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车轰隆轰隆的在大街上走过!」

前两天晚上,我翻着小时候的照片,有好几张背景是战车行经我家前面的马路,而我站在马路旁边以战车为背景,右手弯曲成敬礼状,被家人拍下的一张张宝贵照片。看着照片发现小时候的我真是可爱,天真、无邪、善良,而我推估那应该是民国七十年(1981年)的阅兵吧!当时的我应该还没上小学,应该是幼儿园阶段吧!很高兴的,我还在孩提的时候,就参加了那么盛大的阅兵,纵然只是站在路边看阅兵的一个身份。

学生时代,差不多是高中吧!学校就有所谓的军训课程,但是军训课程和各位的理解可能还差的蛮远的。军训课程原则上每周上两个小时,课程的内容有陆海空军介绍、核生化防护、国防新知、战史回顾、领导统驭、单兵基础教练、消防演练,甚至还有气象和地图判别,以及孙子兵法等课程。而每学年还会安排一次实弹射击,还有班级、年级间的军歌比赛,不过所谓的军歌比赛也要齐步走过司令台,但是和真正的阅兵可是天差地远了。而高中和大学的军训教官,都是由部队的军官考选出来派驻在学校的,当时在学校里面以为中校应该是个小军官(当时对军阶没有什么概念!),后来到了部队之后,原来中校是个营长,可以管几百个兵,这时才知道原来其实学校里边的教官们军阶可不低呢!

在台湾男生服役的机率非常高,大概只要没有断手断脚或是聋哑人士,差不多年龄到了就要去部队报到。当然现在还有很多种役别,这不在今天的介绍之内。

我和阅兵最接近的时候应该是海军新训中心的时候,这是个让男生脱胎换骨成为男人的地方,也是班长改造活老百姓为革命军人的处所。当时我抽到海军服役,很多的长辈和同学都说我运气不错,因为海军是技术军种,对于体能的要求较不严苛,体能操练的强度也没有其它军种来的大。基本上没有抽到宪兵和海军陆战队都算祖上积德了,因为这两支部队的训练强度远大于其它军种。一般来说海军陆战队和宪兵最苦,其次是陆军,然后是海军,最舒服的则是空军。但是当兵并没有所谓舒服的事情,毕竟都是尽义务,所谓的舒服、爽,也是相对比较的关系,和真正爽快糜烂的大学生活相较,分别大概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海军可能比较好,但是至少也是天堂和人间的差别。

在新训中心里面,班长会把一个活老百姓训练成一个革命军人,除了专业管道的教学,体能训练的精进,最重要的是军人气质的养成。在社会上,老百姓的气质和军人的面貌是完全不同的,百姓可以自由的生活,但是军人没有自由,军人只有命令贯彻和使命必达,在军纪和军令的底下,军人只有绝对的服从,因此也才有「军纪似铁、军令如山!」与「服从是军人的天职!」的说法。从立正、稍息,乃至于走路、吃饭、作息,部队都有一套制式化的管理流程,也就是所谓的军事化管理,而这些军事化管理就是由各种准则、条例、规定所组合而成,然后再由各级干部严格约束,并且以身作则。

扯了这么远,似乎还没有讲到有关于阅兵的事情,其实所谓的阅兵也就是让部队的主官或是校阅者,能够在短时间经由阅兵的这个仪式和过程,检阅出这支部队到底是一支怎样的部队?是一支糜烂的部队还是一支精壮威武的部队,可以藉由阅兵的进行一览无疑。

前面说到,新训中心就是让老百姓变成革命军人,军人不是把军服穿上去就是军人了,需要经过训练、操演、教育、学习,才会使一个百姓变成军人。所以为什么这么多退伍的老兵仍然认同以前的那套军服,就是因为军服不只是代表一个军人外表,而军服更代表军人的形象和精神,当然还有那些浓浓的革命情感以及从前为国家付出的那段光辉岁月。

海军应该是没有什么阅兵的活动,但是听说某年某个长官,认为海军应该也要有类似陆军的那种「阅兵」仪式,所以就搞出个「陆操」出来。而就是要新兵们在结训典礼上面,通过新训中心的司令台,接受新训中心指挥官的校阅,当然还有新兵们家长也会在会场观礼。

