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亲历南口阅兵 (阅兵征文)[蓝剑军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1984年国庆35周年在阅兵的鼓舞下,我满怀热情地通过了严格的征兵体检和政审,(武装部长说是建国三十多年来本地征兵工作要求最严的一次,因为当时连武装部长都不清楚当年是为什么单位征的兵,后来我们新训完成了才告诉我们去总参机关服役)前后约一个月的时间,在国庆大阅兵后一月零一周后,我穿上军装(65式军装)告别父母和家中亲人,踏上了北去的列车,投入到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

在进京的8次特快军列上,同一乡的战友们纷纷预测我们的目的地,有人说接兵的首长好象说是延安,我们想延安也不错,革命的圣地啊,我们去问接兵的首长,首长笑而不语,说: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就这样,我们满怀着对部队的好奇和向往,一路向北。列车过了陕西了,我们没有下车,大家明白了以前听说的延安是不实的,大家继续议论着我们的目的地,后来,列车到了河南的洛阳有部份人下车了,当时下车的有本县的老乡,我们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见我们的接兵干部稳坐不动,我们也只好继续的等待,一年多后,有老乡从河南洛宁县上我们局办事,才明白了当时下车的也是我们单位的一个下属管理处的兵,只是所在的单位是个后方管理处,位置是在洛宁,所以那个单位的新兵就在洛阳下车了,大家别笑,当时我们还很羡慕他们在洛阳下啊,自古洛阳牡丹甲天下啊。

列车向着北方前进,到达河北的保定后,下了好多新兵,一百多人吧,而我们的带队干部仍然没有要动的意思,看着我们一个市的战友都整装下车了,列车上空了起来, 一个车箱没有多少人了,我们的心里也觉得空荡荡的,因为目的地不明,前途未卜啊。(半年多后,才和这批在保定下车的老乡中的两人见着面了,他们也同样是我们一个大单位的,被安排在野战军38军的113师338团新训,新训结束后分回我单位的徐水县农场)

过了保定后,不用多长时间就到了丰台了,广播在致欢送词了,我们才明白我们的目的地是北京,当时那个高兴啊,别提了,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来北京,你说,能不高兴吗?

接兵首长看到我们一个个高兴的样子,才笑着给我们说:怎么样,没想到吧,大家高兴了吧。

出了北京站, 一辆新的上饶客车把我们拉上又走了,我们兴奋地想要到部队了,顿时没有了困意,因为到北京站也是半夜了,看到城区的霓虹灯闪烁,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路边的绿化树高挺绿翠,大家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又说又笑,心里暗自得意,因为我们来到了首都北京!

可接下来路是越走越窄,路边的灯是越来越小,看窗边的景色应该是到郊区了,慢慢的路边出现了果树,果园子,再走一会开进了一个新式的大门,这应该是部队营区了吧,果然,车开到大礼堂门口停下来了,有几个人在等着我们。

我们下车一看站着的几个人都是干部,因为是65式军装,从军衣上看着四个兜的军人就是干部,我们带队的领导把我们一一点名后交给站着的一位年长一点的军人,签名后就上车走了,这时那位年长一点的军人把我们分给几个干部我们就被分别领走了,我跟着一个连长去了新兵团二营四连一排三班,这是11月中旬,北方的天气很冷,让刚从西南到北方的我感到寒意十足,那晚大约快二点了,我睡在了通铺上,开始了军营的第一晚生活。

第二天早上,七点就起床了,战友们都在床上整理内务,因为是新被子,做起内务特别的困难,因为新的被子很泡,要做成方块形标准内务,得费很大的周折,因为还没有正式开训,早上没有出操,在班长的带领下做内务,我的第一任班长是河北昌黎曾各庄人,叫曾庆利,当时应该是四年兵,军事素质特好,为人正直,对人友善,我便在班长的教导下做起了内务。下午全新兵团开会,团长、政委、参谋长全部到会,班长给我们说,这还是少有的事,因为他们团常年在外进行国防施工,团首长这们齐的到会还少见的,在团的大礼堂里,坐满了新兵,那年有800多新兵在那里开训,为此团里成立了新兵团,由参谋长任团长,配属军务部门的教员,从新训动员会上,我才知道了自己所在的部队是总参工程兵部所属建筑52师104团,对外番号88703部队,我新训的地方是这个团的团部,应该是新修不久的营房,很新的。

我们当年新训有800多人,分为三个营九个连队,这其中有我们局在这个团里代训的三十来个兵,还有工程兵部机关在这代训的几十人,这个团本团的新兵有近800人,后来在全团军人大会上一个高个子兵被团长表扬,连长给排长说,那是伍修权的孙子,被征入本团服役,不过,后来听说不久就送去上了工程兵学院。

就这样,我就在这个工程兵104团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活,团部后面的大操场就是我们每天的训练场,各个新训单位以连为单位拉开训练,正常作息是八小时,可我们最少也是十小时,各班还有加小灶,从立正、稍息开始,开始了军队的三大条令的学习和训练。

