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次住院,偶喜欢上了兵姐姐:因149情结认识女兵之故事(军人篇一)

记得还是74年的夏天,我5岁,在和邻居家的小孩匪的时候,不慎摔断了右锁骨,那时候单位的职工医院(原电子工业部第408职工医院,建成后成为了川西南地区设备条件和医资力量最好的医院)当时还在修建中,(1999年改制下放地方,成了眉山市人民医院),于是就住进了临近的解放军372医院,(这个部队医院在乐山的柏杨路,早成了武警四川总队医院,现在也是乐山最好的医院之一)。说来好笑,我刚进医院住院部,看见氧气瓶就认为是小日本炸弹,担心爆炸,是不是很土,也见识少?

那时候的父亲还在现役支左,负责一家内迁军工基地的基础筹建工作,也很忙。所以,有时我就是一天或者两天时间是一个人在医院。但父亲每次临离开的时候,总是把我委托给一个护士姐姐照看。这个姐姐负责我和相临的几个病房,她姓祝,很高佻漂亮,说的是重庆话,好好听的,我老单位很多就是重庆716和906过来的,这口音当然就熟悉了。

一天父亲接到电话又回单位了,把我一个人留在病房,同房间的是个出车祸受伤的战士,不爱说话,觉得很闷(因为还没有下夹板,医生不让乱动的),就背着护士姐姐溜到了住院部一楼的花园玩。后来不知怎么的,玩着玩着就跑到了医院后面的农田里看小蝌蚪去了,也不知道饿,就忘记了中午回去。这下,可急坏了那个护士姐姐,到吃饭时间了,她没有找到我,还去报告了院长,动员了全院所有在休息的战士和护士把医院翻了个遍,也没有找着,把姐姐急哭了。也许,是因为我给她说过,我是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喜欢田园,她想起就跑到医院的背后,那片农田里来寻我,(现在,那片农田可早是繁华的闹市区了)果然就把我找到了,这才破涕为笑。

找到我后,也没有怨我和骂我,而是牵着我的手,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医院给院长报了个平安。然后也没有马上去食堂,而是带我去了她的宿舍,打来水,把我手和脸洗的干干净净,现在我都还记得姐姐的脸巾有股淡淡的香皂味(那时候,我们爱在大山玩,经常都浑身稀脏,母亲一般都用肥皂给我们洗,香皂是洗不干净的,所以对香皂的印象很深)。我那时候一只手上着夹板,姐姐就牵着另外一只手,带我去内部食堂,用她的菜票给我打了一份“泡椒炒猪干”,而姐姐自己却只吃两个素菜,我问姐姐为什么不一起吃呀?她说我是小孩在长身体,需要吃肉。我右手不方便,她还一口一口的喂我(那时候的生活条件不是每顿都能吃上肉的)。就这样的一次经历,我觉得姐姐多好的一个人,后来也老缠着她给我讲故事,我带了很多小人书的,但不认识字,可哪知道姐姐当护士也是很忙的,但一有空总要先过来把我哐睡了才离开。

在后来的几天时间里,我没有事,就主动帮姐姐盯着病房,看谁的液体要输完了,看谁还有别的什么需要,象个小通讯员,每天都觉得好充实。可没多久,我就下夹板要出院了,真舍不得,也感叹生病可真好,总有那么多的人在那时候来心疼你关心你。在临走的时候,我特意去给姐姐告别,不巧却遇见她进城办事去了,父亲单位的车来接,没有时间等她回来了,就和父亲一起离开了医院,现在想来都是件很遗憾的事情。

很多年以后,我都怀念那次住院的经历,怀念那个姓祝的姐姐,也许从那以后,我就患上了恋母(姐)情节,喜欢和比自己年长的交朋友,现在我的圈子里也是。后来自己长大成人了,也偶尔幻想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是否也能遇见这么一个关心自己的女兵姐姐?可这是需要缘分的,而这缘分却是来自于网络的写作,还主要是因为写149呢。联系这个缘分的纽带就是大家都有149的情结。说来也话长,,,

也是在2004年的5月,我闲时学会了上网,才体会到互联网的魅力,以前自己要看很多的书、去很多的地方、拜访很多的当事人,才能知道的事情,现在在搜索引擎里几分钟就搞定。另外里面很多的军事论坛,可以免费注册成会员和大家交流互动,最先在“虚幻空间”,后来在“子陵军事”,都因为两网站改版失去军事网站的主要特色,最后经过选择才落户到铁血论坛。

在论坛里,开始只看贴和评论,“军衔”老上不去,一看见论坛里面扛着校官牌牌的,估计连长排长谁大谁小都分不清,在里面乱发言,这些很多都是水区混起来的军盲你就气(军衔低了,斑竹和老兵就会敷衍和欺负你,大家都有体会的哈)。于是也开始尝试写些随笔性质的原创来加分,主要是军史题材和怀旧的的随笔,其实算不上什么“正儿八经”的文章,都没有打草稿,是直接在笔记本上写发的,其中《想当年,我曾参加了911》一文,在军区征文中获得过二等奖(第二名)。刚开始,也起码两年时间,不懂的文章发出来后还可以重新编辑修改,比现在刚学上网的老兵朋友还笨,至于发老照片也是去年初去装甲团参加一次内部活动后,回来学会的。

记得铁血军事论坛为主,比较捷近的就是写和论自己身边比较熟悉的驻军故事,于是开始系统地关注家乡陆军149师军战史,这还是缘于论坛老大哥“剑客888”(我怀疑他最早79年是被加强进11军的北方兵,后来回67军的)的那篇《龙吼红河:红军连血战黄连山!》,里面的人和事迹感染了我,人们总习惯远香近臭的思维,没想到这居然还是自己住地的英雄部队,实在惭愧!

由于有心,于是就有了更多的缘分和机会接触到这只部队的各级前任指挥员、战斗英雄、退役老兵、军属、烈属,也积累到了很多关于149的战史素材,并整理和陆续写发了一些。就这样司令“假公济私”,沾了149的光,也就吸引了一些军迷朋友的关注和参与,这里面就有当年的女兵,她们多是79年149师烈士的姐妹,接枪当兵的那批,也早就退役好久了,印象和接触的也不多。不过,倒是偶然的机会,笔者结识了两位曾经的女兵:一个毕业于石家庄陆军学院、在北京的“**苜蓿”,一个是曾在军后、成都的“云淡**”。很想把她们作为司令的女兵朋友,做个技术处理,再写进这个故事系列,但限于篇幅,今天的文字权当是文章的引子好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