸因素,突出人在战争中的作用。同时也表现了艺术家们对老战士的怀念和尊敬。有许多镜头体现了编导者,其实也是广大民众的情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接下来,又看了《虎·虎·虎》、《中途岛之战》、《硫磺岛战役》等美军二战资料片。

二战电影《虎·虎·虎》,讲的是1941年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袭击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当日清晨7时许,由183架飞机组成的首波攻击机群猛烈攻击港内美国舰队。1小时后,日军出动191架飞机编队,实施第二波攻击。结果共击沉美战列舰5艘,击伤3艘,毁损其他舰艇10艘;击毁飞机188架,击伤291架;美军官兵死2408人,伤2000余人,美太平洋舰队受重创。日军仅损失微型潜艇5艘、飞机29架,战死者不足百人。偷袭珍珠港标志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暂时取得太平洋区域的军事优势,乘机大举南进,侵略东南亚诸国。

中途岛之战》则说的是,1942年5月日本海军统帅部决定把力量转到太平洋中部夺取中途岛,消灭美军前进的基地。专门组成强大的联合舰队,由山本大将亲自指挥,南云忠一率第一舰空母舰舰队任主攻。美舰队力量较弱,但因截获日军作战密电,对日军作战计划了如指掌,于是隐蔽待机歼敌。美军的轰炸使得日本航空母舰甲板上的炸弹爆炸,弹片穿过甲板,又在船体深处引起爆炸,三个显赫一时的庞然大物沉入海底。山本得讯,命令所有舰队集中攻击中途岛,以示报复。日机炸毁美航空母舰“约克顿号”,但美机很快又炸沉日航空母舰“飞龙号”。此役日军损失巨型航空母舰4艘,重巡洋舰一艘,飞机400多架,兵员3500人,其中包括几百名熟练飞行员。日本无可奈何地承认“太平洋上的主动权转入敌人手中。”

硫磺岛战役》表现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1945年2月16日到3月26日,日军和美军为争夺硫磺岛进行的一次激战,双方伤亡惨重,可圈可点之处颇多:

日军守备部队阵亡22305人,被俘1083人,共计23388人。日军其他损失为飞机90余架,潜艇三艘。

美军阵亡6821人(其中陆战队阵亡5324人),伤21865人,伤亡共计28686人。美日双方伤亡比为1.23 :1。还有一艘护航航母被击沉,航母、登陆兵运输舰、快速运输舰、中型登陆舰、扫雷舰、运输船各一艘、坦克登陆舰两艘被击伤。

美军登陆部队伤亡人数占总人数的30%,陆战三师的战斗部队伤亡60%,而陆战四师、五师战斗部队的伤亡更是高达75%,第五两栖军几乎失去了战斗力。此次战役中,海军陆战队的伤亡之高也是其在太平洋战争中绝无仅有的,战后,尼米兹对参加过硫磺岛战役的陆战队员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在硫磺岛作战的美国人,非凡的勇敢是他们共同的特点!”

美军为攻占硫磺岛所付出的人员伤亡比日军还多,这是太平洋战争中,登陆一方的伤亡超过抗登陆方的唯一战例,日军在失去海空支援,又没有增援补给的情况下,以地面部队凭借坚固而隐蔽的工事,采取正确的战术,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使美军原计划五天攻占的弹丸小岛,足足打了三十六天,并付出了惨重的人员伤亡。美军在此次作战中唯一闪光之处就是舰炮支援比较得力,共发射各种口径炮弹30余万,计1.4万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有力支援了登陆部队的作战。

观看这些影片的目的,是让我们了解情报侦察在战争中的地位,从而认清情报侦察在战争之前、之中、之后的重要作用。

第三天上午,我们赶到德阳“二重”厂,在军代表的带领下,仔细参观了万吨水压机和正在工作中的各种巨型机器。水压机在锻压直径达半米的炮管钢坯,就象面点师傅在揉面一样;巨大的车床在车锻好的钢坯,车刀所至,削起一圈连一圈的下脚料;巨大的钻床,在车好的钢坯上钻孔;巨大的铣床,在为钻好孔的钢坯铣炮膛和膛线。在车间的另一端,一根根122、130和152毫米口径的炮管整齐地码放着。

听军代表说,这些火炮都是为第三世界国家制造的,人家等着要货,“二重”厂的工人不得不加班加点。还说,出口武器制造车间的工人,都必须是共产党员,政治上必须完全可靠,目的就是保证产品的质量优等。难怪我们参观时,工人师傅们根本无暇顾及我们,都在埋头操作,精心制造。

从“二重”厂出来,车子直往东湖而去。东湖是德阳市东郊的一座小型水库,150师炮兵团就驻扎在那里。我们此去是参观他们的火炮,因为步兵团的同志见到大炮的机会不多;顺便在那里吃中饭,领导们见见面。

趁领导们寒暄的时机,我们这些参谋们就四处逛一逛。当走到一个营建施工场地时,发现地上到处丢着砖块,不知是谁就撮掇刘作礼来个“徒手推砖”,看能一气推断几块。这下轮到刘高参露一手了,只见他袖子一捋,左手抓住砖块的一端,将砖块朝上立着,右手蓄上劲,猛地往砖块的上部推去。随着“喀嚓”一声响,砖块一断两截。接着又来,一口气推断了5块砖。当他还想再推时,大家说要换玩法,让他用臂弯架砖,掌劈砖块。他也不推让,说着就抓起一块砖,架在左手臂弯上,右手成立掌,从右上方,猛地砍在砖块的中部,只听“啪”的一声响,砖块就断了。如此,又一连砍断了5块砖。当大家报以热烈掌声时,他亮出左臂,只见小臂和大臂受力处仅有点红印而已,可见名不虚传。