而海军新训中心的陆操,也是用齐步的方式通过司令台,不过中间有个部队转弯需要标齐对正,这才是最难的地方。因为以中队纵队的队形行进,一开始是齐步走,之后要将部队转90度角,然后同时摆手换成正步。其实齐步走对于一群活老百姓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还要变换队形再加上换成正步,而这时间又是短短的两个月时间,而这两个月时间里面又要训练新兵们学会游泳、九项管道、轻兵器分解结合以及保养与射击、时间可算是得非常紧迫。

说个笑话,活老百姓们走路,是连齐步走都不会,甚至队伍里面还有同手同脚的份子,所以班长连齐步走都要喊口令。「一是左脚、二是右脚」,这种最基础不过的齐步都要练个好几天,更不要说立正稍息还有各种训练。

不过在训练的同时,总是会有很多故事,例如后面的走太快踩到前面人的脚、同手同脚的,正步一踢鞋子飞出去的,帽子歪掉的。这种毛病特别多的人,自然就会受到班长的额外「关照」、个别辅导,如果每次出包的都是同一个人,班长肯定会对整班的人一起处罚,甚至整个中队连带的处分,不过我发现班长们的脾气各有不同,有些喜欢针对出包的人,有些是喜欢群体处罚。不为什么,因为一个班是一个群体,一个分队就是一个群体,一个中队也是一个群体,不知不觉的我们这群活老百姓逐渐的产生了所谓的革命情感和荣誉感。

这时群体里面总是会有比较有领导气质的人,通常会站出来对大家说,别人能为什么我们不能?或是该拿出来的时候就要拿出来。这种话,于是乎这样的激励总比班长处罚来的更有效果;当然里面也有不愿意配合的份子,对着自愿站出来领导的同梯加以抵制。由此可以看的出来其实部队也就是一个小社会,有个刑形色色的人。

那种在太阳底下的训练过程就不用赘述了,反正就是脸上就是挂满了斗大的汗珠,军服的外层永远有一层白色的结晶盐,自然不用说的,内裤一定是被汗水湿透了。

结训当天早上各项的验收开始了,从救火、堵漏、模型船、游泳、三千公尺等各式的验收,被邀请来的学兵家长跟着新训中心的长官到各个场点观看,我还记得我们中队的救火操演,本来已经控制火势,没想到火势复燃,火光大概冲高到三层楼高,当场所有的参观家长一阵尖叫,参加救火操演的我们略为后退之后,再加大水量,终于把火扑灭了。

将近中午时分,各项验收都已经接近尾声,接着就是最后的重头戏,要通过司令台阅兵。我们换上了黑色呢冬服,戴上了一号军帽,从军械室中依序领出五七式步枪,在中队的集合场上我们邻兵两两互相调整服装,一定要把最好的呈现给指挥官还有家长们看。

结训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这群活老百姓在班长眼睛里面仍然是不合格的革命军人,各种生物差不多就等于我们的代名词。但是班长在这次集合大家的时候和大家说:「不管班长以前怎么骂你们,希望你们都不要放在心上,通过司令台的时候,该拿出来的就要拿出来!因为你们在我的眼中是最优秀的一批新兵。」

这时我用眼角瞄到我的邻兵竟然滴下泪来,我转忙过去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我的邻兵总是出包的那个,举凡同手同脚、鞋子飞出去他都有份,他说他只会念书,从小运动协调就不好,所以入伍之后总是吃尽苦头,也许这两个月是他人生最大的挫折点,但我也相信这是他人生中必经的成长过程。

「三十三中队,齐步走!」班长下达了命令。

「精神答数!」班长精神抖擞的喊着。

「雄壮!威武!严肃!刚直!安静!坚强!确实!速捷!沉着!忍耐!机警!勇敢!」我们中队的新兵把口号喊的震天价响,当然此时也从营区的各个角落传来各中队的答数声。于是我们依序进入场地。

音乐开场,前面的几个中队依序通过司令台,这时在列子中的我心情十分恐惧,但是想起班长说「要把该拿的拿出来」,豁然间我就不害怕了。

枪在我的肩上,进行曲正演奏着,我们踢着正步走过司令台,中队长一喊:「向右看!」所有人将头右转四十五度,这时我们向指挥官行注目礼。无意间我看见坐在家长观礼席的母亲,我这时真想和母亲说:「我长大了,接下来的两年国家的安全就交给我们了!」

「向前看!」中队长右下了口令。

我们的目光又回到了正前方,头也不回的走过了司令台。

这条路是让一个男孩变成男人的道路,因为从今天起将肩负起国家安全的责任,将来也将扛起一个男人的责任!

本文内容于 2009-9-1 2:46:13 被流光舞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