其实说实话,这些队列动作对于身体正常反应正常的人来说并不难,难的是要做到标准划一,一个班十来个人要做到整齐一致,这才是难的,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那年新兵团主要兵员来自河南,我所在的班新战友全部是河南伊川县人,工程兵部的新兵是湖南人,我们几十个人又来自四川,而当年训我们的新兵班长主要是河北人,连级干部有河北,有河南,有山东,有四川的,真正的五湖四海啊。

话说这个团从六十年代开始一直是担负国防施工任务,在内蒙古担任国防施工,在南口进行了十来年的国防施工,在天津也有工程在做,所以,是标准的工程兵队伍,并非作战部队,对团里来说,队列是最主要的训练项目,战术和爆破作业只上了各一天的课就了事,实弹射击还是进行了一周的学习,在南口的河滩上趴了一星期,练习了一周的空枪瞄准后就去射击场实弹射击了,不过,还好,我的射击成绩五发打了46环。

在主要的队列训练中,这个团还是做得很好的,要求严,动作到位,不能有一丝的马虎,最让我们值得骄傲的是,我们新兵团的队列教官是刚从国庆35周年阅兵式下来的阅兵教官,这位总教官身材不高才1.75左右,但腰板毕直,一看就是标准的军人姿态,他严格按照队列条令来要求,先训教官,再由教官教新兵班长,最后由新兵班长来训练我们,而教官们则在新训场地四处巡视,随时纠正动作,新训时,每天排有会操,每周连有会操,每两周营会操,一月整个新兵团操演。

军队讲的就是荣誉,谁都不愿落后,所以,一级压一级,压到我们新兵头上那可是重担千钧啊,正常操练时认真努力练,收操了班里加班练,班里下操了后还有练得不理想的战友在副班长带领下还在练,我所在的班在一排中是最好的班,每次连会操都代表我们排出战,而每次都能获得较好的名次,但同时对我们班的战友思想上压力也很大,生怕搞砸了会影响全排的名誉,到后期,排长叫我们班早上起来只管去练,内务都由其它两个班的人员轮流给我们搞,所以,新兵训练我的内务就没有受到很好的煅练,幸好是下了机关了,要是在连队的话,内务卫生检查中肯定要受到批评的。

练队列还不是最难受的,对于我们从西南到北方的兵来说,天气是难以适应的,天上下的雪让我们在感到兴奋的同时也会感到难受,太冷了,经常我们在半夜里被紧急集合的哨声吹起来,打上背包在大操场的厚厚的雪地里跑上五公里,身上是一身的汗水,头上是雪白的雪花,操场上只听得解放鞋在雪地里踩得嘎嘎响的声音。

记得是一个周日,大家都在屋子里休息,或在看书,可在搞内务,一阵哨子把我们集合起来,全新兵团被带到大操场上站军姿,天上下着雪,我们800多人在操场上一动不动的站着,班长们也和我们一样站,排长和连长在队列边巡回着,不时纠正着战士的姿势,一个小时过去了,几百人象树一样立着,一个半小时后,有身体弱的战友晕倒在地,被送去卫生队了,我记得我们班有个小个子河南战友叫张怀欣的,参军前是个孤儿,身体稍弱一些,在快到二小时的时候,终于受不了,倒在了雪地上,随后被送去卫生队输液。

严格的训练换来了军事素质的提高,一个月时,我们被告之有军人的形象了,新兵团给我们全体发放了领章和帽徽,那天,战友们兴高采烈地在班长的示范下,戴上了红五星,两面红旗领章,出操时,红红的一片片,让人精神振奋,仿佛这才是个真正的兵了。

我们就在这种环境下用心用力地训练着,重点是三大步伐的训练,我们的教官也精益求精地要求手下的新训班长们,班长们又同样的要求我们新兵们,这让巡视的团首长很是高兴,首长说今年的兵是训得最好的一年。

新训第70天左右时,发了枪进行枪械训练,由于此团是工程兵性质的部队,对军事战术技能要求不高,只是能让新兵们能了解一下所配备的武器的构造和保养,由军械股的教官现场演示了拆装56式步枪,骨干上去实习,然后由骨干回班排教新战士操作,正当战友们好奇地玩弄着手中的步枪时,团里开会,决定不用过多的学习枪械操作,改为持枪训练队列。

当时不要说新战士,就连排连长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就里,就这样,全新兵团就按操作要领进行了持枪操枪训练,别看训练也经70天了,但枪在手上、在肩上和徒步走队列又不同,更需要集体的默契与配合,这也是个机会,这让我终于有机会搞明白在阅兵式上那些刺刀为何不会伤人的奥秘了。

开始操枪是不打开刺刀的,我想开初就打开刺刀的话,肯定会伤及到人,因为持枪在手没有合成演练过,步伐不统一,那么就容易出事了,手里有了枪,战友们劲头更大了,连晚饭后连部文书来催交武器了都还舍不得上交,还想练一会儿,让文书好不高兴。