下午,我们径直开往凤凰山机场。凤凰山机场是个军用机场,停机坪上停着强-5、轰-6、歼-5、歼-6等机型,还有好几架直-5。

我们来到一架直-5改装的侦察飞机旁,听一位空军人员介绍情况。然后登上飞机,观看空中照相用的照相机。这种飞机,我在宣化炮兵学院读书时参观过,已经知道一些情况:胶卷宽约30公分,长约30米,在理论照相高度每间隔5秒钟拍一张;每张相片覆盖5公里宽度,一个胶卷可拍摄宽5公里,长300公里的范围;胶片仓里装有2-3个胶卷,可以自动换胶卷。

下直升机后,空军人员取来一个地面卫星接收器,接通各种线路后,打开边上放着的电视机,稍微调整了下那个象雷达天线样的接收器的角度,屏幕上就出现了高度清晰的画面,画外音是俄语。那位操作员说,现在放的是莫斯科电视台的卫星电视节目,解说词说的是莫斯科的城市建设情况。从那画面上看,那里的天空真的很清澈,蓝天、白云,街道清洁宽敞,欧派建筑鳞次栉比,色调非常明亮。

通过参观,我们的第一感受,就是我国的军事科技还很不发达,与先进国家相比确实落后一大截。第二感受,就是我们得加把劲,把我们的军事科技搞上去,尽快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第四天,开始进行《苏军简明手册》的学习与讨论。军作训、侦察、炮兵各处派员,就苏军团以下部分队的作战指导思想、编制装备情况,以及在攻防战斗中的运用原则,作了主题发言。然后,大家畅谈如何有针对性地组织侦察,获取情报。

第五天下午我们正准备开始下午的学习,就听到刘作礼一路咋咋呼呼地上楼来,看样子很是激动。一问,原来他中午跑到军部大礼堂看电影去了,座位在楼上过道边的第一个,人进人出地弄得他很烦。呵呵,他不是个子高大么,前后坐椅之间的宽度不够他伸腿的,只得把腿放在过道上,人进人出时都得收一下。

有对青年男女进进出出好几趟,他就有点烦了。当人家又一次往外出时,他故意伸腿绊了那女的一下。你女的哪是省油的灯,便不依不饶地用成都话大声骂他娘。岂知他听得懂成都话,北方人可最忌讳骂娘了,他哪能忍受,便轻轻给了那女的一嘴巴。这下那位男朋友不干了,就与他打了起来。

俩人从楼上打到楼下,又打到军部大门口(大礼堂就在大门口内侧的右手边)。听说当兵的和“老百姓”打起来了,礼堂里许多小年轻电影也不看了,一起跑到外面来围观起哄。打着打着,刘作礼发现那年轻人手法拳脚不象一般小青年,倒象是部队的侦察兵,就不大想再打下去,边挡架对方的拳脚,边询问对方是哪个部队的。

对方立时更加来劲,边说“老子是13军侦察连的,今天匕首没带来,否则一刀宰了你!”边频频出手,想压住刘作礼。刘见对方不肯歇手,干脆三拳两脚将其放倒,然后脱身回来上课。他边说边比划,绘声绘色,听得我们大家开心死了。

我们皖南人称“惹是非”为“贩事”,我想刘作礼这就是典型的“贩事”。我本人偶尔也“贩事”,不论在部队还是地方,曾经在别人恶意侮蔑时,饱以巴掌侍侯,弄得高山打鼓——远近有名。

哈哈,扯远了,言归正传。可能是领导们以为侦察兵出身的人笔拙,就让大家用4天时间来写论文,题目自拟。任务下达后,果真有许多人大声叫苦。侦察处长就一个一个地安抚,最后每人都定了一个题目,开始苦思冥想,撰写论文。

我给自己定了个题目,叫做《浅谈敌我陆军师属炮兵火力对比》。先是列举敌我陆军师属炮兵的数量、一次齐射的弹药总重量,然后提出我军的应对措施。

按照当时苏军的编制装备情况,其摩步师装备122毫米以上的牵引榴弹炮、自行榴弹炮、火箭炮和120毫米迫击炮等压制火炮共计192门、882管,全师一次齐射发射弹药的总重量为53吨,杀伤面积可达1.11平方公里。其中,仅122毫米40管火箭炮一次齐射,就在30秒钟内发射720枚火箭弹,共48吨弹药。

而按我军当时的编制装备数量,压制火炮只有122毫米榴弹炮60门、120毫米迫击炮54门、130毫米19管火箭炮18门342管,总共为132门456管。门数是苏军的三分之二,管数是人家的二分之一;一次齐射的弹药总重量只有18.8022吨,仅为苏军的三分之一。

因此,我军必须采取至少三种办法赶上人家。一是在编制上加大炮兵的数量;二是在装备上提高品位和质量;三是在配属力量上增加炮兵的数量。

当然了,这篇论文只是在数量上做做比较而已,并不意味着战争中,胜券就肯定是数量多的一方稳握着,还要看军队的战斗意志和组织指挥、战术运用的灵活程度。

我的论文,军侦察处的领导不好表态。一是我超出了他们规定的研究范围,规定的是苏军团以下,而我是谈的师以下;二是我写的是炮兵数量对比,他们需要的是如何开展侦察活动的论文。后来听说转给了炮兵处,或许炮兵处用得着。

下集请看之四十八 “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本文内容于 9/6/2009 8:11:05 PM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