先是各排练,几天后是各连合练,最后也是由连为一个方队来练,练步伐,练操枪,练持枪行进,在1985年的二月初全团迎来了大检阅。

要阅兵的消息在半月前就由连长在全连军人大会上宣布了,连长说团首长很重视这次阅兵,因为团里也经十多年没有进行过阅兵式了,(由于团里担负的国防施工任务分散于各地,任务重,没有时间集中搞阅兵,主要精力都用于抓完成国防施工了)这次团里下决心在新兵团的基础上演练一次,如果达到要求就搞一次全团大阅兵,届时工程兵部首长和师首长也要莅临检阅。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团里加强了教官的力量,从工程兵部请来的队列参谋和原来的军训教官分片各连队,一天12个小时以上的训练,在参谋长检查认为合符标准后,我们终于迎来了盼望也久的阅兵。

那是1985年的二月初的一天,北方的天气不下雨和雪的话都是阳光灿烂的,虽然有阳光但气温仍然不高,我们新兵团800多人整装在团部边的大操场周围,远处还有团里老兵方队,这些大哥们平时看见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个兵,但今天却是倍儿精神,仿佛变了个人一样,各路人马准备完毕,等待着首长们的检阅。

九点整,在团部礼堂的右前方的观礼台上,坐上了一队首长,后来听说有工程兵部的首长,有52师的首长,团首长更是一个不拉地到位;台下一边站着从工程兵部带来的军乐队,扛着各式乐器在演奏着军乐,九时十分,乐声停止,104团团长从队列边跑步到检阅台前报告:首长同志,工程兵建筑第52师104团阅兵准备完毕,请您检阅!

来自工程兵部的首长就在104团团长的陪同下,步行从我们列队的旁边走过: “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宏量的声音响彻在部队的营区,回荡在南口的天空。

首长检阅后,是分列式,在由三位老兵组成的军旗护卫队引导下,团直方队、一营、二营、三营、汽车营、新兵团以各连为一个方队,在老兵方队的后面通过主席台接受首长的检阅,通过主席台前的距离不过七十步,但大家好象走过了很长的路,几十天的新训结束了,它标志着我们从一个老百姓转变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了。

主席台上的首长不时问候着通过的方队,“同志们好”,“首长好”,声音宏量有力,我们踏着雄壮的步伐,在军乐队演奏的解放军进行曲的乐曲声中通过检阅台,接受首长的检阅!

以前担心受阅时刺刀会伤到人,但经过此次真实的阅兵式后,我才明白了,那根本就是多余的担心,其实当你处于整个方队中时,你的思想,你的思维都会溶于一体,整个方队就好象是一个人似的,当行进行到检阅台前一定距离,指挥员喊口令:“向右看齐”时,正步一踢,一个方队就是一个整体,你身不由已的会随着大队的步调前进,在平时演练时步伐节奏是要缓慢一点的,多少时间走一步是有规定的,但正式在阅兵时,要稍快一些,本来前面领队和后面方队的间距是有一定的规定的,但真正走起来时,这个距离就没有规定的间距大了,因为前面的领队就是想压也压不住了,只听到后面排山倒海式的刷刷风声起,它让你不由自主的会随着节奏前行。

我们新兵团一共组成九个方队,一个连队一个方队,其中五个持枪方队,四个徒手方队,加上老兵的几个方队,也算是雄纠纠气昂昂的进行了一次104团十多年来都没有过的阅兵式,虽然名义上只是一个团级单位的阅兵,可实际出席的最高领导应该是位兵部的副职领导,如果用授衔后的级别来套的话,最起码应该是少将级吧。

我在幸在建国35周年大阅兵后一月入伍,更有幸在入伍三月时亲身体验了一次阅兵,而这次阅兵的教官正是来自那次国庆35周年大阅兵的教官!

一年多后,在我工作的军务部门意外的见到了新训时的一位教官,当然,他也不记得我了,只是还记得有总参机关的兵去年在104团新训,他是来跑关系调动的,因为在百万大裁军的行动中,工程兵52师都要被撤编了,一年前那场阅兵式,就是104团的领导为保住这个部队而进行的一次努力,可惜的是最后还是没有如愿,104团随着工程兵建筑第52师成为历史了。

怀念我入伍后的第一只部队;怀念我的第一任班长;怀念我亲历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阅兵!怀念南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6/14/2009 7:50:23 AM 被小西天的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样的好文不顶!天理不容!


40楼gcfub

 以下是引用小西天的兵 在第37楼的发言:
又沉下来了,顶上去,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军阅兵的意义

向前丶向前丶向前丶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丶军歌催人奋进向前丶我这老兵可无福份亲临其境亨受那激动人心的那一刻丶只好返老还童重当新兵丶为老乡和战友雄起而顶起!

42楼88709

你好88703的战友

又沉下来了,顶上去,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军阅兵的意义

39楼丽光

我没经历过大阅兵,但有火热的6个月的新兵连的生活,怀念啊。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